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战略 / 中欧 / 正文

大缺人!中国制造业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近期,多地出现“招工难”“用工荒”现象。日前,广州市中大布匹市场附近不少城中村的街道两旁,挤满了拿着样衣、举着招工牌子的制衣厂老板,甚至排起千米长队,等着被工人“挑选”。

一些招工老板告诉记者,眼下制衣工紧俏,尽管日薪较往年提升近两成,但站了几天仍招不到几个人。

很多人在抱怨年轻人偏爱服务业,不爱制造业,也有人批评年轻人爱面子。一些老板也在积极想办法改善工厂的环境,提高工资。不过,似乎于事无补,作用不大。

那么,问题在哪里?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危机?对中国经济会有什么影响?

1

德国工人何以如此佛系?

没错,年轻人不愿意干制造业有薪水低的问题,相当一部分制造业的工资和物价、房价比起来,确实还是偏低。某著名企业家说:“员工为什么辞职?两个原因,钱没给够,心委屈了”。钱的问题是非常关键的。

相比之下,德国工人的收入就非常不错,有的德国工人的工资比公务员、教授还高,既然收入高,当然就不愁招不到人。那么让我们顺着这个结果溯流而上,看看为什么只有8000万人口的德国,居然能诞生2300个世界名牌?

在小学这个环节,德国孩子就实现了分流,这当然也是有利有弊,适合读大学的去了文理学校,适合做技工的就进入另外的两种学校,但这只是分工不同,不意味着从此之后人生的成败和收入高低。

因为各个学校之间会有流动,简单说,即使孩子进了职业预科学校,也是有机会去继续读大学的。

德国有两类大学,一种是我们熟知的普通大学,还有一种是应用技术大学(Fachhochschule)简称FH。

前者更偏理论,后者更看重实践知识以及与工业的结合。而且,应用技术大学毕业的学生似乎找工作更容易,也有人做到大企业高管的位置。

绝大多数德国工人和公务员、普通白领面对的教育资源上几乎没有区别(刻意寻找优质资源和私立学校的除外),德国没有学区房,大家租房住也可以享受公平的公立教育,因为全国的公立教育资源差别不大,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

所以,在学校这个系统,德国人不太焦虑,也不太内卷,相对佛系。

因为个人展望未来,去工厂当个工人也挺好的,买得起或者租得起房,35岁之后只要不太作能完成工作任务,合格工人大概率可以干一辈子,那就安心干活。

福利制度方面,医疗、教育免费,德国普通民众一年工作187天,每周工作四天,平均一天工作时间7个小时,每年享受六周带薪休假。

当工人不为房子发愁,不为教育医疗发愁,不为工资太低发愁,夫复何求?

德国工人没啥“野心”,不想创业,也不想去送快递,前者风险大,后者风里来雨里去,可能还不如在工厂干活挣得多,所以努力工作精益求精就好了,这是一个理性选择。

德国有很多知名的制造业品牌,几乎每一个领域,都能找到一个顶级的品牌是来自于德国的,比如西门子、保时捷、宝马、奔驰、奥迪等都是德国品牌。

德国的工业为什么强大?原因之一是:有一个强大的体系为工人提供至少中等的生活条件,工人可以非常安心,而不是总想着发大财,或者今朝有酒今朝醉,送完外卖就去睡。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格曾说,“为保持经济竞争力,德国需要的不是更多博士,而是更多(工业)技师。”

德国人很务实,不需要那么多发虚头巴脑的论文的博士,更尊重工人的价值,这对工人们而言是精神层面的满足和自我价值的实现。

德国人很保守,不搞金融衍生品,不搞土地财政,老老实实做好制造业去全世界赚钱,这就是德国模式。

这不是单个的企业努力就能完成的体系建设,需要更多力量,包括教育、医疗、民政、住建以及其他部门在一个顶层设计下有效运转和查漏补缺。

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开始缺人了,如果不赶快行动起来,结果是什么呢?看看日本。

2

人口少消费下跌,工厂招不到人

早在2019年,日本调查公司帝国数据银行的统计显示,由于少子老龄化加剧,日本的百年老店后继乏人,倒闭、歇业及解散数量呈加速之势。

2018年,倒闭的百年老店数量达到465家,刷新了近20年来的最高纪录。

少子老龄化只是原因之一,很多年轻人不想继承家业,即使家里的生意是赚钱的:以2018年倒闭的日本企业来看,有80%的公司依然保持着盈利,但是没人愿意干活了……

日本中小企业厅的数字显示,到2025年,超过70岁的中小企业主将达到245万人左右,其中半数还没有确定接班人。

中国和日本并不完全一样,但有两点和日本是很像的:少子老龄化,年轻人不愿意进传统行业。

部分日本年轻人更极端,不要说工厂,就是对传统的服务业也没兴趣,宁愿在家躺着做“宅男”“宅女”,低欲望社会的意思就是,对什么都没兴趣。

中国的相当一部分制造业企业招不到足够的工人,未来该怎么办?要命的是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也在狂跌,和日本一样:

2020年,中国登记新生儿数量仅为1003万,相比2019年减少了400多万。2019年出生率只有10.48%,已经达到了自2000年以来的最低值,2020年更惨……

中国人的结婚率自2013年开始已经下滑,2013-2020年,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

制造业的强大需要人的支撑,现在人在快速减少,这就意味着:消费直接减少,这从很多城市的消费增速放缓已经可以看到,同时意味着未来中国的企业招人更难,将面临和日本企业一样的局面。

德国人是怎么干的?德国人可以享受的生育政策是:德国政府为生育女性提供长达三年的产假,让母亲有充足的时间陪伴孩子成长。

为了降低育儿成本,德国政府早就开始实行除了幼儿园之外的其他教育费用全免制度。女性在生育期间,丈夫可申请陪产假,在假期父母双方均可领取原来薪水的70%左右薪资。而且还有按月发放的生育补贴。

即使是这样,德国女性也不愿意生娃,因为她们在现代社会中参与社会工作的参与度越来越高,生娃确实会影响女性工作升职就业。

3

国民不生,国家就只好吸引移民

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德国人口在2011年-2019年间持续增长。其中,2015年下半年因受移民潮影响录得近10年来最强劲增幅,同比增长71.7万人、增幅达0.9%。在整个欧洲地区,德国人口仅次于俄罗斯。

简单说,虽然德国人生育率低,他们也无需为劳动力而发愁,因为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人士一直在积极努力奔向德国,德国离老龄化又稍微远了一点。德国是世界第二大移民国,这就是制度优势——世界各国韭菜纷纷奔赴德国。

所以,如何解决制造业缺人的问题,也就是三条道路:增加福利,让工人的总收入、幸福感、获得感至少在社会中处于中位数,否则就不要怪年轻人奔向互联网公司和服务业。

把人当个人,而不是当韭菜和机器,这不仅仅是企业主的事儿,不改也可以,等着反噬。

让女性敢于生娃,用制度、物质、金钱刺激她们生娃,要不要学习一下德国?不学,那么看看日本、韩国,部分学校开始关闭。

再就是移民或者增加国外劳动力的事儿,这事儿更复杂,姑且可以放一放。

其实日本已经急了,2018年6月份发布的“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显示,日本将在2025年前后新接收50多万名外国劳动人口。

日本在努力吸引国外的金领、白领、蓝领以及留学生,最后还放了大招,直接修改了老年的定义:65岁不算,75岁才算。

最后强调一下:制造业缺人,不是简单的工资高低的问题,而是整个系统需要迭代升级的问题,而且时不我待,非常紧迫!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7864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大缺人!中国制造业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