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硅谷少年自杀事件

高度生活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歌曲有唱:少年壮志不言愁。然而有关数据表明,就全球的趋势来看,青少年的自杀率仍在上涨。加拿大的青少年自杀率又如何?系列自杀案或有解药?本期,《高度》周刊借助硅谷少年自杀事件,为读者解析这一横在青少年心中的一根毒针。
夕阳西下,一抹金色的阳光照耀在火车铁轨上。文艺青年们沿着轨道缓步行走,用相机镜头留下斜长而悠然的身影。如果有机会去位于美国旧金山附近的Palo Alto 小镇旅游,那么非常容易便会看到这样一幕景象。横贯小镇的火车轨道已经融入了这里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每隔20分钟,便会有铃声示警,之后便是熟悉的“况且况且”呼啸而过。
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Palo Alto 小镇,与火车铁轨有关,却与浪漫无关。
2014 年,是Palo Alto 小镇学区负责人Glenn McGee 走马上任的第一年。尽管初来乍到,但是对于Palo Alto 这里的教育情况却是早已略有耳闻。这里名校云集,精英辈出,但比盛产优生更出名的是坊间流传的一个绰号:自杀小镇。
此名由何而得来? Glenn McGee 心里恐怕跟明镜似的。近年来,发生在Palo Alto High 和Gunn High 两所高中的青少年自杀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5 倍。一些具体数据如下:从2009 年春天开始和接下来的9 个月之内,有3 名和Gunn 高中有关的学生——其中包括一名高一
学生和高三毕业生选择卧轨自杀和一名即将进入高一的学生上吊自杀。虽然这之后一段时间,自杀风波有所平息,但3 起恶性事件对全体师生
和家长所带来的阴影却长久地挥之不去。许多学生在仍然属于专家认定的“高危”范围之内。调查显示的结果与大家的担忧相符:在对2013-
2014 年度就读Palo Alto 高中的学生做过的一个问卷显示,其中12% 的人在过去12 个月之中有严肃认真地思考过自杀这个问题。
然而真正让Glenn 感到痛心的还是在他上任后,血淋淋的案件再次发生在了眼前。就在Glenn 上任3 个月后,当地一所私校的女学生从天
桥跳下。仅一天后,Gunn 的前毕业生Quinn Gens 又在火车轨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次事件3 个星期后,轮到了Gunn 高中的Cameron Lee,他同样选择卧轨自杀。又过了3 个月,一名Gunn 的高年级学生Harry Lee 跳楼自杀。
虽然据调查研究,在10 年间,连续2 次在同一个地方发生一系列自杀案件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毫无疑问,又一次自杀集群案发生了。
如果说上一轮的青少年连续自杀案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去,这一轮自杀案先前死去的孩子又多过于孤僻、独特,那么Cameron
Lee,这个开朗合群的邻家男孩,普通得如同每一个家庭中都会有的孩子,他的自杀事件会给这个小镇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呢?晴天霹雳。没有任何
预兆地,炸响在Gunn 高中上空。
当2014 年11 月4 日清晨,Alex 到达学校时,成群的人挤在过道里,那种喧闹又肃静的感觉让人感到十分压抑。校长Denise Herrmann 女士知道Alex 是Cameron 最好的朋友之一,所以特意把他叫到面前谈话。Alex 得知消息后,整张脸露出不可思议的模样,震惊和悲伤将他环绕。据Alex 回忆,就在3 日大概Cameron 决定自杀之前几个小时,他还收到了Cameron 的短信。因为Cameron 要参加一场篮球比赛,但还没有拿到医生的体检证明,所以他问Alex 是否可以改天去帮他问问医生情况。
Cameron 自杀后,老师曾询问班里有多少人是Cameron 的朋友,其中三分之一的人都举起了手。好人缘,没得说。孩子们通常都是欢乐和闹腾的,然而,那一刻,整个教室弥漫着不符合年龄的死寂氛围。
一位家长在Cameron 事件后,忧心忡忡地表示:“我觉得我的孩子和Cameron 有什么区别呢?没有。如果Cameron 会去自杀,那我的孩
子会不会就是下一个?”
在Cameron 留下的遗书当中,专家们找不到任何指明具体死亡原因的字句。Cameron 只表示死是他自己的选择,和学校、朋友、家人无关。可这样的含糊其辞让活着的人更加惊惧和痛苦。
小城故事多
Palo Alto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小镇?让这些正在鲜艳绽放的生命,都自愿选择无情枯萎下去。他们又是经历了什么,才甘心抛开这个人间,

去到另一个未知的国度去呢?
当初选择携家来到Palo Alto 的家长们,可多数都是人称双Q(IQ、EQ)齐高的人物。74% 的就读Gunn 高中的学生家长,两人之中就有一人有着硕士学位。他们举家迁徙来到Palo Alto,只因为他们知道教育对于孩子的一生多么重要,而这里的学校有多好。
2014 年,Gunn 高中被U.S News&World Report 评为了全国顶尖5大Stem School(理工科优秀的学校)之一。每年,都有将近五分之一的毕业生能够成功申请世界著名斯坦福大学,还有四分之一的学生可以就读加州大学。
优秀的父母们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也格外优秀,所以在对孩子的学习要求上自然十分严格。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假期,来规划孩子的补习班和特长课。Palo Alto 是一个竞争环境异常激烈,同时机会也无限多的小镇。优异的英语、数学成绩是孩子们在这里扬眉吐气的社会地位,运动和别的专长为他们额外加分。但是一系列的学生自杀事件让这些聪慧的家长开始意识到:我们到底对我们的孩子做了些什么?在当地的报纸上,一位媒体人写道:“是我们把逼迫孩子成功的压力施加在他们身上,无论学校的咨询部有多强大,都无法改变家长的态度。”
Taylor Chiu 事件
在这里,还得提一提Taylor Chiu 的故事。在外人的眼中,Taylor 过着相当滋润的生活。可又有谁知道这个衣食无忧的孩子曾在2002年,也就是她就读高一的时候有过一段自杀未遂的经历。
童年时期,Taylor 和家里人一起居住在田园牧歌般的小地方,每个周末,她都能喝哥哥一起去家后面的丛林里玩耍。1998 年,爸爸得到了一份硅谷的工作,所以全家来到了Palo Alto。来到Palo Alto 后,日子变得不再轻松。Taylor 表示,她不会用过于严厉或者强势等词语来形容妈妈,但她明白妈妈对她的期待。
2001 年,Taylor 报名了水球队,同时也参加了女生童子军,在学校一个爵士乐俱乐部演奏长号。与此同时,Taylor 获得了一个历史剧的角色,可以和她喜爱的老师一起合作。在大部分的时间里,Taylor 每天早上6-7 点游泳,放学以后参加话剧排练到7 点,然后回家做作业。一周两次的乐队集合要另抽时间,还有童子军的会议。学业越来越繁重,她仍然必须要每天按时按点跟上进度。她是父母亲的骄傲,但她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疲惫”、“压抑”是她最惯常形容的词语。“我疲倦到了骨子里,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但我又不想被别人说是个放弃者,所以一直死命撑着。”
后来Taylor Chiu 终于支撑不住了,她想到了放弃。孩子的心理就是这么诡异,她不愿让人瞧不起,所以一定得为自己的退出找一个理由:要么精神分裂,要么死。
“当时我给老师和我的父母都表达过我很累的情绪,但没有人重视。那如果我患了精神病,那事情就严重了,那他们就应该会重视我了吧。”
2 月的一个晚上,Taylor 偷偷地吞下了一整瓶的Advil 药品。当她的父母发现后,立刻把她送去医院洗胃。Taylor 是幸运的。在那之前,她只读过别人通过服食大量药剂自杀,并没有见过卧轨自杀的案例。倘若当初她怀着这样的心思,走上了铁轨,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孩子和父母间的沟通
相信每一个硅谷少年的父母都不愿承认他们是虎妈虎爸,对于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比好成绩更重要的是和亲人朋友间的沟通。很多家长或许认为,我没有打骂孩子,相反我一直在给予他/ 她鼓励和表扬,特别是当她表现良好的时候。但,这恰恰也是问题所在。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当家长只在孩子表现好的情况下表扬的话,会对孩子的心理造成一种威胁和不安全感。专业术语叫Conditional Love,也就是孩子相信,父母对自己的这种爱是有条件,就是只有当自己表现足够优秀,才会赢得父母对自己的爱,从而产生巨大的压力。
Ben-Gurion 大学的一名心理学教授Avi Assor 做过一个看孩子如何对待上学压力的实验。实验表明,当那些感觉父母的爱是ConditionalLove 的孩子对于不需要进行测试的科目反应冷淡,明明可以学得很好,却因为不考试而不去认真对待。并且,当他们取得较差成绩时,会觉得心里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那么打骂不行,表扬也不行,家长和孩子到底需要如何交流呢?Assor 教授表示父母健康的教育方式是一直保持鼓励和温情的态度,在孩子成功时不要过分奖励,在孩子没有取得好成绩但付出努力的时候也给以正面的反馈。至于在这样的关系维护下,孩子的自尊心才能得到保护,也才能培养出健康独立的人格。
加拿大数据
自杀案件很难在加拿大的新闻媒体中出现,其原因不是因为这种现象罕见,而是在北美,尤其是加拿大,如果没有他杀和其他人的责任,媒体是不可以宣传报导,因为有科学证据:宣扬和报导会导致模仿,增加自杀人数。但是有心人只要想了解,还是不难在网上查到加拿大关于自杀案件的统计数据。根据2011 年CTV 的调查报告显示,在加拿大每年大约有3600 人自杀,那相当于每一天,就有10 人自杀。
关于加拿大的青少年自杀案件,《高度》周刊特别采访到了FED 教育平台的邵黎博士,从她的研究和心理治疗工作中又发现了什么呢?
首先,邵黎博士对那些轻生的孩子表示同情:“自杀很多情况是精神疾病造成的,而精神疾病的原因很复杂,绝对不是一个人不够坚强,想不开,不为他人考虑。”其次,她表示:“精神疾病是一个全身性的疾病,不光是在脑子里,精神疾病导致的结果是全身的消耗,是细胞水平的损伤。细胞受损伤到一定的程度,会有一个生物学上的现象:细胞的凋亡——损伤无法修复而放弃的死亡。”
邵黎博士特别希望借助《高度》这个平台向外界呼吁,一定要注意身边的人,不要让他们的健康状况到了无法修复的阶段才来后悔,尤其是对孩子的情绪变化,要多加注意,不要以为看不见的伤口就不是伤口。在和孩子的交流中药注意方法,不管他们说什么,要让他们说出来,要听,如果自己不知道怎样回答和处理,再交给专业人士。
每个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长出翅膀不容易,羽翼丰满还待时日。请在别人都在意他们飞得高不高的情况下,多只眼关注他们到底累不累。
https://lahoo.ca/portal.php?mod=portalcp&ac=article&catid=345
本文发布于: 2016-2-5 18:50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4608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硅谷少年自杀事件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