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新冠 / 正文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在新冠疫情大爆发的当下,美国当仁不让是最大的“疫情国”,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均居全球之首,严重疫情搞得这次美国大选都不能像往常一样正常投票,而是推出“邮寄选票”,又是疑点重重,与其说现任总统特朗普输给了拜登,不如说输给了邮寄选票,更准确地说,更像是输给了新冠疫情。

20多万条无辜的生命,死于疫情,这是我们知道的数字,正是这个数字给了特朗普大选致命一击,但这20多万的数字是否真实,我们一般人好像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最近来自于美国霍普斯金大学的一份名为《Covid-19死亡:美国数据分析》的调查报告引起笔者的警觉,主要原因还是这份报告揭示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有故意“张冠李戴”之嫌,并未形成总人数的增加。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报告的撰写者Genevieve Briand引用的数据均来自美国CDC官方数据,截取的时间段是从今年3月中旬到9月中旬, 这期间美国总死亡人数约170万,其中死于新冠的约20万,占比12%。研究人员发现,虽然新冠死者以耆英居多,但如果对比新冠疫情前与疫情后,耆英死亡率几乎没有变化,甚至各年龄段的死亡率的变化都不明显。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Briand女士解释说,之所以新冠死亡者中以老年人为主,其实跟任何疾病一样,当然是体弱多病者更难以抗拒生命的规律。虽然死于新冠的人数在2020年飙升了,但心脏病患者和流感患者死亡率同样都有季节性升高的表现特征,然而这不表示总死亡人数在增加。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她最后得出结论,新冠并没有导致大规模的死亡,而如果仔细甄别新冠病逝者的病史,往往都患有多种基础病。

Briand的研究在主流媒体中鲜有报道,是因为不符合主流论调。目前西方各国政府似乎都在明里暗里吹风,人类的行为将因新冠而彻底改变:我们要保持社交距离,我们要戴口罩,我们要减少人际交往,我们要打疫苗,我们要消灭现金,我们要听政府的,我们要实施绿色新政(因为新冠是气候危机的产物),我们要节衣缩食(世界经济论坛已明确号召大家吃野草),我们要“大重置”,总之世界上一小部分人说什么,我们就得服从照着做,凭什么?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如果多数人感染上新冠,在家隔离就能好,你说它到底严重还是不严重?为了致死率极低的这么一种流行病,全世界人的生活秩序全打乱了,学不能上,班不能上,朋友家人不见面,小生意都关张,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哦,对了,政客与医学专家说,全民打了疫苗就没事了,但谁能打保票病毒不变异,明年再来个新病毒,老的新的一起上,人类又该怎么办?身体中全是疫苗,我们自身还有免疫力吗?再有,不愿接种疫苗的那些人怎么办,作为社会异类统统靠边站吗?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咱能斗胆质疑新冠死亡率吗?西方各国惊恐的目的何在?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