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护士劫:受尽折磨而死的加拿大华裔女护士 以及她那些几近崩溃的同行

在加拿大,有人说5月是属于医护人员的,5月1日是加拿大的全国医师节,5月10日到16日是国际护士周,5月12日又是国际护士节。今年5月1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通过网络社交平台发出视频讲话,向抗击新冠疫情一线的医务人员致谢并为他们打气。

无论是哪个节日,所有加拿大的医护人员都无暇体味节日的温馨,相反,在疫情肆虐的当下,他们可能比往年更加忙碌。小编和众多的读者还是想送上特别的祝福和感谢,致敬所有的医护一线人员,为了人类能从这场历史性的大灾难中渡劫,你们都付出了常人难以想想的汗水和泪水,甚至是牺牲。

01

纪念BC省首位因新冠牺牲的护士

 

史无前例的新冠大流行重击了加拿大的医疗系统,一切来的猝不及防,医护人员成为挺身而出直接抗击疫情的第一梯队,在疫苗还没有开始接种的第一波疫情开始,很多医护人员被病毒击倒了。

今年4月14日,BC省和平拱门医院一名华裔女护士Diana Law,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成为BC省首名因感染新冠离世的护士。她的丈夫及16岁儿子也曾确诊,幸好现在已康复。

 

 

Diana是白石和平拱门医院 (Peace Arch Hospital) 的病人护理协调员,她在2020年12月感染新冠,被送进温哥华总医院 (VGH) ,经过与新冠引起的并发症的漫长斗争,在今年的4月14日不幸辞逝,享年57岁,留下了19岁的女儿及16岁的儿子。

 

 

Diana Law 图源CBC

Diana Law和家人 图源CBC

 

在被调到白石和平门医院前,Law女士曾一直在温哥华Shaughnessy医院当护士。她生前一直负责医院的人事安排、确保每个医生写好医嘱,并适当安排病人的检查时间。

据CBC报道,Law女士曾于2013年接受过肾移植手术,再加上她患有糖尿病,所以她的免疫力一直都很低下。当时温哥华总医院的医生对她的丈夫说,就算Law女士能活下来,她体内的血栓也很可能让她不得不接受手部或脚部的截肢手术。确诊新冠肺炎后,Law女士病情不断恶化,先是用上呼吸机协助呼吸,后来更要又用上体外膜氧合机,直接向血液供氧,最后因肾脏衰竭不治。

与Law女士结婚近30年的丈夫Glen Culshaw对媒体表示,“她生前花了一辈子在照顾他人”。据他介绍,Diana受当医生的父亲影响,自小就有当护士的愿望,并一直致力于照顾病人及同事。原本考虑一年内退休,没想到,却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投身于抗击新冠的工作中,并牺牲在这个神圣的岗位上,践行了自己的职业初心。

Diana Law 女士是BC省第一位因感染新冠死亡的护士,也是加拿大第50位死于新冠肺炎的卫生保健工作者。

据BC省疾控中心(BCCDC)公布的数据,自2020年1月至4月底,BC省共有7278名医护工作者和1219名护士感染新冠病毒。而在加拿大,全国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工作者更是达到惊人的84,222人。

02

疫情中的逆行

有人说,加拿大从2020年3月开始的第一轮新冠大流行和2021年的第三轮变种流行是最可怕的两个阶段,前者因为物资匮乏和一线人员数量不足,后者则因为传播速度太快重症激增,而无论哪个阶段,承压最大的都是医护人员。

2020年3月,在第一轮病毒袭来的时候,为确保医疗护理系统能够应对疫情,加拿大紧急征召退休医护人员返工!24小时内全国超过5000名人员报名,两天已超7000份报名!许多医护人员自愿放弃薪酬,随时待命!若有战,战必召!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医护本身就是退休老人,却都是甘于奉献英勇的逆行者!为这些医护人员点赞!

图源 CTV NEWS

 

疫情初期,各种医疗物资缺乏的情况下,医护人员感染率较高。在安省,当时每10个确诊患者有1个就是医护人员,但是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医护人员依然选择逆行。其中,也有很多华人的身影。

 

图源 中国新闻网 王智和同事

2020年3月蒙特利尔大学中心医院成立了“COVID unit”(新冠肺炎诊疗中心),向全院招募医护志愿者,华裔医生王智毫不犹豫报了名。王智告诉记者,“每个人都很害怕,已经有医护被感染的案例,我们每天都被提醒这个未知的病毒有多可怕,但我还是决定报名。”

作为脊椎与创伤专科医生和临床研究员,肺科不是王智的专业领域,为学习专业知识,他参加了超过100小时的课程,并与肺科专家们一起接受培训,学习如何治疗新冠肺炎病人。后来,他被调往HOTEL DIU医院的新冠肺炎诊疗中心,并担任主治医生。

王智被编入一支由5人小分队,除他之外,还有一名麻醉师、一名内科医生、一名老年科医生和一名理疗师。小分队要负责100-150张床位,基本都是老年新冠肺炎患者,一个班次12小时,工作时间从早8点到晚8点,夜间也需要保持电话通畅。

王智曾经在给妈妈的短信中写道:“医生需要与疾病战斗,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当医生的初衷。”这也是投身抗疫工作的所有加拿大医护人员的初衷。

自2020年7月底以到2021年年初,加拿大卫生保健工作者中的新冠感染者增加了两倍,感染率明显高于非医护人员,尽管很多医护人员也非常恐惧,但是依然选择坚守,甚至做好可能牺牲的准备。

 

图源The  Global and Mail

布莱尔·比格姆(Blair Bigham)是麦克马斯特大学急诊医师,他的一句话表达了很多医护人员的心声。他说“我们要在前线加倍战斗,而不是留在家里。在这场战争中,撤退不是我的选择,因为那不是我们对死去的兄弟姐妹们表达敬意的方式。”

在第三轮疫情高潮中,伴随加拿大医护人员疫苗的普遍接种,感染和死亡明显下降,但是疫苗接种人员又明显不足。

BC省卫生官表示,在未来几个月里。扩大免疫接种工作需要大量人手,除了在职医护人员外,号召退休的医生护士,药房技术人员,牙医和助产士都来报名进行培训。

 

图源 CBC

BC省的很多退休护士积极报名参与,在候选名单上填写了自己的名字。现年73岁的奥卡拉汉cbc(O”Callaghan)是一名退休的护士,她已经报名参加了免疫服务工作,随时准备接到带电话就上“前线”。她曾在国外的战区工作了多年,她说自己现在已经准备好进行另一场战斗。

 

O”Callaghan 图源CBC

 

03

超负荷的工作

近日,一份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参与抗疫的加拿大实习医护工作者正考虑离职。

图源 CBC

因为在疫情大流行的一年多以来,他们承受了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身体精神都压力巨大。特别是随着COVID-19大流行的第三波爆发,急诊室人满为患,繁重的工作量让医护人员疲惫不堪。一位护士表示,他们上班通常是12小时一轮班,还没休息好就又投入战斗。

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对大流行期间其的医护人员进行了一项调查。结果表明,护士和医生的倦怠,抑郁,压力和焦虑水平明显升高。

 

图源 CTV News

 

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研究所外科和科学家助理教授杰森·哈雷(Jason Harley)说:“新冠增加了新的压力源。”“一些新的压力因素包括医疗保健领导职位的人们提出的新的操作程序,以确保患者在医院中的安全……同时医疗保健人员也一直在担心自己携带病毒并带回到家庭。”

安大略省注册实用护士协会也发布了一项调查结果,该调查表明71%的人的风险系数RPN已达到临界点。他们急需心理辅导和各种相关支援手段。

压力山大中,很多医护人员通过社交媒体释放了他们的压抑和痛苦。不久前,一位BC省的护士在经历了最近医院内的恐怖体验后,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晒出了自己痛哭流涕的照片。

 

图源 CBC

在阿伯茨福德地区医院工作的肯德尔·斯库塔(Kendall Skuta)在Ins上表示,她经历了“特别艰难的转变”。一位她经手的病患十几分钟前还在ICU内,突然就进入了心脏骤停状态,医院的上上下下轮流为他紧急进行心肺复苏。然而,患者还是去世了。在宣告死亡后,所有工作人员呆滞住了,大家沉默、精疲力尽、伤心欲绝,眼眶里充斥着泪水,四目相对却说不出话来。

 

图源 CBC

作为医护人员,他们每天都不得不迎来一些患者病情的突然恶化和死亡,他们不得不接受这惨痛的现实。斯库塔说:“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们了。呆在家里,戴上口罩,如果有资格的话就接种疫苗。我们都精疲力尽,我不知道我的心会承受多大的痛苦。”

在赞美之外,是加拿大医护人员的辛劳疲惫甚至是恐惧悲伤,在一线,他们是坚强的守护者,在社区和家庭,他们可能是一个个和你我一样脆弱的人,在这个属于他们的五月,请不吝给他们送去最深切的关心和感谢。积极参与疫苗接种、遵守各项社交规定,让疫情在加拿大尽快结束,这或许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能对医护人员做出的最大的支持。致敬,不仅仅在心里,更在于行动!

 

图源The  Global and Mail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1288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护士劫:受尽折磨而死的加拿大华裔女护士 以及她那些几近崩溃的同行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