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新冠 / 正文

新年第一夜,我在温哥华市中心当战地记者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程序综述】温哥华时间2021年1月1日凌晨1点,刚从温哥华市中心回来的程序洗了三遍手,换了全身的衣服,但还是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皮都扒下来。

这一切都源于两个小时前程序的一个疑问:疫情期间大家会怎么跨年?

倒数?拥抱?亲吻?还是和往年一样,熙熙攘攘的人群把大街小巷挤个水泄不通?不会吧,现在整个加拿大的疫情还这么严重,而且卫生禁令那么严,怎么还会有人那么蠢……

但是,万一呢?这种侥幸的想法只要一开始有,便像吸满了水的种子,拼命想钻出去看看外面。

“想好了?今晚出勤可算工作一年啊”“烂梗。想好了”,“那就去吧”。于是程序便拿上了村里最好的口罩,直奔温哥华美术馆前的广场。

其实刚一出门,没看天气预报的程序就后悔了:列治文的外面当时下起了瓢泼大雨,温哥华的天气应该也差不多——这个天气,有人在外面聚会那才是有鬼了。而且在路上,程序突然想起来,之前好像看见过有新闻说温哥华Canada Place附近的新年放烟花活动在12月初就宣布取消了。

(温哥华本地媒体Vancouver is Awesome 报道新年烟花活动取消)

 

那还拍个毛?!算了算了,门都出了,还是去美术馆广场那儿看看吧。

不吹不黑,当天晚上绝对是程序从列治文去温哥华市中心最快的一次——路上基本上没车,加上等红绿灯的时间,一共才花了不到20分钟。

看来大家都没有出门跨年嘛,程序想着,那这文章就只能走普利策新闻获奖者罗森塔尔《奥斯维辛没有什么新闻》的路子了——结尾我都在路上都想好了,“在温哥华市中心,没有新东西可供报道。这里雨倾如注,空无一人,美术馆门前还有警察在监视、蹲点”。

可加拿大人偏偏就非不让程序失望,硬生生把我从罗森塔尔逼成了罗伯特·卡帕

 

(图自维基百科)

 

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原名弗里德曼·安德烈·艾尔诺,匈牙利籍美国摄影记者,曾参与二战诺曼底登录行动,代表名言:“如果你的照片不够好,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老哥,枪林弹雨好歹能看见躲一躲,新冠这玩意儿,闹呢?

就算下着大雨,温哥华美术馆门前还是被一帮反智者占了个严严实实——还别说,美术馆门口他们就地搭起了好几个帐篷,帐篷里面还有取暖用的灯,挺会享受。

(这是差不多11点的时候,后来人越来越多,到午夜零点前后,广场上几乎全是人)

 

程序的数学不太好,但稍微数了数,少说100个人还是有的。

以下内容容易引起不适,各位读者请酌情观看。

广场周围到处都是反智言论,还不停有人叫嚣着“疫苗没用!”“Bonnie Henry大骗子!”

 

嗯,确实BC省近期的新冠确诊病例有所下降,那是因为卫生禁令没用吗?是因为卫生官骗人了吗?

胡扯!这恰恰说明了卫生禁令在慢慢开始起作用。而且BC省首席卫生官都说了,这种现象还有可能是因为在节假日期间,省民就算有不舒服也很不愿意去检测点做检测——检测量不够,这新增病例数可不就下来了嘛。

省卫生官都在反省,这帮叫嚣着无脑言论的反智白痴们,又演的是《聊斋》的哪一话?

程序并不想上前理论。就算我头再怎么铁,也就只是个玩笔杆子的。秀才遇到兵还有理说不清呢,何况是遇上神经病?

过了一会儿,我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走进了门口的那几个亭子——里面乌央乌央的人群摩肩接踵。口罩?不存在的;两米社交距离?怎么可能……

 

虽然BC省前两天紧急颁布了新卫生禁令,禁止所有场所在新年夜晚8点后售卖酒精饮料。酒吧没法去了,这帮带头的就事先屯了一批酒,然后就当着在场警察的面在公共场合边喝边泼。

没记错的话,在温哥华的公共场合饮酒,是要被抓起来的吧?

 

而且,酒虽然禁了,但是大麻没有啊!

本来人就抽嗨了,音乐一激,就开始当场表演行为艺术。

嗯对,旁边的亭子里还有个“分会场”,里面全是犹犹豫豫的、想莽不敢莽的人,不过这里面好歹还有几个戴了口罩。

 

午夜12点,新年10秒倒计时一开始,场面更是一度失控:伴着巨大的欢呼声,在场的人该亲的亲,该抱的抱,在这一瞬间,“疫情”这两个字,仿佛如飞逝的2020年一般,一去不复返。

 

里面还有孩子!

其中还有一个没戴口罩的兄弟还想上来抱我……在他行动的一瞬间,程序强忍着胸中的不适,飞也似地逃了出来。没成功的这位老哥,转头就跟旁边的人抱在一起。

那一刻,我都想好了,今晚要万一真的折在这儿,程序就一边拿着政府的CRB,一边给客官老爷直播外国小伙儿在加拿大跟新冠玩儿命。说好了啊,到时候没个几篇十万加,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程序是真的傻了,我在这儿是职业使然,哪有危险就得往哪儿钻。这帮人在这儿图啥?新年了就非得公开聚众闹一闹?那按这个逻辑,劳动节也没见几个人主动加个班啊……

广场前,时不时就有几辆救护车拉着刺耳的警笛划破街道,与欢乐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现场就没有警察执法吗?有啊,怎么没有,程序还和VPD的阿sir合了张影呢

 

我也没有蠢到去质问他为啥没有上前驱散人群——执法者也是人,也怕被感染;而且,让两个警官去驱散200个人?又是新年夜,谁也不想搞得太难看。

这也可能是为什么在看到程序这张在现场几乎独一无二的华人面孔后,这位警官露出了迷之微笑。

来温哥华市中心前,程序还想着是不是真会有新年新气象,真会在回去以后有种“看见加拿大抗疫希望”的感觉?结果兜兜转转才发现,2021年也就是只是个时间代号而已,不会对人的想法有任何改变。

真的,如此跨年之后,程序的内心OS真的和下面这张图一模一样。

不过程序很庆幸地看到,1月1日在温哥华美术馆门口大量聚集的基本上全是不戴口罩的新冠阴谋论反智者——说明华人没有参加,这边也有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群对这种行为不屑一顾。把这帮智障彻底孤立起来,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好事。

毕竟对吧,别看今天闹得欢,小心明天拉清单~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2596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新年第一夜,我在温哥华市中心当战地记者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