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乐活平台 / 北美报告 / 正文

弗洛伊德家人获赔上亿达成和解,黑命贵运动告一段落

 

是平权还是资本的胜利?

在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跪杀身亡近一年后,这个引起全世界热议,成为“黑命贵”运动导火索的事件终于迎来了结局。

2021年3月12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全票通过,向乔治·弗洛伊德的家人赔偿2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以达成庭外和解。据悉,委员会成员私下讨论了解决方案,然后又回到公开会议上,一致投票支持巨额赔偿。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白人女性瑜伽教练贾斯汀·鲁斯奇克·达蒙德(Justine Ruszczyk Damond)同样因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她的家人最终在2019年获得了2000万美元和解金

贾斯汀·鲁斯奇克·达蒙德

正义or争议?

黑命贵运动真的成功了吗?

就在3月11日,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法官彼得·卡希尔(Peter Cahill)裁定,接受上诉法院的意见,恢复了对弗洛伊德案涉事前警察德雷克·肖万(Derek Chauvin)的三级谋杀指控,肖万目前面临三级谋杀罪、二级谋杀罪和过失杀人罪的指控。

德雷克·肖万

根据明尼苏达州的法律,二级谋杀罪面临最高40年监禁,三级谋杀罪面临最高25年监禁,而过失杀人罪则面临最高10年监禁。

弗洛伊德的家庭律师本·克伦普(Ben Crump)称这是有史以来民事诉讼赔偿数额最大的审前和解,并感谢市领导“表示出对乔治·弗洛伊德的关心”

在这场漫长的正义之旅中,这只是通往正义途中的一步。这表明,乔治·弗洛伊德本应得到比2020年5月25日那日经历更好的事,乔治·弗洛伊德的生命是重要的,由此可延伸出,黑人的生命也是重要的。”

“虽然我的哥哥不在这里,但他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乔治·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说,“如果我能让他回来,我会把这一切都还给他。”

弗洛伊德家人聘请的另一名律师克里斯·斯图尔特(L. Chris Stewart)说,和解金额“改变了黑人死后的评价和公民权利”

他说:“这一点会逐渐影响到全国各个社区的决策。当市议会或市长决定,‘噢,我们应该取消免敲门令吗?我们应该取消警察执法时进行锁喉这一行动吗?我们想改变这些政策吗?’现在他们有2700万个理由说他们应该这么做。这样才能做出决定,这将使问责制得以实现。”

据悉,弗洛伊德的家人将从赔偿金中拿出50万美元,用于明尼阿波利斯南部社区来纪念弗洛伊德,其中包括自他去世以来一直被路障封锁的38号和芝加哥十字路口,那里有一幅巨大的壁画。

市议会主席丽莎·本德(Lisa Bender)在关于庭外和解的新闻发布会上哽塞说,她知道“再多的钱”也不能让弗洛伊德复活。“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们与你们同在,”她对弗洛伊德的家人说。

但对于此次达成和解协议,同样也是黑人的《纽约时报》评论专栏记者查尔斯·布洛尔(Charles M. Blow)认为,钱根本不是正义

3月12日晚,他在推特上愤愤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很高兴弗洛伊德的家人得到了补偿,但金钱并不等于正义。这么做只是惩罚纳税人…这笔钱并非来自警官或警察局,而是来自城市的金库,其中一些来自那些感到受压迫的社区。这算哪门子的正义?!

他接着说到:“2700万是一大笔钱,弗洛伊德一家值得获得这笔赔偿,甚至更多。但明市政府所做的只是抢劫另外一些人来拿这笔钱赔偿弗洛伊德一家,账单上需要保持收支平衡,那么问题来了,为了补上这个2700万的大洞,哪个社区会被榨取的最凶?

和解协议会对刑事审判产生何影响?

弗洛伊德的家人曾在2020年7月对明尼阿波利斯市、肖万和其他三名被解雇的警察提起了联邦民权诉讼,指控他们与佛洛伊德的死亡有关。报告称,警察们限制弗洛伊德的行为侵犯了他的权利,过度使用武力、种族主义和有罪不罚的文化在警察队伍中泛滥,而该市却纵容了这些行为

弗洛伊德的家人哭诉自己痛失亲人之事

目前尚不清楚和解协议可能会对审判或正在审理此案的陪审团产生何种影响。克伦普律师说,和解是一种“帮助塑造公正的方式”,而不是等待许多黑人不信任的法律制度的结果。

“作为黑人,我们知道:历史告诉我们,在这个国家,没有人能保证一名警察因不公正地杀害黑人而被定罪。”

斯图尔特律师也表示,这起民事案件与审判“没有任何关系”。

米切尔·哈姆林法学院的刑法专家泰德·桑普塞尔-琼斯(Ted Sampsell-Jones)说,额外的审前宣传“对辩方不利”,可能会导致一些陪审员认为已经决定有罪

“然而,这最终不应该影响刑事案件,”桑普塞尔-琼斯说。“已经有大量的审前宣传——其中一些对检方不利,一些对辩方不利。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希望陪审员们听从卡希尔法官的指示,完全根据在审判中出示的证据来判决案件。

2021年2月23日,法院周围在进行设置混凝土屏障、围栏的工程 

克伦普和其他人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呼吁,在肖万审判期间的任何抗议都要和平进行。而如果肖万一旦被判无罪,明尼阿波利斯将面临潜在的暴力威胁,法院周围竖起了混凝土屏障、围栏和带刺铁丝网,国民警卫队也已经行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名陪审员候选人在承认对被告有负面看法后,于3月12日被撤下

这名刚毕业的女子说,她看到了旁观者拍摄到的弗洛伊德被捕视频,并仔细阅读了有关此案的新闻报道。在回答陪审团调查问卷时,她说她对肖万的印象“有点负面”,她认为他用膝盖抵着弗洛伊德的脖子太久了。

她说:“我只能看视频的一部分,从我作为人类的角度来看,这并没有给我留下好印象。”她说,她没有完整地看视频,因为“我真的没办法看下去了。”

这名女子反复表示,她可以把自己的观点放在一边,根据事实来裁决案件,但肖万的律师埃里克·尼尔森(Eric Nelson)仍然利用他提出的15项挑战之一撤下了她。

陪审团的挑选工作已进行到第四天,已有七位成员被选定。卡希尔法官留出了三周时间来挑选陪审团成员,开庭陈述将于3月29日进行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作者:Albert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阅读 1121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弗洛伊德家人获赔上亿达成和解,黑命贵运动告一段落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