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2021云上跨年夜:让梦想起飞

2021.2.11 年三十,加西时间晚上8点(加东时间晚上11点),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的姐妹们相约一起云上跨年,来自温哥华、阿省、多伦多、还有新西兰的会员,穿上美丽的衣裳,带着节日的快乐,在Zoom上一起跨年,畅谈创作心得,表演歌舞,度过了一个难忘的跨年夜。

上半场由女作协副会长兼秘书长暮荣司徒主持,姐妹们畅所欲言说出心中的困惑,对协会的期待,自己未来的梦想。

首先由暮荣司徒开场。但看她寄着围裙,放下正在包着的饺子开始侃侃而谈。妥妥的一半烟火,一半诗意。

暮荣司徒说,2020年正式加入女作家协会这个温暖有爱有才华有情怀的大家庭,很荣幸,也很感恩,让我们在写作路上不孤单,在相互鼓励中成长。值此辞旧迎新之际,给大家拜个年,祝福姐妹们不仅生得美,心灵更美,灵魂更美。让我们继续在文学的世界畅游,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

接下来,由郎莉会长发言。郎会长新做了发型,红衣美发,云端那头艳丽夺目。

郎会长说,加拿大女作家协会从最初几杆枪,发展到现在成员跨五大洲,感谢上帝的恩宠。特别感谢副会长暮荣司徒,劳苦功高,做了很多工作,也网罗不少实力派写手加盟,壮大了协会的实力。非常欣喜地看到,现在女作家协会形成一股良好的风气,很多会员为了文学梦想正在勤勉耕耘。我相信,没有梦想的人生是苍白的。梦想是人生的一个标杆,为实现梦想的人生是充实而有意义的,就是没有实现梦想,也一直是在学习进步的路上。生命因为写作而变得充实。姐妹们,拿起笔来加油写,你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你不知道你是多么才华横溢!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姐妹们身笔俱健,多多奉献优秀作品。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我们各地都有文友,可以搞个文学串联,各地会文友,一起采风,一起写作,多么美好!多么期待!

接下来各会员进行创作分享交流,总结下来,主要畅谈了如下两个问题。

问题一:自由写作还是严肃写作

这个问题是由咏梅提出。咏梅说,自己一直以来为快乐而写作,有冲动才会去写,并没有将文学当成一种伟大的追求,似乎与协会倡导的严肃创作不完全契合。

部分会员表达了与咏梅相一致的观点,表示不希望有压力,喜欢随心所欲,有感觉才写,更看重认真生活,不虚度此生。

暮荣司徒说,我支持女作家协会推崇的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要尊重文学,不要放弃对文学的追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区,拜登78岁当总统。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人就住在罗马,不需要费力跑路。所以不用纠结,不要形而上学,不要机械论,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自惭形秽。人生有舞台,也有观众。如果上了舞台,我们就要尽情展示。如果只是观众,也要当好观众,去欣赏他人,鼓励他人。文学创作不拘于形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象Niuniuma写诗,诗是用最精炼的语言表达情感,这是很高级的文学创作。我现在做视频号,要考虑文本,要唱歌,要配音乐,很花时间更需用心,也是一种认真的创作。就算发个朋友圈,要考虑写得有趣有料,也是对文字的尊重。

艳子说,今天会上,姐妹们有些理念上的分歧。其实,在我看来,并没有太大的矛盾,有些只是认知的不同。这就象一同出游,总会遇到不顺之事,但我们只要协同到达目的地,这过程中的不和谐只是暂时的,也是正常的,也不必过多计较伤了感情。我们有缘相聚一起,正因为我们都是爱好写作的人,是对精神自由有追求的人。文学是一个美好而遥远的圣殿,但是每个人能力有差异,要到达目的地各自采取的方式不同。有实力的,坐个飞机就到了,还有的乘火车,有的自驾,有的骑单车,而像我刚刚上路,还在蹒跚学步。文学梦,是一种美好的情怀,是用来坚守的,也许能达成,也许永远无法达成,但因为秉持这份情怀,我们才有坚持前行的力量。只要我们认真写作,真诚写作,至于结果如何那就交由上天。

大家还记得《安妮日记》吗?是德籍犹太少女安妮·弗兰克写的日记,是其为逃避纳粹而藏身密室时的生活和情感的记载,她只是真实地记录了少女成长的过程与情绪。后来在全球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发行量超过三千万册,阿姆斯特丹安妮藏身的那间密室改造成博物馆,成为一个热门旅游景点,每天进馆的游客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我不知道安妮当时在密室中写这个日记时,是否有想到要出版,是否有过伟大的作家梦想?

再举一个例子,关于美篇。最早是一个IT工程师为他父亲做的一个软件。父亲喜欢拍照,但没有好的软件管理。这位工程师就开发出美篇,让父亲很方便实现照片配文字这个功能。没想到后来广受欢迎,这个工程师就辞职创立了企业,美篇现在被广泛应用。

郎莉写《郎格格温哥华卖房记》及咏梅写《拯救》最初只是为了个人的释怀与救赎。在我写完书评转发朋友圈后,不少朋友很受感动,想买书来看。我个人认为,只要认真写作,真诚写作,一直走在追求文学梦想的路上,该来的就会来到的。

Lucia说,听了艳子的话,我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们这个群里的人,水平参差不齐,每个人起跑线不一样,郎会长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建了这个文学社团,我们要努力维护,文学将我们紧密粘在一起,我们要相互鼓劲,多说些正能量的话。期待新的一年,牛转乾坤,祝愿姐妹们多出作品。

谢琰说,今年是我的《天时周刊》创刊一周年。去年这个时候,不知天高地厚,就想做一份报纸。刚起步又赶上疫情,而且自己有一份全职做护工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全靠业余时间在做报纸,非常艰难。很感谢暮荣司徒,一下子打了一个季的广告。也得到女作家协会众多姐妹们支持作品,很多读者都佩服我的报刊能有这么专业的作品。这一年终于是挺过来了,只因为有梦想,才得以走到今天。回首这一年,真的非常感恩包括女作家协会在内的很多朋友的鼎立支持。当你有梦想,有人支持你,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

Dr.Guo说,郎莉姐有梦想,有力量。我就是进到协会后,深爱郎会长的鼓舞,虽然身体并不好,但我依然全身心投入创作。只要活一天,就要活得有激情,活得精彩!

郎莉说,毕竟我们这个群是为了文学而建,就要聚焦文学。在北美作家协会,所有会员心无旁骛,用心创作,是我们女作家协会努力的方向。我的人生哲学是,尽最大能力释放自己的才华。就象暮荣司徒说的,当演员就好好演戏,当观众就拚命鼓掌。我有信心带出一个专业化的团队。谢琰就是有梦想才支撑到现在。Dr. Guo 身患重病还在坚持创作,而且是双语创作。我始终相信,文学是一生的情人,她永远不会背叛你,将永远滋润着我们的心灵,一点点把我们变成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女人。

问题二:自身才华不够,不知如何处理个人隐私与作品的关系

这个问题也由咏梅提出。

Dr. Guo说,咏梅真的不要太自卑,我非常喜欢你的文字,很有张力,很犀利。我个人家庭也遭遇一些问题,看了你的书很受启发。我最近正在写的作品也涉及暴露我的隐私,为了表达我的情感与人生反思,我是不会惧怕的。希望咏梅要坚定你的想法。

谢琰说,文学艺术,在于实处往虚里写,虚里往实处写。你很难说曹雪芹是不是就是贾宝玉。这是为什么作家要用笔名。咏梅的小说《拯救》中的香莲是你创作的一个人物,生活中你就叫咏梅。咏梅的文笔很真诚、真实,情感很充沛,将人物内心的魔性与兽性表达得得淋漓尽致。还有一些小文,如山东老公学英语,写得很俏皮,很欢乐,读者看了也看享受。希望咏梅能继续创作下去。

索妮娅说,写作,是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是一种人生笔记,感觉自己在进步,一直在开悟,就可以了。

暮荣司徒说,我即将在今年出版的《三重山》就是一本半自传体小说,肯定有自己的影子,但不全部。大凡作家的作品,很难完全脱离自身的影子,就看你怎么艺术处理。

艳子说,郎会长之前在群里倡议,希望大家积极思考对于协会发展的考虑。今天听了大家的讨论,我有两个提议。第一,可以组织作品研讨会。作者带着自己的作品,哪怕只是初稿,来分享自己创作思路,存在的困惑与问题。就象咏梅今天提出的问题就非常好,可以组织专题研讨,大家给出意见或建议,集思广益,取长补短。第二,咱们既然是女作家协会,希望能组织关于女性婚姻、女性成长等方面的主题研讨,尤其是站在东西方交汇的角度审视女性命运,没准能催生出很多女性题材的优秀作品。我自己作为女性,在阅读书籍时,比较关注作家是如何刻画女性角色。我发现这样一个现象,大凡男作家在刻画女性角色时,往往只是一个装饰性的符号。如《平凡的世界》中的几个女性角色,漂亮贤惠能干,还长着一副恋爱脑爱死男主角,几乎没有任何缺点。这样的女人有没有呢?也许有,但我更多地猜测可能是男性作者的臆想,他们根本不了解女性,就将女性刻画成这样一个符号式的完美形象。再看郝思嘉,为爱痴狂,也自私,还有对土地的热爱,这是一个立体的丰富的角色,更有生命力,更有成长性。我更欣赏这样的女性形象。我们女作家更了解女性,更有条件刻画出这种特质的女性形象。

晚会下半场由女作协副会长宋煜主持,姐妹们谈天说地,开心快乐。

宋煜说,我最大的感触,谢琰的报纸在疫情期间逆袭,和加拿大女作协共同成长,相互支撑,让会员的一篇篇美文在纸媒上绽放,也成就了这份报纸的发展,未来可期!

张青我自幼爱好文学,熟读古今中外很多名著。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诌,而且初一就曾尝试把《木兰辞》改写成《花木兰演义》。但是这种爱好被我老妈斥为“好高骛远”而严加阻止,当作家的梦也在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化为了泡影。毕业后一直从事金融行业,所有的文字功夫只不过体现在了公文冗牍中,纯文学书籍也没时间读了,更谈不上动笔创作。

2019年夏天,因为要陪伴孩子来加拿大上学,提前告别职场成为一名旅居温哥华的全职妈妈。忙碌的职业生涯一下子划上了句号,除了围着孩子转圈以外,世界似乎变得有点空虚。在越来越严重的新冠疫情下,在温哥华漫长而灰黯的雨季里,临窗品茗,记忆中已经淡忘的对写作的欲望才渐渐恢复了些许。我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完成了第一部作品的上半部,国内出版社已经在出纸样,影视公司也表示了兴趣。这对我无异于莫大的鼓舞。我还会继续写下去,即使写作不是我生活中的唯一,但至少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昨天看了央视牛年春节晚会,场面宏大,热闹如故,但其实只有一个节目深深地打动了我,就是李云迪钢琴伴奏、美籍华人谭元元表演的芭蕾舞《我爱你中国》。这首歌还是我很小的时候从一部叫作《海外赤子》的电影中听到的,几十年后的今天,在这样特殊的情境下再次听到,感同身受,唏嘘不已。疫情令原本以为十分容易的往返于大洋两岸变得是那么艰难,令原本以为十分短暂的与家人的分离变得是那么漫长,长路迢迢,相聚无期,怎不催人泪下?

人到中年,尤其是女人,不可避免地会时不时感伤逝去的岁月和韶华。有时候在街头看到步履蹒跚或者是枯坐廊前的耄耋长者,一想到那就是自己的将来,更是心灰意冷,但是,转念一想,与其等到将来那么衰老的时候怀念现在,就像现在怀念豆蔻年华的过去一样,不如好好珍惜当下,享受生活和创作,让自己尽可能地留住美丽、健康和快乐。

感谢郎姐和女作协提供了这么好的一个交流平台,认识了这么多才情盎然的姐妹们。随着新的一年的到来,我期待着与大家互相鼓励和支持,在文学之路上携手前行。

谢谢大家!祝新春快乐,牛年大吉!

梅香Mila说,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愿意记录女性相关的思考。现在作为《天时周刊》的专栏作家,根据身边的故事进行改编,既保护好隐私,也探讨女性的问题,还将以前写日记的积累发挥出来。现在越写越自信。很感谢《天时周刊》的主编谢琰将我带到加拿大女作家协会,进入这个文学家园。 现在的感觉,文学让我自信满满,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多出好作品。

理解说,从小喜欢读书,书中带我启迪,所以在婚姻选择上很有自己的主见,现在生活很幸福,就是得益读书带来的智慧。而文学带给我人生新高度,现在是谢琰的《天时周刊》的专栏作家,创作狗狗船长的系列故事,拥有了不少粉丝。很感恩进入加拿大女作家协会,与姐妹们在一起,互相鼓励,提高写作水平,生活更有意义。后续我会修订狗狗船长的故事,也有出书的计划。

感谢Lucia的丈夫何教授上线发言,他引用的一句美国诗人罗伯特·佛罗斯特曾经说过的话:“作者不倾心,读者不动情。”写作要倾心,读者才动情。何教授讲的太棒了,一下子就点到了文学的要点。

之后会员们表演了精彩的节目,张青演唱的是大鱼,理解播放了她的诗朗诵《新年的钟声》。梅香Mila 表演二人转,大家也都跟着一起哼唱,再一起齐唱恭喜恭喜你,整个晚会进入高潮。

最后郎会长作了总结发言:女作协筹备了一年多的《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系列丛书》已经开花结果。女作协理事,笔名香莲的三十余万字长篇半自传体小说《拯救》、女作协副会长兼秘书长暮荣司徒的第二部长篇小说《三重山》即将由美国南方出版社出版发行,在亚马逊上出售,敬请关注。希望梅香Mila 把女性系列情感故事整理出版。女作协还有几位作家正在改稿,期待今年女作协有更多有价值有意义的好作品出版发行。

在这个人才济济,热爱写作的女作家聚集在一起的文学团体,我只是一个搭建舞台或者说扩建花园的园丁,我的梦想是看到更多的女作家在文学这个大舞台尽情地展示自己的才华,在这个百花齐放的文学大花园看到精彩纷呈、艳丽夺目的好作品️。

心若在梦就在,2021起飞梦想,加油,女作协的姐妹们,我们一起在文学的路上向着梦想奔跑。

最后一起举杯合唱庆祝迎来了扭转乾坤的牛年❤️❤️❤️

感谢所有积极参与年三十的Zoom守夜跨年晚会的姐妹,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祝亲人朋友们新春快乐,牛年吉祥!


附:加拿大女作家协会云上跨年照片

 


作者简介:

艳子:拥有一颗文学心的空间物理硕士。从业通信领域二十多年,有多年中国、欧洲和北美的工作、生活经历,现居住居加拿大安大略湖畔。有多篇作品发表于报刊及自媒体。现为【加拿大女作家协会】理事,【加拿大中国笔会】会员,【多伦多诗友会】秘书长。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加拿大女作家协会2021云上跨年夜:让梦想起飞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