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人物 / 正文

欧洲第一“海王”的葬礼上,妻子笑着说: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很快乐

 横穿半个地球的海洋之王,走了。

2月22日,乞力马扎罗之巅,海拔5895m,晨光初晓。

亚历山大·多巴(Aleksander Doba)坐在山顶,呼吸停止,终年74岁。

 

 

“他像睡着了一样。”同行的队友在风雪里啜泣,眼泪落地成冰。

跋山涉水,2天后,多巴的遗体终于抵达波兰老家,葬礼上,妻子加比没有流泪,她骄傲地念起悼词——

“他穿越过汪洋,攀登过山巅,我的勇士亚历山大·多巴,终于回家了……”

 

 

哽咽声中,一艘皮划艇守在灵前,如一座海上墓碑。

它陪着多巴,10年间,三渡大西洋。

2009年,亚历山大·多巴从化工厂退休,这大胡子老爷子不爱别的,就好一口—— 划艇。

 

 

34岁加入划艇俱乐部,两夺波兰皮艇公开赛冠军,多巴劈波斩浪,风头无两。

这一退休,老爷子走火入魔了。

圣诞节,家家团聚,他推着皮艇,破冰下河;休息日,孙女放假,他扛着划桨,踏浪而去。

每一次,妻子都无可奈何:“去吧去吧,早点回家吃饭。”

 

 

但在64岁生日那天,她忍无可忍。

“我要横渡大西洋。”多巴说。

妻子听了大怒:“你这疯老头,你敢去,我就和你离婚!”

 

 

但多巴,心意已决。

“我不想老死在床上,让我试一次吧,就一次!”他抱着妻子说。

妻子边哭边骂,边为他整理行囊,相爱半生,她怎愿拦他追梦?

 

 

   四个月后,多巴的皮艇在西非下水,妻子和儿子一直送到岸边。

 “我等你回家!”妻子冲着多巴呼喊,耳边只有浪声。

   烟波浩渺,多巴的皮艇细如草芥,64岁,他第一次远航。

 

这注定是一趟苦行。

没有风帆,全靠双手划艇,烈日焚空,他唯有黑夜前行。

风暴袭来,他被抛入空中又打下水底,60天,他瘦了整整20斤。

 

 

“本以为海浪无情,但最可怕的却是人心。”

一群海盗,前来劫船。

他们拿枪口对准多巴,将通讯设备和食品一抢而空,临走,把皮艇砸了个大洞。

然而这个64岁的老人,誓不低头:“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到达终点。”

 

 

他借土著的树脂填补破洞,捡海边的枯木充当船桨,桨断了用手,手麻了用腿。

第99天,巴西的岸边有人遇到了“鬼”。

骨瘦如柴、皮肤焦红、胡子头发结成一团乱麻,多巴笑了笑:“我是从西非划过来的。”

 

 

西非到南美,5394公里,100个日夜,他终于到达。

横渡大西洋之举轰动全球,这个大胡子老爹,被人们称为海洋之王。

 

 

回到家,妻子泪眼婆娑:“你还会回来?我以为你死了呢!”

身后是一桌好菜,还有一大桶丈夫最爱喝的冰啤。

但这老头,死性不改。

 

 

2013年,多巴决定二渡大西洋。

 妻子知道老伴“无药可救”,她不哭不闹,把他送到岸边。

 葡萄牙里斯本岸边,海浪冲散了这对老夫老妻紧握的手,加比依然念叨着那句——

 “我等你回家。”

 

 

有了经验,多巴这次有备而来,皮划艇更新换代、设备一应俱全、食物有多无少,他还让小孙女在船上画了一副画。

“这是家人给我的护身符。”

 

 

但千算万算,他算不到海上会同时出现5个风暴。

那是出航第4个月,乌云压境,雷霆闪怒,他藏入船舱,飞雨如暗箭,巨浪是明刀。

大海无边,藏到几时?

 

 

5个热带风暴杀到眼前,掀起3层楼高的巨浪,汪洋颠倒,日月无光。

风停时,多巴与皮划艇遍体鳞伤,再一看,通讯设备全军覆没。

 

 

他被迫驶入被称为“魔鬼群岛”的——百慕大。

那天起,多巴失联。

每过一天,妻子就在日历上画一个圈,画到第47个,心里冒出一个不祥之念:“他死了。”

 

 

多巴也以为自己要死了。

与世隔绝,暗流涌动,他每划出400公里,就被百慕大的风浪吹回原点。

“我不断兜圈,就像西西弗斯。”食物马上见底,绝望蚕食鲸吞。

 

 

这时,他看到了船上一小块褪色的画——孙女给他的护身符。

“我不能死,绝对不能!”他咬着牙,闯入风浪。

午夜曳航,他抬头找寻家人的星座,苦海无边,他低头默念妻子的名字。

 

 

某个晚上,一条抹香鲸翻出海面,巨大的背脊如同巍峨孤岛,他与鲸鱼隔海对望,小声说:

“伙计,你也是一个人吗?我想回家了。”

鲸鱼听域奇宽,10-10万hz,能听清世间声响,鲸群口耳相传,一句鲸歌,会在海里回荡万次。

或许,那时起,大海里流传起一个老人的故事。

 

 

多巴沿着鲸鱼的方向前行,有海龟游到他的身边,有海鸟停在他的船头,食物吃完时,小鱼跳进了他的船舱。

 

 

出航第196日,他逃出百慕大,见到了佛罗里达州的海岸线。

海洋之王,顺利归航。

妻子抱着他不肯放手,多巴胡子拉碴,傻傻地笑。

 

 

皮划艇的内侧,有一行刀刻的字,那是他在失联47天里,唯一的遗言——

“加比,我爱你。”

 

 

回家的多巴被授予“年度冒险家”的称号,他被请到世界各地演讲:海洋治理、油污泄漏、生物保护。

 演讲最后,他都会谈起那夜遇到的鲸鱼,像讲述一个古老的传说。

 

 

但多巴最不喜欢被说成:征服大西洋。

“我从未征服过海洋,是大海宽容,准我航行。”他说:“人类只是旅客。”

 

 

2017年,多巴70岁,他决定第三次横渡。

医生、亲朋、船友,全部反对:“你都70了,要命吗?”

这一次,却是妻子支持他:“老头,你去最后一次,回来后和我好好过日子。”多巴点头。

 

 

出海前,多巴难得带着孙女去河里划了一次船,这个无惧风浪的海洋之王,轻声细语:

“宝贝,请你不要害怕梦想,人生太短,大海无边,去做自己的摩西……”

 

 

孙女回过头,浪花一样微笑。

9月,多巴从新泽西出发,终点:法国。

临走时,儿子和朋友再三挽留,他摆摆手,驶入大海,不再回头。

 

 

  人生七十,他早就想过身后事。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或葬身汪洋,与我此生的梦想,化成巨浪。”

 “但老子这一生,值了!”

 

 

 

且视他人之疑目如盏盏鬼火,大胆地去走你的夜路,乘风破浪,披星戴月,不问归期。

 

 

第111天,法国海岸。

成百上千的划艇手冲进海湾,护送这位,凯旋的王。

 

 

三次横渡,23218公里,超过地球周长的一半,历史第一人。

 

 

多巴马不停蹄赶回了波兰,他想他的妻子,想他的家人了。

一家团圆,多巴抱着孙女大笑。

“远航的终点,就是回家。”

 

 

眨眼间,多巴已经74岁,爱喝爱玩,酒酣胸胆尚开张,鬓成霜,又何妨?

今年1月,他和一群驴友约好,攀登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

 

 

临行时,他和妻子约好了回家的时间,按照计划,大概3月上旬,春风融雪,他便归来。

妻子点头,还是那句:“我等你回家。”

 

 

然而,她等来的,却是爱人的遗体。

3月13日,多巴出殡,送葬的人群高举船桨,如架成座座山脉,护送勇士归尘。

 

 

啜泣声,汇成了翻涌的浪。

5895m的山风曾吹拂勇者的心,大西洋的鲸群会记得远航的歌——

那个夜晚,有位巅峰上的摩西,孤独前行。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036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欧洲第一“海王”的葬礼上,妻子笑着说: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我很快乐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