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美国Sephora柜姐 vs 中国丝芙兰导购

留学生和打工人的区别是,前者年底要钱,后者年底花钱。
对于厂花Ella而言,前11个月鞠躬尽瘁996,年底必要血本无归。
“新年新气象,新年化新妆。”和留学时一样,Ella又冲进了丝芙兰。
想起曾经那些通宵赶deadline的夜晚,被教授咕咕的office hour,对一到正事儿就玩消失的group project队友发火的时刻,Sephora能带给你的,则是最简单的快乐、最极致的享受。
 

 

还是女孩子好哄,满足脸就能满足心——

 

在美国留学几年,Ella的丝芙兰会员一路升级到VIB Rouge。每逢节日,她总能更早地获得入场券。
 
当闺蜜群里还在拿着10% off的优惠券货比三家的时候,卡点checkout的时候,Ella秀出了自己8.5折的coupon code。
赶最早的场,Ella左右胳膊肘子挽着她的shopping限定好姐妹,浩浩荡荡走进丝芙兰。
 
看着从门口进来一个个脸上写着“我要花钱”的姑娘,每个柜姐的眼睛里闪烁着狼性企业职员特有的红光。

 

北美的柜姐们深知:对于社交偏向内敛的东亚留学生,最好的方法不是热情牌,而是伺机而动、见机行事。
她们的策略像Ella认识的海王,前期不紧不慢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只是混个脸熟,PUA学称之为“进挪”
她们会在你拿起本场第一盘眼影时顺手给你地上购物篮,并夸赞你的taste:Good choice honey!
 
实在没什么好夸的,她们就开始上下打量你,略有经验的柜姐,甚至能精准指出:Is that the new GUCCI? OHH MAA GOD it looks so WELL on you bae!
那确实是新款Gucci,至于具体的购买途径,Ella决定烂在肚子里。
随着一句熟悉的“Is there anything in particular y”all looking for today?”,Ella明白了不管是在LA还是Boston,丝芙兰柜姐的话术应该是同一期orientation的成果。
她们热情洋溢,推荐商品时不遗余力,每一个你选的色号她们都会说“darling this fits you so well!!”,哪怕黄二白的你挑了支荧光芭比粉,她们说出来的话都会套上小红书滤镜,自动美化唇纹和唇周暗沉。
Ella发了条朋友圈,精确定位Sephora,配文“又是营业的一天”。3分钟后,微信炸了。
 
上次见面Ella还在读学前班的七大姑八大姨蜂拥而至,吩咐她把店里所有的除皱产品全部拍成小视频并翻译成中文给她们挑。
但Ella知道,再抗老的精华,也救不了那些一天要碎几万次的嘴在脸上产生的皱纹。
那天是Ella离入职Sephora最近的一次。
 

 

 
当然,这也是区分柜姐业务熟练度的时刻。
 
资深柜姐第一眼看到Ella微信里的淘宝截图时,就已经能确定这是gift for your mom还是自用了。
她们一件一件在抽屉里拨弄来拨弄去,又拎出对讲机,问了问仓库里有没有库存。
 
但遗憾的是:I”m soooooooo sorry darling,我们这个色号卖完了,不过我们可以order online for you!
 
即使在宣判你今天很有可能空手而归,她们笑得也和你刚进来时一样甜。
 
但事实上,虽然她们脸上堆满激情和笑容,心里也慌得一批。
 
原因是前些日子有个柜姐捅了种族歧视的马蜂窝,刚接受完公司的diversity培训。现在她们每见到一个东亚面孔都要在心里复盘:每句带“咔”的是泰国人,清浊音不分的是印度人,台湾是中国的。

 

Ella的姐妹中有个叫Cheryl的social queen,自称今晚要参加兄弟会的party,想借她的VIB福利去享受一下丝芙兰的makeover。
Ella不喜欢Cheryl,不仅是因为Cheryl是top 1 stripper”s name,还因为她总爱吹嘘身边的frat boy被她撩得五迷三道、欲罢不能。
 
要不是这样8.5折优惠券,Cheryl绝不愿意跟她这种小透明来往。
如果说国内的顶级聊天选手是美发店的Tony老师,聊到办卡就是他们的服务宗旨,那丝芙兰的化妆师绝对人均尽调大师:

从学校问到男朋友,从where do y”all come from到fuck Donald Trump,她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谈。

直到Cheryl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来越像抽脂版Cardi B,化妆师的嘴也没停。
结账时,Ella用积分兑换了sample分给了姐妹们,并贴心地把卸妆油送给了Cheryl,相信她今晚就用得上。
Ella出门时,柜姐恭恭敬敬地问Ella“Is everything OK”,并第1001次感谢她是他们家最顶级的VIB Rouge。Ella觉得自己站在消费主义的金字塔顶,享受北美王漫妮们的顶级服务,总有一种赚了个盆满钵满的错觉。
Uber回程的路上,她偷偷删掉了银行发来的提示邮件。Ella的checking账户里,余额已不足50美金。

 

回国后的12月也不例外。
踏进熟悉的黑白色门店,Ella就被一身黑的导购们夹道迎接。
本以为戴着耳机就能躲开导购们的“请问您需要什么,我帮您找”,但国内丝芙兰导购专业就专业在,她们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张嘴
无论Ella去哪儿,导购都会行动自如地穿梭在货架之间如影随形。黑衣显瘦且动作敏捷,仿佛昆汀下一部电影里的美女杀手。
 
直到看见Ella绕了3遍柜台手里还空空如也,其中一位黑口罩的美女又冲了过来,眨着大眼睛询问:请问在找什么产品呢?
 
一旦Ella在哪款产品前驻足超过5秒,第6秒她就会听见导购的声音,从品牌宗旨到产品功效,从包养肤质到”最好买一套“的全方面pitch:
“这是XX家最新款的雕花风格彩妆中国风的我个人特别喜欢春节快到了买一款送长辈送亲友送闺蜜送自己都行再配上新出的XX色号口红更显得乖巧衬你气色长辈也会很喜欢你来我给你试试……”
听着导购30秒不带换气的介绍,Ella不知手里怎么突然多了好几样东西,她们语气真挚,措辞比动不动涉嫌racism的白人柜姐谨慎不止亿点:
 
“这款眼线胶笔特别适合新手。”暗示两边眼线不对称。
 
“美女今天的皮肤有点干哦,这款精华特别适合换季。”说明粉卡得社交距离之外都一清二楚。
 
一套话术下来,Ella相信消费完所有产品就能原地跻身素颜7分行列,以往习惯掏出小红书做功课,此时也有了all in的勇气。
 
直到听见声音洪亮的一句“结账这边请”才如梦初醒
导购表示:没关系,我可以先帮你存到柜台。
之后的导购仿佛换了人,也许是看穿了Ella那天工资条还没下来,并不打算all in。Ella询问了一个热门的色号,导购瞥了一眼她的小红书,表示这款早就卖断货了店里没有,语气像路人。
打肿脸充胖子,Ella咬了咬牙还是决定买了那根雕花口红,并挑拣出几样手头急需品。结账的时候,被问到有没有会员,这次Ella没有了以前的底气:美国的算吗?
结账完成后,Ella离开了丝芙兰,走出门口时,没有导购跟她say bye. 
Ella以为,只要别人有底气,尴尬的就只有她自己。
 
但事实上,黑五抢半价Gucci时,亚裔柜姐也会因为你不是出手阔绰的中国白富美而笑得略显敷衍。
 
即使你已经独自在Chanel店里转了3圈,犹豫如何跟柜姐开口试穿,下一个进店的local也永远能得到比你热情百倍的服务。
 
有的柜姐从不看人下菜碟,他们只看发票上的金额,谁配货多谁就能带走当季新款的last one。
 

 

 
每个柜姐都期待下一个顾客是那位菜场阿姨,但王漫妮脱掉制服也是千千万万个Ella之一。
 
希望你早日有all in的资本,以及空手离开的勇气。
 
 
– End –
 娜biu
Discord语言学家
本体是魔法少女厄加特
姐姐只是嘴甜 姐姐心里没你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22025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美国Sephora柜姐 vs 中国丝芙兰导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