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生活 / 正文

比蓝可儿事件更离奇更恐怖的“隐形人”杀人事件

这两天在家,断断续续的终于把网飞拍的有关蓝可儿之死的新剧给看完了。

 

好吧,其实说是看完了,还不如说是听完了,很多时候我都是插着耳机,一边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一边跟听广播似的有一搭没一搭,中间甚至还因为实在太困了,打了两个盹儿,醒了以后,居然剧情都还能接上~~~可见这个片的注水,简直就是一片汪洋大海……

最让人无语的是,里面还拉了很多油管网红出来串场,把这些人之前去酒店实地摆拍的那些所谓“证据”、“疑点“,重新剪了剪,加了些B级恐怖片里面扒拉下来的音效,一惊一乍地用来吓人。

只能说网飞的那些“真实罪案”类的纪录片,是黄鼠狼生耗子,一代不如一代,六年前的《制造谋杀犯》其实就已经是天花板了,尽管也有为了拉时长而刻意东拉西扯的毛病,但是至少中心思想明确,叙事角度也算是全面,讲故事的方式也很独到~~~

但是之后的林俊案,楼梯间猫头鹰杀人案,还有去年火过一阵子的养个老虎引发的血案~~~在我看来都不咋滴,捏着鼻子强灌注水猪肉就不用再吐槽了,关键是编导特别喜欢在拍片的时候用自己的喜好站队,这一点实在是不能忍。

就跟看小说似的,某人一出场就被作者各种暗示加强调,就差没把“此人就是凶手”给弹幕打在头上了~~~让读者自己去琢磨不成么?哪有喂饭直接喂到嘴里不说,还掰着人家腮帮子给嚼两下的?

而这次的蓝可儿的片子还更过分一点儿:那就是每一集都会信誓旦旦地抛出一个他们觉得最可能的“真相“,什么治安不好流浪汉作案啊,什么旅店内部人员勾结杀人啊,什么警匪一家帮忙掩盖啊,还有什么某个网红为了出名搞了个邪教献祭啊~~~然后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跟你说这个可能性其实有多大,证据其实有多么的多,不仅要让人相信蓝可儿真的是死于这各种阴谋论,还要顺带踩上一脚暗示洛杉矶警方是多么的傻叉~~~

但是又在最后一集突然画风一转,全盘否认之前说的那一大堆,一副:嘻嘻,我就是逗你玩来着,蓝可儿之死其实就是一个“有病不吃药最后引发的悲剧”。

 

整那么多有的没的,最后还是抛出这么个几年前大家都八烂了的结果,摆明了是把观众当猴耍,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有这五个多小时干啥不好?哪怕是睡一觉,打几局游戏,甚至是看场《小时代》,都比追这个剧来得有意义。

其实我觉得蓝可儿的案子,本身就自带那种《鬼水凶灵》的日式恐怖感,真的不必再刻意故弄玄虚,好好地把故事讲清楚,其实就能让人越琢磨越觉着毛骨悚然。

我今天要讲的这个事情,其实就有点儿类似,或者说,以我看来,比蓝可儿事件更离奇,更恐怖。

那就是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温哥华的:

“隐形人”杀人事件

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个叫做Cindy James的女护士,在那个神秘的“隐形人”出现之前,她和很多人一样,过着普通而简单的生活。

她出生于温哥华附近的一个军事基地,父亲是军队里面的一个中级军官,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Cindy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妹妹。

因为父亲工作需要换防的缘故,他们一家一直都在不停地搬来搬去,这也使得Cindy从小就没什么朋友,性格也非常的害羞和内向。

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大家眼中听话懂事的乖乖女,在她18岁的时候,突然叛逆了一回:

她拒绝跟父母一起搬去法国的北约基地,而是坚持要留在温哥华,完成自己护士学校的学业。

而就在父母走了还不到半年,她又接着抛下了另一个重磅炸弹:她要结婚了!!

而且新郎就是她在大学里面的教授Roy Makepeace,年纪足足比她大了18岁。

眼见差几个月才满19岁的女儿,找了一个跟自己爹差不多岁数的二婚头,她父母心里当然是抗拒的,但是还是拗不过Cindy就是喜欢,甚至不惜跟父母断绝关系也一定要嫁。

不过其实Cindy看上他,也还真不是图他岁数大:Roy医生是一个国际心理学权威,不仅是加拿大BC大学心理系的常驻教授,还时常回到故乡南非讲学,自己名下还有好几个心理诊所,属于业界成功人士。

婚后,Cindy也在丈夫的指点下,成了一个心理学专科护士,专门护理那些心理上曾经受过严重创伤的孩子们。

心地善良的Cindy非常喜欢这个工作,她已经把那些负责照顾的病童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帮助他们的同时,也弥补着自己结婚十多年一直无法怀孕的遗憾。

不过这个表面看起来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似乎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从1980年初开始,Cindy的同事就开始发现她身上时不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瘀伤,走起路来也常常是一瘸一拐的,她一开始还跟人解释说是自己在家不小心磕了碰了,或者是学溜冰不小心摔的~~~但是后来当她脸上也出现了伤痕,一只眼圈都被打成了熊猫,她才终于承认说,是老公Roy在家动的手。

同事们简直不敢相信,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向受人爱戴的Roy医生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来,于是赶紧劝说她报警家暴,不过Cindy却表示,其实他们一直就已经在闹离婚,现在已经到了快要签字的时候,算了,就不折腾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1982年,Cindy结束了自己十八年的婚姻,当年几乎是一出了父母家门就走进了婚姻的她,这才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开始了自己单身独居的日子。

而针对她的一系列骚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拉开了序幕。

首先是她家门口的门廊灯会时不时地在半夜被人打开,而且还常常伴随着有人拧动门把手的声音,尤其是她后院门的锁头年久生锈,一旦被人拧一拧就会发出吱吱咔咔刺耳的声音,夜深人静的时候,听起来非常瘆人。

而每次当她爬起来去查看的时候,却都发现外面空无一人。

很快,又有人跟家里打起了骚扰电话:对面要么是一言不发,只有微弱的电流声,要么就是一种如夜枭一般诡异的怪笑~~~这样的电话如同鬼魅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没有固定的时间和长度,但是却总能在Cindy独自在家的时候打过来,防不胜防。

而她的邮箱里也开始出现一些匿名的信件,里面都是一些用报纸杂志里面剪下来的字句拼接出来的恐吓信,还有一些女人被杀死以后的尸体照。

后来不仅仅是她家里,甚至连她在医院工作的时候,能收到类似的骚扰信件,以至于她每次看到“发件人内详”的信封,都哆嗦着不敢打开。

由于之前那场不是很愉快的离婚官司,Cindy很自然的就想到是前夫搞的鬼,但是面对她的质问,Roy医生却表现得非常淡定:我好歹也是个文化人,不会对前妻纠缠不休,你想多了,请自重。

无奈之下,Cindy只好报警,但是警察一番调查以后,表示爱莫能助:那些骚扰电话的都只有几秒,几十秒,那时候的技术根本追踪不了,而匿名信,也只能找到是温哥华岛内好几十处公共邮筒里面寄出来,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大概是知道警察不能拿他怎么样,那个骚扰者开始更加的肆无忌惮:工作了一天的Cindy回到家,洗漱完毕以后掀开床单,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几个枕头都被人用刀子割开,里面填充的羽毛散落一床~~~这说明有人在她不在的时候,已经登堂入室,手里还拿着凶器!!

吓坏了的她赶紧报警,但是警察来了以后发现家里没有其他可疑的痕迹,也没有财物失窃,划坏了几个枕头甚至连立案都不够,于是就劝说她更换门锁了事。

但是换了锁以后没多久,Cindy又发现后院里面出现了一只死猫,被人用绳子勒住脖子,吊死在树上,猫的身上还插着一把刀,上面有一个纸条,写着“你是下一个”。

这一趟又一趟的骚扰,让Cindy精疲力竭,她从一个温柔漂亮的护士大姐姐,变成了一个神经兮兮的惊弓之鸟,工作上开始频繁出错,生活质量也随之严重下滑。

这时候有人给她出了个主意:搞不好是歹人看见你这么个漂亮的单身女人独住,起了坏心思,你要是能找个护花使者,那不就结了?

结果话音未落,就真出现了这么个能救她于水火的人:他叫做Pat McBride,而且不是别人,就是负责她案件的一名警官。

说实话,在反反复复地报警大半年以后,这个辖区里面大部分的警察,对Cindy的事情,都持着一种“狼来了”的态度,对她三天两头的报案爱理不理,但是却就是这个McBride警官却依然非常积极,他不仅每次都给Cindy做记录,还时不时会借巡逻的机会,去她家门口转一转,或者进去坐一坐,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作为一个负责的人民警察,他一定会将那个骚扰者绳之以法。

这么几次三番下来,这事开始变得醉翁之意不在酒,McBride警官表示,自己现在正在找房子,他看Cindy房子里还有好几处空屋,不然就让他给租下来,不仅能交点儿房租给Cindy补贴家用,还能免费全天候当她的保镖。

考虑再三,觉得家里住个警察也没什么不妥,Cindy也就答应了下来,之后的情节,就跟那种三流言情小说的发展一致:两人在同一个屋檐下住着,逐渐开始暧昧了起来,从房东与房客,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而McBride警官的入住,也明显让那个骚扰者收敛了许多,在两人同居的小半年里,不仅那些装着尸体照片的恐吓信绝了迹,连骚扰电话也只收到一次,还是McBride警官接的,他在电话里套出那个人是在温哥华机场附近打的,不过赶紧派人追过去以后却扑了一个空。

这样平静的日子,在McBride警官向Cindy求婚的那天宣告结束,Cindy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激动地收下戒指,而是婉拒了他:她之前那段十八年的婚姻,给她留下了太大的阴影,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否准备好再次披上婚纱~~~

第二天,失望的McBride警官,就收拾好东西,搬出了她的房子。

而几乎是同时,那个消失已久的骚扰者又出现了,还是之前的老三样:电话,信件,死猫,不过这次,他很快就升了级,直接对Cindy动了手。

1983年的一天傍晚,Cindy的一个好朋友路过她家门口,看见屋里亮着灯,于是决定去打个招呼,结果按了半天的门铃却没人应,她正想掉头回家,突然发现旁边车库的门是半开着的,闺蜜好奇进去一看,却发现Cindy 倒在自己的车子旁边,脖子上勒了一条黑色的丝袜,已经不省人事~~~

后来在医院里面醒过来的Cindy回忆说,自己当时想去车库拿点东西,结果却被人突然从背后勒住脖子,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而对于凶手是谁,她也说不清楚,只知道是一个个子比她高的男人,穿着白色的球鞋。

警察后来在她家的车库进行了一次取证,但是却并没有发现她所说的球鞋鞋印,也没有发现可疑指纹,于是这事又这么不了了之了。

值得一提的是,负责这次人身攻击事件的,又是她那个前男友McBride警官,他之后以“很想再回来继续保护Cindy“为理由要求复合,但是被她拒绝。

不过为了安全着想,她搬了家,给自己开的车喷了个不同颜色的漆,改了姓氏,甚至还在家养了一条小狗作为警戒之用。

然而情况依然没有好转,恐吓信依然被投送到她的新地址,骚扰电话也没有消停,房门前再次出现死猫,家里的物品在她去上班以后,也频繁出现了被人移动的痕迹,而最严重的一次,是她回家以后,发现狗狗被人用绳子捆住四肢,脖子绑在她的饭桌下面,屎尿一地,奄奄一息。

骚扰行为一步一步升级,然后再循环往复,持续数月,甚至数年。

在屡次报警依然没有任何效果以后,她只好自掏腰包,请了一个叫做Ozzie Kaban的私人侦探前来帮忙。

(跟之前那个嘴上说着是保护她,但是实际是馋她身子的前男友不同,这个侦探大叔还是很负责的,人品也挺过硬)

侦探大叔给了Cindy一个双向对讲机,上面还专门给她改装了一个紧急按钮,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一键求助,在手机还没普及的八十年代初,这已经是最有效的救命方法了。

而这个东西,不久以后还真派上了用场:

1984年一月,侦探大叔从自己这端的对讲机上,听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摔倒以后又被在地上拖拽,似乎还隐隐听到非常沉重的呼吸和呻吟。

在回呼几次都没有回应以后,深知不妙的大叔赶紧跳上车往Cindy家赶,到了以后他发现门窗都锁的好好的,但是不管怎么喊就是无人应答,情急之下,大叔只好用院子里的石块打碎了窗户玻璃进入,结果发现Cindy倒在了客厅的一角,脖子上又死死地缠着一条黑色丝袜,一把尖刀则刺穿了她的右手手掌,死死地把她订在地板上,鲜血流了一地,而且就跟之前在那只死猫身上发现的一样,这把刀的刀刃上也插着一张纸条:你现在必须死。

不过好在Cindy大难不死,她被侦探大叔及时发现送到了医院,医生发现她的头上身上布满了六十多处刀伤,深浅不一,而且体内还有吗啡在内的多种违禁药品,胳膊上也有两个注射留下的针孔。

在她清醒以后,回忆说当天她听见有人敲门,刚一开门,就觉得胳膊一痛,依稀看见是一个针管扎了上去,然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除了这些,她对凶手做不出任何描述,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到底有几个人,都说不清楚,而跟上次一样,警察也没有在现场发现什么有用的指纹和鞋印。

不过因为这次的攻击差点要了她的命,警察也终于对这个事情重视了起来,在那个没有普及监控摄像头的年代,他们只能以最原始的方式来对她进行保护:派人在马路对面的汽车里面盯梢,随时都有警员在附近巡逻。

可是人毕竟不是机器,总有坚持不了的时候,而说来也怪,每次也就是在那几个警察换防的功夫,就马上有骚扰电话打过来,掐得比秒表还准。

Cindy和侦探大叔开始怀疑是警方有内鬼,尤其是那个前男友非常可疑,于是他们强烈要求把他从保护行动中调离,但是也没什么用,那个骚扰者依然不慌不忙地跟警察们捉着迷藏,而且还升级了对Cindy的人身攻击:

她在一次去教堂的途中,突然人间蒸发,在两天以后,被人在十多公里外的路边发现,全身上下只穿了一只男式的工作鞋,在零下十几度的加拿大冬天,几乎被冻死。

跟上次一样,她脖子上勒着黑色丝袜,体内有超标的麻醉品和镇定剂,胳膊上有针孔,全身满是淤青和割伤,一只眼睛也被打坏。

而这次,她除了说对方穿着皮鞋带着手套以外,还是给不出任何有意义的信息,别说是警察了,就连侦探大叔都开始抓狂:有没有搞错,这么三番五次的遇袭,你怎么可能什么都看不到?

可是Cindy却一口咬定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尤其是那个人的脸,在她的记忆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可能有同学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事情到现在的走向,简直就跟电影《隐形人》如出一辙,女主被反反复复的骚扰,攻击,甚至虐待,但是就是没人看到凶手的样子~~~

而就跟电影里面人人都觉得女主是疯了一样,这个案子里面的Cindy也面对着同样的困境:警察开始觉得她是不是有心理疾病,故意以自残的方式来博取关注~~~而侦探大叔尽管不相信这是她的自导自演,但是也隐隐觉得她是不是有所隐瞒。

于是他说服Cindy进行了一次测谎,结果发现她遭受的一系列折磨是真的,而且她对于凶手非常的害怕和恐惧也是真的,以至于她的脑子自动屏蔽掉了有关凶手的种种信息。

最后他们只好请来心理医生为Cindy做一次催眠,希望能够借此打开她心理的防线,揭开那个隐形人凶手的真相。

第一次催眠进行的不甚顺利,她在马上要回忆起最后一次被攻击的场景时,突然精神崩溃,大喊大叫,说凶手威胁如果她说出去,就要杀她全家,承受了巨大压力的她,在催眠过程中惊厥了过去,只能紧急终止。

而两周以后的第二次催眠,则非常的诡异:她并没有按照心理医生的指示,回忆起凶手长相特征,而是莫名地开始描述起八年前的一次在加勒比海的度假经历,那时候她跟前夫Roy医生还在一起,两人租了一条游艇,说是要去探索某个风景很美的小岛。

开船后不久,Cindy开始有点晕船,于是她下到甲板下方,吃了一片晕车药以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醒了过来,发现船已经停在了一个临时码头上,而开船的丈夫却不知道去了哪儿。

她一路上岸找过去,结果发现这个岛上只有一个小屋供人休息和上厕所用,而当Cindy推开门时,她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丈夫拿着一把带血的尖刀站在屋里,地上是一男一女两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血泊里~~~看见她进来,丈夫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对她说:这事你要敢说出去,我杀你全家!!

然后就跟前一次的催眠一样,Cindy的精神在这一刻陷入了崩溃,不得不提前终止。

难道这事从一起普通的骚扰案,居然又引发了一桩双尸谋杀案?加拿大皇家骑警也还真拿着这个录音,联系了加勒比各国的警方,但是查来查去,却并没找到跟Cindy口中描述的那一男一女被害案相关的证据。

而Cindy的前夫Roy 医生对此更是矢口否认,他对警察说,Cindy其实有非常严重的妄想症,精神分裂,而且在两人离婚前两年还出现了多重人格分裂,她在催眠过程中看到的那所谓的凶案现场,其实就是她的某一个人格被唤醒,想像出来的一个场景,并不是真正存在的记忆。

他还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跟警察提供了一个在他看来非常有可能的情况:Cindy体内的某一个人格是一个极度暴力的性虐待狂,在他控制了Cindy的身体时,就会通过进行各种肉体折磨来得到满足,而当这个人格消失以后,Cindy的主人格会清空一切相关记忆,自然就不会记得凶手的样子,因为那个人格,其实就是她自己,这也能完美解释为什么警方总也找不到指纹脚印,因为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存在。

不过他的这个说法,却被负责Cindy的心理医生提出了异议,他表示,Cindy在他手上治疗了好几个月,除了有轻度抑郁以外,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严重的心理障碍,更从来没有发现她有多重人格。

而且话说回来,多重人格中可能会出现自毁形人格,但是却非常的罕见,而且很少有能够成功伤害到自己的,因为患有这种心理疾病的人,就好比一个公交车,里面大大小小各种人格都想去抢方向盘开一开,但是如果有人想要把车开到沟里,首先别的人格都会扑上去掐翻他:你小子想带着大家一起死?门都没有!!

而像Cindy这样三番五次的自残,还几度差点弄死自己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听了这话,前夫Roy医生又搬出了自己心理学大拿的身份来压人:你没见过不表示没有!人的心理本来就有很多我们从不了解的禁区,更何况是女人心海底针,我跟Cindy一起生活了18年,难道我还没你了解她?

而对方却也毫不示弱:你个心理专家治你老婆十八年都治不好?而且她还是在你俩离婚以后就马上发病?

在这俩心理医生掐的如火如荼的时候,另一个事情又发生了:

Cindy的家中被人蓄意纵火,而且这次袭击跟前几次完全不同,并不是她独自一人,还有两个朋友一起聚在她家打牌,突然朋友的老公闻到有烟味传来,顺着味道找过去,发现地下室已经燃起了熊熊大火,于是三人赶紧带着狗狗逃离,才幸免于难。

不过后来警方发现,这次纵火案一共有六个起火点,全部是在她家地下室的内部,而门窗又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所以非常的可疑。而Cindy在火灾发生以后的举动更加让人觉得疑惑:有人看到她在火灾发生当天晚上两点多,还在外面独自遛狗。

正常人如此九死一生的从火灾现场逃生,难道说不该是躲在某处安全的地方瑟瑟发抖才对,你还大半夜的往外跑是什么鬼?

于是警察开始怀疑这次火灾是Cindy自导自演,为的就是让警察相信有人想要害她。

而另外一个证据,又将她往这个警方的推论上推了一把:她的前夫Roy医生拿着一个电话录音去报警,说他也被人给盯上了,有人在往他家打骚扰电话。

但是这个录音里面的人,尽管非常刻意地压低了声音,却怎么听怎么都像个女人,或者说,像是Cindy的声音~~~

有了这个录音,警察们觉得已经是坐实了Cindy”使苦肉计陷害前夫“,于是也不顾她心理医生的阻拦,另外又找了一个心理专家,经过一番诊断以后,直接把她关进了精神病院。

在之后的四个月里,她不仅接受了各种药物治疗,还被迫进行了非常痛苦的电击治疗,她的精神状态一度恶化,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别人不再相信她所引起的极度抑郁焦虑,还是自己真的已经疯了。

治疗结束以后,已经如行尸走肉的她,被父母接了回家休养,尽管当年他们在女儿的婚姻上闹过诸多的不愉快,但是最终还是血浓于水。

在父母那处位于本拿比的小屋中,她度过了也许是离婚六年多以来,最平静的一段日子,对,你没看错,此时Cindy已经被那个看不见的“隐形人”凶手,骚扰,侵犯,折磨了六年之久!我觉着估计是个正常人,都会被逼疯掉。

她跟母亲提到,那个隐形人凶手,在那么多年里,其实有无数次机会可以直接杀死她,但是却并没有这么做,可能就是想要大家觉得她是个疯子,因为只有疯子说的话,才没人相信。

不过Cindy还是终于在家人的鼓励下,决心重新开始:尽管有进过疯人院的黑历史,她不能再做和儿童相关的工作,不过她还是根据自己多年的护士资历,找到了一份可以糊口的护理工作,新的工作也给她带来了新的朋友,生活慢慢步入了正轨。

而那个侦探大叔也没有放弃帮助她,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1989年,正是摄像头开始大规模进入民用的时候,他想法子给Cindy申请了一个24小时不间断的监控设备,给她家的前门后门都装上了无死角摄像头,这样以来,除非对方真的是隐形人本尊,否则肯定是一抓一个准!

在这一个又一个好消息的加持下,Cindy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1989年5月25日,她下班以后去临近的购物中心买了点吃的,给周末要过生日的朋友家小孩买了一份生日礼物,去银行存入了最近一张收入支票,最后还心情很好的在商场让人画了一个美美的妆容。

神采奕奕的她,连让在商店偶遇的邻居太太都不禁夸赞:你今天打扮得真的好漂亮,是不是要交男朋友了?

结果,不想这却是最后一次有人看到她。

当天晚上,本来约好一起吃晚饭的闺蜜,久等她不来,于是有了不详的预感,第二天,闺蜜和老公一路顺着昨天Cindy下班以后的路径找过去,结果在商场的停车场找到了她的车子,后座还放着她买的食物,里面的冰激凌都已经化掉了。

她的钱包被丢弃在车子的下方,车门上也有一些干掉的血迹,但是Cindy却不见踪影。

在接到报警以后,警察以停车场为中心展开了搜索,但是却一无所获,Cindy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在得到消息以后也赶往现场,参与到了寻人当中。

两周以后,还是噩耗传来,有人在距离Cindy车子三公里外的一处废弃房子旁边,发现了一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女尸,她双手双脚被绑,脖子上紧紧地勒着一根黑色的丝袜。

后来的尸检发现,她的体内有超过致死量的吗啡,而胳膊上也有一处针孔的痕迹。

但是,重点来了,就是这样一个一看就是被人害死的现场,居然在经过了好几周调查取证之后,最后被警方以“自杀”而进行了结案!!

警方给出的理由是,Cindy之前一直饱受抑郁症和多重人格的困扰,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就多次有过轻生的念头,甚至还写下过遗书,自杀动机充分。

她的死状尽管非常的奇特,但是并不是不可能,有专门研习过捆绑绳结的专家表示,她的手脚上的绳子其实都可以是先把活扣打好,然后把手脚伸进去以后拉紧而形成的。

但是之前的侦探大叔却提出了异议:就算是Cindy非要想不开,一定要这么五花大绑的自杀,那么她体内的吗啡如何解释?绳结专家也说了,哪怕是经验丰富的人,把自己捆起来也至少需要三到五分钟,但是注射吗啡致死几乎是当时就会起效,难道说她还能在把自己捆的结结实实以后,再给自己来上一针?

法医表示,他们在Cindy的胃里,同样也发现了吗啡的成分,所以她有可能是口服了多数计量,然后再给自己小小的来了一针,因为口服见效比较的慢,所以她应该能有15分钟左右的时间把自己给捆起来。

那么现场为什么没发现口服药物用的杯子一类呢?

警方:从她死亡到发现尸体已经过了两周,很可能已经被风给吹跑了。

为什么Cindy的尸体光着脚,而且脚底非常干净呢?如果她是从车子一路光脚走到案发现场,那么三公里的路,怎么着也能给她留下点儿划痕什么的吧。

警方:她应该是穿了鞋过来的,在自杀之前脱掉了,因为她的鞋子上面有亮晶晶的装饰物,可能是被乌鸦给捡走了~~~

(好吧,我们也知道,在加拿大那些长得跟小鸡一般大小的乌鸦们,是挺喜欢拣破烂的,但是捡鞋子,而且还一捡一双~~~只能说,这乌鸦还挺时尚的)

至于她为什么要以这种诡异古怪的方式去死,其实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多重人格作祟,更是因为她本身有着异于常人的性癖好,她不仅需要使用药物,更是需要窒息来得到快感,这也是为什么几次发现她的时候,脖子上都缠绕着黑色丝袜~~~而这种异常癖好,很可能是来自于童年时候的性侵经历。

比较魔幻的是,上面这一段分析,尽管是写在警方的报告里面,但是给出结论的,不是别人,正是Cindy的前夫Roy医生~~~用一个和死者有着严重过节,甚至很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的人,来开具尸检报告,而且还不忘在死人身上踩一脚,家属伤口上撒一把盐~~~

警方的这个操作,简直就是Low穿地心。

果然,这个报告一出,Cindy的父母直接就把负责此案的温哥华警方告上了民事法庭索赔,他们表示女儿的死不是自杀而是谋杀,而没有好好保护好公民安全的警方难辞其咎。

可是警察那边也在喊冤:我们为了保护你家闺女,前后历时六年,花掉了纳税人近20万,那可是八十年代的二十万啊!我没有反告你女儿一趟一趟报假案浪费公共资源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好意思张口咬我们?

而就在这双方的法庭大混战中,居然又爆出了一个让人细思恐极的料,还记得那个跟Cindy 交往过前男友么?他其实在警局内部有着厚厚的一叠被投诉卷宗,多数都是和性骚扰有关,受害人中有被他抓住的贩毒卖淫女,有被家暴前往警局求助的女当事人,甚至还有女警同事~~~但是这些投诉不知道为什么,最后都被警方内部给消化掉了,直到他跟Cindy分手两年以后,因为盗窃警方证物,实在是无法保住,这才被开除丢了饭碗~~~

就这么个垃圾人渣,却能在最初的两年里,多次作为保护Cindy的警方重要人员出场,甚至还登堂入室成了她的男友~~~

只能说,天知道那纳税人的20万是怎么给花出去的。

最后这起民事诉讼,以双方的和解而告终,警方在赔了家属一笔数目不详的钱以后,还把尸检报告里面的死因,从“自杀”改成了“未知死亡事件“,但是却以证据不足为理由,拒绝继续进行调查。

在Cindy去世12年以后,她的前夫Roy死于心脏病突发,两年后,那个警察前男友也在一场车祸中身亡,至此,和案件有关的几个嫌疑人,都已经无法说出真相。

而Cindy的父母,也在2010年和2012年相继去世,面对死亡,老太太非常平静,她对小女儿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终于能够在天堂见到你姐姐,听她告诉我究竟谁才是杀死她的凶手了……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比蓝可儿事件更离奇更恐怖的“隐形人”杀人事件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