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曝光 ¦ 江歌是被刘鑫“推出门”的?庭审曝出惊人内幕….

真相可以迟到,但不会太久!

距离“江歌遇害案”已过去五年了;

 

江歌的母亲江秋莲每日在饱受煎熬——一面是女儿的离奇死亡,一面是凶手陈世峰和“幸存者”刘鑫(已改名刘暖曦)藏匿的灰色地带;

从日本到中国,从街头收集路人签字,到法庭上忍痛伸张正义,这条路她反复奔跑了多少次,已经数不清;

只为女儿在天之灵讨个公道!

江秋莲跪在女儿生前居住的日本公寓门前悼念

 

4月15日,这桩案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江秋莲起诉刘鑫“生命纠纷案”,在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庭开庭。

她说,这次开庭,她等了足足1624个日夜。

这是她和刘鑫第一次在法庭上对峙。

图源:新时报

 

图源:封面新闻

 

他们上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是江歌遇害294天以后。不接电话,不回微信的刘鑫终于露面了,连说“对不起”,自己是太害怕,才不敢见江歌的妈妈。

江母听着她哭哭啼啼,转移话题,极力解释自己的无辜,弱小和恐惧,以及强化与江歌的亲近关系,坐在一旁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你就直接告诉我,江歌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江母重复道。

“有,因为杀人的是我的前男友……”

“你为什么就不能原原本本告诉我,江歌生命的最后几分钟,究竟是怎么度过的?这才是我想听的。”

显然,刘鑫在和那个答案刻意保持距离。

他们之间,薄如蝉翼,她却不能捅破。

她拿出了所有的“勇气”,只不过是出来走个排场,凑乎一下事。

 

 

在检方和社会各界的努力下,杀人犯陈世峰未能替自己开脱,在日本被判了20年有期徒刑,在日本谨慎的法律体系中,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2017年以来,日本只执行过两起死刑,仅针对身负多重命案的凶手。

 

杀人犯陈世峰

 

但是,这并不足以让江秋莲松一口气——

刘鑫呢?那个躲躲闪闪的刘鑫呢?

她又该受到什么样的法律制裁?

在这起命案中,她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是否真如她所说,是受害者,幸存者,无辜的旁观者,还是助纣为虐,逃避责任,有打有算的“帮凶”,犯下的错足以置江歌于死地?

江秋莲决定,她要一个答案;

如果刘鑫不说,事实也会自己说话。

于是,2019年10月28日,她在国内立案,以生命权纠纷为由起诉了刘鑫,立案成功。

 

去年,该案召开了两次庭前会议,刘鑫场场缺席;

就在4月15日开庭之前,有记者问刘鑫,“这次你会出庭吗?”

刘鑫还是保持沉默。

她爸在一旁插嘴:“出不出庭,不都是这点事儿嘛。”

刘鑫马上制止:“爸你别说话,你一句话都别说。”

声音警惕性很高。

 

果不其然,她还是没有出现,只有江秋莲和双方律师出庭。

江秋莲的代理律师赶到青岛出庭

 

庭审中,被告刘鑫的律师强调,不管是江歌与刘鑫的好朋友关系,还是刘鑫与陈世峰的男女朋友关系,都是公民之间的合法交往关系;

陈世峰杀害了江歌,侵权责任应由陈世峰承担,被告刘鑫在整个事情中并无任何过错,依法不承担任何责任。

并且说江秋莲这几年筹集了几十万的善款,“江秋莲才是江歌事件的受益者”。

 

对此,江秋莲和律师都做出了回应。

 

律师:“这些捐款也好,赞助也好,和本案都是没有关系的;这是属于大是大非的问题。拿生命和金钱来衡量,是价值观的扭曲,道德的沦丧。”

 

 

江秋莲悲愤交加:“作为刘鑫全权授权的一名律师,她在庭上说出的那句话,就是刘鑫想说的。她竟然问‘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还要查我的银行账号,查我的银行流水……

我求助于社会,多亏了社会的帮助,我才能活到今天。我就是求到了30万也好,三百万也好,三千万也好,生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吗?”

她说:“一遍一遍地重复起这些话题,对我是一次又一次伤口的撕裂。”

 

 

庭审中,黄乐平律师放出了一段视频,结合现有证据制作,呈现了江歌遇害前的10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视频中还有现场的录音,包括江歌的一声惨叫。

看过后,刘鑫是否有罪,大家心理就清楚了。

案发前,刘鑫和陈世峰已经分手,而陈世峰不服气,频频骚扰刘鑫,要求与刘鑫单独见面谈话;

刘鑫因为害怕,让江歌回家替她解围;于是,江歌匆匆赶回家,结束了这二人的闹剧,并建议刘鑫报警解决问题;

但是,由于刘鑫是暂时到江歌家借住,在日本属于非法居住,刘鑫回绝了这个建议。

案发前9小时,陈世峰出现在江歌家附近的地铁站,随后到达江歌家门口,不停地按门铃,还堵住了猫眼。

此刻,刘鑫第一个想到的“救星”还是江歌;她给在外的江歌发微信,告诉了她。

江歌努力帮她想办法,甚至让她假扮自己的妹妹,假装不懂日语,混过去。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事态更加严重后,刘鑫催促江歌“快回来”,“不要打电话”;

当江歌弄明白,门口的就是陈世峰时,再次提出报警。

刘鑫却激烈反对,求她“别报警”。

江歌再次见义勇为,提出护送她去车站。

下午四点多,江歌回到家,又和刘鑫一起出门;刘鑫去打工,她去上课。

恐怖的是,陈世峰一直尾随在两个女孩身后。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两人在地铁站分开后,陈世峰一直近距离尾随刘鑫,没有离开。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期间,陈世峰给刘鑫发骚扰微信,威胁如果不和他和好,就要公开她的不雅照片,声称有她父母的联系方式,要发给他们。

刘鑫说:“分手了就不再联系,这很正常,你发去吧。”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陈世峰没有放弃,继续跟踪刘鑫上了地铁,一直跟随到刘鑫工作的门口,不肯离去。

面对这种险境,刘鑫依然没有报警,而是向一位同事发消息求助,让对方扮演她的男友给陈世峰看;陈世峰看到后,愤怒地离开了。

陈世峰给刘鑫发消息:“如果你跟他好了,我会不顾一切。”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被激怒的陈世峰,开挂了。

晚上九点,他到小卖部买了烈性威士忌酒,准备了刀具,全套衣物,为杀人做准备。

晚上11点左右,他返回到江歌家,在附近踩点,最后选择藏在了三楼,在江歌楼上一层。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刘鑫下班后,读到陈世峰的威胁消息,很害怕,连发四条消息,让江歌等她一起回家,规划好两人在某具体地铁出站口集合。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根据步速的推断,二人到达江歌公寓的时间是00:15左右,刘鑫和江歌一同上楼,刘鑫走在前面;
上楼后,陈世峰从三楼现身,察觉到异样的刘鑫快速冲向江歌的201公寓,江歌在她身后紧跟;
与此同时,他们的邻居203正在吃夜宵,听到了楼梯上多人乱步的跑动声。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根据陈世峰的证词,江歌当时前脚进入了房间,却被刘鑫一把推出,锁上了房门。
陈世峰想要的人是刘鑫,便大力按门铃,以门外的江歌作为“人质”,要挟刘鑫现身。
警方清晰地录下了刘鑫的报警语音,
她说:“我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得不到刘鑫的陈世峰气急败坏,杀人的眼睛盯住了江歌,连刺了她11刀;
江歌最后一声惨叫也被录下。
这叫声,就连走廊尽头的邻居和其他单元的住户都听见了,刘鑫怎么可能没听见?
她清楚地知道江歌发生了什么,却没有打开那扇门。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报警的间隔,她就坐在玄关等待,说“从猫眼望出去,看不清什么”,并且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最后,还是邻居打开了门,看见江歌躺在血泊之中,问:“小姐,你没事吧?”
而在一段采访录音中,刘鑫说,在第一次报警之后,她给自己打工的同事打了电话;
“我就问对方,我会不会犯法。”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于是,在第二次报警时,法律意识开始“爆发”的刘鑫,一改几分钟前说辞,变成了“是姐姐为了保护我,从外面把门锁上了!”
图源:微博@黄乐平律师
警方到达前,她从没有拨打119急救电话;警方到达后,才给119打电话,救治眼前这个满身是血的女孩。
当然,时间已经不够了。
可以说,刘鑫对陈世峰的德行很了解,规划也有模有样,步步都能考虑到自己的安全,却从没有告诉江歌事情的完整真相,没为她的安全着想过一丝一毫,还屡屡乞求江歌的保护,让江歌替她分担已经存在风险。
在江歌陷入危险时,她不仅在危急时刻锁门,脑子里还只有自己,能够找出时间给同事打电话,询问自己的责任问题……
人性至此,毛骨悚然!
而她曾说,自己“先跑上楼换裤子”,重申“没有锁过门”,“门打不开了”……
这一串串的谎言,在精准的时间线,录音证据下,全都是幻影。
也许只有那一句“阿姨,我真的怕了”是真的。她真的怕自己会犯法。这一点,她也亲口说了。
报完警后,在漫长的等待期间,完好无缺的她,“怕”得要死,没有想过对门外的江歌进行救助。
最终,江歌失血过多,失去了生命。
一门之隔,生死两重天!
江歌妈妈要求被告赔偿共计约207万元并拒绝和解;
法官宣布,由于双方争议过大,庭审结果择日宣布。
上午的庭审结束后,下午三点,江秋莲方律师召开了媒体座谈会,总结当天的辩论。
黄乐平律师说:“我们的社会道德是要向上提升还是向下沉沦,也许就在各位的一念之间。”
“动刀杀人的是陈世峰,把江歌置于死地的是刘鑫!”
江秋莲说,江歌已经离开1642天了,感谢所有在这段日子中帮助她,关心她,陪伴她的好心人。
在接受记者单独采访时,问道她如何调整自己的状态,以及自己对判决的期望,她淡淡地回答:“我心理没有期望。”
凭一己之力挺过了多年的至暗时刻,她更加麻木,也更加坚忍,坦荡。
她说,刘鑫这个案子判决下来以后,她将会启动陈世峰在国内的立案。
为亡女而战的江妈妈,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希望她能保重自己的身体,希望法律能还给她公正;
希望上天能睁睁眼,惩罚恶人。
年轻充满活力的江歌,本有着大好前途,却不明不白地送命,留下母亲和年迈的姥姥,每日以泪洗面。
最后的最后,如果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希望我们铭记这件事,长点教训,警惕被身边的“刘鑫”洗脑;
做自己事的时候也要拿捏清楚,不要过于依赖别人,把风险转嫁到别人身上,认为自己就可以“全身而退”,终究是坑害了别人,坑害了自己。
没有生命值得被如此淡漠,冷藏!
-END-

本文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意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作者|佳睿

责编|林伯宴

平台|她乡LaChic

I D |chicvancouver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9569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曝光 ¦ 江歌是被刘鑫“推出门”的?庭审曝出惊人内幕….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