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

南京大屠杀发生在1937年12月13日,不过这起事件得先从卢沟桥说起。

按现在历史教科书统一说法,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始于1937年7月的卢沟桥事变,但大量日本、美国、中国的历史学家在翻史料时,发现这起事件双方都没有做好准备,日本是因为晚清的庚子条约,1901年在北平和天津间屯兵,一屯就是36年,7月7日午夜日本军队在距北平15公里的卢沟桥举行野战演习,日本人突然说他们丢了一名士兵,要进宛平城搜查,这里是中国的土地,日本人要求十分蛮横,想查就查,北平当时的话事人宋哲元当然拒绝,日本鬼子便猛攻宛平城,全面抗日战争从这里开始。

根据李云汉《宋哲元与七七抗战》里的记载,7月9号日本军方通知中方失踪的士兵已经返回,也未受到中国人的扣押和刁难,是自己走回去的,可见日方原先的态度,是素来在中国土地上已经嚣张惯了,想干嘛干嘛。

这次进攻宛平城的战斗,日方只投入了135人,实际他们野战军共有5000-7000人,主力不在附近,宋哲元的二十九军大概是5-7万人,是日军的十倍,事情发生后,日军应该也没有做准备,这是一次民国时日本人欺负中国人的习惯操作。

我查阅了美国学者麦克莱恩的《日本史》、秦郁彦的《日中战争史》以及其它一些史料,大家口径一致,7月7号发生冲突后中日各加派了一个营的兵力至前线对峙,但冲突没有马上升级,中日双方各自回头向上级报告情况。

日本这边觉得是一起小冲突,起先并没有留意,只要通过地方层级的谈判来解决,宋哲元跟这边日军司令沟通下就可以了,不过蒋介石并不这样认为,蒋介石在7月8日的日记里写下这样一段话:

既然日本已经向我们挑衅,如今也就到了决定予以回击的时刻。

国民党政府态度较强硬,7月9日,蒋介石命令何应钦做好全面战争准备,指令孙连仲调集中央军的2个师向华北移动。

蒋介石被日本人欺负得实在受不了了。

日本早在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吞并了中国广袤的东北,接着在那边大搞建设,用东北的资源、人力为日本的工业化服务,大搞军工,移民大量日本人过来定居,准备慢慢蚕食中国。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张学良还在协和医院,刚治好他的伤寒症,张学良临死前接受过唐德刚的采访,采访内容放在《张学良口述历史》里,有文字和视频两个版本,据他亲口承认(第275页),不抵抗是他的命令,因为他收到情报,日本人要趁机搞大,他也向政府反应过,行政院长孙科回复他“你妥善办理,相应处置”,回答得极其含糊,他下令不抵抗后,协和医院就很有礼貌地把他请了出去,觉得他十分丢人。

我一直怀疑张学良出于义气,可能在替蒋介石背锅,不过因为他是历史当事人,有更大权威性,所以这里采用了他的说法。

到1937年,距离丢了东北都六年了,这六年蒋介石压力特别大,日本人在东北肆意奴役我们的人民,掠夺我们的资源,而且人人都知道日本是在积蓄力量准备吞下全中国。蒋介石起先觉得中国还太弱,暂时不能跟日本正面对抗,那几年一直在忍气吞声,他缔结过清除国民党在华北影响力的停战协定,屈服于日本的压力镇压反日学生运动——蒋介石那些年就是被日本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但从1935年开始国内反日情绪高涨,尤其是张学良后来突然想通了,发起了西安事变,蒋介石答应要共同抗日,这时候全民对他的期待值又提高了,蒋介石就决定硬气一把,1937年2月他撤换了亲日的外交部长张群,内心深处已经有了正面抵抗日本侵略的准备。

蒋介石已退无可退。

卢沟桥事变后,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公开演讲,宣布如果日本继续侵略中国,就不可能得到和平协定,“如果我们再让国土多沦丧一寸,我们就会对中华民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日本方面分成两派,军队参谋本部反对发动全面战争,认为日本的战争潜力有限,而且中国人民已经崛醒,越来越团结,全面战争拖几年日本肯定打不过,这些人占少数。但文职和军方大多数认为他们九一八轻易就拿下了东北(当年不抵抗的恶果),中国军队根本不堪一击,三个月内就能获胜,这些人占多数。

日方只有少数几个人能保持清醒,石原莞尔说日本如果被拖入持久战的沼泽,“将会像拿破仑的西班牙战役一样”。

日本高层一度犹豫不决,曾经四次进行军队动员四次又取消了。

随后在国民政府将2个师从华中推进到河北南部靠近保定后,燥热的日本政府开始按耐不住,往平津走廊增兵。

7月25日,宋哲元的军队和日本军队再次发生冲突,国民党军队根本挡不住日寇,四天内阵亡了几千人,整个平津地区被日寇控制。

7月27日,日本决定派出三个师团前往华北,首相近卫文麿(念mo,第三声)声称“决心取得中日关系的根本解决”,决定发动全面侵华。

7月28日凌晨三点,日寇集中陆军、空军进攻北平,二十九军手头没有重武器和防空武器,建筑工事被日寇迅速摧毁,加上汉奸周思靖、潘毓桂出卖国军行动计划,在牺牲了师长赵登禹、副军长佟麟阁后,为保存实力撤退。7月29晚,日寇完全占领北平。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

7月30日,蒋介石对全国发表声明:“举国一致,斗争到底。”

抗日战争至此全面爆发。

本来战争主战场在北方进行,8月7日,蒋介石跟他的高级顾问们开会后决定,把战争的主战场从华北移到上海。

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华北平原地势开阔,没法跟日寇机械部队正面作战,南方水路可以抵消部分日军大炮、坦克和后勤优势,二是他们要尽量在靠近外国人的租界打仗,意图引起西方人的关注和同情。

蒋介石决策发出后,8月9日两名在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被中国保安队击毙,后又有200名日本侨民被干掉,日本海军将领急得叫东京赶紧增派援军,说我们只有2500人,蒋介石准备在上海搞我们了,近卫文麿警告蒋介石不要乱搞,蒋介石懒得理他,直接派空军轰炸了日本海军设施,日本只能将主要战场从华北移到了上海。

著名的淞沪会战随后打响。

8月11日,蒋介石派出三个最精锐的德械师,带着法肯森豪将军做顾问,占领大上海界域以内的阵地,以8万人攻击日方1.2万人,差点将日寇赶进黄浦江,法肯森豪扫清日军在市区的据点后,将战线推进至日租界,日军被分割成海军司令部、公大纱厂、汇山码头几个据点,不过蒋介石三次下令停止进攻,企图等待西方国家调停,一犹豫日本增援部队已至,双方就此展开了惨烈的搏杀。

在残酷的民族斗争中,等待别人的同情毫无意义。

国民党想以战促和,至少能在上海打几场有来有往的拉锯战,日寇想以战促降,企图一计重击叫蒋介石跪下来签降约,双方都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对方。

国军这边第一次见识到了工业化国家的现代战争,损失极其惨重,日本这边第一次见识到了一个团结的中国如此顽强,根本不是他们想像中的一盘散沙,王牌军打光了正规军上,正规军打光了各路军阀部队上,看着中国部队穿着草鞋说着不同的方言朝他们冲过来,跟他们原以为一打就会趴下的景况完全不同。

细节这里就不详细展开了,国军伤亡30万人,日寇伤亡4万人,两边都没有完成目标,但这次淞沪会战打了三个月,从8月13日打到了11月12日,而日本人原以为工业国打农业国,只要三个月就可以叫中国投降。

日本人终于意识到,中国军队再也不是九一八时的怂样,中华民族确实正在崛醒。

当然,双方军队的差距还是十分明显,国军撤退时的表现就很是说明了这一点。

上海失守后,国军向南京撤退,但是这次撤退过于慌乱,本来在沪宁铁路无锡附近,国军模仿德国兴登堡防线精心构筑了一道混凝土防御工事,大军撤到这里时竟没有停住(可见组织能力之弱),直接逃进了南京城。

南京再无险可守,直接暴露在日本的火力面前。

12月6日,蒋介石离开南京,前往重庆。

1937年12月12-13日,日军谷寿夫师团以重炮猛轰南京中华门,炸塌城墙,日军蜂拥而入,攻陷了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此时距离九一八事变仅六年,距离全面抗战爆发仅五个多月。

12月13日晚上11点20分,日本军部正式对外发布攻陷南京的消息,日本国民陷入一片狂喜当中,14日全日本放假一天,东京有上百万人参与了庆贺胜利的民众游行,全东京都是膏药旗的海洋,晚上整个银座都是提着灯笼庆祝的日本人。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

真是原子弹下无冤魂,有什么样的国民,才有什么样的军队。

12月14日,还有一批汉奸在北京居仁堂对外宣布成立新的政府,以此来取代国民政府,就是后来汪精卫做老大的那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不能让这些汉奸被历史遗忘,必须晒出来让万民唾弃,这些人是王克敏、王揖唐、董康、齐燮元、朱深等。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

当然,我们也要记住日本几位狗娘养的恶魔。

日军的总指挥原本是一名叫松井石根的人,攻城前他就对谷寿夫说占领南京后要“发扬日本武威,以使中国畏服”,12月2日,松井石根因为结核病卧床不起,由朝香宫鸠彦接任其职务,南京沦陷后,朝香宫鸠彦亲自签署了密令,要求“杀掉全部俘虏”。

这也是日本最高统帅部制定好的策略,要求残酷地血洗南京,主要有三个目的:迫使蒋介石投降、报复松沪会战的损失、给禽兽士兵发泄的机会。

谷寿夫也下达了“解除军纪三天”的命令。

血腥的南京大屠杀就此开始,日本禽兽在南京足足杀了六个星期,三十多万人丧生在日军屠刀下,南京城血流成河。

二战结束后,松井石根于1948年被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12月23日被吊死,谷寿夫1947年3月在南京被判处死刑,4月在雨花台被枪毙。

亲自下达屠杀令的朝香宫鸠彦因为出身日本傻逼皇族,二战后裕仁跟麦克阿瑟求情,只交出了松井石根,而让屠夫朝香宫鸠彦逃出生天,朝香宫鸠彦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还混到了“日本高尔夫球会会长”,居然活到了1981年4月12日,老畜生94岁才死。

日本人意图用南京大屠杀来恫吓中华民族,想击垮中国人的意志,但是只起到了反效果,1938年的武汉保卫战,五个多月的战斗,日本人付出20多万伤亡的代价,只拿下一座已经搬空的武汉。

到1938年底时,日军在大战略上已经难以向重庆推进,陷入了国共双方长期消耗战,中国广袤的国土和不屈的人民根本无法征服,日寇在大城市无法消灭国民党,在农村又被共产党钳制(麦克莱恩《日本史》),日本果然陷入了石原莞尔预料中的沼泽。

1945年12月16日,害怕受到惩罚的近卫文麿服毒自尽。

我们还是要从历史中吸取一些教训。

一是九一八事变时,不抵抗策略贻祸无穷,别人欺负你时你一定要还手,否则后面必定是得寸进尺。

二是不要寄希望于任何人、任何国家来同情你,可怜你,蒋介石一生中多次将希望放在欧美列强的手里,几乎没有几次成功过,国家和个人除了自强,没有一条路是坦途正道。

南京大屠杀虽然已过去多年,但我们始终不会忘记。

这既是中华民族耻辱的一页,也时刻提醒每一个侵略者,中华至此奋起。抗日战争是我们近代史第一次面对全面侵略时以弱胜强,从此中华民族一路昂扬,敢炮打英国的战舰,也敢挑战全球最强的美帝,最终成为全球唯一几个能拥有真正主权的独立国家。

知耻近乎勇,每一个还想对一个崛醒的中国动手的人,最好要先惦量惦量自己的份量。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南京大屠杀事件的前前后后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