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疫苗之痛:加拿大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她乡LaChic原创】在24号星期二的例行视频汇报中,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无奈承认:作为世界前十名的发达国家,尽管曾经是世界领先的注射制剂生产国,但加拿大在这场疫苗的竞赛中却处于“局外人”的尴尬地位,第一批疫苗还要等其他国家给本国人民注射完才能轮到加拿大。

 

早在辉瑞曝出好消息之前,加拿大人就已经知道了,因为总部位于温哥华的生物技术公司Acuitas Therapeutics,在辉瑞等很多新冠疫苗的研制中都提供了核心技术,他们通过一种名为脂质纳米颗粒的技术将信使RNA输送到细胞中,从而使疫苗发生作用。

 

 

那么,加拿大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样被动的局面的?

同样是从美国辉瑞买疫苗,英国买了1000万支,加拿大买了2000万支,银子都花出去了,难道英镑比加元好看吗?但是英国却说圣诞期间就能打上疫苗,加拿大却要等到明年第一季度,我们凭什么比英国晚?

“因为我们没有自己的疫苗生产能力,”特鲁多说。

 

此言论一出,加拿大保守党痛批特鲁多“失职到让人恶心的地步”,千千万万的加拿大家庭因此只能含着手指头等着别国的施舍,这滋味别提多酸爽了。

但是别急着骂特鲁多,这个锅他还真背不起。

CTV爆料说,曾几何时,加拿大也是站上过世界注射制剂主要来源国的位置的,大概50年前吧。

后来呢?后来短视的政府因为各种原因把疫苗生产企业给卖了。

多伦多大学早在上世纪初就走在疫苗研发的世界前列,Connaught Laboratories实验室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诞生之初它作为大学的教研机构,在资金和运作上都是独立的,以制造胰岛素和白百破(白喉、百日咳、破伤风)疫苗闻名。但是随着经营不善,资金陷入困顿而慢慢走向衰落,最后响应保守党政府的一系列私有化改革,卖给了法国赛诺菲药厂。

Connaught Laboratories

还有蒙特利尔的Armand Frappier研究所,在肺结核疫苗的研制上也曾一度世界领先。但也是因为根植于大学,经营模式完全不为营利,又没有直接的资金赞助,最后草草卖给了英国的葛兰素史克,目前作为大药厂的附属,产能实在有限。

Armand Frappier研究所

而加拿大现有的疫苗研制企业,比如魁省的Medicago,萨省的VIDO-InterVac都是空有科研能力,不具备大规模量产的实力。加拿大在疫苗研究和制造领域的不对等,埋下了今天的隐患。

这就是为什么特鲁多明知道大家骂他乱花钱,还满世界的买疫苗,买了3.85亿支,足够给每个加拿大人打上10针了。谁会真的打10针疫苗?内服外敷么?不过是增加早点拿到疫苗的概率罢了,如果花钱能解决这个问题,那这个就不算是问题了。保守党在医疗方面的国会议员Michelle Rempel Garner抨击说:“早在H1N1爆发时,加拿大政府就知道我们的疫苗生产能力已经落后了,他们在制定新冠疫苗计划的时候早就知道这方面要出事。”但是H1N1之后,政府也没采取行动。当年参与H1N1疫苗计划的传染病专家Earl Brown向CTV透露说,2009年当时的保守党哈珀政府就那么眼睁睁地,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奥图尔好意思怪人家特鲁多么?)

Earl Brown

不过Biotech Canada的主席兼CEO Andrew Casey却站出来为特鲁多说话,他说目前出来的这几款疫苗中——辉瑞和Moderna都是mRNA型疫苗,这种新型疫苗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量产都极少,不能怪加拿大没有这方面的生产能力。

无论如何,此时互相指责和甩锅恐怕是最没有意义的。归根结底,几年一轮换的民主选举制政府,本就难以为一个国家制定出长远的发展战略。加拿大需要一双眼睛,从现在开始看向今后100年的方向,而不是专盯现任政府眼前的利益得失。

好在特鲁多政府已经开始大力投资疫苗生产能力,只希望能赶在这场世纪浩劫卷走更多加拿大人的生命前,尽可能补上这个窟窿吧。

信源&图源:CTV、Global News、National Post

 

 

-END-

 

本文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意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猫百万责编|林伯宴

平台|她乡LaChic

I D |chicvancouver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疫苗之痛:加拿大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