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征文 ¦ 不完美的妈妈:潮汕母女旧事三则

大部分妈妈,都没能有足以载入史册的光辉事迹,而是那个普通的,在菜市场砍价的身影,为了你我耐心地和一地鸡毛对抗。

今天没有什么沉重的话题,只是几个可能大家都经历过的旧事,希望你们也能从这几段故事里,找到你们妈妈的一些影子,因为天底下的妈妈们,大抵都是有相似之处的。

一、妈妈的艰难成长之路

我妈这个人啊,真的毫无耐心,嗓门大,甚至有点笨手笨脚,不具备世俗认为的合格母亲的一切要素。

在我妈的养育下,我小时候被牛奶烫过后背,被喂错过食物拉了好几天肚子,被放在自行车后座摔过,村里走丢过1次。这些要是放上今时今日的新闻,再掐头去尾添油加醋一番,我妈可能会被唾沫星子淹死。

但那时年代特殊,家里几辈人都过得清苦的日子,没有半点富贵根基。我妈跟我爸拼命地做着生意,疲于奔命,想让我上好一点的学校,过上好一点的生活,绝大部分时间真的顾头不顾尾,活得辛苦狼狈。

我被牛奶烫到后她哭,哭完就从此把奶瓶放在最远最高的角落,我摔倒之后她会哭着把我抱起来,然后自己骂自己,走丢之后找回来,也是哭得稀里哗啦,此后盯我盯得相当严谨。

我长大后翻到过我妈二十多年前的日记,上面写了几串记账:

“××(我的名字),幼儿园400元。”

“下月奶粉××元。”

“今日菜钱××元。”

……

密密麻麻全是关于我的支出和预算。

在我还毫无自立能力的那十几年,她磕磕绊绊地当着妈妈,我磕磕绊绊地努力成长,在生活这个命题里,我们俩都在拼命解出合格的答案。

很奇怪,长大后我清晰记得这些事,但是却没有什么委屈怨怼的情感,反而觉得有点温暖,并夹杂着一点心疼。

或许就并没有什么天生完美的父母,大部分妈妈也都是需要艰难成长的,如果愿意对孩子付出足够的爱,那她会慢慢从0分的妈妈变成80分的妈妈。

幸好,最终我长成了一个不是很优秀,不是很漂亮,但总归是不怎么坏,也能自力更生,偶尔还能逗她开心的人了。

我总是在想,如果我现在当妈妈,我可以预习千万遍,提前上无数育儿课程,这样我的孩子出生的时候,我可以游刃有余。

但是实战起来,当一个生命交到我手中,我可能还是会紧张惶恐。如果他能活到100岁,那么我恐怕要连他未来100年所有可能出现的困难和未知的挑战都会想一遍,然后忧心忡忡地想着如何帮助他成长。

每次想到这个,我就由衷佩服起那个不完美,嗓门有点大,脾气也很冲,但总归把我平安养大了的妈妈。

二、无法复刻的妈妈牌食物

说起这个话题,应该每个人都要开始在口腔里分泌口水了。

我妈是从外地嫁过来的,但一手地道的潮汕菜却做得游刃有余。

汕头靠海,从小一日三餐总能看到不同种类的海鲜,记忆里妈妈永远变着花样在做海鲜。

我尤其迷恋于那道油煎马头鱼的味道,咬下去满口鲜香脆,还有蒸螃蟹,满腹丰腴的蟹黄,包裹了整个季节的肥美。

有时候错过了饭点,晚回到家,全家人像是约定熟成一般,所有的螃蟹和马头鱼最终都会归我所有。

妈妈们似乎总是有一个统一的习惯,那就是当你在餐桌上夸了某一道菜好吃,那么接下来连续好几天,你都会看到那道菜。

放暑假的第一天,我满心欢喜地说,酸菜炖土豆真好吃,于是在接下来的5天,连续几顿我都会看到酸菜炖土豆。然后5天后,我在厨房的角落,看到了一小麻袋新买的土豆,瞬间被一种哭笑不得的幸福感包围。

在外漂泊多年后,我深刻体会到,妈妈的菜是一门玄学,哪怕我精准掌握了同样的水的分量,同样的烹煮时间,甚至于用了同样的锅铲,放了同等克数的盐和酱油,做出来的还是和我妈在家端上来的菜味道不一样,简直就是玄学般的无法复刻的味道。

就像李娟在《遥远的向日葵地》里提到的一样——“几乎每个母亲都有自己的拿手,几乎每个孩子对母亲的怀念里都有食物的内容。”

在某天加班回来,点完外卖,忽然有一瞬间脑子里窜出一句话——“我想我妈做的酸菜熬排骨了”。

然后我味如嚼蜡般吃完了外卖,直到临睡前还在想着酸菜熬排骨的滋味。

三、妈妈的中年逆袭之路

大概是09年的时候吧,广场舞的风潮吹遍中国大地。

我妈顶着一头扎眼的红发,率领着同区的一众大妈,一起制霸了整个片区的广场舞江湖。

我工作几年之后,我妈也渐渐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从集体广场舞成功升级为个人拉丁,无比认真,每天晚上都要去舞室上课,好像想把年轻时候那个无拘无束的少女给找回来。

我基本从小都在寄宿,上了大学,工作了之后,一年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跟妈妈从来都是聚少离多。

成年后第一笔工资给她买了钻戒,买了花,希望她年轻的时候因为我而耽搁的少女心和仪式感都能得到补偿。

有时候我在想,我们给“母亲”这个词汇赋予了太多标签束缚,太多伟大的名号,我们在歌颂母亲的同时,她们独立的个体成份几乎不复存在了。

大多数时候我们习惯于她的牺牲和付出,歌颂伟大和无私,但其实名号不该是枷锁,标签不该是束缚,在成为母亲之前,她也曾是她自己。

我庆幸于我妈妈此刻的自由自在,尊重她为了回归自我做的努力。

我希望她的最终归处是她自己的心,希望她能拥有一份独立于儿女之外的快乐。

26年来我积累了无数华美的词藻,想写出来让我妈妈好生感动流泪一番,但随着我越来越大,离妈妈的角色也不远了,我发现我的话语和愿景越来越趋于平淡——

“第一次当我妈妈,第一次当你女儿,双方都幸不辱命。”

“不必苛求伟大,完美,无私等字眼,我们一起,在日复一日的人间烟火里面,互相取暖就够了。”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255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征文 ¦ 不完美的妈妈:潮汕母女旧事三则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