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历史 / 正文

脱一次民国法治的底裤

 

 

 

授权自zhihu.com/question/39125277/answer/338944960

 

民国第一女刺客,《一代宗师》里宫二的原型之一,施剑翘。

 

她本是大家闺秀,父亲施从滨是奉系第二军军长。

 

二十岁那年直奉大战,父亲战败投降被俘,却被孙传芳因私仇斩首示众,暴尸三天三夜。

她先是将报仇的希望寄托于父亲的养子施中诚身上。

不曾想,随着仕途高升,施中诚早已将当日在灵堂前立誓报仇之事置诸脑后,还反过来劝施剑翘也打消复仇的念头。

失望之余,个性刚烈的施剑翘写信与施中诚断绝兄妹关系,从此多年没有联系。

1928年,施剑翘决定嫁给一直追求自己的施靖公,唯一的条件就是,帮她报仇。

婚后,丈夫当上了旅长,却对报仇之事无动于衷。

1935年初,施剑翘再次要求丈夫履行诺言为父报仇,遭到拒绝后,彻底失望的她带着两个儿子不辞而别。

堂兄怯懦,丈夫退缩,这一次施剑翘决定不再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她解开自己的缠足,开始练习枪法,并四处暗访孙传芳行踪,为行刺做准备。

 

施剑翘提前准备好的传单

 

此时,传来孙传芳兵败寓居天津的消息,施剑翘感到机会来了,离开太原前往天津。

到了1935年9月,刚好是父亲十周年忌日,施剑翘到观音寺为父亲烧纸念经。恰好在此她从和尚的口里了解到,孙传芳自下野后皈依佛门,每周三都到“居士林”念经。

用几个月时间安置好母亲和孩子,写好几封遗书和《告国民书》,又花了4元钱买了个小油印机,印了60多张传单。

施剑翘化名“董慧”混进了居士林。

11月13日下午,当一位身披袈裟、年约50岁、留着光头的人走进了佛堂,施剑翘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她走到端坐念经的孙传芳背后,默默地在大衣的口袋打开了手枪的保险,然后冷静地抽出来对准孙传芳的右耳根,一击即中。

孙传芳应声倒在椅子扶手,施剑翘怕他不死,又在他后脑与后背补上两枪。

整整十年,大仇得报,一切都结束了。

施剑翘将早已准备好的传单抛向人群,大声宣布自己的姓名及行刺目的,之后镇定地拨通了警局的电话,投案自首。

 

 

消息传出后,震惊全国。

社会各界纷纷声援,并呼吁国民政府释放或特敕施剑翘。

孙传芳的老对手,此时已是国民政府委员的冯玉祥也联合司法院八个元老共同给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写了一封信,要求特赦施剑翘。

法庭上,施剑翘讲述了自己的复仇历程,并说:

“父亲如果战死在两军阵前,我不能拿孙传芳做仇人。他残杀俘虏,死后悬头,我才与他不共戴天。”

11个月后,施剑翘被特赦,无罪释放。

 

 

她一直活到了解放后1979年,终年74岁。

多提一句,无罪释放后,施剑翘就和哥哥施中诚恢复了关系。

但她至死都不愿再见丈夫一面。

施女侠的一生:“呵,男人”。

老王:民国军阀林立,法难伸张,冯玉祥为啥要帮施剑翘,因为施从滨家里人和他熟。

反着来说,真有法,施剑翘也大可不必自己动手。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20047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脱一次民国法治的底裤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