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财经 / 正文

为什么加拿大投资骗子总能逃之夭夭?

[编者按] 据权威机构调查显示,加拿大有17%的年逾50岁的投资者认为一生中曾成为投资骗局的牺牲者。而在移民社区,这一比例可能更高,因为某些杀熟骗局的瞄准对象就为少数族裔社区成员。
In Canada, 17% of investors over 50 believe they have been the victim of an investment fraud sometimes in their live, according to an authoritative agency. In the ethnic communities – where members were likely to be the targets of affinity fraud — the rate could be much higher.  
但那些损失了辛苦挣来的家产的无辜的受害者称,加拿大在调查这类案件及惩罚罪犯方面缺乏力度,使许多诈骗犯逃之夭夭。《大中报》曾在过去几年中听到许多社区投资受害者的投诉,表示他们将欺诈案上报包括当地警察局和安省证券管理局(OSC)后,则四处碰壁,使欺诈案件得不到及时调查处理。
However, innocent victims who have lost their hard earned assets feel the authorities in Canada lack teeth in investigating the crime and punishing the cuprites – allowing many fraudsters to simply slip through the cracks. Over the past, Chinese News has heard many complaints from victims in the community that they face stone walls at every turn after they report their crimes to the authorities — including the local police and the OSC.
目前,当局加强了反欺诈行动的力度和措施。据《环球邮报》报道,安省证券管理局正与当地警方联合着眼对较小型的欺诈案进行调查处理。我们希望这一行动将把更的拿弱势移民群体开刀的诈骗案犯送上法庭,并使他们锒铛入狱。
Now the local authorities seem to have step up their anti-fraud efforts. According to the Globe, the OSC’s fraud investigative unit will now work with the police to crack down on smaller fraud cases. Hopefully, more fraudsters preying on vulnerable immigrants will face court trials and tough jail terms. 
78岁的哈威(Norman Hawe)和他84岁的妻子乔其特(Georgette)在退休后来到了救世军(Salvation Army)做义工,他们周游世界救济穷人,帮助人们修建房屋和教堂。木工出身的哈威还曾在汉密尔顿的钢铁厂工作过,他尤其擅长建造巨大的木制十字架。
哈威在讲述自己的经历时,会时不时的爽朗大笑,但是在谈及他和妻子的退休储蓄被人骗得精光时,他的语调则显得低沉。在2007年,哈威获悉自己的$45万元投资落入了一个非法投资骗局中,而他和其他投资者却原先得知他们的资金将被投资于某按揭贷款的投资组合。但实际上,将这些资金却被骗局利用,而这一金融陷阱迫使哈威夫妇失去其房产。
哈威称:“我从21岁就开始打工,我曾为汉密尔顿的一个家伙工作,他拖欠我$400元不还……你知道我怎么着?我用一把刀扎破了他车子的四个轮胎。而这次,我丢了$45万元,但我却束手无策。”
哈威并不是唯名受害者。卑诗证监会(British Columbia Securities Commission)2012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有17%50岁以上的加人认为自己曾在一段时间内成为投资欺诈的受害者,而在活跃投资者中,相关比例更是高达29%。由于保护投资欺诈受害者的法规和法律资源有限,只有很少的受害者能够获得帮助。多年来,这些受害者和投资者倡权组织一直抱怨称,那些未曾引起主流媒体广泛关注的小型证券欺诈案件的罪魁很少遭到刑事指控或锒铛入狱。虽然近年来当局缩紧了有关白领罪犯的假释和量刑条例,但是却未将更多骗局策划者送上法庭。
和哈威一起上当受骗的还有其他逾150名投资者,他们将$800多万元资金投资到现在已经破产的公司Golden Gate Funds中。这一公司由多伦多商人安德森(Ernest Anderson)经营,而该案经安省证监会(OSC)听审,而证监会无力做出监禁裁决。
最终,该案在2009年达成和解,安德森承认并未按照他向投资者们所保证地将资金投资到某揭贷款投资组合中,而是将这些钱用于弥补经营亏损,和支付前投资者的回报。据安德森与证监会达成的解协议,安省证监会对安德森处于$470万元罚款,但是截至6月30日罚款仍未支付。安德森亦并未因为此案被指控任何罪名,而这类现象在投资骗局中颇具代表性。
这一事件引起许多投资欺诈受害者的共鸣:在加拿大,投资骗局的幕后者往往只是受到轻微轻罚而已。受害者称,警方也往往不愿意对复杂的金融犯罪指控进行调查,尤其是当案件涉及的骗局规模较小,并尚未引起媒体关注的案件。
但是,像哈威这样的受害者今后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帮助。有迹象表明当局正在对规模较小的金融骗局更加以关注。安省证监会此前宣布,它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调查行动队,旨在对更多的欺诈案件提起诉讼,并将更多漏网的骗子送进监狱。包括多伦多警局在内的警方也已经注入新资源处理金融投诉,对金融诈骗案进行调查。

火力集中的欺诈调查机构?
有专家指出,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以对加拿大的金融欺诈案的调查机构各自为政。皇家骑警、安省省警和魁北省警、以及加国各市的警局,都可以对欺诈案进行独自调查。此外,全国13个省和地区的证监会也有权进行独立的调查。
投资者倡权组织加拿大投资者权益协进基金会(Canadian Found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Investor Rights,FAIR Canada)执行主管帕斯卡托(Ermanno Pascutto)称,鉴于如此之多的机构涉入和职责重叠,一些关注度较低的案件遭落网也就不足为奇。
帕斯卡托称,受害者往往向各个机构分别报案,试图获得某些能腾出时间并具有专业技能的官员的帮助,但最终的结果却是案件遭到所有机构的忽略。
帕斯卡托指出,有时候警方缺乏必需的专业知识,因此无力处理复杂的欺诈案件。此外,受害者和监管机构也没有简单的方法去了解其他司法机构是否已经对相同的欺诈案件进行调查。
加拿大投资者权益协进基金会呼吁成立欺诈调查中枢机构。但是安省证监会前执行主管帕斯卡托称,这一集中调查机构应远离皇家骑警,因为一些经皇家骑警处理的倍受关注的欺诈案的处理结果令人们深感不满,例如北电(Nortel)欺诈案在经过漫长的调查和审讯后,最终以三名前高管被判无罪告终。帕斯卡托称,一个新的全国性调查机构应该配备律师和法务会计师,以及有警察技能背景的调查人员组成。他同时指出,该调查机构应该既对金融犯罪进行调查,又进行起诉。
但是要对金融业进行集中监管并非易事。联邦政府多年来一直在努力争取赢得省府的支持,以成立全国性的证券监管机构,但是此举却遭到一些不愿意放弃对证券行业的控制的省份的反对。
但是,帕斯卡托仍然称赞安省证监会举措,表示新成立的反欺诈行动队在进程中“迈了一小步”。此举可能令更多规模小于$500万至$1000万的投资欺诈案得到起诉。
安省证监会在今年6月宣布,将新成立了一个20人的调查行动队,该行动队将与警方携手合作,共同调查那些规模较小的欺诈案件,并将它们诉诸法庭。
安省证监会执行部总监艾肯森(Tom Atkinson)表示:“我们正在着眼锅炉房骗局(Boiler Room),小型庞氏骗局,以及诸如此类的案件,我们看到有许多安省投资者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但是却没有得到很多关注。”
将相关的欺诈案件诉诸法庭,而不是安省证监会审裁处,就可以根据《刑法》骗局策划者提出全方位指控,使其    最多可被处以高达14年的监禁。

本文发布于: 2013-8-30 11:03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37188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为什么加拿大投资骗子总能逃之夭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