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国家邮报心痛发文:为何加拿大干啥啥不行?

编者按:本文内容如实编译自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原标题《From vaccines to pipelines to clean water on reserves, why Canada can”t seem to get anything done》。
 

加拿大有无数让人们引以为豪的地方。加拿大人热爱冰上运动,喜欢有序排队,支持议会君主立宪制。但是最近的一系列迹象表明,这个国家似乎走上了下坡路。

2018年,加拿大从全球最负盛名国家榜跌落神坛。益普索(Ipsos)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有52%的加拿大人认为我们的社会“崩溃了”。到2020年底,爱德曼(Edelman)的一份报告显示,近半数加拿大人不信任政府、私营部门或非营利组织。

图源:网络

 

如今,虽然采取了一系列应对COVID-19大流行的封锁措施,加拿大的疫情仍比其他处于同等财富和地位的国家长了6个月。单单就疫苗的第一针注射的人口总数,加拿大现排名世界第40位。

COVID-19疫情凸显了这样一个事实:加拿大不仅在公共卫生等常见痛点上面临失败,甚至越来越无法管理本应很容易实现的事。

作为一个能源超级大国,加拿大甚至无法建造大坝或输油管道;这里的原住民还在为获得干净的饮用水苦苦挣扎;一个自称是世界事务中的“诚实代理”,却无法让他国领导人回个电话。

如今,加拿大似乎已沦落到一事无成的尴尬境地

军事采购

多亏近80年来世界相对和平,使得加拿大在军备力量上的持续失败只不过是一场尴尬,而没有成为一场国家灾难。

加拿大海军唯一的补给船是一艘粗略改装的商业船,甚至无法进入战区。

加拿大皇家空军(RCAF)早已对超出使用寿命的飞机习以为常,甚至把我们的军事承包商锻造成了修补古董飞机的佼佼者。

图源:加拿大国防部

疫情应对

 

人们普遍以为,2003年与“非典”(SARS)的角力将使加拿大在应对新冠疫情上处于优势地位。然而在COVID-19大流行的11个月中,加拿大甚至没有取得中等胜利。

这里的疗养院死于这种疾病的人数世界最高;这里的负债速度比任何国家都要快;而且加拿大已经成为环太平洋地区最致命的疫情国之一。

美国每天为160万人接种疫苗时,加拿大的疫苗交货延期使得几周时间内只有不到3%的国民打上了第一针疫苗。

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12个月会发生什么,但可以合理推断的是,加拿大的政策失误最终将导致更多的死亡人数和更高的政府债务。

输油管道

 

加拿大无法建造通往BC省北部的输油管道,甚至已经建造了一半的管道也无法完成。

这已成为一种加拿大特色,因为即便是同样重视环保的挪威等国家,也没有因此出现石油生产和出口能力的断崖。

图源:Google

公共交通

 

说到环保主义,加拿大在减少碳排放上的努力也经历了一段黑暗的时期。

在渥太华,耗资90亿加元的轻轨工程首次亮相便故障频发;在多伦多,庞巴迪(Bombardier)交付有轨电车时出现灾难性延期,最终二者对簿公堂;在埃德蒙顿,一条安装好的全新轻轨线完全不能工作。

即便在拥有加拿大最新、最引人注目的公交线路的温哥华,也有五分之四的城市公交线在逐年变慢。

图源:ADRIAN WYLD/CANADIAN PRESS

清洁用水

 

原住民政策方面,加拿大甚至无法实现最低的预期:确保境内原住民不必在喝水之前先把水烧开。据信,约1/6的原住民社区在用水之前需要接受用水咨询。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政府已承诺在今年结束之前结束这种境况。

然而,就像绝大多数原住民及北方事务部(Indigenous and Northern Affairs)管理的事务一样,部署工作也被繁文缛节和自上而下的管理不善所束缚,没有任何赞助或拨款来维持项目的运转。

图源: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

 

外交无能

加拿大在国际事务中从来都不是传说中的“重量级”。虽然加国也有过自己的高光时刻:促进苏联解体,营救受困伊朗的美国外交官,以及创立北约。

1957年,莱斯特·皮尔森(Lester Pearson)还因倡导和平化解苏伊士危机荣获诺贝尔奖。

图源:nationalpost.com

 

目前,加拿大有关《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重新谈判基本被搁置。此外,尽管花费了大量资源和政治资本,加拿大仍然未能确保在联合国安理会获得临时席位。

水坝问题

 

加拿大人在水力发电上拥有极强的民族自豪感。在1960年代的“寂静革命”(Quiet Revolution)时期,魁北克自由党政府就曾印制宣传海报,称该省水力发电是“通往王国的钥匙”;BC省民也不厌其烦地宣称自己的城市拥有清洁可再生能源;而这一切都得益于20世纪激进的大坝建设热潮。

而如今,但凡新的水电大坝破土动工,往往很快变成失败的代名词。在BC省北部,Site C大坝建造成本激增,还被当地土地所有者和原住民痛斥。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Muskrat Falls水力发电项目成本几乎翻了一番,并引发政府的正式调查。在曼尼托巴省,刚刚开放的Keeyask发电站延期了两年,超出预算20亿加元。

值得注意的是,加拿大许多最值得骄傲的水坝都是在过去洪水泛滥的时期修建的,如今的加拿大在水力发电中获得的收益比以往要少得多。例如,Site C大坝的发电量不到该省著名W.A.C. Bennet大坝的一半,但成本却是其两倍多。

位于BC省北部的Site C大坝。图源:CANADIAN PRESS

 

时至今日,堂堂加拿大甚至连一间破旧的房子都无法修缮。

位于萨塞克斯大道(Sussex Drive)24号的首相官邸长期以来因维护不善岌岌可危。而这一切都有着坚实的政治基础:没有一位总理想要被诟病以公共资金谋私利,因此几十年来如一日忍受着这栋摇摇欲坠的建筑,并暗自祈祷自己的家人不会因电路起火被烧死

但这座房子需要翻新是必然的,不过在估价达到将近1亿加元之后,维修计划永久中断。而这里并不是白宫,只不过是一座由一位渥太华伐木工建造的宅邸。但事到如今,不把它变成加拿大最贵的房屋,恐怕这栋房子是没法住人了。

图源:TONY CALDWELL/POSTMEDIA/FILE

 

啊说真的,加拿大,你还好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原文链接:https://nationalpost.com/news/canada/from-vaccines-to-pipelines-to-clean-water-on-reserves-why-canada-cant-seem-to-get-anything-done

作者:轩轩

责任编辑:马家辉
出品:北美报告
微信ID:Canadanews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4217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国家邮报心痛发文:为何加拿大干啥啥不行?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