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上网课到凌晨四点、含泪拒绝大学Offer……留学生的疫情年真实记录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二,宾夕法尼亚州里海大学(Lehigh University)的大一新生王贝拉(Bella Wang)正在为晚上9点开始的计算机科学课做准备。其他的课,她会熬夜到凌晨4点。
 

注:本文涉及姓名均为化名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贝拉都在北京的小房间内对着电脑上学,而她的教授和同学都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因为疫情和大环境,她并没有申请到美国留学签证。

“我会睡上一整天,然后晚上起来上课,”贝拉说。

自2020年2月以来,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美国驻中国使领馆已停止处理几乎所有常规签证申请。

因此,美国签发给中国学生的签证数量和份额在过去的一年里急剧下降。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的上一学年,只有1.5万份留学签证发给了中国内地学生,而2019年同期为10.7万份。

略感欣慰的是,许多美国大学为了改善留学生的学习环境,与中国大学广泛合作。目前贝拉就读的里海大学与上海的一所大学已经成功开展了一个国际交流项目,贝拉将能够在下一个秋季学期参加线下授课。

但什么时候能前往美国仍是个未知数。

 

贝拉此前在美国游学

 

因为网课拒绝了美国大学录取
除了众多和贝拉一样选择上网课的留学生外,也有一些中国学生因为无法忍受网课拒绝了美国大学的录取,其中包括被纽约一所艺术学校录取的李佳妍。
 
“因为新冠疫情,我的研究生院不提供面对面的课程。他们只提供网络课程。”她一年的硕士课程学费为5万美元,是她的家乡湖北省平均年薪的五倍。

“我认为我不应该用一大笔钱来支付在线课程。虽然很纠结、很难过,但理智让我还是拒绝了。”

疫情的爆发也让李佳妍重新考虑是否要把自己的研究生申请方向从艺术转向商业或经济。

“我想找一份薪水稳定的工作,”她说。“我不想让自己以后的生活太容易受到外界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这意味着李佳妍将重新申请一个新的研究生项目,学校可能在亚洲其他地区,因为那里的大学可能会在美国之前恢复线下授课。

“我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我只是对未来感到不确定。”

李佳妍显然不是唯一一个陷入这样困惑的留学生。

 

特朗普时代的“严寒”
除了疫情,由于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部分中国学生也受到了美国移民局的额外审查。而在2020年5月情况糟糕到了极点。特朗普领导下的前任美国政府发布了一项总统公告,限制国内部分军事背景院校的中国研究生和研究人员进入美国,以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和技术。

 
“特朗普总统正在阻止中国获得可能增强其军事实力、威胁我们国家安全利益的关键美国技术,”总统声明写道。公告还说,这项行动“不会影响到出于合法理由来美国的学生”。

然而,资深美本申请顾问严威廉说,实际上对于任何中国学生来说,申请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的学术型硕博项目都变得很困难。

他的一位学生,毕业于中国南京最好的大学之一,获得全额奖学金,进入了美国的一个顶级博士项目。

“这太棒了,”严威廉说。“然而,(这名学生)被拒签了,因为他申请的方向是化学。”

严说,这名学生非常沮丧,现在正在申请新加坡的其他研究生院。

包括严威廉在内的国际教育界人士普遍认为拜登新政府可能会缓和其对华关系,但不认为针对中国学生的限制政策会有很大改变。

为了应对大环境,严威廉已经将自己的咨询业务从主要帮助中国学生申请美国顶尖大学扩大到包括澳大利亚、新加坡、英国和加拿大的学校。

 
美国名校吸引力不会下降
 
然而,一旦疫情得到控制,严威廉依旧坚定的认为美国学校尤其是美国名校对中国学生的吸引力依旧不会下降。中国仍然是美国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2019年贸易战最激烈时,中国留学生依旧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50亿美元。严威廉表示,中国父母通常都全额为孩子支付留学费用,对于大部分家庭来说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他们仍然热衷于送孩子去美国上大学。

“学生父母对美国教育的评价从未改变,”他说。

严说,考虑到美国大学继续在全球大学排名中占主导地位,以及美国科学家常常获得诺贝尔奖,中国父母依旧认为美国的教育是最好的。

此外,美国大学学位,尤其是常春藤名校级别的学位,在中国就业市场上被视为一种竞争优势。

 

在2020年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硕士项目录取的学生陆艾格因为疫情推迟了自己的入学时间,但依旧坚定表示将前往美国完成学业。她说:“父母那代人认为,如果去那些知名大学深造,孩子就会变得非常有竞争力,会找到非常好的工作,薪水也非常高。”

陆艾格的家人最担心的是美国的疫情,而不是中美贸易战。

湖北省的艺术生李佳妍也一样,她觉得中美贸易战离她很远。

中美贸易战始于2018年,但想要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早在那之前就已经计划多年了。绝大部分的中国的父母在申请大学前三年就开始聘请留学顾问,为其子女冲刺美国名校提供帮助。

贝拉说她计划美国留学的时间甚至更早。早在初中时,她的父母就想送她去美国读高中。但因为担心小女生在外面不安全,最后贝拉在中国的一所公立高中的国际部就读了AP课程。

在高中阶段,贝拉可以参加很多课外活动,选修自己喜欢的科目,这与她留在体制内教育系统的朋友十分不同。

“中国的教育是应试教育。一切都是为了高考。你不需要学习任何对考试没用的知识,”她说。

 

贝拉在美国游学时在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海滩

 

贝拉的父母每年为她支付10万元人民币的高中学费,花费几万元聘请教育顾问帮助她申请美国大学,还用他们的大部分的积蓄支付她在里海大学四年的数百万学费。

“尽管有疫情,尽管有贸易战,我仍然选择在美国大学(目前远程)学习,因为我和我的家人在这上面投入了太多的时间和金钱。”贝拉说。

“我不能轻易改变自己的道路,我也没有勇气再做出改变。”

*本文人物故事综合自MarketPlace报道,仅做信息分享之用。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4513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上网课到凌晨四点、含泪拒绝大学Offer……留学生的疫情年真实记录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