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美加边境之囧

高度生活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导语】
加拿大是世界第二大的国家,美国是世界第四大的国家,光是这两国,便雄霸了北美大陆绝大部分的土地。住在温哥华地区,驱车不过几十分钟就可到达两国边境。说是跨国出境,然而手续却一点不比买个菜逛个街麻烦。虽然美加两国一向相处和平友好,但加国仍会抱怨从美方传入的毒品和枪支。同样,美国官员也担心加拿大大麻的走私和潜在恐怖分子的藏匿。这条国境线到底是高墙还是摆设?美加的边防该严控还是保持开放?本期《高度》周刊带来特别报道。

【正文】
一线之隔的黄连之苦
位于安大略省西部的温莎城(Windsor)与美国的汽车之城底特律(Detroit)只隔河相望,但这浅浅的一弯清水却是许多美国人无法跨越的鸿沟。一个公司的普通退休职员Diane Bolden在底特律痴痴地望向加拿大方向,当别人问及他看到了什么的时候,他幽幽地答道:“和平的平静。”这位老人已经难以按捺住想要飞向加拿大的愿望。
和平的平静令人向往,Diane不是一个人。在美国,还有千千万万曾望着加拿大发呆的普通人。有调查采访到一位名叫Dora Robertson的长途货车司机,Dora在采访中咆哮:“在加拿大没有骚扰!当我在温莎赢了9000元宾戈游戏(bingo)时,他们让我带走属于我的部分。但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这边,国税局第一个找到我!”

加拿大只有一个陆上邻国,那就是美国。陆路边境长达8891千米,是世界上最长的不驻防边界。当然,这和美国南面的美墨边境高戒备防御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美墨边境只有美加边境的三分之一那么长,却有美国军队和移民部门的工作人员频繁出没巡逻,以防止非法的移民或者毒品走私活动。
2008年以前,美加公民出入境只需要出示驾驶证或者带有照片的ID即可顺利通过。但911事件的发生,对美国是重创。有19名参与恐怖袭击的危险分子是通过加拿大进入美国的传言也一度让美国人陷入恐慌,仿佛这个长年看似温润的邻国才是罪魁元凶。政府也加强了对边界安全的控制,双方出入也变得不再那么自由。因为美国政府的施压,美加过客改出示护照才能跨越边境。到2011年,两国首领签署新的边界条令,废除之前“透明无痕出入境法则”,两国建立和交换出境旅客的详细资料并记录“敏感个人”,以方便追踪查询。
美国大选的边境之争
今年又是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年。就目前的形势来看,美国此次大选的焦点在于国家安全和经济。那么边境问题就成了国家安全问题和反恐必不可少的谈资之一。各路人马恨不得使出十八般武艺,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纷纷对美加边境发表看法。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Ben Carson早在去年12月表明立场,认为奥巴马总统和国会应该立刻采取行动部署军队巡逻美国边境,不仅仅是南部,更重要的是北部,也就是与加拿大相邻的边境。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也发表类似观点:“以滑雪运动和冰天雪地气候著称的加拿大很容易让人忽略它作为恐怖分子窝点的可能性。恐怖分子最容易穿越进入美国的边境不是美墨边境而是美加边境!圣战可能从加拿大开始!”
此次总统大选颇具争议的共和党候选人毒舌川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世人太愚蠢,他们拒绝相信进入美国的某些人拥有多么大的危险性。”此言偏执,但冷不防地戳痛一些听话者的玻璃心:各族裔移民暂且不谈,可通过各个边境偷渡的不法份子却绝对不能容忍。
川普在接受CBC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爱加拿大”,并且对待加拿大的态度必然和对墨西哥的不同。“我不会在美加之间建立起一堵墙。”此言一出,便遭受了诸多的质疑。记者Maria Celeste Arraras就表示亲爱的川普先生是否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错误的边境上呢:“ISIS更有可能从加拿大潜入。”但川普对此的回复依然是傲慢的:“你们指的加拿大问题,并不是我们所面对的最大问题。我不管别人说些什么,但是墨西哥这条边境线都更值得堤防——不仅是进出的人口,还有成千上万宗毒品倒卖!”
尽管在美加边境问题上,川普显得格外友善,但同时也有人指出川普曾在竞选时说过要禁止一切穆斯林进入美国,同时也要遣返叙利亚难民。那这是否意味着在川普的心中,如今接受了上万名叙利亚难民的加拿大也变得不像之前那么和蔼可亲了呢?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政治学教授Donald Aberlson表示像川普这样性格的人,极有可能相信911事件的发生和从加拿大方向入境的恐怖分子息息相关从而对加拿大心生芥蒂。然而,911事件有恐怖分子从加国潜入这一说法是无从考据的。当然,更多人也相信川普只是因为大选将近所以泛泛而谈,并不会真正想要改变美国和加拿大实质上的关系。
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以前,美国人就把目光聚焦在了他们国土北部最长的一条边境线上。在他们心中,这条著名的未驻防边境无疑是在吸引恐怖分子的深入,他们紧绷着神经,一刻也不敢松懈。上议院颁布了新的法令针对边境管理,民主党成员和共和党成员都有支持。其中一位共和党的参议员Susan Collins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道:“为什么加拿大边境是潜在的屠杀和恐惧的来源?因为美加边境真的很少有巡逻,这就形成了一条软肋。”Collins补充道:“如果一个恐怖分子知道我们的部署,那他就一定会选择从加拿大进入美国。”

尽管 Collins对美国国土的安全问题感到忧虑,但她还是不希望给每天成千进出美国和加拿大的居民们带来任何不便。她意识到,如果美加边境的盘查变得更加繁复,第一个受到影响的必然是周围的居民。就拿她自己作为例子,她有个嫂子是加拿大人,他们家养育有4个孩子。难道要让4个孩子以后来美国看望姑姑都变得不切实际吗?他们甚至没有自己的护照,更别说其它更为复杂的程序。
巴黎恐袭的未平之波
小特鲁多出任加拿大现任总理后,承诺要在近年内接受上万名叙利亚难民。本来是千秋功绩一桩,事态却在巴黎恐袭之后变了味道。人们不自觉将难民与恐袭分子扯上关联,加拿大国内也因为接受难民事件一时间众说纷纭,人心惶惶。同样担忧的还有美国人民。不少美国报纸头条都将加拿大这一行为视作美国安全的一个潜在威胁。
Collins对此事的态度是:“这取决于加拿大如何筛选可以接收的难民。严格的盘查系统可以至少让我们知道进入的人是谁。”
民主党参议员Al Franken在面对采访时说道:“我相信美国的筛选系统,倘若加拿大采用的是和美国一样的筛选系统,那我也会相信他们的选择。”另一名来自亚利桑那(Arizona)的参议员John McCain表示至少当那些叙利亚难民降落加拿大机场时,需要经过一些手续才能放心进入。
去年12月2日在加州圣博娜迪诺(San Bernardino)发生的屠杀事件再次给了美国边防当头一棒。“14个人当场死亡,22人重伤,这些数据足以让我们对边防和现有的安全系统做一次全面的检查。当然,”McCain强调到:“我仍然欢迎加拿大的朋友们来到亚利桑那度过每个愉快的冬天。”
纽约警察局局长William Bratton说道:“我们是一个拥有3.3亿人口的国家,911事件让我们失去了45名同胞,原因是恐怖袭击。如果说人们需要害怕什么,那就是枪击、匕首刺杀和所有犯罪。政客们也把这种恐惧升级了,并不是只有川普在散播恐惧,许多候选人都是如此。”新泽西(New Jersey)州长Chris Christie在去年发表演说中提到:“FedEx可以告诉每一个包裹被运送到了什么地方,但我们却不知道持着签证进入我们国家的人都分散在哪里。”
前驻加美国大使Theresa Cardinal Brown却表示当人们陷入恐慌时,应该做的是把注意力平均放在每一个有可能的危险点上。“边境不是我们唯一需要侦查的地方,美国内部和那条边境线同样重要。”
加拿大也是恐怖分子潜在的攻击国家,所以政府对安全系统和人员流动的侦察工作还是十分到位。有一点比美国好的地方是,加拿大很少担心恐怖分子会通过这条长长的边境线从美国过来。这也许也是许多美国市民看着河对岸的这边觉得格外宁静的原因之一。“美国对于伊斯兰圣战分子而言,是一个更大的目标,如果他们已经成功抵达了美国,是不会那么轻易离开的。”

美加前程的共飞之翼
有人开玩笑说,虽然在加拿大曾笼罩恐袭的阴影,但走私枫叶糖浆现象更为严重。迈阿密地区安全顾问Herny Morgenstern表示加拿大皇家骑警队十分出色,他们聪颖并且迅捷,但加拿大人那种与生俱来的好客和在文化熏陶下培养出的友善却让他们容易不假思索地招来祸患。“我不想说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但当你看到圣博娜迪诺屠杀或者巴黎袭击等等事件后,原有的信仰都会被摧毁。”
尽管奥巴马总统声称“自由比恐惧更加强大”,但事实上美国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公共场合是绝对自由安全的了。从之前发生的种种恐怖主义活动来看,虽然圣战分子没有能涉及到每一个地方的每一个人,但他们已经充分展现了他们的能力——他们有这个主动权去选择任何一个时间、地点,也可以杀任何一个人。
人类对死亡的恐惧是天生的。所以当这种死亡的压迫感已经慢慢浸入了美国的大街小巷,那么对边境采取任何严苛的过境措施都是不为过的。Allyson Faith Shortle是Oklahoma大学的一名政治心理学专家,她指出如果恐怖主义的阴云不散,美国式的生活就必将遭到破坏,如果不法分子来源于南北边境,而加强边防可以稳固民心,那就这么做吧。

美国边境巡逻队队长Joe Banco则表示对于北部的边境状况,大家存在着一些误解。“美加边境并不是一个敞开的口子,任人随意通过,尽管你可能不会看到像南部边境那样每隔100码就有人巡逻,但我们确实在北部边境用了所有的高科技管理。”当被问到美国是否应该担心有恐怖份子从加国进入时,Banco答道:“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应该关心我们共同生活的这片土地,而非仅仅是一条国境线。”
在欧洲,开着一辆小破车便可以随意通过几十个国家。显然这样的政策并不打算在北美大陆上实行,虽然美加的关系上百年来一直和睦。在长达8000多公里的边境线上,有森林也有湖泊,有的地方甚至是只是一个图书馆或者一座剧院。曾经这些陆地上的建筑只起着形式上的作用,小孩子可以在周围跑来跑去。但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一切的安宁与改变,也只需要一个人偷偷跨过边境线,然后去别国制造一场动乱。这毕竟是两个有着独立主权的国家,关系再亲密,政府眼里也容不得沙子。
和平拱门(Peace Arch Provincial)是美加边境位于西部的起点,1921年为标志世界和平而建。在加拿大的一侧,门楣上写着“团结在一起的弟兄们(Brethren Dwelling Together in Unity)”,而在美国的那一边写着“同一个母亲的孩子们(Children of a Common Mother)”。如果去参观过的朋友们一定不会忘了门内侧还有一排小字,那就是“愿此门永不关闭(May these gates never be closed)”。
美加友好,鸿翼齐飞。愿边境之门,永不关闭。
https://lahoo.ca/portal.php?mod=portalcp&ac=article&catid=345
本文发布于: 2016-3-7 15:24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5560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美加边境之囧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