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移民 / 正文

纽约新年夜的管理,我们该学些什么

一百万人,就这样聚集在一起狂欢,然后又有条不紊地回家。纽约数百年的城市记忆中,有过各种灰色的过去,而时代广场的新年夜留给人们的永远是最美好的快乐回忆。
世界的热闹看美国,美国的热闹看纽约,纽约的热闹看时代广场。纽约是世界上最热闹的城市,这个城市一年四季都在过节,不怕没热闹看,怕的是没那么多分身去同时看。
而最能体现美国人民看热闹精神的活动,当之无愧的是纽约的新年夜。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一个又一个的节日,带动着购物和约炮下释放的神经。玩到了新年夜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在充分的前戏中野够了一年的压抑,就等待那最后高潮的释放。

纽约的新年夜,有很多个玩法,参加跨年马拉松,中央公园看烟火,听音乐会,而这些玩法的火爆程度,都完全不足以与在时代广场等待大苹果的降落媲美。
时代广场的新年夜,按照不爱凑热闹的人的说法,大约就是一群人傻乎乎地从下午就开始占位,在寒风中靠相互的偎依取暖。百万人忍饥挨饿尿拉在裤子里等到半夜,就为了最后疯狂地倒数计时,当计数清零的时候,时代广场顶上的大苹果缓缓落下,人们又开始疯狂地欢呼、跳跃、接吻,迎接新的一年到来。这个水晶球,直径达3.66米,重5.4吨,表面镶嵌有2668颗沃特福德水晶,由32256盏LED灯,足够炫目。
整个曼哈顿岛上有八百万人,而跨年的这一个晚上,小小的几条街道里就要塞入百万人,这是极度的不可思议的热闹,足够疯狂地热闹。即便如我曾经拥有在北京挤高峰期公交车的傲人战绩,可这样的活动足以让我意识到,除了中国,其他国家也会有人口密度太大的问题。而我所认识的美国土著,稍微冷静一些的人提及这个活动就退避三舍,除了那些浑身流动着鸡血的年轻人对此推崇备至。
但时代广场新年夜,就是这么霸气,作为荷尔蒙的麦加,不去是对不起自己内心的躁动。
按照网络官方指南,要参加晚上12点的活动并赶上个好位置,大约下午出发就可以了,赶在核心区域被封闭前即可。可我彻底地低估了美国人民,当我精心计算了时间,自以为巧妙地赶往时代广场时,人生观被乌泱泱的人群瞬间击溃。不过下午五点左右,涌向时代广场方向的人流已经浩浩荡荡,只能随着大流往前蠕动。当人流的速度越来越放缓的时候,终于可以远远地望见今夜高潮的中心,而这片最核心的地带,已经被纽约警察用铁马隔离开来,隔离区里失去了自由的人们激动而自豪地享受着宝贵的束缚。因为,外围的人因为舍不得付出排队的时间,就只能享受眺望的待遇。而在时代广场新年夜的现场,与中心舞台的距离,与未来吹牛谈资的资历成反比。
我所在的这一街区,人还不多,人流还在慢慢地汇聚,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靠着街道边待用的铁马,轻松地闲聊着。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12月31日,美国纽约,上百万来自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人们汇聚在纽约时代广场,在“世界的十字路口”共同迎接2014年的到来。图为广场安保一景。CFP供图)
为了将近百万人稳妥的管理起来,纽约警察提前根据曼哈顿的街道情况设计好了小方格,以舞台中心向外辐射,每一个小方格里的人站满以后,这个方格就被封闭起来,不再放人进入,而接下来的下一个街道作为小方格开始接力收纳游客。方格与方格之间留有应急通行的通道,以备不时之需。而那些东西走向上无法看见热闹的街道,没有被划为留住游客的小方块,但也隔离起来作为补充通行的通道,同时也作为警察、医疗队等休息与备勤的空间。一百万人就这样被一个个小方格隔离起来,在各自的方格里自娱自乐,互不干扰,但万一出事,还能通过预留的通道有机地互相联通。

除了街道空间外,在时代广场新年夜控制区周边的大楼豪宅里的富人们,如果要安静潇洒地邀请朋友聚会和观赏跨年夜活动,也要报备好名单与请柬,同时提前进入大楼内。
而为了防止人群中出现骚乱,纽约警察还出动了骑警,威风凛凛的高头大马在旁边守候,万一有情况警察立刻纵马过去处理。再头脑不清醒的人,在这大马面前也马上矮了半头。
除此以外,网络上还特意提醒,参加活动要自带食物与饮料,但不要带含酒精的饮料。这条规定是有严格的法律作为后盾来执行的,在纽约,成年人可以买卖酒精,但不允许公开饮酒,如果带酒出门,酒瓶也要用不透明的袋子套住。在时代广场这样开放的空间里,不饮酒倒也能避免诸多公共事端。
到了晚上活动结束以后,警察就开始毫不留情地清人了。一个个小方块中的人群又依次被释放出来,通过公共交通送回八方。警方清人不仅仅要方便清洁工进场,给纽约一个清洁的白天,也好让最核心区域那些过足了瘾,但又最长坚守超过12个小时的人们有机会尽快地释放自己。
一百万人,就这样聚集在一起狂欢,然后又有条不紊地回家。这个仪式从1907年开始,一直延续至今。纽约数百年的城市记忆中,有过各种灰色的过去,而时代广场的新年夜留给人们的永远是最美好的快乐回忆。
当我日后组织大型马拉松、晚会等公共活动时,对时代广场新年夜的整体管理又增添了一分敬佩。国内的活动组织,也能基本学会类似的分割控制等管控方法,虽然系统控制上还很幼稚,无法完全保证各个模块充分的协调配合,但也基本保证有条不紊的进行。而国内活动组织在控制了秩序的同时,又会因为过于强调控制而极大地限制参与者的自由,从而损失了一定的快乐,无法充分地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分享。如同时代广场新年夜一样,即让最多的人群享受到了快乐,又能井井有条地疏导人群进出,确实是相当高超的综合管理水平。
见贤思齐,回想起纽约时代广场的新年夜,就会不禁地反思,我们何时能学会好好地热闹一场呢。
本文发布于: 2015-1-4 21:5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058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纽约新年夜的管理,我们该学些什么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