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战略 / 中美 / 正文

宗教狂魔与科技之光:中国为什么要救特斯拉?

2021年1月7日,特斯拉股价狂飙,每股股价超800美元,话事人马斯克身家超1900亿美元,超过贝索斯,成为新的世界首富。

2020全年,特斯拉全球一共交付了499550辆电动车,比上一年增长了36%。

其中中国上海2020年的产能,就达到了25万辆左右。

也就是说,一半特斯拉的生产是中国人搞定的。

2021年,预计特斯拉光上海工厂的产能将达到55万辆,预计到2030年,特斯拉年产量将达到500万辆。

2020年,中国人不仅帮特斯拉生产了一半电动车,还贡献了25%的销量。

马斯克曾在2020年11月发推特,说特斯拉曾经一度离破产只差一个月时间,主要原因是2017年中期到2019年中期,Model3的产量无法提升,2019年初,Model 3的季度产量还不到6.3万辆。

“那时候简直是生产和物流的地狱。”

在马斯克最痛苦的时候,中国拉了他一把,马斯克在上海开建特斯拉工厂时,真正见了世面,说上海特斯拉工厂是他:

“见过建成速度最快的建筑。”

从濒临破产到世界首富,中国凭一己之力将马斯克从悬崖边拉了回来。

前天在微信群里聊天时,有人发出马斯克登顶首富的新闻后,群里沉默良久,终于有人忍不住问:

中国为什么要救特斯拉?

2021年1月9日早上,当中国人从严寒天气中醒来时,看到一则让他们震惊不已的新闻。

还有11天任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推特账号被永久冻结!8000万粉丝瞬间灰飞烟灭。

各平台落井下石,对特朗普赶尽杀绝,脸书、油管冻结了特朗普账户或删除了部分内容,Instagram对其禁言,Snapchat不允许特朗普分享新内容,谷歌将深受特朗普支持者欢迎的Parler从安卓应用商店下架。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一长串外号里,最有名、也最让中国人费解的是“The One”,我们把他翻译成“天选之子”,代表他是红脖子深爱的新教福音派神子下凡,他代表着中底层白人利益,在2020年11月美国大选最激烈时,我们时常看到特朗普铁粉白人跪在投票站外,嘴里念念有词替特朗普祈福。

这种场面不就是有些中国人跪在寺庙外口称“南无观世音菩萨”么?特朗普这个“The One”,为了中国人更好理解,其实可以理解成“弥勒佛转世”、“观世音之子”一类。

翟东升教授说他以前去美国交流学习时,参加华盛顿政治精英演讲,台下的从政人员只要一听到特朗普的名字,就会哄堂大笑,那还是特朗普当选前,甚至那时特朗普根本没看到当选的可能,特朗普就成了精英圈的笑话,觉得特朗普粗俗滑稽,根本不敢相信他会成为自己长达四年的上司。

仿佛上海深圳某家科技公司,突然空降了一个白莲教教主来当CEO,天天表演刀枪不入,还要开坛作法,给服务器开光。

中底层白人对特朗普的态度恰恰相反,是彻头彻尾的迷信,无论东林民主党怎么攻击特朗普的私德,都对他毫无杀伤力。

一个底层宗教偶像,带着一群资深宗教分子,统治了华盛顿的精英圈四年,这是什么奇怪的历史现象?

早上蹲马桶刷抖音时,看到1995年北京的一则视频。

视频里一个年青小伙子在接受电视台采访,主持人问他新年有什么愿望。

小伙子说,他很想去美国看看,美国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有最发达的科技,最好的社会环境,他很想去美国。

1995年的美国,美国伽利略号无人驾驶飞船向木星释放了探测器,而1995年的中国,才刚刚铺通了京九铁路,中国人只能在铺好铁轨后抬起头来,仰望向太空进发的美国人。

这种心情我特别理解,我至今都记得美国第一次发射探测器到火星着陆时,我身边同事看新闻时那种瞠目结舌的表情,他说:

美国真是伟大啊,我们上了火星,都成火星世界眼里的外星人了。

谁能料到仅仅21年后,美国人选出了一个宗教偶像型总统,这个花花公子出身的总统,没什么文化、英语词汇量缺乏、时常在推特上拼写错单词、热爱出风头和高尔夫、喜欢选美、来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房地产行业,但中底层信教的白人如此爱戴他,将他视为大救星。

因为在这疾速而又漫长的21年里,全球化飞速发展,大量企业为了寻求更低成本,或者美国国内为了治理环境,迫使一家家公司搬离美国,加上廉价的墨西哥人涌入抢夺工作机会,致使美国各个小镇上大量中底层白人失业。

没有工作不仅会断绝一个人的经济来源,也会使人陷入极度空虚。

于是这些白人陷入了吸毒、酗酒、纵情声色,又毫无安全感的境地。

当这些小镇上的白人去到东西沿岸的大城市时,又遭到精英白人的鄙视,因为他们是资深福音派教徒,不会玩帆船、马术、高尔夫,穿得又土,戴一顶棒球帽就管这个叫时尚,小镇白人们得不到尊重,他们只好回到宗教的怀抱,在这里找到了归属感,并越来越狂热。

早些年,他们被称为“红脖子”,那是“光荣的劳动人民”的意思,叫这个名字时,别人眼里有一丝亲切感,现在管他们叫“红脖子”,那就是“土里土气的乡巴佬”的意思,叫这个名字时,别人眼里只有鄙薄之意。

他们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社会地位、没有未来,他们失去了人生支柱,失去了尊严,只有吗啡、冰毒、芬太尼、烈酒,以及宗教。

他们是被精英阶层忽略的底层白人世界,他们是被人贱踏的乡巴佬,当有一天特朗普在班农的辅佐下突然提到他们的名字,要为他们的利益呐喊时,他们就忍不住激动得哇哇大叫,管特朗普叫“The One”,并将一个被精英政客们嘲弄的房地产商抬进了白宫。

不知道1995年那位北京的小伙子最后有没有移民成功,如果他现在身在美国,在华盛顿体验到一场又一场红脖子们的游行,目睹一次又一次宗教的冲击,那他现在不仅仅会体验到发达的科技,也能体验宗教的魔幻了吧。

我看到那么多关于描写美国社会的资料,大家从各个角度来解释今天美国的乱象,有的用“民粹”来解释,有的用“富贵病”来解释,有的用“种族分裂”来解释,有的用“散装”来解释,有的用“新教文化”来解释,每种解释都能写出几十万字,我读完后反而越来越觉得模糊,只觉得都解释得太复杂,事情应该是很明显的,是可以用一句话说清楚的。

今天在去公司的路上,我边走路边回想特朗普推特的内容,以及他被封推特时推特公司的解释,突然间,就像被电击中一样,猛然想明白了。

下面这两句话很重要,大家请拿起笔来,准备划重点:

现在的美国,其实是两个平行世界,一个是科技世界,一个是宗教世界。

美国东西部沿岸以高科技和金融为主,是美国的科技世界;而美国的五大湖、中部、南方地区则是以传统制造业、农业为主,是美国的宗教世界。

如果扣除货币贬值、通货膨胀等因素,其实从1965年以来,美国五十多年时间,大部分平民的实际生活水平到达顶峰时,没有再提高,而是悄悄下降了。

而美国家庭的开支是一直在增长的,其中增长最快的是医疗开支,从1965年人均年支出146美元,上升到了2018年11172美元,美国现在的卫生医疗支出占到了全国GDP的18%,而中国是4%,医疗支出已经成为了美国国家财政的重负。

从1965年开始,美国启动了全球化,大公司开始陆续迁出美国,带动了亚洲四小龙的发展,到今天56年时间,美国东西海岸的富人赚得盆满钵满,而美国的五大湖、中部、南方地区则开始出现空心化、锈带化。

宗教狂魔与科技之光

1965-2016年美国各阶层平均家庭收入

 

越来越富有的东西海岸拥抱了科技,在玩特斯拉、医疗、猎鹰火箭、操作系统、半导体、高端军工等等,依旧是全球最牛逼最先进的国家。

而越来越贫穷的五大湖、中部、南方地区拥抱了宗教,主要在玩失业、酗酒、吸毒,变成了中国人看到百思不得其解的国家。

而在增加美国人支出最多的医疗产业里,麦克森公司、联合健康集团等大部分位于美国东西两端,属于高科技产业带。

同时为了快速发展科技,节约成本,提高效率,美国实业只能选择全球化,像特斯拉这样只有进入高效率的中国才能得以生存,在美国非得玩破产不可,也无形中加剧了美国的失业率。

其实我们可以归纳为:

美国的科技世界,正在剥削美国的宗教世界。

科技,正在打败魔法。

只要了解了美国今天是科技与宗教的两个平行世界,就能很好地了解美国,消化美国无比怪异的新闻素材。

你就能理解:

为什么2020年大选,支持特朗普的人数高达7200万人,大部分是中部和南部的选民投给他,而支持拜登的人数高达7700万人,大多数是东西海岸的选民投给他。

为什么特朗普的选民会戴着印有MAGA的棒球帽,会跟狂热的信徒一样崇拜特朗普,而拜登的选民听他演讲时,为了安全居然坐在各自的汽车里。

为什么今天的美国一边有人疯狂制造高科技产品,一边有人表现出迷惑的宗教狂热。

为什么大多数科技公司老总都厌恶特朗普,特朗普的主要金主会是科赫兄弟,而现在特朗普还没下台,科技公司又忙着将他赶尽杀绝。

美国在没有分裂前,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见分歧也没有这么大,但是从1965年开始,慢慢形成科技和宗教两大平行世界后,共和党和民主党就变成了两个水火不容的党。

从奥巴马上台后,科技与金融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宗教的力量越来越弱小,特朗普的上台,是宗教世界最后一次挣扎,从那以后,美国将很可能不会再有代表中底层白人利益的人,登上历史舞台。

按2020年美国最新的各族裔生育率统计,现在只有拉美裔(就是老墨他们)生得动。

宗教狂魔与科技之光

民主党从黑人选民和拉丁选民中往往能获得更多的选票,除非共和党改革换血,科技势力将会在以后碾压宗教势力。

回到最早的问题,中国为什么要救特斯拉?

我们何止是救了特斯拉,还买一送一了一个新的世界首富。

因为当美国部分人企图完全和中国决裂脱钩时,我们要拉住当中的一股势力,和他们贴身近战。

我们实在没有兴趣去跟福音派合作,难道要跟他们一样搞宗教狂热么?这气质也太不社会主义了,所以我们只能选择科技派,给他们当中的特斯拉,奉上大礼包。

用科技打败魔法,用特斯拉牵制特朗普。

我们不仅拉过来美国部分力量,还要将欧洲、东盟、日韩能拉过来的力量尽量拉过来,让他们跟我们同呼吸、共命运,一起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

所以在忙着签中欧投资协定、中日韩自贸区、CPTTP等。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自己对宗教的控制,似乎出了点问题。

这两天因为疫情防控,引出几张河北石家庄宗教场合的照片,里面有大量未成年人参予其中,引起了大家激烈讨论。

宗教狂魔与科技之光

无论如何,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一个世俗政府,我们不会像美国一样,有一天会面临站科技还是站宗教的历史问题吧?

文章的最后,给大家做一点小总结,方便大家理解。

  • 1.1965年是美国分裂的起点。
  • 2.为了赚到更多的钱,美国开启了产业全球化,造成了东西海岸和中部世界的分裂。
  • 3.失业的中部白人因为被人看不起,更加迷信宗教,东西海岸则在拼命发展金融和科技,造成了今天美国种种奇怪的社会现象。
  • 4.从1965年开始,美国东西富人越来越富,中部穷人越来越穷。
  • 5.特朗普是中部人民的希望,可惜失败了。
  • 6.因为人种变迁,将来美国会是科技势力的天下,宗教势力很难崛起,特朗普现象很难再出现。
  • 7.为了长远发展,中国将美国科技势力拉下水,拯救了特斯拉和马斯克。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宗教狂魔与科技之光:中国为什么要救特斯拉?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