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俄罗斯 / 正文

《纽约时报》评论:普京,美国的有毒前男友

近日发现的一起针对美国重要科技公司和政府机构的大规模黑客入侵手法极为精良,几乎可以肯定是俄罗斯所为,这使新上任的拜登团队陷入了真正的困境:他们应该何时、以何种方式作出回应,甚至,是否要回应?我对此表示极大同情——因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已经成了美国的有毒前男友。

曾经有一段时间,俄罗斯——曾经的苏联核心(其人口是普京治下俄罗斯的两倍)——对我们非常重要。它曾经威胁要征服整个欧洲,并将共产主义传播至全球。那是冷战时代。那个时代早已不复存在。今天,我们最重要的全球竞争对手是中国。

普京对我们来说根本不是很重要。他是一个指使他的特工试图杀死反贪活动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的莫斯科黑手党老大,杀人方式是将苏联时代的神经毒剂诺维乔克(Novichok)撒在他的内裤裤裆上。这不是我编的!俄罗斯曾经给世界带来托尔斯泰、柴可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陀思妥耶夫斯基、萨哈罗夫和索尔仁尼琴。普京的俄罗斯的传世事迹是给世界带来了有毒的内裤。

但是为了分散人民对腐败的注意力并保持对权力的控制,普京将自己奉为俄罗斯祖国及其东正教文化的伟大捍卫者,抵抗那些无神论的、支持同性恋的西方人。并且,为了彰显他的重要性——在他自己和俄罗斯人的眼中——他一直在纠缠我们。他干涉了我们的选举,对我们的公司进行了黑客入侵,同时还得意洋洋地否认了这一切,还对这么多美国人认为是他扶植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上总统的观点感到享受。

对于美国策略者来说,这是一种新的战略问题——如何应对地缘政治的跟踪狂?如何应对不是超级大国而是超级喷子的俄罗斯领导人、一个不愿接受拒绝的前追求者:“弗拉德,我们对你不感兴趣了。我们在和别人约会,比如中国。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向法院申请限制令,将你限制在5000英里之外。”

可以肯定的是,普京仍控制着危险的核导弹。我很高兴他和拜登总统上周同意延长即将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且,正如我们刚刚从给公司和政府带来极大影响的黑客行为中所看到的那样,他的网络技术能力非常强。

但这一切遮掩了一个实际上根本没有活力的国家。在现实世界中,国家靠生产别人想买的东西来繁荣发展,而普京的前七项出口货物是:石油和天然气(52%)、铁、贵金属、机床和计算机(2.1%)、木料、肥料,还有谷物。

对于一个拥有如此众多人才的国家来说,这是可悲的。今天的俄罗斯是一个拥有空间站的沙皇时代经济体——一个拥有核导弹和黑客的日瓦戈医生(Dr. Zhivago)。同时,逃离俄罗斯的科学家已经使以色列和硅谷成为技术超级大国。虽然俄罗斯的新冠疫苗获得了罕见的成功,但很难批量生产。

你上次从俄罗斯的公司买计算机、智能手机或手机应用是什么时候?俄罗斯车?俄罗斯手表?俄罗斯制造的商用飞机?我宁愿坐大巴也不要坐俄罗斯的飞机。俄罗斯唯一对西方人有吸引力的出口商品是鱼子酱、伏特加酒和套娃——而我们对这三样东西的需求已经被满足了。

这是为什么?因为普京更信任那些从地下冒出来的东西,而不是那些可能从他的人民的脑子里冒出来的东西。因此,他建立了由自然资源而非人力资源推动的石油专制政体。然后,他用现金润滑了使他和他的亲信继续掌权的腐败引擎,同时剥夺了青年人真正实现其全部潜力的工具和自由。

那么,弗拉德,你黑入了我们的公司。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你不会入侵我们。你的政府体制——盗贼统治——让你的人民都感到讨厌,更不用说外国人了。我们当然没兴趣侵略你。而且你将如何处理所有这些被盗的信用卡号?上亚马逊来一次大采购?(“给我来800万片尿不湿,3000万卷厕纸,再加400万条男士内裤。”)

事实是,在美国,所有值得偷的东西都在人们眼皮底下。我们的宪法、独立宣言、人权法案、自由公正的选举、支持独立选举的司法机构——即使在任者输了——以及我们的独立联邦调查局(F.B.I.)。但是普京并不想要这些。(这也挺好,因为我们自己也控制不了——不过这就是另一篇专栏的话题了。)

那么,拜登怎样应对这一地缘政治跟踪狂才好?答案:低成本的军事威慑和大量的外交,坚决支持纳瓦尔尼的反腐败运动。告诉普京:“我们的上任总统与你同在。而现在,我们与你的人民同在。祝你好运了。”

在威慑方面,《鲍里斯·叶利钦:革命的人生》(Boris Yeltsin: A Revolutionary Life)的作者、俄罗斯专家莱昂·阿隆(Leon Aron)告诉我,自2014年克里米亚被吞并以来,普京就诉诸于“军事爱国主义、反美主义和恢复超级大国苏联失去的荣光”来恢复国民对他的忠诚和支持。

阿隆表示,我们现在应该防范类似吞并克里米亚的企图,这种企图是为了“占领并吞并俄罗斯边境俄族人口占大多数的地区,很可能是爱沙尼亚或拉脱维亚,以重燃俄罗斯的爱国热情并暴露北约(NATO)的纸老虎本质”。

他还说,换句话说,拜登不妨在这时收回特朗普撤出约三分之一驻德美军的命令,并加强波罗的海北约成员国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力量。

关于反贪,上周,我与纳瓦尔尼的反贪基金会负责人弗拉基米尔·阿舒尔科夫(Vladimir Ashurkov)进行了一次Zoom通话。身在伦敦的阿舒尔科夫与我分享了一封刚发给拜登的信,敦促他对35名俄罗斯人实施制裁,他声称他们向普京的“情妇及她们的父母和普京的孩子们提供游艇、公寓,以及在他们控制的公司里给这些人安排年薪数百万美元的工作”。

阿舒尔科夫说,我们目前的经济制裁过于分散。通过禁止这35个人到西方旅行并在那里洗钱,我们将对那些可以对普京施压的关键人物施压。

纳瓦尔尼对普京构成的威胁如此之大——正是这种威胁导致普京周二将他再次投入监狱,判处他两年半徒刑——是因为,他虽然和普京一样是俄罗斯民族主义者,但他的竞选活动集中针对的是普京的大规模贪腐。在法庭上,纳瓦尔尼称普京为“地堡里的小偷”。

这在俄罗斯引起了广泛的共鸣,部分原因是纳瓦尔尼的基金会最近发布了一段视频,其中显示了一座价值17亿美元、犹如凡尔赛宫般豪华的宫殿,据称那是普京在黑海为自己建造的。该视频已被观看超过1亿次。

普京否认自己是所有者(他的一个密友自称那宫殿是他的),并称视频“无聊”。我希望白宫每天把这个链接发两次。

同时,请不要忘记,拜登的气候/绿色能源政策也构成巨大威慑,对我们而言是双赢的:每增加1吉瓦的美国清洁能源,普京的石油和天然气都会进一步贬值,而美国的环境则变得更健康。

最后,拜登可以向普京发送最后一个威慑信息——提醒他,他的傻小子特朗普已经走了:“弗拉德,如果有一天克里姆林宫的所有计算机都坏了,红场的扩音器里大声播放着《生于美国》(Born in the U.S.A.),那是美国网络司令部给你的温馨提示,如果我们觉得你确实很重要,我们会这样对付你。”

  • 托马斯·L·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是外交事务方面的专栏作者。他1981年加入时报,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他著有七本书,包括赢得国家图书奖的《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From Beirut to Jerusalem)。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他。
  • 翻译:邓妍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纽约时报》评论:普京,美国的有毒前男友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