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一、乌龙外交


2018年元旦,一起恶搞风波让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成了被大众嘲笑的对象。

整个事件始于2017年12月22日,黑莉的手机上接到了一个被告知是波兰政府的陌生电话。

就在当天,联合国大会举行了要求美国撤回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表决,这实际上是一个谴责特朗普的决议,当天共有9个国家反对、35个国家弃权,波兰便是投弃权票的国家之一。

因此当黑莉听到这个陌生来电者说自己是波兰总理马特乌斯时便不自觉地放松了警惕,并主动表示非常感谢波兰今天的行为。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妮基.黑莉

黑莉不知道的是,电话那头根本不是波兰领导人,而是两个名叫弗拉基米尔和阿列克谢的俄罗斯人。

他们一个负责通话、一个负责录音,玩得不亦乐乎。

“女士,你知道“Binomo”这个岛国吗?他们刚举行了选举,我们认为俄罗斯人从中进行了干预”。

“额……..我当然知道,俄罗斯人肯定干预了,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件事”。

“接下来你们将会采取怎样的行动?”

“我会跟当局确认后再给你答复”。

通话持续了30分钟,黑莉并无什么不妥的表现,回答的也都是些例行公事的惯用外交辞令。

然而她万没想到,所谓“Binomo”完全是胡编乱造的国家,根本不存在。

这直接导致了黑莉在电话中那副若有其事的口吻显得非常可笑。她根本想象不到对面正强忍着不出声,捂着嘴偷笑。

实际上这两人已是“惯犯”,包括美国能源部部长里克、参议员麦肯、英国歌手艾尔顿在内都曾惨遭“毒手”。电话录音在公开后美国官方十分尴尬,黑莉的发言人更是直接拒绝发表任何看法。

倒霉的黑莉变成了舆论的谈资,人们不禁质疑如此重要的政府外交人员岗位居然会交给一个毫无地理常识的人,这背后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黑幕?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黑莉

而实际上,黑莉的履历极为光鲜——这个堪称共和党内“贺锦丽”的女人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

二、黑莉的从政之路


妮基.黑莉,1972年生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现年49岁,父亲是印度移民。

1996年黑莉和丈夫结婚后成为基督教徒并育有两个孩子。与贺锦丽一样,她身上也有印度血统,属于印度旁遮普省。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贺锦丽,卡玛拉·哈里斯。 2021年1月20日,成为美国首位女性副总统,也是首位拥有黑人和亚裔血统的副总统

她毕业于克莱姆森大学,2005年以第一位印度裔议员的身份成功进入南卡罗莱纳州众议院并连任至2011年,随后她一举当选南卡罗莱纳州州长,成功创下了该州第一位女州长的记录。

不仅如此当时的她既是美国最年轻的州长,也是继鲍比.金达尔之后第二位印度裔的美国州长,巧的是两人同属共和党。

同时她还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南方州中非白人的州长。

可以说政坛中的黑莉给自己所塑造的独立、上进、敢于挑战传统的女性形象非常符合美国政治的大环境,至少已经让她具备了日后参选总统的可能。

2008年,布什政府任期将满,经过了他任内的反恐战争以及金融海啸,此时的美国就是个烂摊子,贫富差距造成的阶级矛盾日益加深。

民主党趁此推出了年轻的奥巴马参与新一轮的大位角逐,而共和党依然选择了传统的老白男麦凯恩出战。

为了对付强劲的对手同时也一改往日的共和党形象、吸引更多年轻选民,麦凯恩选择了阿拉斯加州州长莎拉.佩林作为副手,佩林也是女性,当时年仅44岁,她和麦凯恩搭档正好与奥巴马、拜登的组合棋逢对手。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莎拉.佩林

虽然麦凯恩最终败选但佩林的表现十分出色,她的登场前所未有地鼓动了共和党铁盘和中间派,而民主党的希拉里也在当年的党内选举拿下了1800万选票,这足以表明女性势力的崛起,她们开始逐渐参与到大选当中来。

因此当2012年的大选年到来时,看到女性候选人优势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便邀请和奥巴马一样肤色的黑莉出任她的竞选搭档却被黑莉婉拒,她并不看好罗姆尼这个人。

奥巴马一度被美国人民寄予极大希望,但上任三年多以来并没能很好的改善经济,他强行通过的医保改革更是争议极大,共和党人借此发难并推出擅长财政的罗姆尼,看似赢面不小。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奥巴马

可大选结果依然是奥巴马压倒性的胜利,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贤内助米歇尔,她以女性的身份帮奥巴马重新获得了不少女选民的投票。

事后来看,黑莉是有先见之明的,她刚当上州长不久,正是需要作出政绩给自己积攒政治资本的时候,一旦答应了万一败选,自己很可能落得跟佩林一样辞任州长的下场。

何况观察此次大选她也注意到了女性参与政治的积极,更应在此领域好好深耕为自己以后参选打下基础。

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4年后,让州长在任的黑莉扬名立万的机会到来了。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黑莉

三、扬名立万的机遇


2015年6月17日,南卡莱纳州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恶性枪击案,秉承白人至上的戴伦.鲁夫持枪冲进查尔斯顿市的一座非裔教堂并造成9个黑人公民死亡。

此事一出迅速在蹿火网络,人们尤其对鲁夫手持“南方联邦旗”的行为展开了讨论。

“南方联邦旗”是南北战争时南方政府所用旗帜,后来南卡莱纳州便将该旗挂在州议会大楼前以纪念战争中死去的士兵,被当地白人视为勇气的象征。

然而在非裔眼里,这面刺眼的旗帜则代表着对他们的压迫与不平等。

事件发生后,该州的居民就是否摘掉“联邦旗”产生了激烈冲突。根据当地民调结果,黑人处在弱势,高达73%的白人仍坚持保留旗帜。

可即使面对选民的重重压力,黑莉也坚持下令摘掉了旗帜,展现了自己政坛新兴女强人的形象。

其实早在黑莉5岁时就因肤色遭受过不公平待遇,她参加的选秀节目中本该选出一位白人冠军、一位黑人冠军,黑莉混血儿的身份被评委认为血统不正,把本该属于她的奖杯颁给了别人。

因此黑莉此次的举动正是维护自己代表的种族,同时也是对自童年起便无故遭受的“白人有色眼镜”一次有力的回击。

而此次时间点恰巧在下一次大选仅剩不到一年,各路人马蠢蠢欲动的时候。我们完全可以猜测,这其实是黑莉一次高调的政治宣传,让共和党内大佬和全美人民都开始注意到她,为自己角逐大位迈出了关键一步。

首先黑莉和奥巴马一样年轻,可以号召其逐渐成为投票主力的年轻选民。另外黑莉和奥巴马同属混血儿,对吸引黑人群体有着天生优势。

奥巴马任内发生了多起种族矛盾事件,少数群体失望地发现他并没能很好的调和群体关系,仅仅给他们弄了个“种族正确”的虚名,很难保证他们心里不会有着“换一个共和党的黑人总统上台是否会更好”的想法?

所以表现得当的话黑莉将打破奥巴马的神话,为共和党创下最年轻州长到最年轻总统的奇迹,到时党内的优势资源与人脉必将倾向于她,为她保驾护航。

而黑莉身为女性,正好可以对抗民主党希拉里,比希拉里更年富力强的她显然更加能拉拢女性群体。

最重要的,在奥巴马任内最后两年大搞全民“肤色政治”的风气下,黑莉拥有非裔血统、又是白人主义盛行的南方州州长、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加上她一贯表现出的独立、强硬的政治形象,堪称天赐良机。

虽然历史开了个玩笑,让政治素人特朗普当了总统,我们没能看到黑莉对战希拉里的画面,但是再过4年,我们完全可以期待黑莉与贺锦丽这两个各自党内的“buff集合体”为争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称号而针锋相对。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特朗普

四、暂退政坛,选择“半隐”


实际上在2016年的党内初选时,黑莉便与特朗普极不对付,即使在特朗普获得党内提名后,她仍然不放弃对特朗普的抨击,称其是“一个脾气暴躁、头脑不冷静、睚眦必报的人,把他送上总统之位,简直是一场世界级灾难”。

偏偏黑莉这样的脾气挺对特朗普的胃口,并在自己就任后提名黑莉为新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根据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火与怒》一书中披露,黑莉俨然是个“迷你版特朗普”,内阁官员都清楚她觊觎大位之心,以至于她在接受CNN采访时不得不表态:

“所有人都觉得我有野心,他们以为我想得到更多,但我真的想象不出自己竞选总统的样子。”

或因为此,仅仅过了一年多,黑莉便于2018年底宣布辞任,对外的说法则是经济状况入不敷出。

黑莉的财务报告显示她的待偿债务超过了100万美元,而她和丈夫各自十几万的年薪根本不够偿还,所以选择去连涨数倍薪水的私企工作,可这种说辞实在令人难以信服。

事实上通过出任联合国大使已弥补了黑莉缺乏外交经验的唯一短板,她的辞职也并非与政府彻底断了联系,特朗普一度表示随时欢迎她再度回来。

特朗普毫无遮拦、内外树敌,得罪了许多人。

黑莉显然明白自己不适合与之捆绑太深,她的辞职其实是一次藕断丝连的切割,好让自己暗中蛰伏,观察日后局势。

如果特朗普连任,自己也能再回来任职,甚至可能获得特朗普的支持,为自己竞选背书。而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她也已与之撇清关系,避免了在以后的竞选中给对手留下攻击的把柄。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特朗普和妮基.黑莉

而以她之前抨击过特朗普的行为,再获得共和党内建制派大佬的信任与支持对黑莉来说其实是不难的,就如同贺锦丽在民主党内初选时讽刺拜登最终却成了拜登的副手一样。

总而言之,妮基.黑莉,在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表现,4年后她与贺锦丽是否终将难免一战,现在我们就来预测下2024大选的人员吧。

五、2024大选前瞻,谁会拿到角逐白宫的入场券?


七十年前,接过病逝的罗斯福总统衣钵并连任成功的64岁民主党总统杜鲁门和小别胜新婚的妻子一夜欢愉。

据说在第二天的清晨,杜鲁门匆匆告诉白宫里的管家,他们夫妻俩昨晚一不小心,愣是弄坏了寝室里的一张沙发。

这或许就是老话说的“权力是最好的春药”吧。

但是以现任总统拜登目前的年纪以及被媒体爆料的身体状况,我们大概率可以肯定,他应该不会谋求在2024年连任。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拜登

但是也不要以为这样就会让拜登没有了后顾之忧,通过特朗普这四年的口无遮拦,想必各位也能看出来,即使贵为美国总统——这个毫无疑问现今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在某些方面也要为其背后的大资本服务。

正所谓“戴着脚铐跳舞”,拜登身为现任总统,必须要为众多身在国会两院的民主党议员的利益考虑,即使他没了连任压力,也顶多是把自己脚上的这副脚铐松开些罢了。

何况2020年的国会大选,民主党并没能像预想中那样取得大胜,两党议员愣是在参议院打成个平手,仅仅靠着副总统贺锦丽兼任参议院院长才勉强取得51:50这样近乎其微的优势。

因此,明年2022年的中期选举,将会是拜登执政后的第一个关键点,如果共和党能够翻盘成功,重新夺回参议院,那么2024年的总统大选必将对民主党大大不利。

问题是,在2024年,谁会是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呢?

毫无疑问,最佳人选当然是前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去年的大选中,即使遭遇了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的双重夹击,他依然拿下了惊人的7400万张普选票,远超奥巴马08年创下的6800万张选票的记录。

正因为手握这7400万的基础,大选结束后,我们看到原本打算要和特朗普切割的麦康内尔等共和党人士再度变脸,开始缓和自己与特朗普的关系。

既然共和党不敢与特朗普切割,他又有着如此庞大且坚定的基本盘,出于共和党以后的政治利益考虑,可以预见共和党会选择再一次接纳特朗普。

而就在前不久,卸任的特朗普在共和党的共和集会中发表了长达90分钟的演讲,公开表示可能出选2024。

那么如果特朗普出选2024,他会选择谁做自己的副手?

彭斯应该是不会出来了,那么迈克.蓬佩奥?想都不要想。不光是他,之前的泰迪.科鲁兹,马克.卢比奥,恐怕也彻底没戏,特朗普应该也看清这些马屁精的嘴脸了。

那他的家人呢?直接选择伊万卡或者库什纳?

那还不如直接让自己的小儿子巴伦上阵。当然这是玩笑话,巴伦的确人气很高,最近在媒体上也开始逐渐高调,讲话极其没谱,倒是颇有乃父之风。只可惜光年龄未达标这一项,就足以卡死巴伦。

那么特朗普会不会选择和拜登一样的战略,挑选一位少数族裔的女性出任呢?

我觉得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如果真是如此,这个人选便很有可能是妮基.黑莉。

尽管之前她在媒体上抨击过特朗普煽动国会骚乱,但贺锦丽之前不也在党内初选时抨击过拜登,所以根本无关紧要。对于政客而言,变脸就是家常便饭,只看能不能满足各自的利益,

何况黑莉在特朗普任内和特朗普关系还算挺不错的呢,博尔顿的书里面不是就把黑莉说成小特朗普嘛。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继08年麦凯恩和萨拉.佩林的搭档后我们将再次看到共和党出现男女搭档竞选的组合了,而且胜算概率恐怕明显大过08年。

不过,媒体爆料拜登可能已经确认艾滋海默症,每天到了下午4,5点便不再露面。

再考虑到拜登就职当晚和贺锦丽两人分别在推特上发了在白宫前的照片,贺锦丽就差把“老娘是总统”几个字写脸上了,如此想来,真真是细思极恐。

弄不好现在真的会是奥巴马的第三任期,那个黑黑的男人已经在暗中回来了,要报了特朗普这4年间的仇,重新把自己的政治遗产再找回来。

最后补充一点,即使局势这样难以揣测,我仍然不认为贺锦丽有希望当选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

她的副总统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美国女性政客的职业天花板,纯粹是2020年民主党为了赢得大选才在特殊时代背景下弄出的产物。

在20年甚至30年后真正能够以女性身份问鼎总统宝座的人,笔者依然看好最有希望能够继承桑德斯衣钵、一度大热的、出身草根却也接受过系统精英教育,现在正是年轻的、民主党内极左派的国会众议员AOC(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贺锦丽、妮基.黑莉、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2024,拭目以待吧!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2656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决战2024:妮基黑莉、“贺锦丽”,谁能成为美国首位女性总统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