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大年初一,回家看看

 

上图从左至右:柯布西耶 LC04椅,是全公寓唯一的一件中古古董家具;中:书桌和模块式落地书架来自著名日本设计师高浜和秀;右:墙上是一组Bouroullec兄弟为品牌Vitra设计的Corniches墙面置物架。

下图:厨房、餐厅和客厅连成了一个L形的大开放空间。

陈旻是一位极为注重细节、总是要求高完成度的工业设计师,所以他在选择理想之家时也以近乎严苛的标准进行了考察。10年间跨欧洲三国的留学生活经历把他引至这一处位于西溪国家湿地公园东南,由著名英国建筑师David Chipperfield领衔设计的明亮开放的平墅公寓。公寓位于顶层,内部没有传统意义的钢筋混凝土承重墙,180平方面积由木制墙体架构并划区成两室两厅,从北到东至南大面积落地玻璃窗使公寓全天日照充足,窗外就是与杭州西湖、西泠并称“三西”的西溪湿地自然景观,可见包豪斯时期的经典再现。

陈旻与代表作“旻氏椅”

精装内饰是曾设计了杭州“玉玲珑”餐厅的著名设计师陈林的作品,整个基调是大地色系,地面满铺浅米色大理石纹理砖;入户是一个半开放的玄关,隐去拉手的柜门从地到顶一体;柜子和隔墙通体覆盖温润的樱桃木饰面,与落地玻璃窗相呼应,极简精炼;公寓内整个天花全部标高一致,看不到一根梁柱,射灯在关键区域做分布以取代主灯;厨房以不锈钢为操作台及墙面主材,黑菲度大理石岛台透出些许艺术气息;陈旻和妻子一同选择了米色窗帘和白纱。

丹麦设计大师Verner Panton设计的具有优雅线条的Panton椅,桌上摆放的是荷兰设计师Aldo Bakker的“流砂”功夫茶具,以及陈旻设计工作室出品的一套脱胎大漆套盘。

厨房、餐厅和客厅连成一个L形的大开放空间,主卧是整个公寓双环动线的原点,干湿分离带有浴缸的卫浴,这些给陈旻一直向往的家庭生活构建了理想场所。站在客厅沙发这头的陈旻娓娓道来,“西餐厨房是我多年来欧洲生活方式的习惯,对开放融合空间的青睐、以及对大自然的尊敬可以说是我的东方思维。家人是需要在忙碌工作之余多些沟通交流的,尽管我们想要拥抱现代化,但家人的牵绊、以家庭为单位的传统是在我们的血液里的,所以我的家就是没有私密和距离、无处可躲的空间”。

上图:主卧是整个公寓双环动线的原点;Bouroullec兄弟为品牌Vitra设计的Slow Chair休闲躺椅。(左)入户是一个半开放的玄关,隐去拉手的柜门从地到顶一体;柜子和隔墙通体覆盖温润的樱桃木饰面,与落地大玻璃相呼应。(右)

下图:置物架上展示的是Aldo Bakker设计的一组趣味炊具。

陈旻的家充满了他本人对完美设计细节的憧憬,公寓的特色恰恰在于廊道穿行,其弊端就是占用空间,但他善于解决问题的头脑和艺术感觉将家装饰的精彩纷呈。“家里都是自己喜欢的家具,我认为完美的家应该拥有已经成熟的具收藏价值的艺术品家具,”去装饰的极简主义公寓给予陈旻极大空间打造他的家庭设计博物馆。“我热爱收藏椅子,家里的椅子全部都是经典设计椅子,比如Jasper Morrison为Vitra所设计的All Plastic椅子和Hal椅子;Ronan&Erwan Bouroullec为Vitra设计的Vegetal椅子;德国设计大师Konstantin Grcic设计耗时五年落地的Chair One,我收藏的这一把是混凝土底座,红色铝一次成型的……” 这些椅子犹如设计大师们围绕在 Jean Prouve为Vitra所设计的EM桌子周围,每天进行着无声的交流。

餐厅墙面有一处内凹空档,这里陈旻嵌入了一套来自丹麦家居品牌HAY的New Order书架,由德国工业设计师Stefan Diez设计。

 

 

家中几乎没有陈旻个人的设计作品,“杭州凳一把在西班牙借展,另一把在上海西岸,等待和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合作。目前大部分工作室作品因工艺或步骤上没达到我理想的状态,所以它们更适合放在工作环境里,随时准备着被重组或改进。”杭州凳是陈旻近年来备受瞩目的作品,为他赢得许多国际重量级奖项。在陈旻求学之时就开始过对杭州凳的材料实验,回国后他继续不断的尝试从纸到金属板及竹木去制作,同时考察不同工厂的工艺,历时三年终于找到可以进行合作的团队实现了全竹结构的凳子,并产生可批量制作的可能性,如今他甚至开始考虑用榉木板作为选材。

 

 

德国设计师Konstantin Grcic设计的黑色Magis 带轮储物单元;Ronan & Erwan Bouroullec兄弟为Kartell设计的透明Papyrus椅;印度设计师Satyendra Pakhalé著名的陶瓷花祭椅花瓶。

 

 

客厅中Cassina 675 Maralunga特殊面料沙发的旁边,静静的“卧着”柯布西耶LC04椅,这是全公寓唯一的一件带有明显使用痕迹的家具,历史上第一把这款lunge椅产于20世纪20年代,其灵感来源于东方的竹躺椅,身为建筑师的柯布西耶将家具设计视作建筑的延伸,给予自己的建筑更多材料和形态的微观视角。客厅的一角是杰出的现代建筑师和设计师阿尔瓦·阿尔托携日本设计师长坂常,为庆祝日本和丹麦建交100年合作设计的凳子作品,基础是阿尔托标志性和多用途的三腿凳子,在弯曲实心的桦木腿的支持下,圆形顶部成为长坂常创新的画布,这是一种日本人的漆艺技术,名为津轻漆工艺,结果是令人惊讶的颜色组合和不规则的有机图案,引出了类似地形图的表面;由于凳子的几何形状,凳子可以叠放成螺旋塔形状,以节省空间。

 

 

餐厅里,各位设计大师的标志性椅子围绕在Jean Prouve为Vitra所设计的EM桌子周围。

 

 

陈旻生于艺术之家,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中国书法的训练,直到今天,他对中国传统手工艺一直保持着兴趣,寻找传统与现代化的最佳结合点,东西方交融一直是陈旻擅长的。餐桌上摆放着唯一产自陈旻自己工作室的作品,是一套脱胎大漆套盘,从圆到方,从合到开的渐变,每一只盘子边缘口上有同色系彩漆的明度变化。陈旻在多年的设计实践中始终忠于产品功能,通常是一确定功能,他就开始寻找最合适的材料来实现,“功能和材料、工艺互为彼此唯一的选择”是陈旻的信条,“无论哪一方,如只是‘充分’而非‘必要’,然无法形成隽永。”

 

 

 

郭一然天的家和猫住户

 

 

走进家门的那一刻,顿感房间里充满了温暖恬适的气氛,正好是上海天气晴好的日子,阳光毫不吝啬地从弧形的窗户外往屋内铺开。两只猫听闻声响躲在了沙发底下,郭一然天刚刚洗漱完从卧室里走出来。

 

 

郭一然天坐在客厅沙发的靠背上

 

 

去年7月搬入这个新居,郭一然天在这个房子中居住了大半年的时间。当初因为宽敞明亮的空间选择了这里,“刚搬入这个房子的时候什么家具都没有,全都靠自己一件一件去填满”,她没有选择一次性将家具购置完备,而是在与家具产生缘分之后再收入家中。郭一然天已经决定在这里长居,住所的形态将慢慢由主人一步一步进行塑造。尽管这个家还没有完全成型,但家的氛围已然形成,“待得住”是她对这个家最直接的形容,不论是哪个房间,房间的哪个角落,她都觉得舒服和安全。因为繁忙的日常工作以及一年两次的时装周筹备,郭一然天希望家可以成为一个彻底让自己感到放松的归处。

 

 

Bruno Munari设计的Falkland吊灯造型感强烈,躺椅和茶几分别由 Charles and Ray Eames夫妇和野口勇(Noguchi)设计。

 

 

2014年,郭一然天从伦敦艺术大学毕业回国,随即创立了自己的同名设计师品牌YIRANTIAN。在90后归国年轻设计师品牌中,YIRANTIAN并没有选择乖张跳跃的设计思路,而将注意力集中于服装上的剪裁以及面料工艺和研发制作,并以考究的版裁与形态结合剪裁来展示对YIRANTIAN魅力女性的描述。目前,快要7岁的YIRANTIAN依旧在稳步向前发展。

 

女性的情感流动和变化微妙抽象,个中细节被身为女性设计师的郭一然天敏感地捕捉到,并运用服装的形式代为她自己进行叙事表达。在看到YIRANTIAN的设计之时,很自然会去想象这些创作背后的人会是怎样的性格,她应该优雅精致且性感率直,独立且有态度,就像这些衣服所塑造的女性形象那样,因为“我手绘我心”。

 

 

桌子的材质为天然洞石,上方为Alberto Meda和Paolo Rizzato为 Luceplan设计的Titania吊灯,具有典型的太空时代风格。

 

 

但如果在家中与郭一然天相见,就会发现月亮的背面——一个生活化的、在品牌之外成熟的个体的魅力。言语间可以感受到郭一然天自然流露的羞涩,一如她第一年回国办秀时在设计师谢幕环节的那样。不同的是,此刻她又放松着自己,“搬进来以后,觉得自己不论在家里的哪一个地方,都可以感受到舒适感和安全感”,这正是“家”的奇妙之处。

 

 

从卧室外的走廊望向客厅,生活感在家中每一处。

 

 

客厅的沙发跟随了郭一然天将近5年的时间,沙发上的盖毯来自她自己的品牌YIRANTIAN。因为很喜欢家具,郭一然天萌生了设计家居产品的想法,这张毯子是她的一个小尝试,同时也是YIRANTIAN 在今年春节期间赠与友人们的新年礼物。一旁的躺椅也伴随郭一然天多年,上面隐约可见人和猫使用的痕迹。因为喜欢石头和木头的材质,所以郭一然天选择天然的洞石作为客厅桌子的材料,表面一眼看去十分光滑,但用手触摸就能发现桌板底面的触感坑洼不平。桌上悬挂的灯发出的紫色与橘黄的光,本在色环中相对的颜色化成光源之后意外变得互融又神秘。客厅和通往卧室的走廊都悬挂着出自Bruno Munari之手的Falkland吊灯,兼具未来主义和东方文化之美,郭一然天因其造型感和流动的线条而被打动。

 

 

走廊尽头的衣帽间里黑色占据了主导

 

 

客厅的窗边是盛放的大花惠兰,墙边的柜子边一桩百合竹几乎与门框上沿齐高,郭一然天喜欢花花草草,又偏爱选择生命力顽强的植株。对于这个爱好的由来,她的说法是“看到植物的时候就能感受到活力”。墙边的柜子上陈列着友人赠予的画作,恰好也以植物为题,柜子中收纳着很多杂志、书籍和画册,除此之外最多的就是蜡烛、线香、扩香石之类香氛类的产品。“我自己很喜欢味道类的东西,它让我感觉舒适。有时候也会因为盲选而错买,闻着感觉心情变得很’躁’,也是因为自己对气味比较敏感的缘故。”

 

 

卧室采光极好,窗外的上海高楼林立。

 

 

郭一然天的卧室里同样有着很多的香氛蜡烛,阳台有着一面横向的窗户,窗外的风景如同卷轴一般被框成一副现代都市画。衣帽间里放眼望去几乎都是黑色的衣服,这与家中那些艺术品般的家具和摆饰一起呼应着她的设计师身份,但switch游戏机、麦克风话筒和囤货纸巾的习惯也时刻说明她在工作之外依旧是一个有着流行爱好的年轻女孩,“你也看到,我是一个很生活化的人,那些确实也是我日常会去用的东西”。在郭一然天的家里可以找到与她自己同样的感觉,一些复杂又和谐的矛盾感。

 

 

两只猫很小的时候在外漂泊,现在已经是郭一然天5、6年的老朋友了,俨然也成为了家的主人。

 

 

空间与居住在其中的人紧密依存,共同散发魅力。因为有了人的居住,冰冷的环境开始有了人情味,其中的物件成为了记忆的载体,一个完整的空间因此被赋予“家”的名号;人在设计居所之时,就是将自己对于“家”的构想进行具像化的表达,人也由此获得栖息之地。当我们快要与郭一然天告别的时候,她的奶牛猫终于从沙发底下探出身体,环绕我们踱步一圈,“它其实很亲人的”,家也是。

 

 

 

潘阳的院子里被植被包围,池塘里鲤鱼在日光中游动。而在她父亲的花园中,成框的新收瓷器和老物件被依次摆开。

 

 

潘阳的家位于南京将军山脚下,大面积的植被和近郊清爽的空气,令整个家显得僻静而闲适。进入院门,池塘里的鲤鱼在斜射的日光中缓行,银色、红色、金色亮作一片,在高低错落的植物间,为静态的院落增添流动的景致。

 

 

收藏家潘阳与父亲

 

 

进入家中,玄关处是木质的长形方柜,其上摆放着日本艺术家大谷工作室(Otani Workshop)的陶艺雕塑。大谷的作品常以简单的人物面相和少许肢体动作呈现,人物表情憨态,神似稚童,同时保留着陶制过程中粗粝的线条和质朴的边缘,散发出引人细观的亲和感。在玄关处的两件作品,一件呈现出陶土原色,左手抚肚,右手摸头,另一件则呈铁黑色,体积偏小,形象眼睛微闭,两相对比,动静皆宜。配合着长柜旁鲜黄的迎春花,为整个家定下融融的基调。

 

 

玄关的木质桌上摆放着日本艺术家大谷工作室(Otani Workshop)的陶艺雕塑。

 

 

步入客厅,墙上是一张杉本博司的《剧院》(Teatro dei Rozzi. Siena)系列摄影作品,背对着阳光的位置,为标志性的黑白摄影提供了更好的观看视角。在摄影作品下,是一张来自1950年代左右Pierre Jeanneret的大法官椅(Committee Armchair)。“Pierre Jeanneret和建筑大师Le Corbusier为印度昌迪加尔市完成了许多设计,同时也是他的堂弟。每天在家里看到好看的家具对我来说是一种享受,也从没感到过厌倦。当时是冲着他的藤椅去的,但是看到这一套实在是爱不释手。”潘阳说道。

 

 

白色方格书架上摆放着潘阳的各种收藏艺术品,墙上是一张杉本博司的《剧院》系列摄影作品,下方是一张来自1950年代左右Pierre Jeanneret的大法官椅。

 

 

在另一侧,一个白色的方格书架上分散摆放着古董瓷瓶和一件中国艺术家季鑫的作品《白日静物》,其次便是近来热度极高的美国艺术家Daniel Arsham的白色雕塑。雕塑一如艺术家对于“未来考古”风格的延续,在形如传统石膏像的基础上清晰可见斑驳与残旧的痕迹,是当代艺术语境下时间和审美的具象表达。谈及这件作品,潘阳直言:“在我拿到作品之前,并没有决定要放在哪里,后来看到实物以后就觉得那个位置非常合适。当时脑中闪过一个主意,不用平时用到最多的白色移动展柜,而是找一个老榆木箱子来代替,和中国文化有一个联动,实际呈现出的效果自己还是非常喜欢的。”

 

 

褐色马赛克墙面上挂着艺术家叶凌瀚的抽象作品《LUCY-E-002》三联画的其中一幅。

 

 

随阶梯向下,是一个下沉式的休闲空间,摆放着绿植和舒适的布艺沙发,褐色马赛克的墙面上倚放着艺术家叶凌瀚的抽象作品《LUCY-E-002》,这原是一件三联画的其中一幅,潘阳选择了其中带有荧光色元素的一件,为柔和色调的客厅增添一分色彩。区域一角则是日本青年艺术家江上越的抽象肖像作品《Tempt》。

 

在沙发前的圆台上,摆放着潘阳父亲收藏的古董瓷器,包括康熙青花盖罐、明宣德蛐蛐罐、以及耀州窑刻画碗。其实,除了家中随处可见的当代艺术作品和设计家具,父亲的古董收藏也穿插在各个角落。父亲的书房,也是他研究古物的地方,房中摆着一张方桌,除了文房用具,其上还有老窑瓷单色釉香薰、明早期宝石红洗、明中期香薰、明代瓜棱玉碗等物件。

 

 

潘阳父亲的书房方桌上摆放着老窑瓷单色釉香薰、明早期宝石红洗、明中期香薰、明代瓜棱玉碗等物件。

 

 

潘阳的家与父母的家相连,因为父亲曾有室内设计相关的工作经历,整个家在设计之初都是由她和父亲商量着决定。由于没有请外部的设计师,家中在实际使用后陆续经历了一些改造,但全然符合主人对于舒适性的个人化需求。“印象很深的就是,在初期装修的时候,其实这是两套房子,当初并不相通,都是用石墙隔开的。一家人在沟通装修细节的时候总是会问‘你那边如何如何’,或者‘我那边如何如何’,感到非常的生分,后来在改造期间就打通了。”

 

 

潘阳父母家的院中墙砖上贴着她的父亲在美国收集的各地车牌等。

 

 

在父亲的院子里,鹅黄的草坪上堆叠着青灰色的古墙砖、老屋的琉璃飞檐,还有成筐铺开的新收瓷器和老物件,甚至连院角的池边也浸泡着静置的瓷片。院中墙砖堆成的柱子上,贴着父亲在美国收集的各地车牌,矮树上还有从古巴一路带回的当地特色鸟巢。

 

潘阳从小生活在一个近三十人的大家族里,习惯于四世同堂的传统。这个中西相倚的家,既是两代人生活轨迹的交点,也是两种收藏体系的共生,一如南京这座城市在历史渲染下迸发出的生机,浸透在每一段简单而鲜活的生活里。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大年初一,回家看看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