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人物 / 正文

简•斯坦福,斯坦福的创始人和守护神,她的死因至今成迷

 

斯坦福校园的主路,也就是斯坦福心理楼前面那条横街,去年改名叫Jane Stanford Way了,是为了纪念斯坦福的创始人之一简•斯坦福而改名的。

 

 

斯坦福心理楼,最前面的路正是Jane Stanford Way

 

简•斯坦福

 

斯坦福大学是老斯坦福夫妇为了纪念他们不幸早夭的儿子小斯坦福而创建的,那个在网上流传甚广的关于斯坦福大学的故事并不是真的,而是杜撰出来的。也就是这个故事:

有两个乡巴佬夫妇,找到哈佛大学,提出为哈佛捐一栋大楼。哈佛大学的校长很傲慢地说,捐一栋楼要一百万,然后三句两句地便把这对老夫妇打发走了。这对老夫妇一边走一边唠叨,才一百万,才一百万。他们有一个亿要捐,于是便干脆自己捐了所大学,就是今天的斯坦福大学。

这个以讹传讹的故事漏洞百出,首先老斯坦福夫妇根本不是乡巴佬(没有贬低乡巴佬的意思),其次哈佛大学包括任何一所私立大学都不会对捐助者傲慢的。

老斯坦福是加州的铁路大王,曾经担任过加州州长、美国联邦参议员。他的夫人简•斯坦福也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

 

《Iron Will : The Life and Letters of Jane Stanford》,

关于简•斯坦福的书,书名叫钢铁意志。

 

老斯坦福夫妇把他们唯一的孩子小里兰德•斯坦福(Leland Stanford Jr.)送到欧洲旅行,没想到孩子在欧洲不幸去世。斯坦福夫妇非常伤心,后来决定用自己全部的财富(大约几千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十亿美元。)为全加州的孩子建立一所大学,以纪念他们自己的孩子。这所大学就被命名为小里兰德.斯坦福大学(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简称斯坦福大学。

 

老斯坦福夫妇和他们唯一的儿子小斯坦福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无以幼吾幼,幼人之幼以慰吾心。

韦尔斯利的创始人杜兰特夫妇创立韦尔斯利也是为了纪念他们不幸早夭的一双儿女,不论是老斯坦福夫妇还是杜兰特夫妇,斯坦福大学和韦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创建与存续,都是他们博大胸襟与伟大灵魂的体现。

杜兰特夫妇育有一儿一女,但不幸的是,女儿生下仅仅六周就夭折,儿子长到8岁也突患白喉而早夭。杜兰特夫妇肝肠寸断,为了纪念他们早夭的子女,夫妇俩决定在他们于波士顿远郊购置的一大片土地(包括一个湖Lake Waban) 上建立一所女子学院,这就是韦尔斯利的来历。杜兰特夫妇投身于女子教育创建女校的原因与杜兰特自己的母亲和启蒙女老师Mrs. Ripley有关,从她们两位智慧女性那里,杜兰特深刻感受到了崇高女性的知性和智慧。

虽然斯坦福是一所私立大学,但它在早期时不收学费,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学校财政上难以维持为止。

斯坦福大学的创办过程非常不容易,斯坦福开课的两年后,老斯坦福去世了,经营和管理大学的责任就落到了他的遗孀简•斯坦福肩上。但是当时整个美国经济情况不好,斯坦福夫妇的财产也被冻结了。

校长乔丹(Jordan)和学校其他顾问建议简·斯坦福关掉斯坦福大学,至少等危机过去再说。这时,简·斯坦福想到她丈夫生前买了一笔人寿保险,她可以从中每年获得一万美元的年金。这一万美元大抵相当于她以前贵族式生活的基本开销。

简·斯坦福立即开始省吃俭用,将她家里原来的十七个管家和仆人减少到三个,每年的开销减少到三百五十美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大学教授一年的生活费。她将剩余的近万元美金全部交给了校长乔丹用于维持学校的运营。

 

 

靠简·斯坦福的年金补贴学校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简·斯坦福亲自去了华盛顿,向当时美国的总统克里夫兰寻求帮助。最终,美国最高法院解冻了斯坦福夫妇在他们铁路公司的资产。简·斯坦福当即将这些资产卖掉,将全部的1100万美元交给了学校的董事会。斯坦福大学早期最艰难的六年终于熬过去了。

乔丹校长盛赞简·斯坦福:“这时期,整个学校的命运完全靠一个善良女性的爱心来维系。”

简·斯坦福继经历了失子之痛、丧夫之悲以及斯坦福大学的艰难困苦难以为继之后,本来随着斯坦福走出低谷,此时正是简·斯坦福可以安享晚年的时候。她也应该有一个安详的晚年与安详的ending,但不幸的是,她并没有一个安详的ending,她的去世,至今成为一桩疑案,以至于她去世多年以后直到今天都难以安息。

简•斯坦福的神秘死亡是在斯坦福大学的神圣殿堂里萦绕了近一个世纪的一桩被掩盖了的疑案。

虽然大多数史书都将简·斯坦福76岁时的死因归结为心脏衰竭,但仔细研究围绕她死亡的文件和戏剧性事件,就会发现一幅完全不同的画面。随着2003年出版的《简·斯坦福的神秘死亡》,斯坦福大学的医生罗伯特.卡特勒明确了他的结论:简·斯坦福是被谋杀的。

基本事实是这样的,1905年1月14日晚上,在旧金山的诺布山豪宅里,简·斯坦福喝了一杯矿泉水,瓶子放在她的房间里,就像每天晚上一样,是由一个家庭佣人放的。她察觉到有苦味,立即诱导自己呕吐,并叫来秘书和女佣。她们各自尝了尝水,一致认为这水有”怪味 “和 “苦味”。送到药房进行分析,几个星期后,化验结果出来了。矿泉水被下了份量很足的马钱子碱,而马钱子碱被证明在几分钟内就能致命的。

简·斯坦福对化验报告深感不安,加上旧金山冬季气候使她的感冒更加严重,她决定乘船去夏威夷,在那里休养。1905年2月15日,简·斯坦福一行离开旧金山。

2月28日晚,在檀香山的莫阿纳酒店,简·斯坦福在睡前要求喝点碳酸饮料助消化,她的私人秘书伯纳为她准备了饮料。晚上11点15分,简·斯坦福感觉不太好了,”我病得很厉害!”、”快去找医生! 我的身体已经无法控制了! 我想我又中毒了!”

曾在斯坦福大学任教约30年的神经学和神经科学名誉教授卡特勒在书中指出,在两次中毒事件中,伯纳是唯一在场的人,简·斯坦福没有被抢救过来。

 

 

法医后来进行了尸检和调查,得出了简·斯坦福死于马钱子中毒的结论,但随后斯坦福大学当时的校长乔丹也赶往檀香山,并聘请了当地的一位医生对死因提出异议。那位医生的结论是简·斯坦福是死于心脏衰竭。

关于简·斯坦福死于心脏衰竭这个结论,卡特勒教授认为简·斯坦福的死亡被校长乔丹粉饰了,也许是为了保护斯坦福大学不受流言蜚语的影响,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怀疑。

简·斯坦福去世之后留下了一个不平静的谜团,但正如斯坦福心理学大楼前那条叫Jane Stanford Way的平坦的路一样,

她为一批先锋女性铺平了道路。

作为大学的创始人和管理者,简·斯坦福是一位思想超前的女性,她和丈夫老斯坦福一起,坚持在第一届学生中就接纳女性。这所大学从一开始就欢迎女性,包括科学在内的所有课程和专业都向女性开放。因此,斯坦福大学早期班级中近25%的女生主修科学学科。根据斯坦福历史协会关于这一时期的一篇文章,当时全美只有4%的本科女生从事科学。

 

年轻时的斯坦福夫妇

 

简·斯坦福还把对女性的支持延伸到了公共领域。她不畏惧丈夫的铁路同事的反对,为苏珊·安东尼和其他女性权益主义者提供了免费的铁路通行证。

当时斯坦福是少数几所男女混校的私立大学之一,它也是第一批从一开始就向女性提供高级学位的机构之一。开学当天,在555个学生名额中,女性占了130个,1896年有两名女性被授予博士学位,Kathryne Janette Wilson 和 Mary Roberts Smith。

斯坦福大学早期班级的许多女性后来在学术界、医学界、教育界及政治领域都取得了杰出的成就。

内蒂·史蒂文斯(Nettie Maria Stevens)主修生理学,后来进行了开创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遗传学研究,将染色体与生物体性别的决定联系起来。

安妮·马丁(Anne Martin),一位才华横溢的运动员、历史学家和活动家,组织了1914年在内华达州争取女性选举权的运动。她同时还是1895年校际女子网球单打冠军,后来在内华达大学担任历史教授。她在争取女性选举权运动中的作为激励了全美的年轻女性。

Lou Henry,  是斯坦福大学第一位获得地质学学位的女性毕业生。她与她的丈夫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地质学家和未来的第31任美国总统)合作撰写地质报告。1900年到1914年,胡佛夫妇住在伦敦,Lou Henry 帮助组织和领导了美国女性战争救济活动等。搬到华盛顿特区后,她在建立全美和地方的女童子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心理学家Lillien Martin在德国完成学习和研究后于1899年来到斯坦福,她于1911年成为心理学的正教授,她也是斯坦福大学第一位被任命为系主任的女性。

 

 

100年前,心理学家Lillien Martin成为斯坦福第一位被任命为系主任的女性;100年后,斯坦福心理学大楼前的路被命名为Jane Stanford Way。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0387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简•斯坦福,斯坦福的创始人和守护神,她的死因至今成迷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