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教育 / 正文

俞敏洪:疫情后教育领域投资机会

各位亲爱的朋友,大家好,在这特殊的情况下,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以这样的形式举行。网络连接世界,让全世界已经没有时间间隔,没有空间间隔,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交流。昨天平台上有700万人上上下下,就是一个证明。

不知不觉中,世界在不断被改变着。其中一个改变就是这次的黑天鹅事件——疫情的出现,直接导致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有了巨大的改变。因为我身在教育领域,同时做着企业发展的事情,新东方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新东方原来的业务,90%以上都是地面业务,新东方的200多万学生加上4万多名老师,也许从来没有真正在线学习过。但是随着所有学校停课,我们需要用4天的时间,把200多万学生以及4万多个老师全部变成在线学习和在线教学,这对我们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像新东方这样体量的公司,很难去使用一个外部的教学平台,我们自己研发了这样的教学平台,但还没有做好准备。在此之前新东方的在线教学平台,其实同时最大承载量、并发量也就达到5万人,我们需要并发量达到30万人以上才能满足疫情期间在线教育的需求。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考验,能不能从地面教育转移到在线教育上去,转上去之后家长是不是会有反弹,是大的考验。当然这个考验新东方后来非常平稳的度过了。我们用了短短一个礼拜的时间,对新东方的平台进行了超级大的升级改造和换代。

随着疫情的蔓延,在线学习变成了一个常态。那么,在线教育到底怎么做?疫情结束后,在线和地面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区别?做事情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危机来了以后,你要先对付危机,就像一个人生病了以后先治病,如果你病都治不好,那一切安排都是无用的。但是一般来说,我们在危机来临的时候就要进入第二个阶段,在危机中的机会在什么地方,这个是比危机本身更加重要的事情。

我从个人到新东方随便举几个例子。第一个是我个人的例子。我在大三的时候得了肺结核,在医院住了一年。首先我要把病治好,我需要到北京结核病疗养院去治病,医生确认这个病一年治好。于是,我要利用在医院一年的时间考虑自己到底该做什么。

我给自己定的任务就是养病的同时拼命多读书,并且把英语学好。一年时间我在医院读了200多本书,背了一万多个单词,实际上为我后来在大三大四以及留任北大做英语老师,甚至包括后来创办新东方,都做了一个非常基础的准备工作。这些在后来被证明我抓住了一个大的机会。我的词汇量就是在医院这一年里奠定的基础,这是第一个例子。

第二个例子就是新东方在2012年的时候被浑水攻击。当时,浑水攻击股票,新东方每股从25美元一直掉到了9美元左右。我知道这是一个重大危机,一不小心新东方可能就垮了。但是我也知道这个危机能渡过,因为当时浑水公司攻击新东方的所有言论是没有基础的,我一直诚信做企业的底线守得非常好。在这个危机中,尽管新东方当时焦头烂额忙于应对,但是我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因为股票价格比较便宜,我给新东方的管理团队连续发了三年股票,实际上连续三年稳定了新东方。

第二,趁着这个机会,跟全世界的投资人进行了密切沟通,投资人最后对新东方奠定了信心。我跟中国企业家关系比较好,让中国企业家,包括郭广昌、柳传志等等,增持了新东方的股票,所以危机很快就转化成了一个重大的机会。可以说,今天新东方有这么好的发展,这些都是基础。

第三个例子就是这一次的例子。疫情给很多机构、很多产业带来了重大危机,但是很多产业机构包括中小机构、也有一些大机构,在危机中只看到了危险,忙于应付危险,并没有利用危机去想未来到底应该做什么,还有什么样的机会。

当然这要分成两步,第一步是当前危险怎么渡过?包括比如省钱、裁员、开源节流等,这个是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对于新东方来说,毫无疑问要开源节流。把在线和地面结合起来肯定是我们要去做的事。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新东方的整体收入比预期下降了10%左右,但在整个疫情期间,新东方是所有培训机构中损失最少的,尤其是基于地面的培训机构。

在这个过程中,我所看到的是未来。因为我习惯于在遇到危机时,去想在中间到底能够有什么样的机会。我明确看出了几个大的发展方向:

第一个发展方向,未来疫情结束后,地面教育再也不可能是纯粹的地面教育了。

这次疫情用比较特殊的方式,只用了两个礼拜的时间就让全中国的家长和学生、老师全部习惯了在线教育,或者说熟悉了在线教育。我们也看到很多的笑话,比如很多老师都不会在家里教书,甚至把家里的情况都直播了出来;很多学生打开电脑不知道怎么样跟老师对接,家长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来监控孩子在线学习,担心孩子用电脑、手机会打游戏等等。

但是随着三个多月的训练,本来应该是五年才能完成的整个教育系统对于在线教育的熟悉,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再次证明了任何一个危险都可能是促使社会进步的一种力量。我个人发现疫情对于教育领域的发展几乎起到了独一无二的作用。当然我认为学生未来会回到地面学习,而且会更加积极回到地面学习,因为家长在这三个月中,终于发现孩子一定要跟老师面对面,在教学环境中学习。这种模式家长既省事,教学环境给孩子的影响也更加好。

我预测,未来基于地面的教学会有两个方向:地面教学会逐步发展,但会向大机构集中。大机构的教学质量和教学流程更加有保障,这样的话未来会在地面教育中形成更大的机构,这样的机构还会增长。另外就是在线教育的迅猛发展。

不过地面教育再也不是地面教育了。因为它会跟在线密切结合,形成非常强大的OMO商业模式(Online-Merge-Offline),OMO模式在教育中会变成全生态学习,做作业、复习、碎片化学习、人工智能化数据采集、观察老师和学生学习行为等在线布局,有可能会无缝对接到地面教学中去,通过数据分析给学生提供非常好的学习和复习指导。OMO模式将是和地面学习结合的重大模式,这是第一个发展方向。

第二个发展方向就是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今天大会的平台类似会议系统。钉钉为全世界的老师和学生提供了上课平台,还有腾讯会议系统。专门做教学平台的,还有新东方自己开发的云课堂,就是我说的200多万学生同时上线的平台。按照学习人数,新东方这个平台在全国应该排在前五位之一了。

这意味着在线教育提供的平台将会有一个重大发展。与此相关的各类技术都会有重大的发展。所以这是另外一个趋势,技术公司、技术对教育的支持将会是未来重大的发展方向。

第三个发展方向是跟在线教育相关的人工智能教学发展。因为大家发现在线教育学习这件事情成本还是蛮高的。如果是全自动的人工智能化学习体系,成本就会大大下降。因为人工智能一旦形成以后,老师可以反复地教学,背后并没有任何成本产生。尤其是从3岁开始一直到10岁,最集中的幼儿和小学教学阶段的教学内容布局,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应用将会在未来起到重要的作用。

这一块我们也可以看到疫情期间的大发展,包括新东方在线阅读、人工智能学习等,一方面跟孩子在家里没事干有关系,另一方面确实得到了家长的认可,觉得这个学习方式不用花什么钱,学习效果也不差。

第四个发展是纯粹在线教育的兴起。大家都知道去年的时候新东方在线在香港上市了,现在市值已经到了300多亿港币,接近400亿港币。新东方的在线教育在这一次的发展过程中也得到了重大的提升。比如说在疫情之前,新东方在线教育的缴费学生也只有五六万学生左右。紧接着疫情来到,我们春季把收费的课程全部开发成免费课程,现在在新东方的平台上有100多万的学生每个星期都在认真的学习,而且是真正的班级教学。这些学生大概有一半已经转到了暑假班的线上继续学习。

在这次过程中,我们从中央电视台的广告到各个网络广告,抖音、今日头条的平台广告,都可以看到在线教育的影子。在线教育会比地面教育更加集中地发展。在线教育未来大概会集中在10家左右的在线大公司,有平台型的教育公司、垂直型的教育公司。由于在线教育没有边界性、没有时空限制,甚至没有国内国外的边界,所以未来中国的在线教育可能会是以大公司为主的在线教育公司。并且中国面对公立学校的教育传播、技术支持未来也会来自于民间公司。我们这次可以看到全国所有的公立学校,几乎没有一家是用自己的平台上课的,整体都是商业机构在开发这样的服务。

未来还有一个领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公立学校真正意识到了互联网校园智慧网络以及学生硬件的重要性。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面对公立学校硬件布局、智慧网络布局、流量带宽布局,将会成为一个热点,也会成为公立学校进一步信息储备的起点。

我认为大概这几个方向就是未来的重要方向。根据这些重要方向,大家在投资方面就比较好判断了,危机中寻找的是机:

一个就是地面的集约化的教育模式跟OMO相结合的教育模式,这件事情一定是投资的重要方向。

第二个就是面对教育的技术平台,还有就是面向教育的内容提供商、平台提供商、技术提供商,是一个重大的投资方向。

面对人工智能化的教育体系,并且可以大规模发展的,背后客户基数又非常好的,是一个重大的方向。面向在线教育的直播也好,班级教育也好,虚拟班级也好,我觉得是未来的重要投资方向。面向公立学校提供智能化硬件布局、网络服务,这肯定也是一个比较重大的合作方向。

当然如果是垂直化提供教学服务的公司,不管是外教服务还是国内的学科服务,还是学生素质教育服务,包括声乐类通过在线陪练服务等等,已经拓展了很多。这次有一个例子,所有人都认为体育运动是没法在线教的,因为体育运动是当面的,但实际上在整个三个月疫情中,民间的体育运动公司通过在线教学已经容纳了几百万学生,跟着一起在家里跳舞,做体能训练等。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次疫情把教育全部放到了线上,给教育领域打开了一个无限大的空间,尽管也给不少的教育机构带来了重大的影响和麻烦,但实际上为教育领域的未来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带来了整个教育领域的革命,包括学习方式的革命,人们接受教育方法的革命,也包括人们对于在线教育看法的革命,也包括了对于地面教育从原来的纯地面变成了OMO这样一个崭新方式的革命。

由于教育领域本身也不太受经济周期的影响,未来两到三年我是非常看好教育领域的大发展,不管是地面公司还是在线公司,还是平台公司,在未来三年之内将会出现20个以上市值在200亿美元左右,或超过200亿美元的教育公司,我们拭目以待,谢谢大家。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俞敏洪:疫情后教育领域投资机会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