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历史 / 正文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1918年3月到1920年3月间,历时2年,人类经历了一场大瘟疫,5亿人受到感染(约占当时世界人分三分之一),大约有5000万到1亿人因此不幸丧生。

制造祸端的,不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天花或鼠疫,而是我们十分熟悉,甚至经常会接触的流行性感冒。

小小的流感,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杀伤力,为什么会夺走这么多的生命?后来它又是如何结束的?

1.流感起源

1918年,人类正面临着两场战争。

一场是历史上首次全球卷入的世界大战;另一场是悄无声息来临的,更为令人恐惧的人与微生物之间的战争。

一战打了四年,重机枪的使用改变了战争的方式。以前打仗的时候,大家可以排排队拿枪互射,可以成群结队向前冲;但是在一战中,照这种老传统干的英法士兵发现,他们完全被躲在堑壕后面的德国人割了韭菜。

英法损失很惨重,再也不敢乱冲了,老老实实挖好壕沟,跟对面沟里的德国人友好地对望,过节时还搞搞联欢。大洋对面忙着卖军火放高利贷的美国,觉得新科大佬出场改变世界的时候到了,刚好又逮到德国人跟后院的小墨勾勾搭搭,于是就趁机宣布参战。

从1917年开始,美国大兵逆着当年祖先们远渡重洋的路线,杀向了欧洲大陆。祖先们当年是带着天花来的美洲,咱现在也不能空着手回去呀。流感病毒无意中随着参战的美军流向了欧洲,比重机枪更为有力地改变了战场的局势。

倒也不能说,美国就是那次大流感的起源点,这一点目前没有确定的结论。但是最早发现病例并记录下来的,确实是在美国的堪萨斯州。

1918年1月份,堪萨斯州的哈斯克尔地区一位乡村医生劳瑞·迈纳,发现当地出现一种流行病,仅在一天之内,18人患病,3人死亡。迈纳医生向卫生官员写了报告,发出警告,但并没有引起重视。

病情很快传染到了军营,1918年3月4日,堪萨斯州的芬斯顿军营(这个军营的士兵,正好有不少来自哈斯克尔)出现了第一个病例。病情很快扩散,数周时间里,这个军营里多人感染,其中200人继发肺炎,60人死亡。

但大家还是不太重视这件事,毕竟感冒是常有的事。更何况是在战争时期,大家都拿命在厮杀,一点小感冒哪里好意思说啥。

于是随着士兵们的流动,流感便从芬斯顿军营流向了美国各地,流向了欧洲。

2.横行沙场

疫情来到欧洲后,美英法士兵病倒了一片。对面不明真相的德国人,发现美国加入后,对手反而变弱鸡了。于是德国将军鲁登道夫连连发动攻势,连战连捷。可是,就在鲁将军准备发动第三次攻势,奠定胜局的时候,德国人也患上了感冒,士兵们每天病倒2000多人,士气非常低落,想打也打不动。这时候,英美法三国的士兵感冒好了,趁机反推了一波,把德国人给推倒了。

流感加速了德国的失败,但也让协约国付出了极为沉重的代价。美国兵前前后后感冒了100万人,英国兵病倒了120万(王叶英《1918年大流感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影响》),大量的士兵病死。

一位叫沃恩的美国随军医生在笔记里写道:

“我看到数百名身穿制服的年轻、强壮的男子按10人或更多人一组来到医院的病房。他们被安置在婴儿床上,直到每张床都睡满了人,还有其他人挤进去。他们的脸色青紫,痛苦地咳嗽,然后咯出了带血的痰。早上,尸体像薪柴一样堆积在太平间周围。”

这种情况当时是常见的,士兵们死在前线医院里,死在运兵船上,死在后方的医院里,在人仰马翻的特殊时期里,只能得到有限的救治,或无法得到救治……前面那篇文章《飞虎队往事》里的那位指挥官陈纳德,当年入伍后也患了流感。

他的同伴看他已经不行了,就给了他一瓶威士忌,让他喝两杯再上路。没想到陈纳德命大,喝了一晚上酒之后,第二天竟然好了。所以后来他就特别爱喝威士忌。此处利好茅台。

受害的当然不止是军人,平民很快也受到了影响。美军有休假制度,病毒便随着休假的士兵旅行到全国各地。欧洲百姓很快也受到感染,然后随着他们的商船来到印度和上海,印度和中国也被流感侵袭。

流感分成三波。第一波从1918年3月持续到7月。这一波比较温和,死亡率不太高。夏天到来时,大家感觉都没事了。然而,随着秋冬的到来,病毒发动了凶残的第二波攻势,一下子夺走了数千万人的性命。这一波肆虐,直接让美国人1918年的人均寿命下降12岁,下跌到39岁。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德国人被推倒后,巨头们齐集巴黎,讨论如何分赃。会没开多久,人就病了不少,当时的美国总统威尔逊被感冒击倒。由于当年没有直升机可以接送去医院,服务体验不太好,假新闻又特别多,感冒了还得遮遮掩掩。

威总有点沮丧,没有精神去力争盟主之位,维护好江湖秩序。结果以法国等几个小头目,分赃分得特别上头。日本趁机想吞下山东,法国人则是对德国往死里敲竹竿,逼得它没法不跳起来再干一场。丘吉尔后来说,二战的种子在巴黎和会上就已经埋好了。

第三波大流行同样发生在冬季,那是在1919年,一直持续到1920年3月,凶残的程度介于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这也是为啥之前,大家都特别担心新冠会在秋冬复发的原因。

3.祸及平民

士兵感染和死亡的,实际上只是小头,真正的大头在平民。

美国是发达国家,又远离战场,因此有相对准确的统计数据,它大约有60万人死于流感。英国死亡人数大约22.5万。整个欧洲大约是230万。非洲和南美同样有数百万人丧生。真正严重的是印度,据估计,大约有2000万人死亡。

越是落后的地区,疫情就越严重,数据也越模糊。即使同样在美国,印第安人的落部死亡率也会特别高。有时候,甚至整个部落的人全军覆没。他们被掩埋在阿拉斯加的冻土里,几十年后,研究人员仍能够从他们的遗体上提取当年病毒的样本。

中国的情况同样无法估计,看一看1918年10月,《申报》描述对浙江绍兴上虞地区疫情的描述:

“一村之中,十室九家,一家之中,十人九死,贫苦之家,最居多数。哭声向应,惨不忍睹,盖自发现是疫以来,死亡之数已占百分之十,棺木石板,所售一空,枕尸待装,不知其数。”

流感从上海、浙江、云南、广东,慢慢蔓延到全国。在当时军阀割据,卫生和各方面条件十分落后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统计。

像这样无法精确统计,甚至无法估计的情况,在当时全世界范围内是十分普遍的。因此,关于那一次大流感死亡的人数,只有一个大概的范围,而没有精确的数据。

4.千年难题

流感从古代开始,就不时侵袭人类。

公元前430年,由于大批难民拥入,雅典发生过一场持续3年的瘟疫,造成多人死亡,三分之一的士兵丧命。从当时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记录的情况(发热、打喷嚏、咳嗽等等)看,就非常像是流感。

1675年11月到12月间,伦敦爆发流感,每周有数十人到上百人死亡。

17到19世纪年间,每个世纪中,都会有3到5次流感大流行。其中最近一次是在1889年,主要发生在欧洲和美国。

但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次导致这么巨大的灾难。现在看来,大概可能有几个原因:

1.人口全球性流动。与以往不同,20世纪初,人类有本事大规模全球迁移了,而战争加剧了这种流动。病毒见了,自然是心头一喜。本来只能在局部地区发展的,现在却可以全球开展业务。这一点,也是以后每一次流行病我们要面对的问题。

2.缺少防疫知识与能力。我们已经在去年见证了,想要阻断流行病,需要有强悍的组织,有充足的常识和全民的配合。这样的条件,在1918年的世界很少具备。一些城市能够实行部分防疫措施,比如要求戴口罩,禁止吐口水,疏散公共场合的人群等等。但是,如果无法所有人一起行动,严格控制人口流动,有些人防有些人又不爱防,这些努力基本只能打了水漂。

3.战时的匮乏与混乱,进一步削弱了人们的防疫能力。战争时期,大家饭都吃不饱,没有体力对抗病毒。又不能指望别人帮忙,政府的钱要拿去买枪,不能拿来买口罩。1918年9月,为了发行战争债券,集资打仗,费城还举行了一场盛大而热烈的油行。确实筹到了不少钱,但随后整个城市的卫生系统就崩溃了,大约1.2万人在流感中丧生。

4.医学跟不上。那时候还没有抗生素,流感继发的肺炎和各种细菌感染,没有治疗的方法。

5.病毒变异。那年的病毒进化为变态强的品种,有人认为跟禽流感病毒有关,有些人挖出法国士兵跟猪啊,鸡啊等的合照,认为是从动物身上感染来的。

此外,一些人认为,1918年的病毒会激发人体免疫系统的过度反应,产生“细胞因子风暴”。免疫系统四处出动,一番凶猛地操作,把主人和病毒一起干掉了。因此,感染的人从病发到死亡只有极短的时间。而且免疫力强的年轻人,死亡率反而越高。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当然,老年人死亡率比年轻人低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他们经历过1889年那一次了,身体多少有些免疫力。

5.发现病毒

事实上,1918年人们还不知道什么是病毒,只认识了细菌。所以,当时人们根本就不知道致病的原因是什么。

由于在患者身上找到好几种细菌,因此,一开始认为是细菌导致的。

当时,日本有个叫山之内的教授,设计了一种过滤器,确定能够过滤掉所有细菌。然后,找了52个志愿者,一半的人直接吸入流感患者的痰液,另一半则吸入用过滤器滤掉细菌后的痰液。结果,52个人全部得了流感。

这就证明了,不是细菌的锅。

美国一看,惊呼牛逼。也照做了一次试验,不过拿的不是活人,而是兔子。兔子们也不能幸免,AB组全都得了流感。医学界蒙逼了,致病的原因找不到……

一直到1939年,人类发明了电子显微镜,第一次看到了病毒的样子。它们个头大概只有细胞的二十分之一,山之内的过滤器当然过滤不掉它们。

流感病毒大概长这样: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一个几乎空心的球,外面扎着一圈小辫子。是不是感觉还挺可爱的?

细胞们也是这么想的。当一个流感病毒被你吸进去后,它们会贴在细胞身上卖萌,骗细胞把它吸收进去。吸收进去后,这个细胞就被它控制了。

这货自己结构非常简单,只有一段用来记录遗传信息的RNA或DNA,和一个蛋白质外壳(就是那个球),自己不会吃喝拉撒,也不会生娃。进入细胞之后,它就开始控制着细胞,一次给它生出一百万个娃来。

这一百万个娃,像蒲公英的绒毛一样,长在被控制的细胞外边。在里头的病毒再一倒腾(类似于吹口气),它的一百万个娃就可以从细胞身上松开,自由起飞,去感染别的细胞或别的人。

当然,被感染的那个细胞也就死掉了。

有时候,两个病毒,甚至不同的病毒,侵入同一个细胞,一起生娃。它们的娃就可能拥有一些特别变态的特质。1918年那一次的就可能有,就是上一节第5点所说的,有人认为1918年的病毒,可能有人流感与禽流感结合的成分。

6.结束原因

那大流感到底是怎么结束的?

无声无息,自己突然结束的。正如没有人知道病毒怎么来的,最后也不知道它们怎么突然就走了。

1920年3月过后,不再有大规模病例的发生。只是留在人们身上的创伤,永远难以平息。

当然,这只是表面,流感病毒,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它们看起来消失了,也绝不是无缘无故。

去年4月时,英国首相约翰逊建议英国要不来个全民免疫?大家都得过一次,不就不会再得了嘛。当时引起不小的争论……可能现在还会有一些人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吧。其实全民免疫这件事,正是1918年到1920年所发生的事。

代价是5000万到1亿的生命。

不过现在我们有疫苗,不用再拿命去支付了。大家都打上疫苗,就可以不必大家都病一次,也实现全民免疫。从去年底疫苗量产的时候开始,我就相信新冠的问题基本可以解决。

1918年,一方面是全民免疫了,另一方面,病毒自己也在适应形势。

病毒入侵人类,并不是真想把人类弄死。它们要的是蛋白质,和繁衍生息的温床。把人弄死,是意外的结果,也是双输的结果。跟人类共存,才是病毒们理想的结局。

每个病毒的那一百万个娃,虽然有九十九万跟它妈一模一样,但是,总会有一些在复制中出错,发生变异。变异以后,有的变成废物,有的变得异常凶残,有的却变得温和。

那些变得凶残的后代,由于出手太重,还没来得及传播出去,就弄死了宿主,然后自己也一同升了天。

反而那些温和的病毒,没有把宿主折腾得太惨,不惊扰免疫系统,在人类身上慢慢赢得了永久居留权。经过数十万年的进化之后,一些病毒甚至成为人体的一部分,不显山不露水。甚至还被良民化,帮人体干点活,拿到正规编制呢。

1918年的流感病毒,经过一场惨烈的血战,有的已经与人类共毁。有的则在人身上悄悄潜伏了下来,继续寻找与人类永久共存的可能性。它们的后代,不时发生变异,有时候蠢蠢欲动,试图让灾难卷土重来。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190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1918年,那场夺走5000万生命的大流感是如何结束的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