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华人反对比例代表制的十大盲点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市选前微信上的“舆论领袖”们,对华人不分良莠的爆棚参选高喊赞歌,以为“红旗真的可以插上解放区”,以为华人可以轻而易举拿下华人集居地几个城市市议会,结果当然是有目共睹。谁知,到了比例代表制公投,这些舆论领袖一边倒“唱衰华人”,认为一个对华人及少数族裔和小政党绝对有利(这是政治常识)的比例代表制,可能是政治制度上的洪水猛兽,一夜之间回到“依赖大政党”才是保证华人歌照唱、舞照跳的“顺民生活”思维。
不仅如此,在讨论中,毫无民主素养的威胁、粗口、人身攻击处处皆是,不一而足,一些人的民主素质也证明了他们自己的论调:华人不足于成为卑诗省民主制度中一个可以享有公平权力的少数声音。我深知,华人选民大多数是网上沉默的一群,我有责任把自己对比例代表制讨论的一些盲点指出来,与大家共享。
另外,从省长和反对党领袖的辩论可以看到,朝野两大政党其实都不赞成比例代表制,因为他们都是大党,都可能单独掌握政权。论据很简单,省自由党倾全党力量反比例代表制,但掌握行政资源的新民主党竟然在华社不举办任何一次说明会,再加上他们提出的复杂选择(故意让人困惑?),恰恰证明这个公投只是落实新民主党和绿党协议的“走过场”。
反比例代表制=反新民主党,这是文不对题。但是政党的博弈,常常是选民的机会。而这个选举制度改革,更是少数族裔的机会,绿党三席可以平衡权力,华人为何不可以?
回顾自由党领袖选举和刚刚举行的市选,网上一些舆论领袖的错误已经相当清楚,但我们仍然没有反省,在历史机遇来临之际,依然高昂地“重复”这些错误。很简单,华人社区媒体和舆论场,没有事实反省的习惯和机制,这是华人社区兜兜转转前进缓慢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华人反对比例代表制的盲点有十个。
1.  比例代表制是洪水猛兽
这个论点站不住脚。它是民主选举制度中一个重要选择,它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几十个之多)畅通无阻。一如任何制度都有优缺点,比例代表制也有其优缺点。但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它对少数族裔和小政党有利。它并不排除大党可以继续独霸政坛,如果大党有好的领袖、好的政策、选民支持的基础,这在日本、德国甚至台湾都是如此。
抓住比例代表制的一两个弱点而否定其全部,无异于抓住华人社群一两个问题而全面否定华人一样荒唐。但比例代表制对大党最不利的是,你没有好的领袖、好的政策、却可以依赖“大”而获得全部权力、执政靠空白支票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换句话说,你如果站在大党的靴子里(不管左右),永远看不到比例代表制的好处。

2.比例代表制将维护新民主党和绿党长期统治,对经济相当不利
这种说法有两个问题:一是比例代表制不可能保证哪个政党可以稳赢,无论左和右。二是比例代表制与市场经济大小没有关系,我们以全球四大经济体来看,美国是三权分立,也是总统直选(选举人票),与加拿大政党内阁制是两回事。中国老二,是威权主义体制;而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和德国,都是采用比例代表制的民主国家。可见,比例代表制与经济发展好坏,没有关系,那是政党政策的问题。
另外,反对比例代表制的大党和其追随者在“左手打右手”的矛盾中陈述比例代表制的坏处:A.比例代表制是新民主党和绿党企图长期执政的阴谋;B.比例代表制将造成小党林立,像意大利那样总理如走马灯式地换。请问,谁能将这两个逻辑在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脑袋里统一起来?(这就是忽悠,把两个根本相反的东西,融在一炉煮,竟然有人接受)
3.比例代表制对华人不利,因为华人政治力薄弱,一盘散沙,窝里斗,无法形成有效的政党模式,而可以如愿在比例代表制中建立地位
这是按照过去的历史来推论未来,如果逻辑在理,那么华人在简单多数制中遭遇的是同样地位,制度改不改无所谓,不必大赞简单多数制对华人有利,比例代表制对华人不利,啥制度都可以,继续做沉默的一群就可以,跟在大党尾巴后面做花瓶就可以。(不解的是,花瓶为自己唱赞歌情有可原,不是花瓶的人为何跟着起哄,显然,他们认为,自己也有做花瓶的可能。)
 

我要指出的是,华人窝里斗恰恰就是台面上“侨领们”的窝里斗,在加拿大接受民主洗礼的大部分华人,是懂得审时度势,懂得要为我们的后代创造公平参与政治的平台,对此,我很有信心。
但是,华人必须清醒认识到,华人不能掌控选举制度改变,因为华人是少数。这次公投,是主流政党博弈无意中开出的“缺口”,这就是所谓的历史机遇。我们花了十年二十年时间,要改变华人是某个主流政党“铁票”这件事情,唯有主流公投选票五五开,决不出胜负的时候,华人才能发挥关键少数,无论支持还是反对,都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而这正是比例代表制的功能,在逻辑上保证了在选票上少数的华人可以发挥这样的角色和作用。
华人要知道的是,以目前华人政治实力,根本无法像大麻团体、同性恋团体等那样以小制大,发起要求改变制度的呼吁。即使华人社群高度认同的人头稅道歉,也是由非华裔议员在七十年代倡议,而华裔即使在大党中获得了多元文化部长职位,结果在社区中推的仍然是不道歉、不赔偿的社区教育方案(因为是花瓶),令人愕然。
直到新世纪,才有了联邦政府道歉。而来自卑诗省的道歉,也要再等八年之久。其中原因,难道还需要费口舌吗?而比例代表制至少在制度上给了华裔公平话语权和政治参与权的基础,只要通过百分之五门槛,就可以直接在议会提出议案,不必看大党领袖脸色,而是理直气壮与大党进行战略合作和政策交换,这就是我说的“做合伙人,而非小伙计”。
4.比例代表制是党决定议员,从而将失去选民推举议员的可能,以及议员为选区服务的可能
这不是比例代表制弊病,恰恰是大党在平庸领袖领导下的弊病。大党独霸权力的时候,选区内政党候选人全部控制在领袖办公室手上,谁要空降,谁要指定,谁要通过党内初选,全由领袖决定,而非党员和候选人决定。两大党决定的候选人,就是选民不得不选的对象。
大党内的少数族裔花瓶,更是离谱。明明华人社区都不认识的人,突然被约谈要做候选人了,哈哈,那就只能“华人投华人”了,因为没有“华人投能人”的余地。也因此,在大党制度下,议员只对领袖负责,根本无需对选民负责。这样的例子,不需要我在此一一列举了吧。选举时只要向华裔选民灌输,对立政党是“坏人”,跟华人“势不两立”,大家选党而忽视候选人就可以了。
 

比例代表制则不同,仅以混合比例代表制而言,本来就是将简单多数制和政党比例代表制结合起来,有选区的简单取胜,也有政党比例。政党的“不分区议员”,要在选前公布,让选民看到这个党是否值得投它一票,这个党过门槛后,到底谁来议会议政。换句话说,选民对议员的“投票”更加直接和广泛,花瓶和坏人,难以上台面。
当然,大党在挑选华裔候选人的时候,也必须挑能力和社区形象好的人,用花瓶来糊弄选民将行不通。因此,在比例代表制下,无论大党,还是小党或者族裔政党,对候选人要求会大幅提高,浑水摸鱼的人难上位了。
5.比例代表制将触发华人更大的分裂、混乱和一盘散沙,而依附大党,至少可以像过去一样保平安
这是一个伪命题,言外之意是华人社群在民主体制下永无出头之日,只能是民主体制“寄生虫”。从梁启超百年前的《新大陆游记》观察,华人就是一盘散沙,百年来没有多大改变。理由之一,就是混在“大党制度”下过。但是,比例代表制就会给华人团结带来最低标准,那就每次选举要拿到投票选民的百分之五选票,不然啥也不是。在这个压力下,华人的求生和求胜本能就会发挥出来,制度倒逼将使华人别无选择,必须寻找最低限度的华人共识和议题,并寻找妥协基础,以求在议会上垒。

事实上,依赖“大党保护”的时代正在终结。北美正在走入“民粹主义”时代,民粹主义在社会泛滥的时候,政客一定会寻找替罪羔羊来掩盖施政错失和迎合民粹选票,上届简蕙芝政府打破自由党市场经济原则引入百分之十五的外国人买家稅,就是迎合“厌华民粹”,大党内的华裔议员非但不质询,而且还得闭嘴支持。这种民粹主义泛滥,新民主党也会如法炮制。因此,要避免成为民粹主义下的牺牲品,华人只有起来争取平等的政治参与权,分享政策制定的权力。
6.比例代表制让华人参政变得更加困难,还不如留在简单多数制大伞下
这是以色列人“出埃及心态”。根据旧约圣经记载,当年摩西要带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四百年奴役,以色列在路途上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觉得有吃有喝做奴隶又何妨?在走进迦南地(流奶与蜜的地方)之前,以色列人多次想返回埃及,做“有吃有穿”的奴隶,这就是奴性。
其实,制度是在不断改进中成熟的,并非一蹴而成;同样,对制度的适应也是渐进的。华人从亚洲来到加拿大,就是不断适应新制度过程。华人在简单多数制下慢慢从不投票到投票,就是一个适应的过程,比例代表制也不会是例外。假如比例代表制通过,一段时间以后,华人就会醒悟到,这个制度对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参政和政治权力的公平分享,是何等重要。
 

7.华人大部分人的意见就是“正确的意见”,所以我们要Say No
这是误解。这里有两个问题,第一,华人大部分人Say No, 并不是因为华人社区通过理性的辩论和讨论,才得出这个结论。相反,这是在大党宣传“洗脑”下产生的结论。因为在微信论坛和其他地方,我们看到的有大党倾注全力发微信,来佐证比例代表制的“荒唐”与“不合理”,但这些理据大部分都是建立在错误的事实根据之上,根本没有提及这个制度全球有近百个国家使用。而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中,缺了一个最简单的事实,那就是所有的赞成者和反对者都承认一个事实:这个制度对少数族裔和小党有利。华人是少数族裔,难道华人就是例外,会成为这个制度的牺牲者?
第二,华人大部分人say no, 并不表明华人与社会主流意见是一致的。加拿大百人会委托民调公司做了这次公投中最重要的一次民调,结果显示,非华裔对公投的态度是分裂的,41%反对,42%赞成,17%还没有决定。但华人中的意见大部分是反对(可参阅省报和Insights West网站,加拿大百人会网站) 。可见,大党“洗脑”运动在非华裔中影响一般,但在华人社区效果很大。可见,不少华人非但成了“铁票”,连独立思考的权力也一并让渡了。有趣的是,执政党的不作为,也没有阻挡主流民意的一半来支持制度改变。很简单,一个基本逻辑发挥了作用,比例代表制对所有大党都是“不利”。
 

8.比例代表制可能让华人连“政治花瓶”都做不成
不少人担心,虽然华人参政者在很多情况下是大党的“花瓶”,一旦比例代表制通过,华人政党过不了5%的门槛,而大党也不再需要华人的花瓶,结果是“鸡飞蛋打”。言下之意,政治花瓶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至少华人聚会上,还有“华人议员”充当布景,有部长、厅长、代市长来画饼充饥。这个论点是错的,就以大党来说,有了比例代表制,它要认真想想是否再可以取得少数族裔信任和加入,因此会做两个即时的改变:一是要网罗华人社区中真正有本事和有民望的人来加入参政团队,让他们在可以胜选选区出战;二是要把核心权力的大门向华裔参政者打开,让他们有话语权和参与政策制定的权力。
换句话说,你是大党忠实支持者,你又是有才华的人,让华人选民信服的人,你就应该坐看比例代表制通过,如此,你在大党中的地位将直线上升,这就是政治竞争带来的好处。可以这样说,比例代表制通过后,那些本来就是“政治花瓶”素质的人,那真的会绝望,因为糊里糊涂可以坐上“政治花瓶”的可能性,大幅度降低了。

9.再怎么说,“华人党”没有前途,因此,比例代表制作用不大
这是错误的。在成熟民主政治中,单靠族裔背景和肤色要在政治上崛起,那是不可能的。上世纪60年代,美国黑人打出“黑色就是美丽的”口号,推动民权运动风起云涌,造就有色人种参与政治热潮。华人在加拿大,不但内部分裂一盘散沙,外部也在被妖魔化和孤立,华人当然不看好华人党。但是,比例代表制给少数族裔政治崛起提供了良好制度基础,华人中只要有能人,能制定出好的政策政纲,那就存在着以华人为主力成立政党的可能性,比如泛太平洋党。
好的人才,好的政纲,就能取信于民,就能崛起,就能从小做大。在比例代表制下,党的名称和族裔组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好的人才和政策。在这次公投中华人以省自由党“意见”为“意见”,而这个党历史也不长,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崛起的,至今20多年而已。或许,在比例代表制下成立泛太平洋党,20年后会是怎样的风范,完全可以展开想象空间。但在简单多数制下,再过20年,华人参政还是“花瓶”,或许连花瓶都做不上。以这次市选来看,温哥华过去36年,都有华裔市议员,但今天则是“归零”,这难道还不是好例子?

10.比例代表制会产生希特勒
从来没有听到过比这个更荒唐的论述。在加拿大,有宪法,有人权宪章,有仇恨法,“三座大山”形成的“雷峰塔,足够压住希特勒式的“白骨精”。只要不违法,任何激进的左右派,都有言论自由和话语权,把这些言论纳入议会的辩论,当然好过让它们变成街上的“炸弹”,这就是民主制度优越性。
退一万步讲,如果加拿大真的出现了产生“希特勒”的选民土壤,那不管是简单多数制还是比例代表制,都不能阻挡。真的如此,那华人不能像三十年代欧洲的犹太人,因为舍不得财产而犹疑不决,立刻“用脚投票“,一走了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交流。

 
本文发布于: 2018-11-16 14:56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华人反对比例代表制的十大盲点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