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教育 / 正文

刘瑜,一个不需要食人间烟火的家长

清华大学副教授刘瑜的一篇文章又刷爆了家长们的朋友圈:我的女儿正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

文章一出来,拍案叫绝的有之,拍案而起的亦有之。我作为知名教育专家,很多人就来问我怎么看?

我就觉得刘教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她只是不需要食人间烟火。

很多拍案叫绝的人可能没有弄明白一个事情:刘瑜文中的普通不是大众定义的普通。我们眼中的普通,可能是餐厅的服务员、烧烤摊主、社区里没有国家正式编制的工作人员、环卫工人等等等等。

但是刘瑜眼中的普通,起码是北京能学的起钢琴家里有钢琴的人家——而且她还估计北京有三百万的孩子能学的起钢琴,看到这句话,在我的脑海里就是五个字:“何不食肉糜”?

全北京要是有三百万学钢琴的孩子,我从今往后倒立行走。

现在你觉得这是我们认为的普通么?

所以从文章的一开头,刘瑜就已经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起点错了,后面其实就不用看了。

作为一个清华大学的教职员工,她的孩子可以不需要任何条子就能进清华附小接受最好的教育,以后还能进清华附中读初中。那些为刘瑜的演讲叫好的家长,你可以么?

这就像一个富二代和家里闹翻了,他爸朝他怒吼:以后老子一个月只给你十万块,我看你以后怎么过日子!

我有一个朋友(真的是我的朋友,不是我自己),在上海、北京、巴黎有多套房产,他的教育观是这样的:与其让孩子既没有快乐的童年,也没有无忧的将来,不如想开点,鸡不鸡都一样。

是的,只要家里有人脉、有矿,谁愿意让孩子吃苦呢?

刘瑜讲的话,都是政治非常正确的话,但是拿到现实生活中是行不通的。我们不妨用数据来说话吧。

现在每年高考人数有超过一千万人,其实真正能够上清北,甚至再扩大范围,能够上985的连2%都不到,数字太大,我们放到一个地区来看,就算1万人参加考试吧,也就是说,真正能够上985的也就是200人而已。

就问你难不难?比例之低真的让人窒息。加上211,这个比例也不会超过8%。

而且这种付出和回报一定成正比么?难道清北或者C9的毕业生一定就是人上人么?

当然不一定。

然而我们之所以能看到清北的学生混的不如意,那是因为这种例子少所以才当新闻来播,你一个二本的本科毕业生混的不好,大家会觉得这实在是太正常了,只有混的好才会当新闻——狗咬人不是新闻,只有人咬狗才是新闻。就像一说出身,马云毕业于杭师院就被反复说起,但是刘强东张朝阳李彦宏丁磊等一众大佬的毕业院校就被自动隐去——你们这些毕业于985的混的好难道不是应该的么?刘强东人大张朝阳mit李彦宏北大丁磊电子科技大学你是不是得反应好一会才能想起来?

还有个人大的毕业生没工作“沦为”家庭主妇,校友就帮她直接脱贫,潜台词就是我们人大这么牛叉的学校不允许出现这种事情。但是一般的本科毕业生呢?

考进好的大学并不能保证你将来一定有非凡成就,但是可以很大概率保证你过的远远比真正的一般人好。

10000000个考生中的前800000名以后大概率就能过上不错的日子,请问还有哪个有一千万从业人员的行业前八十万名能大概率过的不错?当主播么?

这个排名的主播大概率得饿死。

矮大紧曾经说过一段很牛逼的话,大意就是堂堂名校毕业生,国之重器,天天想着找工作,而不是去改变社会,真的是很耻辱的事情。

片儿汤话谁都会说,但是过好日子永远是大多数人的想法——何况你们不是把那些从不发达地区考入名校的学子称为小镇做题家么?既然是小镇做题家,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能在大城市安身立命,这样有什么不对?

十八岁的我希望可以做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定理,在数学史上写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四十岁的我希望能多挣点钱给家人更好的生活,同时对那些动不动就鼓吹改变世界的人嗤之以鼻。

现在太平盛世,真的没那么多东西需要你去改变。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对大多数人来说具有最现实的意义。真的能改变世界的人不需要别人鼓动,听了别人鼓动觉得自己能改变世界的根本不可能去改变世界。

有一档节目叫一站到底,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名校毕业生专场。问我特长是什么,我说数学,他说职业以外的特长,我想了想说吹牛逼可能不合适,只能说轻武器射击,毕竟小时候兵工厂长大,算是童子功。导演想了半天说那还是写数学吧。

真的,我在单位干的不爽了,可以跟一把手拍桌子,说退役就退役;又拒绝国家安置,彻底当了一名草民,但是我从来没担心过生计。

凭什么?

我是浙大本硕博博后的,你觉得我需要担心没饭吃么?

哪怕你水平比我高,但是文凭没我硬,在没有其他任何背景资料的前提下, 你觉得甲方爸爸会给你机会么?

很多人问过我,怎么好端端地就突然变大V了?那是当年我在网上写文章批CYY,结果他一看我微博认证:浙江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后,顿时来了兴趣,开始疯狂地和我对骂,结果我就成了大V了。

没有浙江大学理论物理博士后这个头衔,他会有兴趣骂我?

全微博骂他的人多了,比我号大的也多了,我算老几?

后来吃瓜群众一看这人除了会写文章,数学是真的牛逼啊,于是粉丝就慢慢多起来了。

你只要看看这些头部大V,有多少受过高等教育,有多少没受过高等教育就知道,读书好在哪个圈子里都是重要的。

所以我这样一个胸无大志的又没什么其他长处的,不就靠了当年高考那一下么?

然而为了高考那一下,我特么苦了12年。

我娘亲为了我把书读好,没有业余爱好没有个人生活,等到我初二有了学习的主动性和自觉性以后,我娘发现,她已经和这个社会有点脱节了——但是成就了我。

所以为人父的我觉得,如果说需要做些牺牲让孩子以后有个大概率的好出路,我当然愿意。

我戎马二十年,说自己曾经是个好军人我问心无愧,对的起党和部队那么多年的培养,为国尽忠;现在解甲归田,打算好好带娃,把他培养成对国家有点用的人,同时让他有个不错的生活,为家尽责。

现在鸡娃的另一个帽子就是家长完全牺牲自我。当然,我从来不主张为了孩子完全放弃自我,但是牺牲一点自我有什么问题?

是啊,按照西方的价值观,人就应该为自己活着。这种想法当然会让自己过的很开心,因为不需要任何的责任感,但是我想大部分中国人都不会选择这种“洒脱”,为家庭牺牲和付出这是刻在基因里的东西——起码我不觉得这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在我娘亲那个年代没有鸡娃的概念,但她其实就是鸡娃。我现在没有什么人脉,也没有钱,我能留给娃的除了两千多本数学书,似乎也没其他东西了(此处为凡尔赛体),你让我不鸡娃,我留下的遗产可能能让他过十年二十年体面的生活,但是再往后呢?他又凭什么保持之前的生活水准?靠你刘瑜副教授来养他嘛?

家有黄金万两,不如一技防身。这种有道理的老话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接下来这段话可以让你很舒服:

我们仔细想想,我们这么多人去拼这么低的概率,是一个什么景象,因为大概率我们只是给孩子增加压力,我们凭什么认为我们的孩子就一定能够是这几十人中间的呢?现在看看多少孩子为了学习,家庭鸡飞狗跳的,另外,统计发现目前中小学抑郁症比例已经高达12%。有过一个非常好的比喻,身心健康是那个1,事业,成绩,爱情,家庭等等都是后面的0,零的数量越多越好,但是如果没有了1,后面这些什么都不是。

所以,我们首先要培养孩子有一个健康的心理,让他首先成为一个真正的完整的人,而不应该成为一个考试机器,成为现在剧场效应,内卷的牺牲者。我们也看到有好多学生考上大学因为压力过大而自杀,这是我们家长愿意看到的吗?只有健康,未来完整的走上社会,才是我们真正需要做的啊。

你告诉我你舒服不舒服?

舒服。

然而你要真这么做了,孩子大概率会滑向社会的底层。

这段话我一个毕业于清华的朋友说的。他说如果他开个公众号,可以天天就写这样的鸡汤,我说你这样要不了多久你就粉丝就能比我多。他说肯定的,但是他不会开,因为写这种东西害人他会良心不安。

看看吧,这才是名校学子的担当。

一个令人窒息的事实是,那些嘴上说着让孩子当普通人的人,本身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之前一个鼎力支持某部减负的家伙,自己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天天在家给自己孩子疯狂地补习数理化,然后在各大自媒体平台说:你们要快乐教育。

真是损sai。

当然,刘瑜的文章说的无休止地攀比,疯狂地报班我也是反对的,号召家长不要焦虑我也是赞同的,但是这不代表peace and love就是解决当下问题的良方。

刘副教授抬头看天的本事有了,但是缺了低头看路的地气。她应该不是坏的那种人,只是脱离了人民群众罢了——她的反面正好就是那个想象中的皇后娘娘可以随时喊大姐拿个柿子来吃的农妇。

真的,除了教育,我想不到另一种更低成本的让普通孩子以后能过上体面生活的办法。当家长的不对孩子今天的教育负责,只能在明天为孩子流泪。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刘瑜,一个不需要食人间烟火的家长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