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天津大爆炸后该如何反思加中迥异的安全意识

高度生活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移居加拿大之前我做记者,碰到在中国的西方人经常问他们, 你们觉得东西方差异在哪里?你在中国生活和在你们本国有 什么不同吗?他们的回答五花八门,但听后总的感觉,生活也没有差别到哪里去。本来嘛,都地球村了,现在人们在世界各地四处旅游居住,哪儿和哪儿的生活都差不多。

但这些年真正在国外定居下来,才发觉,虽然中西方人们在物质生活方面已越来越相似,但在思想理念上,差异还是很大的,这种观念上的差异让在异国生活的我随处可感。

就拿安全理念来说吧,天津大爆炸,弹指灰飞烟灭,如世界末日般,其景可怖,让我们感到生命如此脆弱不堪。我们在这惊悚的一刻,才真
正意识到,安全知识和措施对生命的保护是如此性命攸关。而在平日的生活中,我们谁又把安全问题,像西方人一样,随时随地放在心上呢?

我一个朋友的孩子来加上初中。开学两周了,我问他,你在学校都在学什么 ? 他说在学科学(science)课程。“那你具体学了什么呢?”

我是想问他们是不是在学些公式,定律之类的。孩子却回答:“没什么,整天讲安全安全,具体的什么都还没开始学呢。”

记得弟弟刚刚移民过来时,去上了一个屋顶维修的课程。很长时间过去了,我碰到他时,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学会怎么修屋顶了吗?” 弟弟的回答,和我朋友的孩子如出一辄:“还没开始学呢。整天在讲安全,安全。各种条例、条款、注意事项……都讲了一个多月了,烦死了。”

弟弟、我和朋友的孩子,我们都是从小受中国教育长大,在我们的意识中,觉得学习实用知识和技能才是重要的,而像安全知识,措施,条例之类,大致知道就行了,花那么多时间来系统学习,简直是种浪费。

但真的是浪费吗?如果我们的每个孩子,在学校教育课程中,非常认真、完整、系统地学习了安全知识,思想上像重视技能知识那样重视安全知识,那么这次天津大火的扑灭过程中,是不是就很大程度地可以避免消防队员,无知地用水去浇化学制剂,引起二次爆炸呢?我们的城市监管规划人员,是不是就会坚持执行居民区和危险物储藏地要实行严格隔离的规则呢?

在我们的教育中不受重视,一带而过的安全教育,在西方教育中却占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其结果是,每个人,在开始做任何事时,都会形成一种自然的条件反射:注意安全。

我老公在加拿大长大,就是自幼受到这种教育,安全意识到家的人。车开进加油站,老公一定要让我们把安全带松开,说这样加油站着火时可以及时逃脱。车开上渡轮之前或从渡轮里开出,安全带也一定是不能系的,这样如果车落水,人不会因为被安全带绑着而无法逃生。

只要在水面上划船,救生衣是不能不穿的。到家里的后院给草撒点农药,要穿一身胶皮衣外加防毒面具,打扮得和外星人差不多,看了觉得很可笑。路边的野莓又大又甜,他坚持不吃,还劝我们别吃。然后到商店买来一模一样的莓果,说商店卖的经过检验,吃着安全。

老公常因为我忽视一些安全问题对我大发雷霆。以前孩子小,家里有棱有角的墙面、家具他都用一种泡沫塑料包上。孩子一但把它拽下来,
大人不给放回去他就非常生气。

这里人骑自行车都戴安全帽。那时我家小童骑个儿童小自行车或小三轮车,我犯懒或忘了给他们戴,老公也会急赤白脸。小孩车上安全座
椅哪个带子没绑上。哪个卡子不够高。一旦做得不到位,老公便会火冒三丈。还夸张地说:“你这样会死人的。”看他那种郑重其事,正儿八经的样,我总在心里想:“你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可放眼周围大多数西方人,都对这些做法恪守不移。我想这一定和那些连篇累牍的安全教育课有关。

我也曾把老公带回过中国。中国之行让古板恪守安全规则的老公大开眼界。

我们招手坐出租,后座根本没有安全带。常引老公冲我发火的小孩安全座椅,大家根本不用。带孩子出门坐车,就把孩子抱在腿上。妈妈家十四楼。一天老公下楼不坐电梯,非要走楼梯。我以为他想锻炼身体,便随他走了一趟。走到楼下他才对我说:“这栋楼每层楼道通楼梯的门都没有关。”

当然不关,关上人们来来回回走多不方便呀。”我说。

“在塔楼设楼梯可不是为大家来来回回走的,来回走可以坐电梯,楼梯是在大楼着火时紧急撤离通道,所以楼道通楼梯的门一定得关上,
这样大楼失火时烟才不会大量涌入楼梯,人们才可以顺利撤离。”老公苦口婆心解释道。

“啊?”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塔楼楼梯真正的功用。以前,我一直以为楼梯是为电梯坏了或太拥挤时,给大家添设的另一种可选择的通路。老公后来一直敦促我去楼委会反映让大家把各层楼的安全门随手关上,以防大楼万一着火。我没管。我想那么麻烦的事谁都不会坚持去做的,
谁会老想着大楼可能随时要着火呀。

那次,老公在中国生活的一个月里,他西式的安全意识不断地受到中式现实的挑战,如过马路。在中国生活,我们都知道,过马路得一个车道一个车道地过。只要身边车道没车就先过这个车道,然后站在马路中间等下个车道的车给你腾地儿。“你要胆小,永远都过不去这条马路。”
我对站在路边犹豫不敢前行的老公说。老公只好拉了我的手,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学过马路。

我们还遇到在街上行车,因为车又堵又慢让人不耐烦,老车把式们有点空就往前钻,三条车道走四辆车,两条车道走三辆车是随时都有发生的事。还有时,路边紧急停车道上也飞奔着一串串的车。这些,都让在加国长大的老公瞠目结舌。

在中国训练了一个多月回来,老公死板的安全意识已经被削弱了很多。临回国时买了几把在中国到处能买到的弹簧小折刀放入背包,完全忘了这种弹簧折刀因为安全问题在加国是被禁止使用的。有什么样的教育出什么样的人才。那次回到加拿大,我发现弟弟上的那些安全课,在他身上起了效果。因为我看弟弟去买一双鞋,我说 :“这鞋多贵呀,你还买。”他回答说:“上房顶,可是不能买差鞋。不安全。”

总有人说,中国有自己的国情,很多事不能要求得像老外那么一板一眼。但急功近利,以简化安全教育、安全设施做为节省时间和成本的手段,必将自食其恶果。

你能看到三条车道走四辆车,你就能看到一起起交通事故。你能看到没经检疫的野生动物摆上餐桌,你就能看到 SAS,口蹄疫……你还能看到矿难,以及灰飞烟灭的天津……

安全问题,没有捷径走,你能侥幸过今天,却侥幸不过明天。
本文发布于: 2015-8-24 10:5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577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天津大爆炸后该如何反思加中迥异的安全意识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