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天才少年16岁从政26岁当CEO,如今决定拜登新政“生死”

自特朗普败给拜登后,人们的目光终于可以从这两位70多岁的老人身上稍稍移开,转向一位年仅33岁,英俊帅气的佐治亚年轻人——乔恩·奥索夫。

随着佐治亚州的参议员复选即将在1月5日展开,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奥索夫如果能够当选,将会成为40年以来最年轻的参议员。同时,如果佐州的另一名民主党候选人拉斐尔·沃诺克也当选,则将会使民主党在参议院岌岌可危的地位瞬间逆袭,也能够保证拜登不会像奥巴马一样成为“跛脚总统”,防止共和党2024年卷土重来。

谁是奥索夫:从高中起就投身政治的天才少年,仅26岁就出任CEO

奥索夫在1987年生于佐州亚特兰大的一个犹太家庭。在16岁那年还上高中时,就因对非裔众议员约翰·刘易斯的浓厚兴趣而给他写了一封信,申请了他的国会办公室的志愿者职位。在几百封求职信中,奥索夫脱颖而出并最终获得了他第一份政治行业的工作。

(图源:新闻截图)
 
刘易斯是佐州最资深的国会议员,自1987年起就担任佐州众议院议员,直至其2020年7月去世。他亦曾在60年代的民权运动中极为活跃,参与过纳什维尔学生运动和自由乘车运动,并于2011年因此获得了奥巴马颁发的总统自由勋章。
刘易斯对奥索夫的评价极高。在一段视频中,刘易斯说起他曾经在17岁给马丁·路德·金写信的故事,当时马丁·路德·金给他回信邀请他去蒙哥马利见面,甚至给他寄来了巴士的往返票,最终改变了他的人生。“你(奥索夫)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我。”
高中毕业后,奥索夫进入了最负盛名的乔治城大学艾德蒙·沃尔什外事学院学习。2006年,刚刚读完大一的奥索夫就主动联系了另一名非裔佐州众议员汉克·约翰逊,并要求担任他的竞选助理。“他当时向我提起了博客,Facebook以及一些我从未听说过的网上宣传方式,因此我最终聘请了他。”约翰逊回忆道:“在他的帮助下,我的竞选很快就受到了全国的关注。”
(图源:新闻截图)
 
随着奥索夫逐渐成为约翰逊最得力的助手之一,约翰逊之后派遣他与后来成为自己的参谋长的达拉卡·撒切尔进行商讨。撒切尔回忆道,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非常气愤,因为约翰逊“居然派了个孩子来跟他商谈”。尽管如此,在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交谈后,撒切尔对奥索夫的的印象彻底被改变了。“他对政治的了解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促使了我最终同意帮助约翰逊的竞选活动。”
像许多其他在国会工作的年轻人一样,奥索夫长期在大学和国会之间两点一线地奔波,将时间基本都花在了完成本科的学习和撰写新闻稿与演讲稿上。在约翰逊上任众议员的第六个月,奥索夫取得了一项非凡的成就:他提出并撰写了一项众议院决议,呼吁和平谈判以解决乌干达北部的冲突。在大学时,奥索夫也在校园内积极参加了无伴奏合唱团,甚至在业余时间考过了飞行执照。
不过,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奥索夫却选择投入了纪录片行业。2003年,奥索夫在法国的一次小型晚宴上认识了“洞察新闻电视”(Insight News Television)的创始人罗恩·麦卡拉。该公司此前制作过多个屡获殊荣的纪录片,包括关于塞拉利昂内战的《哭泣的弗里敦》以及讲述非洲难民涌向欧洲的《出埃及记》。两部纪录片都获得了艾美奖以及其他各类奖项。
 
(图源:Unsplash)
 
麦卡拉回忆道,自己在与少年奥索夫交谈时“被他的聪明才智彻底震撼到了”,并与他结成了深厚的友谊。“他告诉了我自己对中美关系的观点,对世界部分地区的自由贸易的战略意义,而且他对这些都非常了解,令人印象深刻。”
最终,奥索夫在2008年获得了去麦卡拉的公司实习的机会。2012年,奥索夫离开了约翰逊的办公室并去伦敦政经学院读了硕士。
 
2013年,麦卡拉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任命当时年仅26岁,几乎毫无之前新闻从业经验的奥索夫担任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随后更名为“洞察-世界调查”(Insight TWI)。麦卡拉认为“这是一个风险,但这是一个有计划的风险……我们需要一些新的想法。”
 
作为CEO,奥索夫的主要工作是审核故事想法,帮助准备面试问题并且参与纪录片的制作与剪辑。至目前为止,奥索夫已经担任了超过20部纪录片的执行制片人,这些纪录片涉及加纳的足球腐败,玻利维亚与阿根廷边境的儿童贩卖与性剥削。在奥索夫7月提交的最新财务报告中,他对自己公司的估值为100万美元至500万美元之间。
 
2017年,30岁的奥索夫参与了佐州第六国会选举的特别选举,不仅得到了刘易斯与约翰逊的盛赞,同时也获得了伯尼·桑德斯的公开支持。而2017年的选举同样胶着,第一轮选举中一样没有任何候选人拿到超过一半的支持,奥索夫拿到了48.1%的选票领先。不过在之后的复选中,奥索夫被共和党人凯伦·汉德尔击败,与参议员席位失之交臂。
 
《纽约客》认为,奥索夫在女权问题以及医保方面的立场较为进步,在就业与治安方面立场较为温和。奥索夫的立场基本与拜登一致,例如支持疫情期间对中小企业与工薪阶层进行补贴,支持奥巴马医改等。
 
同时,奥索夫对特朗普政策的批评一直很严厉,而特朗普则称奥索夫是个“超自由民主党人”,发推声称奥索夫要“保护罪犯,允许非法移民和加税”,不过这些指控都无从考证。
 
(图源:推特)
 
因为曾经从事纪录片行业,奥索夫也对政府内部的腐败问题和透明程度非常看重。奥索夫强调:“振兴美国民主需要美国媒体的高管们重新致力于独立公共利益新闻业。这至关重要,因为政治中的腐败和党派关系正在从根本上威胁我们的宪法制度。”
 
奥索夫当选将意味着什么?
 
作为三权分立的美国,拜登尽管已经赢得了行政权的胜利,却同样需要得到立法权与司法权的支持才能够顺利地推行自己的政策。目前,代表司法权的最高法院已经以保守派居多,因此在代表立法权的国会上争取支持便显得至关重要。若民主党输掉了参议院,则共和党将会借此机会对拜登未来的各项政策进行围追堵截。拜登将在接下来的四年中难有作为,最终很有可能导致2024年共和党卷土重来。
 
(图源:Unsplash)
到今日为止,在参议院中共和党已经控制50席,而民主党方面则收获了48席,唯独佐州因为参议员候选人的得票率均未超过50%而需要进行复选。如果佐州能够出现两名民主党候选人,那么民主党将拥有与共和党同样多的人数,并将由副总统哈里斯投票决定哪个政党成为多数党,结果不言而喻。
 
自2000年以来,佐州就再也没出现过任何民主党参议员了。然而,从今年的总统选举可以看出,佐州如今的民主党支持率不容小看。本次2020年总统选举,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佐州罕见地出现了“翻蓝”现象,为拜登胜选立下了不小的功劳。而上次佐州翻蓝,还要追溯到1992年比尔·克林顿的选举。
 
(图源:Unsplash)
 
同时,在参议院选举中,佐州民主党人的表现同样不俗。例如,虽然现任共和党参议员戴维·帕度获得的票数为49.73%,但他的竞争对手奥索夫却也得到了47.95%的票数,仅差1.78个百分比,可以说是紧追不舍。
 
在11月的选举中,另一名民主党候选人沃诺克尽管也没有获得50%的选票,不过他却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中得票最多的,并且与第二名的差距不小。因此,民主党是否能在参议院逆袭共和党的重任,也就落在了战况最为胶着的奥索夫对帕度这边。
 
两党领导人们对于佐州的“大决战”,自然也是摩拳擦掌。特朗普在近日已经发推,称要在复选日再度前往佐州为参加参议员选举的共和党人助威。拜登方面除了之前多次前往过佐州助力奥索夫等人之外,亦利用之前收到的捐款创立了“翻转佐治亚资金”助力佐州的选举。
 
而前总统奥巴马也远程参与了奥索夫的在线竞选活动为其造势,并在活动中提起了自己作为“跛脚总统”遭到国会各种围堵的惨痛遭遇,希望今天的拜登不会再次面临当年自己的窘况。
 
(图源:新闻截图)
 
奥索夫英俊的面孔,精彩的履历以及强劲的个人实力,势必将会吸引佐州的众多追随者为其投票。同时,若是年仅33岁的他当选,也将会为如今平均年龄已经超过60岁的参议院注入更加新鲜的血液。而如果佐州将能完美地出现两名民主党候选人,那么民主党将会一摆奥巴马时期的困境,拜登也能够顺利地推出其计划内的各项政策,不辜负美国民众的期望。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天才少年16岁从政26岁当CEO,如今决定拜登新政“生死”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