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为什么美国共和党越来越弱?

By | Eric

 

周一,美国最高法院判定,纽约州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可以获得川普的报税记录。该判决没有附带法官意见。

纽约州要求川普交出从 2011 年 1 月至 2019 年8 月的税表,是因为纽约州正在进行对川普的税务欺诈的调查。这一要求是去年 7 月作出的。川普的律师表示强烈反对,认为这会 “永远失去隐私”。但最高法院显然不这样看。川普则表示:“这种调查从来没有发生在总统身上,全是民主党干的!这一次,我会赢的!”,well,前总统先生,如果你没有违法,你当然会赢的。

今天的话题来自 Fareed Zakaria 博士在华盛顿邮报上的专栏文章。Zakaria 博士是印度裔美国人,早年在印度生活,考上了耶鲁大学,后来在哈佛大学完成了自己的博士学位。Zakaria 在美国新闻界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包括总统在内的政要人物都以能上他的节目为荣。可以说 Zakaria 博士是移民中成功的典范。

在上周六的专栏中,Zakaria 博士认为,目前美国共和党遇到的问题,和当年在欧洲保守派遇到的问题,非常类似。这就是右翼政党是否能控制住自己内部出现的极端势力。

右翼的极端化,和川普有很大的关系,但不仅仅是因为川普的原因。因为在川普上台之前,各种阴谋论组织,暴力组织和反犹太组织就已经存在了。川普是这些势力的一个释放口,他们极度支持川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只有在川普的治下,这些组织才能登堂入室,不受政府谴责,他们有一种从水中探出头来深吸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么在川普下台之后,共和党有没有能力控制住这股极端势力并将之重新放回瓶子里呢?

哈佛大学的政治学教授 Daniel Ziblatt 在他的著作 “保守党和民主的诞生” 一书中,提到了这样一段历史。在 20 世纪早期,英国和德国同时都面临了右翼极端势力的挑战。但两者的结局完全不同。英国的保守党(托利党和爱尔兰联合党)成功地控制住了 1912 年由北爱尔兰分裂势力掀起的一轮民族主义浪潮,稳住了英国的民主。

但与此相反的是,一战之后的德国的保守党(即后来的德国国家人民党 DNVP)却因为十一月革命推翻了君主制,保守势力被削弱了。DNVP 希望恢复君主制,废除凡尔赛条约,他们必须去寻求外部的力量的支持。找谁呢?他们顺理成章地找到了纳粹党。1929 年,DNVP 宣布和纳粹党合作,支持希特勒在1933 年成为总理,但随即,他们就被纳粹党解散了。

Zakaria 博士认为,一个成熟的政党,必须有能力控制住自己党内或者同盟者中的极端分子。当一个政党整体被极端分子控制的时候,这个政党就会出大问题。民调显示,在今天的共和党人中,有 56% 认同以下的观念:

“我们美国传统的生活方式正在快速消失,我们也许应该用武力去挽回这一趋势。”

同时,有近 40% 的共和党人认同更加极端的观念:

“如果选出来的领导人不能保卫美国,人民必须自己行动起来,即使诉诸暴力也是应该的。” 这种观点,就已经和法国大革命中的观点差不多了。这显然不是一种现代代议制民主观念。(在本月 17 日的 “今日美政” 中,我对现代民主观念的历史和种类有比较详细的介绍。)

这里需要强调一下,从这个民调来看,共和党人中大多数已经偏离了民主实践最根本的理念,开始有了同情革命的情绪,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在社交媒体上,大量共和党人或者共和党支持者发表了暴力言论,比如 “我们必须杀掉那些腐败的政客和法官们,包括他们的家人!” “法官叛国,应该被处死。” 等等。这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公共安全事件,一些 FBI 认为有生命危险的法官们已经进入保护程序。参议院目前待审的法案中,就包括一项增加 2.5 亿 拨款提高司法系统官员家庭安全的提案。你有没有一种感觉美国开始走向墨西哥化?在墨西哥和一些中南美洲国家,袭击司法系统官员的是毒贩,在美国,则是极端右翼恐怖组织。

我之前分析过共和党走到今天的原因(2月10日 ”E闻美政“),我认为共和党从尼克松总统带领共和党重新回到权力中心开始,就深深地怀着对民主党占据绝对优势的美国 30 – 60 年代第五政党体系的恐惧。导致他们开始不择手段地攫取和维持自己的权力。Zakaria 博士提出了类似的看法,他认为共和党人一直深深地反对小罗斯福总统的新政和伟大社会运动,当他们重新回到权力中心时,他们想推翻新政的成果,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新政中带有的福利国家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Zakaria 博士认为,从那时候开始,共和党人就开始通过谎言来争取自己的选民了。

共和党人变得越来越极端,也可以说建制派的温和的共和党人变得越来越虚弱。1990 年代建制派共和党人还能控制局势,到了 2010 年代,甚至极端保守的茶党可以把众议院的相对温和的共和党议长 John Boehner 赶下台。2016 年大选,一开始,共和党建制派还希望能在党内初选的时候阻击川普,但他们显得非常无力,而一旦川普攫取了权力之后,绝大多数共和党建制派开始倒向川普。川普在共和党内的支持率,一度超过 90%,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在西方民主政治中,政党起到一个人民和权力之间的防火墙的作用。我在介绍代议制民主制度的时候说过,现代民主制度不是人民直接掌握权力,而是人民选出自己满意的代理人,由代理人来代为执行权力。这一任务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靠政党来完成。所以政党和民众之间,是有一层博弈关系的,民众希望代理人能百分之百听自己的,做自己的传声筒,而代理人则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他们会希望能说服民众接受自己的想法。一个政党强大的标志,是它能引导人民,说服人民来一起追求自己的政治理念。而一个弱势的政党,则会以追求权力为目标,丧失自己的政治追求,臣服于民众。而臣服于民众几乎就等同于臣服于煽动家 Demagogue,因为民众往往会成为煽动家的目标。煽动家永远会利用人性中的弱点,比如仇恨和排外来吸引民众。一旦民众被吸引,那么弱势的政党必然匍匐在煽动家的脚下。这就是发生在今天的共和党身上的事儿。

我们必须看到,随着科技的发展,随着社会变得越来越扁平。总统可以和平民直接通过社交媒体交流。这在了解民意上是有益的,但也应该看到民众和权力之间的防火墙变得越来越薄,人民的代理人受到客户意见的牵制越来越大。如果你的投资代理人完全听从你的意见,那恐怕你就没有必要去雇佣这个代理人了。投资的结果一目了然,但政治的结果却往往复杂得多,这就要求民众对政治代理人(议员)有相当的信任感。而这种信任感,却随着信息渠道的快速提升,越来越依赖于代理人是不是能带给客户即时可见的利益。反过来,加深了代理人对民意的迎合,减弱了代理人的中间代理作用。这是现代科技带来的一个重要的对民主政治的影响。

另外,我们最近还能看到一种新的现象,就是大量右翼民众开始转向新的社交媒体平台,如 Telegram 和 Signal,这可能会在将来形成政治理念不同的人甚至都不在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上讨论,相互隔绝得更厉害。这就会出现越极端的政客越有选票的现象。这种现象在历史中出现过多次,几乎每一个内卷化的,有强烈排他性理念的团体,比如宗教团体和革命政党团体里,都会出现越虔诚,越原教旨主义,越革命,越极端的人,获得的支持就越大。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要维持一个开放的系统。这在目前来说,是一个没有解决方案的问题。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4631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为什么美国共和党越来越弱?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