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加拿大全民基本收入法案一读通过,每月可领2000?

近日,自由党议员朱莉·德泽尔维奇(Julie Dzerowicz)表示,她所推动的基本收入法案受到了党内同僚的支持,其中包括一些内阁部长

2月22日,她提出了一项C-273法案,该法案呼吁联邦财政部长研究基本收入保障模式,并制定一项全国性战略,以评估加拿大如何实施该计划。

“我想要告诉你们,我清楚有些内阁部长非常支持基本收入政策,”德泽尔维奇说,有“一大批”自由党议员支持这一想法。“具体人数我目前还不能透露,但确实有不少。”

2020年12月份,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曾表示,他还不急于支持基本收入。政府仍将公布承诺的新国家项目的细节,如儿童保育系统。他曾表示:“基本收入计划并不是我们将要前进的道路。”

德泽尔维奇说,现实中工作的变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她还指出,越来越多的工人转向零工经济,使得临时短期工作变得越来越普遍未来的工作保障也正受到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的威胁

德泽尔维奇表示:“已有大量有力的信息支持基本收入的有效性,但关于提供基本收入的最佳方式和模式的信息则较少。”

反对的声音

自由党议员安妮·库特拉基斯(Annie Koutrakis)也表示,如果要说从这场COVID-19大流行中学到什么,那就是有必要构建一个基本收入计划。

德泽尔维奇称她的法案是加拿大第一个关于保证基本收入的立法提案,但是一些批评人士说,人们现在需要的是切实的帮助,而不是更多的研究

但新民主党议员利亚·加扎(Leah Gazan)则表示,该法案存在一个“危险的”缺陷,因为它可能导致重要的社会援助项目被削减和取代

加扎是新民主党儿童、家庭和社会发展的批评者,她还表示,之前已经完成一部分相关福利保障的政策,而该法案是在做重复工作。

“这又是一个试点项目,”2月24日,温尼伯中心的议员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不是一项战略,也不是一项将实施的战略项目,仅仅是另一项评估实施战略的研究。”

C-273法案中让她感到震惊的部分是一项条款,规定对每个基本收入模型进行测试,收集数据和分析,以衡量其对政府的影响。该法案指出,这应该包括审查“项目和服务提供模式的效率、灵活性、成本、连续性和响应性”,以及“有保障的基本收入项目在降低或取代现有社会项目的复杂性、减轻贫困和支持经济增长方面的潜力”。

对此,加扎表示,必须扩大现有的社会项目,使其更具包容性,而不是用新的项目完全取代。她说,任何基本收入项目都必须在现有和未来的政府服务之外实施。

“我们承担不起削减社会保障网络的代价,”加扎说。“否则,人们将有可能变得更穷。”

疫情期间基本收入民调数据

据悉,加拿大政府曾于2017年在安省Hamilton、Lindsay、Thunder Bay这三个城市实施基本收入试点项目,但该项目于2018年被保守党政府终止。

2020年6月份,加拿大政府为国民提供CERB时,便有人提出可将CERB变成全民福利,但加拿大政府拒绝了这个提议

而当时则有一民调显示, 有60%的受访者支持加拿大实行全民基本收入

2020年6月,民调机构安格斯列特(Angus Reid Institute)的调查数据显示,超过60%的加拿大人赞成将CERB转变成每年1-3万加元的基本收入。

那么基本收入项目的成本由谁来买单呢?有6成受访者表示,支持由高收入人群来承担发放基本收入这笔庞大的开支

并且令人惊讶的是,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访者(36%)表示,他们愿意支付更多税款来支持这个提议

加拿大人还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是,基本收入项目的出现是否会降低部分人的工作意欲。

调查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基本收入计划会使加拿大不太愿意工作,但也有45%的人并不同意这种想法。

此外,人们对基本收入是否耗资过大和加拿大政府能否负担得起也存在分歧,有54%的人表示负担不起,而48%的人认为负担得起。

安格斯列特民调还发现,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选民都“压倒性”地支持全民基本收入

调查显示,自由党和新民主党的支持者大半支持基本收入的概念,上述两大党的选民中至少有75%是支持的。

旧想法的新助力

基本收入这个概念可以追溯到500年前,它基于这样一种理念:即与惩罚个人相比,向生活贫困的人提供资金将是一种更有效的预防犯罪的方式

2月25日,在与绿党领袖安娜米·保罗(Annamie Paul)讨论基本收入保障问题时,参议员金·佩特(Kim Pate)谈到贫困与犯罪之间的联系时说:“(在基本收入保障制度下)刑事法律系统和医疗保健系统的成本节省是巨大的。”

对70年代“Mincome”项目的分析发现,在曼尼托巴省多芬地区,那些收到基本收入补助支票的人中住院率下降了。

已故参议员戴维·克罗尔(David Croll)将贫困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社会问题”,并提出了一种基本收入模型,作为缓解贫困的潜在工具,此后,基本收入的概念在联邦政府层面流传了大约50年。

2月25日,倡导支持全民基本收入的非营利组织——UBI Works创始人,弗洛伊德·马里内斯库(Floyd Marinescu),在泽罗维奇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基本收入模型需要在现实生活中进行研究,不仅要研究它们对受助者的影响,还要研究它们对更广泛的社区的影响。

他认为从目前来看,大流行的经济复苏过程是“不平衡的”,而且会产生两极分化

“每一次危机都是一种趋势,并且是被加剧的。而本次COVID-19大流行向我们展示了:技术进步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可能仅需要5到10年,这使一些人受益,但伤害了许多人。”

根据国家贫困咨询委员会(NACP)的一份新报告,多达九分之一的加拿大人经历过贫困。尽管有这样的统计数据,一些人仍然因潜在的基本收入计划的前期成本而对此犹豫不决。

议会预算官员的一项分析发现,以安大略废弃的基本收入试点项目为模型模拟的联邦基本收入项目,在第一年将花费760亿加元,之后将稳定在每年440亿加元

而政府数据显示,疫情大流行期间,加拿大税收署(Canada Revenue Agency)和就业保险系统(Employment Insurance system)通过两个项目双管齐下,从2020年3月15日至10月3日期间,向890万人共发放了高达816亿加元的补助金

而这个联邦政府实施的每月2000加元的加拿大应急救济金(CERB)项目,作为向生活突然受到COVID-19影响的加拿大人提供资金的一种手段,则有可能成为加拿大导入基本收入政策的一股新助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草莓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4005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全民基本收入法案一读通过,每月可领2000?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