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比例代表制改革:把权力归还每个选民

body {
-moz-user-select : none;
-webkit-user-select: none;
}

高度周刊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高度周刊特约撰稿人丁果撰写】随着卑诗省府鼓励更多的人参与选举制度改革公投的咨询,现在确实是我们认真思考在公投中如何投票的时候了。
众所周知,目前我们卑诗省采用的是最简单的“赢者全拿”简单多数选举制度,即每一选区获票数最高的候选人得以赢得该选区省议员议席,即使得票率未满50%。而本次公投将决定是否改变当前选举制度为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各党按所得选票比例分配席位。届时公投将以挨家挨户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获得超过51%民众支持的制度将从下届2021年省选开始启用。
从以往经验来看,能够在选举中获胜的大党,当然不愿意改变现有选举制度,因为他们掌握了卑诗省大部分行政资源,如果进入比例分配制,这样的好日子就要终结。有反对公投的声音认为,一旦小党林立,一党独大将成为历史,联合政府将成为常态,卑诗省政治和政府管理就会不稳定,最终会损害民众利益和卑诗省发展前景。
这种意见表面上振振有词,但实际上不经一驳,因为这种说法是羞辱选民的智慧。不管是简单多数制,还是比例分配制,如果一个党的领袖和及其政策符合民意,选民仍然会选出一个多数政府执政。举例而言,日本早就采取混合比例代表制,有不少政党参加全国选举,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自民党独占鳌头,一党独大,无人能与其争锋。直到自民党分裂,才会出现政党轮替可能。

在目前简单多数选举制度之下,一个大党如果出现错误的党领,出现错误的政策,危险性就非常大,这在卑诗省简蕙芝政府和目前仍在台上的联邦自由党小特鲁多政府执政上,就可以看到例子。以省自由党来说,在这次领袖选举之前,也就是三万左右党员,他们选举出来的领袖,若在该党赢得选举后,就会成为我们未来数百万选民的省长,这种“少数决定多数“的选举制度,真的很难体现民主政治每一票都有意义的原则。
而简单多数制在过去能够畅通,是有历史环境决定的。一是过去投票率高,能够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选民支持率也很高,大都也是过了半数。但最近一二十年,加拿大各级选举投票率普遍降低,即使两党或者三党竞争,赢者大都也没有过半。此外,过去的时代,出优秀领袖的机遇也很高,一党独大,归纳到领袖权力大,但因为领袖有远见、有魄力、有政策的推动力,所以一党独大好的效果可以彰显。但是,今天卑诗省,甚至整个加拿大、美国都进入政治平庸时代,罗斯福、肯尼迪、老特鲁多这样的政客已经不见。小特鲁多尽管挂着“政二代“桂冠,但领袖素质连他老爸三分之一都没有。简蕙芝在执政最后两年里权力傲慢和政策无知已经到了极点,但在内阁中没有任何厅长敢于出声制约她,所有内阁成员成了“橡皮图章”,而到了她走人,自由党重新选举领袖,重要厅长才出声批判。可见,这样的一党独大,施政效果绝对不会好过联合政府。

对少数族裔来说,简单多数制负面因素更大。纵观战后华人参政,在大政党中的华裔民意代表,基本上是“政治花瓶”,是领袖“附庸“,在决策上没有声音,即使有些政策对华人不利,比如当联邦自由党克雷蒂安、马丁政府对人头税采取不道歉、不赔偿的政策时,华裔部长非但不敢力争,反而要压华人社区服从所谓的“主流民意”和“总理意志”,最后变成笑话。同样,在卑诗省,明明拨款不符合逻辑,但主事的厅长也只能秉持“省长意志”,让华人社区得不到应有拨款。
如果采取比例代表制,每人一票都会被“计算“、都有意义的程度大幅度提升,少数族裔民意代表就不怕“人少”,可以发挥四两拨千斤“关键作用。绿党三席,就可以主导谁是执政党,其实光华人的议席,就很容易可以超过这个数字。
在社会日趋多元,尊重少数和弱势群体成为价值主流的情况下,联合政府、政治妥协、共识管理,已经是无可避免。那种还在抱着“大党稳定“思路的人,基本上与利益集团都有瓜葛,担心选举制度改革带走他们的“好日子”,因为在大党“庇荫”下,平庸无能还可以搞个“部长”、“厅长”做做,只要抱住领袖大腿,就有政治前途,选民怎么看,没有关系。
说实话,比例代表制并不复杂,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把政治权力,再次交还到每一个选民手中。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交流。

本文发布于: 2018-2-16 13:5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比例代表制改革:把权力归还每个选民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