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体育 / 正文

教练死了 美国30年间数百名奥运少女被性侵的黑洞又堵上了?

01/名教练自杀

2月25日,美国各大媒体报道了一条新闻:前体操教练约翰·格德特(John Geddert)自杀身亡。他曾带领美国女队在2012年奥运会上夺得金牌。格德特的死讯由密歇根州总检察长召开新闻发布会确认;也是同一个检察长,在几个小时前刚刚指控这位著名教练犯有24项儿童性侵犯和贩卖人口罪,半天后,新闻就沉了下去,然而它掀开的伤疤,跟5年前一样新鲜。

2016年,美国体育史上最大的性丑闻爆发,受害者是曾经在格德特手下受训的数百名女孩子们。

 约翰·格德特(John Geddert)图源: 纽约时报

 

已经成年的她们或许希望能回到过去,帮助幼小的自己对抗两个狩猎者,一个是自杀的疑似从犯格德特,另一个是主犯:被判坐牢175年的“奥运医生”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

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图源 :CBS

 

02/美国体育史上最大性丑闻

 

拉里·纳萨尔今年58岁,曾与美国体操协会合作二十多年,在入狱前是最受欢迎的体育医生之一。

纳萨尔称自己是一个“出色的医生”。大家都这么说。那些被送到他那里的小女孩,被告知这是一种荣誉。父母相信,因为艰苦训练而受伤的女儿,在纳萨尔的妙手医治之下,将来会进军奥运。

后来人们知道了,他们信任的医生有另一个身份:“体育史上最成功的恋童癖”。从业三十多年来,他侵犯虐待了数百名体操女运动员,涉及十几位获得奥运奖牌的体操运动员,跨越三代人。

受害者中有一些最著名的女运动员,包括三届世界体操冠军西蒙娜·拜尔斯。性虐待和女孩子们如影随形,在训练中心,在奥运会上,在国际比赛中。

刚刚自杀的教练格德特包庇纳萨尔。如果在1997年,当第一份投诉浮现时他就开始调查的话,或许他不至于身败名裂,而数百名女孩子不会被伤害。

只有在10年之后的2016年,纳萨尔才被公开调查。第一个提出刑事指控的受害者是拉夏尔·登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

拉夏尔·登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 图源:ABC

 

16年前,15岁的她因为练体操扭了腰向“奥运医生”寻求治疗而被侵犯。纳萨尔给少女盖上床单,将手伸进她的胸罩和短裤里。

拉夏尔的勇敢鼓励了其他的受害女性站出来提供详尽的证据。

200名以上受害者为审判公开提供证词。长期雇佣纳萨尔的密歇根大学和332名受害者达成5亿美元的赔偿协议。

2017年,纳萨尔认罪。

2018年,在历时9天的审判会上,已成年的前体操女运动员一个接一个发表受害者声明,描述了被创伤和耻辱压垮的生活。那些害羞的小女孩通过体操运动短暂地找到了自信,日后却变成了自卑的青少年和成年人,因为那个本应帮助她们的男人,一次又一次猥亵她们。

她们要求法官对纳萨尔处以最高刑罚,理由是,“一个小女孩值多少?”回答是,“每一个都价值连城。”

女法官罗斯玛丽·阿奎利纳在宣读175年最高刑期判决的时候,无法掩饰嫌恶之情。她盯着纳萨尔说,“你现在不是医生了。”

“我刚刚签署了你的死刑令。”

 

03/医生侵犯未成年女运动员

纳萨尔长得人畜无害,小小的眼睛,看上去善良而呆板,甚至有点笨拙。在日常生活中,他会帮邻居铲雪,会在有人需要紧急医疗服务时,鞋也不穿冲上大街,被亲友形容为“愿意为任何人做任何事情”。

他们不能预见,警方后来从纳萨尔家中搜到了37000张儿童色情图片和视频,张张“硬核”,说明纳萨尔是个极为沉迷的恋童癖。

恋童癖去了一个满是小女孩而缺乏监控的空间里,深受爱戴的医生在一个权威的地位上,以医学治疗的名义,实施隐蔽的侵害。

多年以后,女运动员们接受记者的采访,回忆起令她们受伤的一个个细节。当年她们大多数人在18岁以下,其中一个只有9岁。

杰米·丹茨舍尔说:“他会把他的手指在我体内,并左右移动我的腿。他会告诉我,这是流行的治疗,能缓解我的背疼。我当时不是13岁,就是14岁。”

杰西卡·霍华德说:“我那时15岁,有非常严重的臀部问题。美国体操协会建议我找纳萨尔医生。他开始给我按摩,要求我不穿任何内衣。然后,他继续进入越来私密的地方。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很难说出口,因为他是一个非常高调的医生。我很幸运接受他的治疗。我当时想,如果他的治疗有帮助,那我愿意接受。”

女孩子们讨论医生“奇怪”的触摸举动,然后互相安慰,不想抱怨,至少纳萨尔态度很温和。

在一个教练经常吼叫的高压环境里,纳萨尔懂得给女孩子们甜头。在严苛的训练之余,他治疗她们的伤病,跟筋疲力尽的她们聊天,为她们偷运糖果,把手机借给她们,从国际比赛中带回礼物,就这样成为女孩子们的“朋友”、“知己”、“守护天使”、“敬畏上帝的天主教徒”。

纳萨尔就这样在办公室里侵犯年轻女孩,而她们的父亲却在一旁看着,毫不知情。他在人潮涌动的繁忙训练房里,把手伸到毯子下猥亵精英运动员,即使是一个偏执的父母也没有警惕之心,因为女儿就在几米远的地方。母亲们可能会有一闪而过的怀疑时,然后安心地认为,没有坏男人会在她们眼皮底下作恶。

一位体操运动员的母亲反省,“就像那个故事,皇帝的新衣,一个小孩子最后说:‘难道没有人知道皇帝没有穿衣服吗?’”

现年37岁的特丽妮娅·冈扎尔6岁开始训练,9岁开始接受纳萨尔的治疗,和纳萨尔培养了“家人”一般的关系。

90年代末,一位体操运动员来找特丽妮娅,说拉里用手指插入了她的身体。她认为事情不对。特丽妮娅说,“他经常这样对我,你不是唯一的一个,别担心,没事。”她浑然不知,还很高兴能够安慰到同行。

在认罪前,纳萨尔曾经为自己的治疗手法辩护,说那是一种罕见的治疗背部和臀部疼痛的疗法,需要按摩阴道内的区域。

特丽妮娅的律师估计,她被猥亵了856次。在庭审的时候,特丽妮娅问坐在被告席上的医生:“你做过了什么?”本来一直面无表情的纳萨尔开始发抖,然后哭泣。

 

04/机构和个人的包庇

纳萨尔的个人欺骗性诚然很强,他的光环足够耀眼,但是,如果没有其他人和机构的庇护,他不可能只手遮天。

在纳萨尔2018年的量刑听证会上,几名受害者指控教练格德特为纳萨尔提供了便利,对虐待行为视而不见。此后美国体操协会暂停了格德特的职务,他也立即宣布退休。

前体操运动员莎拉·克莱因接受格德特指导长达10年。在格德特自杀的消息披露之前,克莱因描述了格德特和纳萨尔两人之间的共生关系。她表示,两人狼狈为奸,少了任何一个人,“连续性侵孩子三十多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但是问题不止于个人的过失。2017年1月,18名女性对美国体操协会、密歇根大学和有关体操俱乐部提起诉讼,理由是这些机构没有阻止纳萨尔的行为。这是制度性的失败。

 美国前体操运动员  从左至右为 Jamie Dantzscher, Jessica Howard and Jeanette Antolin  图源:ABC

 

奥运会金牌体操运动员西蒙娜·拜尔斯表示,美国体操协会未能保护运动员们,“你们只有一份工作,就是保护我们,你们却没有做到!”

2018年秋天,媒体把499名已知受害者描述为“打破沉默”的一群,尽管事实上,她们从来没有特别沉默过。

在持续的虐待过程中,成年女性和女孩向每一个权威机构报告。她们告诉了自己的父母、体操教练、跑步教练、垒球教练。她们告诉了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警察和当地的警察。她们告诉了医生和心理学家。她们一再告诉美国体操协会,只是一直被忽视。是什么促使教练和管理者保护纳萨尔?他用什么魔法让自己从一次次的投诉中脱身?

在外人看来,这些问题很费解,但对于那些更了解竞技体育的人来说,太容易解释了。

作家琼·瑞安说:“除了体操,没有其他运动项目会发生这种情况。”她在1995年出版的《漂亮盒子里的小女孩》一书,讲述了体操对女孩和年轻女性的身体和心理伤害。“这些女孩从小就被培养否认自己的习惯。你的膝盖疼?你在偷懒。你饿了?不,你又胖又贪婪。她们被训练成怀疑自己的感觉。”

因此她们在受侵犯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且女孩子们都有一个奥运的梦想。教练和医生答应她们,如果听话,好好训练,好好治疗,那么她们就会成为伟大的运动员。

虐待者是受人尊敬的教练和医生,没有人可以玷污他们的名誉。投诉的运动员担心受到排斥,被列入黑名单。有人嘲笑她们是“酸葡萄”心理,因为当中的一些人没有赢过奖牌。

美国体操协会长期以来一直对性虐待投诉保持沉默或淡化的态度,屡次保护教练和官员,牺牲运动员的利益,因为他们不想吓跑赞助商,不敢拿一堆奥运奖牌冒险。

纳萨尔的审判,让人们看到了体育界重成绩轻保护、重奖牌轻道德的心态,而这也是体操界长期以来所关注的问题。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直到最后审判一周,与之前体育界其他地方的性侵丑闻相比,媒体对纳萨尔案的关注度如此之低。

美国体操协会这个最强大的奥运组织之一,名声扫地。高级官员被指控处理不当性虐举报不力,美国奥委会取消了协会的认证,前主席被逮捕。38家律师事务所代表的数百名指控者起诉了这个组织。

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迫于压力辞职,美国体操协会也有多名官员辞职。但鉴于美国奥委会甚至没有人愿意来参加纳萨尔的审判,很多人都在质疑官员们对改变文化的真正决心。

早在纳萨尔被捕之前,美国体操协会就因其处理性虐待投诉不力而面临批评。其中运动员投诉一名教练威廉·麦凯布,称他在“强奸别人之前”应该被关起来,但当时协会并没有采取行动。直到7年后,一名体操运动员的母亲打电话给美国联邦调查局,麦凯比才因性侵体操运动员而被判处30年监禁。

马文·夏普在2010年被评为美国体操协会年度最佳女教练,而第二年就被投诉。体操协会并没有向警方报告,直到四年后,又接到了另一起投诉,夏普因面临猥亵儿童的指控入狱后,在狱中自杀。

种种现象说明,虐待运动员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2018年,由前奥运金牌得主南希·霍格海德·玛卡担任主席的“冠军女性”组织向美国国会发出了一封由数百名精英运动员签名的信件,要求通过保护年轻运动员免受性侵的法律。

信中写道,“研究表明,越是精英运动员,越容易受到自己随行人员的性虐待。为了填补法律保护方面的空白,立法是必要的。”

那些有长期运动经验的人并不想冒风险。詹妮弗·塞伊是1986年美国全国冠军,也是七次国家体操队成员。她非常清楚这项运动中的性虐待问题。

当记者问她,“你会允许女儿参加职业运动吗?”她回答说,“不会,我认为童年时最好还是做个孩子。”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guardian.com/sport/2018/jan/26/larry-nassar-abuse-gymnasts-scandal-culture

https://www.cbsnews.com/news/former-team-usa-gymnasts-describe-doctors-alleged-sexual-abuse-60-minutes-2019-08-09/

https://www.thecut.com/2018/11/how-did-larry-nassar-deceive-so-many-for-so-long.html

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culture-desk/the-victims-of-larry-nassar-who-dared-to-come-forward-first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sports/olympics/2018/01/24/navratilova-louganis-mendoza-hogshead-push-congress-protect-youth-athletes/1063719001/

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culture-desk/the-victims-of-larry-nassar-who-dared-to-come-forward-first

-END-

 

本文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意见她乡出品,欢迎转发

 

 

作者|帆子责编|林伯宴

平台|她乡LaChic

I D |chicvancouver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0815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教练死了 美国30年间数百名奥运少女被性侵的黑洞又堵上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