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美国减税惊动加中

                     高度生活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美国众院推出的税改方案,被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计划,经过反复拉锯日前终于过关,成为川普(Donald?Trump)任内首项立法成就,规划10年减税1.4万亿美元(下同)。不但对美国的企业影响巨大,而且对包括加拿大和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产生冲击效应,这是由于美国在全球经济金融具有的地位所决定。可以说美国刮减税潮,加、中也跟着掀浪,对此《高度》深入聚焦与详析。
从运作过程观察,酝酿已久备受期待的美国税改方案是多方博弈妥协的产物,表现出结构性调整的特点。如同健保方案也一波三折,长期处于难产状态,就因为牵涉各方利益太大。共和党人称税改“等不起”,希望参众两院密切合作,力争年底前通过成为法律。如今过五关斩六将终于落地,但由于赤字庞大且不断增长,或抵制那些导致美国税基缩水、财政缺口扩大的改革措施,因此仍需密切关注。
  
加国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税改,如今与美国税改形成参照,特别在北美自由贸易区谈判处于胶着状态之际,无论从加美经贸关系还是加国自身税制变革,来自美国税改的影响都不可小觑。而中方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
  

 

美国税改上演生死劫          
  
11月16日是个大日子,美国众议院以党派为界投票通过税改案,标志着推动31年以来影响最深远的税收系统改革的大戏正式登场。
  
是日此提案以227票支持、205票反对在众院过关,对于众议长赖恩和总统川普都是一次胜利,并认为这是在明年中期选举中继续控制两院的重要成就。从政治层面看,通过该提案对共和党人是必要之举。由于该案获得商业组织和保守派的支持,促使共和党在推动该提案方面非常迅速。尽管在当日投票中,13名共和党人和全体民主党人投下反对票,却仍未能阻挡该案以微弱多数险胜。
  
改革税制是美国共和党既定目标,长期以来念兹在兹。共和党人认为税改推动经济发展,所以投票结果宣布后,赖恩拥抱负责拉票的党鞭斯卡利斯。而民主党人称该提案是给富裕企业主的大派送,警告将让美国陷入更深债务,成为未来削减社安金和医疗照顾项目的前奏。
  
除一名共和党众议员外,来自纽约州、新泽西州和加州3个高税州的所有共和党众议员,全部投票反对该提案,不满对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抵扣额的限制。代表长岛的共和党议员泽尔丁说:“我有太多选民将发现他们的税率上升。为支付其他方面减税,而从纽约这样的地方吸取更多资金。”
  
为利用国会一项快速程序、在无需民主党人支持的情况下通过税改提案,共和党人的提案不能在2027年后增加预算赤字。受限于这些目标,该提案包括多个延迟部分减税政策实施的日出条款,以及规定其他减税条款在几年后失效的日落条款。这样受限于预算赤字上限,遂使多项减税过期作废,也使共和党人对税收系统进行永久性改变的希望不能付诸实施。
  

对企业产生系统冲击         
  
长期以来,美国税收体制饱受诟病,尤其是企业税制,降低了美国企业的竞争力,遏制了美国企业的本土投资,损害了经济增长。寻求大幅削减公司税率,力争低于工业化世界的平均水平22.5%,号称是一项革命性改变。制造商、大企业高管、零售商及保守团体纷纷发表支持性声明,也有企业界嫌减税力度不够。
  
上述提案将在未来十年内,将联邦税收收入减少1.4万亿。将公司税降至1939年以来最低水平,从35%降至20%。与此同时,赋税转由合伙人缴纳的公司(即不必用公司名义缴税)税率将大幅降低。大部分美国公司是赋税转由合伙人缴纳的形式,该提案将这类公司的收入税上限从目前的39.6%降至25%,收入低于7.5万元的公司税率降至9%。
  
提案也将改革美国向跨国公司的征税,为跨国公司建立区域性征税系统。根据之前税法,美国公司所有利润将被征税,不管其利润在哪里赚取。而根据众院提案,美国公司在美国赚取的利润将被美国政府征税,在其他国家赚取的利润将被其公司所在国征税。跨国公司可一次性以14%税率,将海外资金转移至美国。尽管声称百分之百免除对“海外子公司盈利”的征税,但并非说跨国公司不需要为海外利润交钱,而是需要为海外收入缴纳最低税额,此举旨在保护美国课税基础,防止国家财政收入大幅缩水。如果最低税额定得过高,很可能抵消税改给许多企业带来的好处。
  
俄勒冈民主党参议员怀登说:“对于那些跨国公司,他们获得的减税政策永不会变,但中产阶级却没有这种待遇。”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则说:“公司税减税政策是永久性的,这很重要,我关注的是什么能带动经济发展,我认为任何经济学家会告诉你,公司肯定是能带动经济发展的一部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全球金融稳定报告称,川普减税系列举措将增加企业现金流,但杠杆率已很高的美国企业或许不会将这些现金流用于生产性资本投资,可能会被用于冒险行为,如购买金融资产、并购和派息,信息科技和医疗保健行业最难以抵挡这一诱惑。这样一个恶性结果,或由此引发新一轮金融冒险行为,这类冒险行为曾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因此,美国政策制定者要对企业杠杆升高及信贷品质下降保持“警觉”,削减债务融资激励措施的税负举措,包括取消对债务利息成本的扣减,或有助于降低杠杆风险。为降低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美国经济需要在未来十年内保持4.5%左右增长,而跨党派的国会预算局预测,未来十年美国经济年均增速仅为1.9%。
  
社会生活影响广泛     
  
税改势必影响到美国经济每个角落,2018年大部分美国家庭收入税都将降低。个人税阶将从7个减至4个,目前7个税阶的税率分别为10%、15%、25%、28%、33%、35%和39.6%。众院提案4个税阶分别为:12%(适用于4.5万元及以下的个人收入和9万元及以下的夫妻收入),25%(适用于4.5万至20万的个人收入和9万至26万的夫妻收入),35%(适用于20万到50万的个人收入和26万到100万的夫妻收入),39.6%(适用于超过50万的个人收入和超过100万的夫妻收入)。
  

调整后总收赤字过100万的个人收入和超过120万的夫妻收入,将被收取一项6%的附加税。个人抵扣税额增加一倍,即个人标准抵扣额从目前的6350元增至1万2200元;夫妻标准抵扣额从目前的1万2700元增至两万4400元,但4500元的个人免税额、替代性最低税、医疗开支、报税服务费用、赡养费、学贷利息和搬家费用等抵扣额均被取消,遗产税将于2024年被取消。
  
提高儿童退税额,即17岁以下儿童的退税额在未来5年从1000元增至1600元。如果低收入家庭不欠税,将无法领取600元退税额。可领取儿童退税额的家庭将增加,其单亲家长收入上限从7.5万元增至11.5万元,双亲收入上限从11万上调至23万。
  
提案保留了现有房贷利息抵扣额,但对于购买房屋的新业主,只能抵扣50万以下房贷利息。增加标准抵税额,只有4%的纳税人将申请按揭利息抵税额,而现在是21%。
  
为支付1.5万亿元减税,取消一些个人税务减免,包括未来10年把大学生税惠削减650亿元。理由是整体税改给失去税惠的人补偿。有关方面表示,此项税改对学历高的亚裔造成重创。由于学费减免视作收入,使高校学生税负陡增。有学贷的人每年最多增625元税款,对研究生通过工作获得的减免学费征税,也让他们年税增加。提案取消州和地方政府收入税、医疗开支的退税额和抵扣额,也加重部分民众赋税。
  
参院税改有待观察          

众院税改案过关,仍有待参院审议,而参众两院税改案不尽相同。虽然大局已定,但要如川普所愿“带过终点”,仍有一步之遥。由于参院要到感恩节后才能有决定性行动,可以说前路多艰。
  
参院税改案取消了众院方案有关高等教育的多数条款,保留了众院试图废除的其它一些较小税惠规定,包括雇主每年可为雇员在大学教育最多提供5250元的免税补助金。
  
时至今日,参院税改提案仍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共和党人占据参院52个席位,意味着如果超过两名共和党人反对,税改提案就难以在参院过关。
  
目前,威斯康辛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逊已公开反对,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科林斯对推翻个人强制购保条款加入税改提案持保留看法。另外,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参议员弗雷克和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科克对预算赤字表示担忧。
  
设若参院通过税改提案,两院将通过协商达成共识,或众院无条件接受参院提案。共和党党鞭斯卡利斯据此表示:“两院提案都非常好,只是有一点不同,但不是很大不同,这点很重要。”
  
加美税改横向比较        
  
就在南方邻居酝酿税改之际,加国也紧锣密鼓地操盘税改。由于两都属西方阵营,有相同或类似的政经体制,所以无论在税改内容还是方式上都有共同点,但也不乏重要差异。联邦自由党政府最近推出的税改方案,很可能由于反对声音太大而胎死腹中。
  

加国新的税改方案涉及大批小商业主,联邦政府打出“严堵税收不公”旗号,声称杜绝中小企业主利用较低公司税率转移收入以减少缴纳的个人收入税,却引发巨大争议。1970年代以来,加国私人公司已增8倍,而个人税与公司税的税率差距越来越大。2017年税率差是37.2%,意味着从公司支取收入的人,可少缴大量税款。这些人多是专业人士,如医生、律师,把收入分散给家庭人员,按较低税率纳税。特鲁多表示新税改针对最富有阶层,不会伤害中产阶层和小商家,联邦财长莫奈(Bill Morneau)也说,针对企业税收的改革方案旨在填补一些用于避税的漏洞(loopholes),提出 “合理性测试”(reasonableness test),来体现公平税制系统。但此种说法难以自圆其说,其口径与川普颇为相像,但适得其反的效果也很类似。
  

  

加国税改方案被批评“对小企业痛下杀手”,旨在全面取消中小公司(Canadian Controlled Private Corporation)税务好处,以达到企业家与工薪阶层的平等。而小企业是加国经济支柱,90%以上就业机会由中小企业创造。在取消若干税务优惠方面,与美国税改有异曲同工之处,如取消业主把营业收入报为资本利得、夫妻共享收入、被动投资所得等特定税费减免政策等。私人公司的盈余通常以薪水或分红分配,将其纳入收款人的个人应纳税收入中。然而资本利得(Capital gain)只有50%需要缴纳个人税,所以资本利得实际上与分红相比以较低税率征税。因此为获得公司盈余,一些个人进行为自己或公司触发资本利得的交易,使分红被归为免税的资本利得。这种手段被称为“盈余剥离”(surplus stripping),政府则提出限制盈余剥离的措施,即便留存收益(Retained Earnings)也得再交税。这与川普政府竭力为本国企业减轻税务负担正好相反,也难怪加拿大先进技术联盟(CATA)将此次自由党措施描述为“对小企业大规模攻击”,包括高科技初创企业——这本是政府该努力扶持的部门。不过要等到2018年预算,公布规则修订最终细节,才有可能准确预测税改对联邦库务的影响。
  
如果说美国税改旨在提升和强化自己公司的国际竞争力,主客观一致;加国税改则削弱了本国公司的国际竞争力,缩小本国征税基础(tax base),至少客观如此。财长号称通过税改年增两亿五千万税收,但限制创业的做法促使企业离开加国,流失到其它国家,特别是美国大幅降税,会乘机吸引大量加国企业南下。因此,如何防范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base erosion & profit shifting),则是加国目前面临的重大税务问题。
  
相对来说,美国税改给加国传递的信息多有负面效应。卡尔加里大学公共关系学院院长敏兹(Jack Mintz)据此称,该案将使美国石油行业更能吸引投资,使美国边际实际税率和油田使用税率更接近加国,从而降低加国石油业的国际竞争力,亚省失去竞争优势,萨省成为石油业税率最高的省府。
  
CIBC经济学家山菲尔德(Avery Shenfeld)和塔尔(Benjamin Tal)日前发布报告《边境调整:衡量威胁》,分析美国税改对加国影响,从整体经济讲,加国GDP的20%是对美出口,如果美国一刀切征收边境税,对加很糟糕。以出口为主的产业受影响最大,如计算机、化学、机械和运输设备。美国公司税下降,更多公司或愿安家美国,加国目前的公司税不再具有吸引力。如果美国降低个人所得税,更多高科技人才也许会去美国,加国将流失人才精英。
  
美国税改对华影响       
  
美国现行税制是以所得税为主体税种,即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此次税改焦点也落在这两大税种。国际竞争日趋激烈,资本、技术等流动性生产要素倾向流入低税国,因此降低税率吸引投资的美国企业所得税改革受到全球关注。
  

美国企业称35%税率有损全球竞争力,尽管降至20%未达到川普竞选承诺的15%,但比一些企业高管预期的要强,公司实际税率通常低于基本税率。美国公司正常境外投资利润回国不征税,而对故意逃避税海外利润征最低税率,这都促进美国资本回流,对全球经济尤其是资本转出国的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目前美国大公司在海外集聚了高达2.6万亿美元以上资金,会带来国际贸易条件的变化。由于中美存在重要经贸关系,税务和金融上有千丝万缕的诸多联系,美国公司下调低于竞争对手所承受的税率,税改实施幅度会程度不同地影响到中国。为此,中国应继续积极参与BEPS后续行动,参与推动重塑国际税收规则体系,在支持中企参与国际合作的同时,不能放弃合理的避税诉求。
本文发布于: 2017-12-1 23:49
0 0 投票
文章评分

阅读 148708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美国减税惊动加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