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白先勇:汉语新文学的“贵族”

高度生活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今年二月廿四日,澳门大学授予著名作家白先勇教授荣誉文学博士学位,并举办“白先勇与汉语新文学的世界性影响”研讨会。研讨会于廿五、廿六日两天举行,共有六场,出席的学者三十多人。荣誉学位的颁授与专题研讨会的举行,是对白先勇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及推动昆曲艺术贡献的肯定,也可说是白先勇研究的一个里程碑。

白先勇的荣誉学位由澳大校董会主席林金城与校长赵伟颁授,颁授典礼上,文学院院长靳洪刚在赞词中说,白先勇是汉语新文学的钜子,他带著灾难岁月兵荒马乱的记忆和民族疮痍的疼痛,以其极富才情和魅力的笔墨写出了桂林山水的沧桑,重庆硝烟的厚浊,上海洋场的笙箫和台北深巷的悲叹。接著的研讨会,与会学者包括朱寿桐、李瑞腾、杨义、林幸谦、陈瑞琳等,他们从多个不同的角度对白先勇的作品作了深入的探讨。白先勇教授在最后致词时说:“感谢这次研讨会,让我认识了一个白先勇。”杨义则表示,“白学”应该从这里出发,兴起可期。
白先勇的著作称得上都是精品。《台北人》、《纽约客》、《寂寞的十七岁》、《孽子》……皆脍炙人口,早已成为世界华文文学中的经典作品。他的作品胜在质量,而非数量,而文学艺术作品最重要的正是质量。白氏精工出细货,但这并不等于他写得少。记得多年前与白先勇教授及他哥哥在香港的酒店共进早餐,他哥哥就“爆料”说:“其实他写得并不少,只是都放在抽屉里没拿出来罢了!”可见白先勇的写作态度是精益求精,写出的作品未修改到完全满意,未过得自己那一关,就不会轻易拿出去发表。就说他十多年前开始写作的父亲白崇禧的传记吧,至今还未完成。读白先勇不期然会联想到李煜与纳兰性德,称他为汉语新文学的“贵族”,也该适合吧!

近二十年来,白先勇又致力参与改革及推动昆剧,青春版《牡丹亭》在中国、港台和欧美各地公演后,广受好评与欢迎,令新一代的观众领略到了昆剧这一精致高雅的中国传统艺术的非凡魅力。白先勇对昆剧的推动是全情的投入,从策划、剧本改编、选角,以至服饰、布景、道具、音乐等方面,他都全程参与,整个构思、改编、排练及舞台设计装置,没有一个环节缺席。早于八十年代中,话剧《游园惊梦》在香港演出时,我就曾到后台去看白先勇和演员们排戏。那时候,他也是服饰、道具什么都关心过问,认真的态度与对待写作没有分别。白先勇对昆剧的痴迷与戮力推广,几乎到了废寐忘餐的程度,以至被老同学、诗人戴天谑称“不务正业”。但他的努力付出有了很好的正面回报,青春版《牡丹亭》让世人重新认识了昆剧这一古老高雅的中国艺术。

我是白先勇作品香港版本的出版人,八十年代在香港出版了《白先勇自选集》、《骨灰》、《第六只手指》和《孽子》等作品,还有王晋民著的《白先勇传》。那时候,曾促成香港作家联会等多个文学团体一起合办白先勇的欢迎座谈茶会,也安排他到书店为读者签名。九十年代,我提议邀请白先勇出任“加华作协”顾问,并于1998年邀请他到温哥华出席第二届华人文学研讨会及中国电影节,在西门菲沙大学公开演讲。2013年,卑诗大学邀请白先勇到访,就新著《父亲与民国》发表演讲,“加华作协”也为他举办了与加华作家会面的座谈晚宴。此外,我们还先后在中华文化中心放映了白先勇的纪录影片和青春版《牡丹亭》,两次都全场爆满,座无虚设。
现在,年近八旬的白先勇身体状况甚佳,期待他的新作尽快面世,为读者带来新的惊喜!

本文发布于: 2016-5-13 16:31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白先勇:汉语新文学的“贵族”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