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亚洲 / 正文

从红色高棉到“娈童癖天堂”,柬埔寨究竟有多惨?

文/刘燕薇

图文:审稿-孙绿、制作-琪琪

封面图:©Vladimir Zhoga / Shutterstock

柬埔寨之旅归来,我充满喜悦地向每个人讲述着这里带给我的惊喜。有人发问,我为何对这个人日均收入不足1美元,世界上最贫穷之一的国家有如此的热情?

吴哥窟所在地暹粒,招牌式“高棉的微笑”雕像随处可见。舞蹈动作慢似太极,显出从容与温和。放下警惕,不用担心被歧视,柬埔寨总体上是个对中国友好的国家。路边最气派的建筑除去宾馆一定是学校,透过整齐的校舍看到的是执政者的前瞻。

对于来此只为找雏妓乐子的人,随处可见对犯案者警示的标语:“如果你毁了她的一生,我会毁了你的一生”。发自肺腑的话语简单而让人动容。

 

图:Checco2 / Shutterstock

 

柬国导游是我的最爱。有求必应的讲解,跌宕起伏的表情。车中人都入了迷,没有瞌睡的,没有插话的,到目的地后没有一个起身下车,上车还未坐稳便要求开讲。

之前,我以为大凡导游只长了双认准游客钱包的眼。但这个导游言谈举止里传达出他对这个国家的热爱,和感谢游客对柬埔寨的支持。他使游客对他和他的国家都起了敬意。

被热带雨林掩盖了400余年的吴哥古城恢复了昔日的喧嚣。守着热带雨林和洞里萨湖这样的天然宝库,吴哥窟见证了千年前柬埔寨人民创出的至今难以逾越的民族地位的至高点。

图:Pipatyumi / Shutterstock

 

落日前,人潮如蚁群般涌向巴肯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在同一时间,默不作声地向同一目的地迈进,只为送别同一轮日落。静坐托腮观看那圆润的色彩一点点黯下去,为一生中平凡的某一天划上句点,心中泛起一丝感动和自豪。

天时、地利、人和,这个国家迷幻般的历史和明媚的前景,怎能不让人着迷。

 

图:Laurentiu Morariu / Unsplash

 

回家静下心来,为旅途中的疑问和悬念寻找答案。看得越多,越觉先前的乐观来自于无知。这个只有18万平方公里的小国,除去吴哥窟,让人产生的联想几乎都和光荣与梦想无关,太多的话题令人抑郁甚至窒息。读着它的历史,暹粒街头过往一个个黑瘦的身影再次浮现在眼前。人类对于灾难,究竟可以有多大的承受力?

在柬埔寨,随处可见伸手乞讨的女童:“给我一美元,让我去上学”。面对让人无法拒绝的眼神和小手,我依了她。正想与她攀谈,几秒钟内,周边的孩子们迅速向我聚来。“乞讨”在这个国度已算得光明磊落甚至高尚。

 

柬埔寨乞讨的女童

图:Vladimir Zhoga / Shutterstock

 

几何时,柬国沦为“娈童癖的天堂”。发达国家许多道貌岸然的精英们,到这里收起人类的面具,寻找雏妓。只需两三美元,最小的孩子,只有4岁。上世纪90年代,为满足联合国驻柬士兵的生理需求,妓院遍地开花。驻兵撤离后,妓院发现女童更受欢迎,再加上邻国泰国打击雏妓,更催生了这一行业。

有的西方记者和非盈利组织人员冒生命危险暗地采访,为的是让更多人知道这残酷的真相,期望孩子们得到帮助。冒着生命危险绝非危言耸听。

对于刚刚走出血腥的柬国人民,受黑势力控制、政府腐败分子暗中支持的妓院,往往拥有武器,终结一个生命易如反掌。在躲过连年内忧外患的战乱后,生存下来就是胜利,哪怕是不再完整的躯体。

为了生存,父母将孩子卖入妓院。超过60%的性工作者艾滋抗体呈阳性,活不过30岁。这些孩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人生已经终结。我只希望,柬政府果真能有标语上的决心与行动,保护这些来到世上便饱尝苦难的孩子。

媒体的相关报道

 

世人因“红色高棉”知道柬埔寨。“红色高棉”前身即柬共,是1970年在中国政府和金日成的撮合下,为联合抵抗美国支持的郎诺集团由被罢黜的国王西哈努克与柬共领导人波尔布特结成的联盟。

二战后,美国和前苏联进入冷战时期,双方代表着各自的意识形态,拉拢更多的国家加入自己的阵营。1970年,在西哈努克访问前苏联时,在美国的指使下,柬首相朗诺在金边发动政变,废君主立宪制,也就是废掉国王西哈努克。昔日的国王到了北京,住在东交民巷的一座私宅。又将柬政府设置在友谊宾馆,彰显在金边郎诺的伪政府地位。

1975年郎诺政府被推翻,柬全国解放。西哈努克返柬。出于自古以来对王权的景仰,这个在北京和平壤度过一生中大部分时间、热爱自拍、自导、自演电影的国王,仍受着全民的狂热崇拜,也开始了他被柬政府总理波尔布特软禁的日子。他的5个儿子、14个孙子先后被波尔布特杀害。

 

 

S-21集中营 残酷的刑具和描述酷刑的油画

 

在3年零8个月时间里,波尔布特使近30%全国人口丧生。他以美军要轰炸为借口,用武力胁迫金边200万人口悉数迁出。几日之内,昔日的“东方巴黎”成为空城。而实际上是为了他的“农村共产主义”理念,消灭城市人口。无数人在路途中饿死、累死、病死。

接着波又宣布国家在10到15年内实现现代化。视知识为罪恶,因为空白的大脑易于操控。取消学校,只准唱红歌跳红舞。学者、商人、医生、教师通通拉去改造。

只要戴眼镜就在被清除之列。白天田间农活,晚上开会学习,夫妻家人都不准在一起。举国上下,人间炼狱。人性变得扭曲。为了保全自己,揭发检举,六亲不认,也没有理由再信任他人。

1978年波尔布特开始清洗自己的队伍。从高官到百姓,人人自危,又近10万人被屠杀。1978年底,越南由苏联做后盾,向红色高棉发动进攻,进军金边。

令越军意想不到的是,柬百姓躬身行礼列队给侵略者引路。红色高棉被迫西撤至柬泰边境近10年。1989年越南撤军柬埔寨。1994年红色高棉被宣布为非法组织。随后的几年,军心涣散,官兵厌战。1997年,因杀害密谋投诚的总司令宋成夫妇及8个子女手段残忍,激起众怒,波尔布特被部下逮捕,处以终身监禁,98年心脏病去世。

 

被S-21囚禁的受害者的照片

图:柬埔寨文献中心

 

失去了领军人物的红色高棉,1999年正式退出历史舞台。战后在美、澳、荷的帮助下,9000多个埋葬点清点出近150万个骷髅。在联合国的协助下,柬埔寨成立了“种族灭绝罪行法庭”。波尔布特躲过了审判,他的二把手农谢则否认红色高棉对柬国家和民族犯下的罪行。

波尔布特的手段即使在现代也并非孤例。1994年卢旺达,3个月间,胡图族屠杀图西族人上百万。人是善与恶的合体。善举需要环境,当恶行被释放,善意也就不见了踪影。动物逐利的天性无法仿佛一种原罪,只要条件合适,再大的恶意恶性都显得那么自然而然。悲叹之余,唯有祝福这个悲苦的民族如我想象般乐观,有一个明媚的未来。

卢旺达雅玛塔大屠杀纪念馆

 

柬国人民的命运实在过于凄苦。这个自古以来信奉佛教的国家,保护神早已不见了踪影。如同游戏中躲过明枪暗箭后,前途还有更多的小鬼大妖,一刻松懈不得,不幸的是游戏由真人真枪实弹上演,被炸翻的是真实的血肉。躲过了外敌侵略和红色高棉压迫的柬民众,开始美好新生活的章节仍然遥遥无期。

波尔布特爱埋雷,威力大和威力小的都爱埋,在连年的丛林游击战期间,埋藏的地雷上千万颗。埋雷容易清雷难,农业为主的柬埔寨,地下都是雷,导致战后发展异常艰难。受雷害最深的是天性顽皮的孩童,身体残缺多是因为踩到了威力稍小的雷。早期无人敢去柬埔寨,就是怕雷,甚至有游客下车小解就中了雷。自战后到2009年2万人触雷丧生。

 

柬埔寨的地雷

图:The Cambodia Landmine Museum

 

作为游客,旅途中所见所闻往往都经过美化,毕竟,大多数人出发的目的只是享受。而那些旅游业不怎么“发达”的国家,往往滤镜也比较薄,社会的疤痕,时代的血泪,统统藏不住,甚至诉说这份苦难的冲动,还更加强烈。

相比游历一个景点,认识一个国家更为可贵,或者浅尝辄止,或者爱得深刻。

 

END

本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环行星球立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请后台联系。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4053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从红色高棉到“娈童癖天堂”,柬埔寨究竟有多惨?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