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亚洲 / 正文

为什么亚洲有那么多女政治家?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斯里兰卡,一个以红茶闻名于世的南亚岛国,如何在“传统”“保守”的东方开创了首个母女共同理政的政府,让标榜“自由”“民主”的西方也为之惊叹。
 

请记住这两个女人的名字:

西丽玛沃与钱德里卡

  

斯里兰卡地理位置示意图
锡兰,这个中国史书中的“狮子国”,在1960年出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位民选女总理: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这个惊世骇俗的纪录,让实行自由选举制度的西方国家都觉得汗颜。
多年以后的1994年,时移世易,锡兰早已改名为斯里兰卡,这个南亚岛国再次为人类历史书写了一篇政治传奇——库马拉通加夫人当选总统。这位女总统的母亲正是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曾担任两任总理,父亲班达拉奈克则是斯里兰卡首任总理。库马拉通加夫人当选总统后,又请她78岁的母亲再度“出山”担任总理,母女联袂出演了一部“世界政治奇剧”。 

“我以一位妇女和母亲的身份说话”

“我将遵从我丈夫的方针和政策”

班达拉奈克夫人

 
1916年,西丽玛沃出生于锡兰康提山区一个封建贵族家庭,祖上是古代锡兰王国的大臣。英国统治时期,她的家族不仅富甲一方,而且政治影响力很大,西丽玛沃的父亲是巴兰戈特僧伽罗族的一位族长,曾任锡兰议会的参议员,地位显赫。
康提山区不仅有着抗击帝国主义侵略的光荣历史,还以锡兰传统民族歌舞闻名。西丽玛沃长期接受西方教育,又在民族文化的浸蕴中散发出现代与传统合璧之美,她自幼能歌善舞,网球打得很好,钢琴也是信手拈来、弹指成曲。
1940年,西丽玛沃同当时担任锡兰卫生与地方行政部部长的所罗门·班达拉奈克结婚。两人可谓“门当户对”,班达拉奈克也出身于贵族家庭,祖上数代为官,父亲信奉天主教,和英王爱德华五世是好友,还担任过英国驻锡兰总督的侍从武官和顾问。班达拉奈克从剑桥大学毕业回国后,就烧毁了西装,换上土布织成的民族服装,因此深受国人的尊敬。
婚后夫妻相敬如宾,家庭美满,育有两女一子。西丽玛沃在相夫教子的日常中安逸闲适,她在生活中形象简朴,只穿自己缝制的锡兰妇女传统服饰“纱丽”,常在家中佛堂坐禅静思,或在窗边手捧书卷。
班达拉奈克是位优秀的政治家,同时也是个激进的民族主义者,他建立了锡兰自由党,并于1956年当选锡兰的第三任总理。丈夫的政治活动日趋增多,作为妻子的西丽玛沃常陪同班达拉奈克出国访问并参加一些社交活动,还在多个社会组织中担任领导工作,这些历练都极大增长了她的政治经验,以及对于国内、国际形势的分析能力和洞察力。
1959年9月,班达拉奈克死于一场政治谋杀。当时的锡兰,民族矛盾激化,各政治派别纷争不断,西丽玛沃——这位新的“斯里兰卡自由党的灵魂”——身着丧服出现在人群面前,一言不发,只是哭泣。于是,人们与她一起泣不成声。
此后,西丽玛沃现身公众面前,保持着一个纯朴的母亲、温存的妻子、细心的秘书的形象,不提新的政治主张,只提已故丈夫的政治纲领,每次演说都声泪俱下,这重新激起了民众对她已故丈夫的同情和信任。很快,这头温柔的“小鹿”,俘获了善良淳朴的锡兰民众的心,为她在政治舞台打开了施展的空间。
1960年,自由党获得大选的胜利,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夫人也成了世界上第一位女总理。当选后,她说:“我的胜利是锡兰妇女的胜利,这实在是她们的一项巨大的成功。”一家西方报纸这样评论:“女权运动者们美梦成真了。然而细细思忖,不免奇怪,这竟发生在一个刚刚实行民主政治的国家,发生在妇女地位低下的亚洲。” 
 

“我要步父亲的后尘,投身政界”

“在我身上淌着政治的血”

库马拉通加夫人

 
钱德里卡·班达拉奈克,是班达拉奈克夫妇的二女儿。生在“总理之家”的她很小就对政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父亲于是着意培养,常说:“走,小妹,放下手里的功课,跟我去学习讲话。”父亲遇刺身亡时,钱德里卡年仅14岁,后来,她笃定地表达了心愿:“我要步爸爸的后尘,日后投身政界。”
20世纪60年代,钱德里卡离开祖国前往法国巴黎大学接受高等教育,获得发展经济学博士学位和政治经济学学士学位,期间学过法律。她的才学与胆识过人,除了母语僧伽罗语,还精通英语、法语,懂俄语、德语和印地语。
1972年,钱德里卡学成归国,顺理成章步入政坛,先后主管过多个地方或部门,可谓平步青云。
1978年,钱德里卡与斯里兰卡著名影星维杰耶·安坦·库马拉通加结为伉俪。维杰耶先后出演过109部电影,同时也是一个热衷于政治的人。他能言善辩,曾任学校论坛团体的负责人,后来加入自由党。1984年,自由党内部出现问题,库马拉通加夫妇退出自由党,共同创建了人民党。维杰耶充满仁爱之心,主张通过和平方式解决民族冲突,因此得罪了不少极端分子。1988年2月16日,维杰耶在寓所惨遭杀害。
之后,面对接踵而来的迫害和威胁,钱德里卡·班达拉奈克·库马拉通加夫人带着一双儿女背井离乡,旅居英国,直到1991年才重返祖国。她重新加入了母亲领导的自由党,冷静而庄重地向各界正告:“在我身上淌着政治的血。”

在父亲、母亲、丈夫“三位一体”的光环加持下,库马拉通加夫人的能言善辩、刚强果断,以及自信而富有感召力的微笑,很快使她绽放成闪亮的明星。
在1994年8月的总理选举中,库马拉通加夫人得到众多崇拜者的支持,人们把对班达拉奈克夫妇和库马拉通加的感情全部倾注到她身上。同年11月,在总统大选中,她又一举成为斯里兰卡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班达拉奈克夫人则“继承”了女儿刚获任未久的总理职位。
20世纪70年代以后,全球工业化浪潮汹涌澎湃,这些国家的制造业也融入其中,年轻女性走出家门,撑起了社会经济发展的“半边天”。政治上,妇女运动蓬勃发展,妇女地位不断提高,女性政治家一天天活跃起来,东南亚国家出现了不少女部长、女大使、女议员、女外交官、女法官、女作家、女活动家等。这片土壤正是“西丽玛沃们”得以成长的温房。
参考文献:

陈文:《东南亚、南亚为何频出女首脑》
赵晓:《国际政坛 女人称霸?》
唐均:《她从血泊中走来:记斯里兰卡总统库马拉通加夫人》
赵兴燕 王利平:《斯里兰卡共同理政的班氏母女》
庄礼伟:《亚洲政治超女现象》
郑成宏:《名门之女 渲染亚洲政治天空》
党红芳:《南亚地区女性领导人现象的社会与制度因素分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为什么亚洲有那么多女政治家?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