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她乡 / 正文

什么 ¦ 北京一套房还买不起一件衣服?!

 

刚过去不久的微博之夜,女明星们的礼服裙又登上了热搜。但这一次,不仅在讨论谁更美,还讨论起了裙子的“出身”是不是正宗。
 
刚有人夸杨幂穿上了古董高定,马上就有人评论说:这裙子既不是古董,更不是高定。

杨幂身着George Chakra2010秋冬款

 

一方评论迪丽热巴的1920s民国风绝美,立刻就有人嘲笑她穿的是过季好几年的款,甚至也不是高定。

迪丽热巴身穿Yumi Katsura2016年秋冬款礼服裙

甚至还有好事者总结:全场就五件“真高定”,其他都是假的!

赵丽颖身着Ulyana Sergeenko2021春夏款

 

那么,所谓的真“高定”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女明星都要用它来显示自己的身份?不穿高定就真的意味着时尚资源不好、不是顶流吗?

“高定”的概念,可追溯到18世纪末。
 
年仅14岁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公主离开奥地利王室,嫁给了当时法国波旁王朝的王储(即路易十六),四年后成为法国王后。
 

玛丽王后身着洛可可风的晚礼服

 

这位后来在法国大革命中被送上断头台的王后,极为喜爱珠宝、艺术与时装。她在位时,引发了法国贵族追求奢侈珠宝的风气。繁复、精致而轻快的“洛可可风”风靡了整个法国乃至欧洲贵族圈。

为了满足贵族们的奢侈欲望,法国王室甚至大量举债,最后转化成对法国人民的深度剥削,间接促使了1793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玛丽王后也因此有了“赤字王后”、“断头王后”的别称。
 
因为她几乎无止尽的新衣需求,设计师Rose Bertin不停为她一人定制最为时髦的衣服。
玛丽不仅成了当时的潮流风向标,更是催生出了“私人高级定制”的概念:纯手工的、仅为一人设计制作的衣服。

玛丽王后的裁缝Rose Bertin

 

那么,是不是所有采用了高端技艺和高级面料的手工定制,就能被称为“高定”呢?
 
并不。
 
在法国乃至全世界,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是一个受到法律保护的专有名词。要成为高定,条件极为严苛。
 
首先,品牌的高定线产品来自为私人定制服装的纯手工工坊;

其次,必须在巴黎设有工作室,且至少雇有15名工作人员,20名技术人员,还拥有至少3名专属模特;

此外,还要参加每年1月和7月在巴黎举办的高定时装周,每季发布不少于50套原创日装和晚装。

在满足以上条件后,需经由法国高定协会考察工作室,召开“高级定制”成员董事会议,对申请成员进行保举与评定,看其有无资格入选,最后由法国工业部审批核准,才能命名为“Haute Couture”。
 

目前的高定名单,来自B站@Ahalolo《微博之夜红毯解析》

 

目前中国的品牌里,只有Guo Pei(设计师郭培的个人品牌)受到了法国高定协会的邀请,加入了客座成员的名单。

中国时装设计师 郭培

 

加入高定名单意味着对品牌实力的承认。但维持高定线,却需要品牌有源源不断的造血能力。因为一件高定哪怕卖出天价,对品牌而言也是“亏本赚吆喝”的事。

蕾哈娜身着郭培“一千零二夜”系列作品亮相MET GALA红毯

 

以香奈儿为例。在品牌旗下,除了专门制作高定的工作室及成衣、香水工厂外,还收纳了12家手工工坊,包括了Lemarié 山茶花及羽饰坊、Michel 制帽坊、Lesage 刺绣坊等。每一家手工坊都有数十名乃至上百名手工匠人在其中工作。

小到一颗纽扣、大到品牌的重要标志白色山茶花、秀场上模特们的鞋履、晚礼服上精美的刺绣,都出自这些手工坊。

香奈儿除了高定秀场和成衣秀场外,还特意设置了“高级手工坊系列”。
这个系列的服装不仅展现Chanel品牌的精神,更是体现顶尖传统手工艺的绝佳范本。

颇令人感慨的是,这些手工坊不仅为香奈儿品牌效力,也会为Dior、YSL、LV等知名品牌合作。香奈儿收纳了它们,但不曾独占它们的技艺。
 
在老佛爷卡尔·拉格斐看来,只有真正将手工艺中的“艺”字发挥到最大,使手工艺品如同艺术品那样尽善尽美,才会产出真正伟大的艺术品。

Chanel的创意总监 Karl Lagerfeld

 

一件香奈儿高定的日常装会卖到80万元以上,一件Elie Saab的晚礼服裙售价超百万,但在业内依然有着“买高定,买到就是赚到”的说法。

Angelababy身穿Elie Saab2020秋冬高定

 

因为一件真正的高定服装,凝结着设计师、制衣工坊的裁缝与手工坊的匠人们无数的心血,还有多年积累下来的超绝手工技艺。

严苛的标准与高昂的售价,连女明星们都是凭咖位去借的高定礼服裙,又是什么人在买、在穿?
 
2007年的一部纪录片《高级定制的秘密世界》为大众揭开了高定客户俱乐部的神秘一角。
 
在这个世界里,一件简单的衬衣售价超过8000欧元,一件礼服超过十万美金——这还是13年前的价格。
 
能负担得起这个消费的,全世界不超过两百人。而她们并不愿意显露人前,很多都拒绝了节目组的采访。

高定品牌们深知自己客户的低调。老佛爷卡尔·拉格斐就明确地表示:“如今有许多富人并不想让外界知道自己的存在。所以你不要问我她们是谁,我就像是一个医生,我有义务替她们保密。”
 
经过导演兼制片人Kinmonth不断地探访和努力,某位德克萨斯的石油、天然气大亨的妻子Becca Cason Thrash,在丈夫同意后,接受了采访。

Becca Cason Thrash从小就喜欢看时尚杂志,并且深深对高定着迷。
“我花了大部分的时间去赚钱,升值我的资产,直到我可以购买一件高定的礼服,为此我花费了4006000美金。”

为什么要花数百万美元?实际上,这是花在品牌成衣和配饰上的钱。
某些奢侈品包袋有“客人要先买周边配饰到一定数额,才能买到某款包”的配货制度。

进入品牌高定俱乐部,也要先持续地购买一定数量的品牌成衣(Ready-to-wear),证明自己的经济实力、对品牌的热爱和选款品位,才能获得购买高定服装的资格。
 
比如曾经带记者去Chanel康朋街31号总店量体的段小姐。在她受邀参加品牌秋冬高定秀、并选购高定服装之前,就已购买了200多件香奈儿的成衣。

而当时一条香奈儿的普通牛仔裤售价就在4、5万人民币左右了,如今更是卖到了将近10万元一条。
 
所以,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对高定服装充满向往的普通人,就先从升级自己的财富开始吧。

当你有了那样的经济实力,能够每个季度固定在品牌消费直到成为VIP客户,邀请你加入神秘世界的电话就会不期而至。

从高级定制服装的概念出现开始,它就已经是上层阶级们的财富游戏。
 
有钱阶级们(Upper Class)最担心的是什么?
 
一是失去自己的金钱;二是无法显得比别人更有钱。
 
高端珠宝、奢侈品、高定服装、艺术品投资,这些就是他们用来标记自己财富、区别于普通民众的阶级壁垒。

这其中,“高定”是有钱也买不到的阶级认证。
 
比如Chanel、Givenchy这样的“蓝血顶奢”,服务的固定客户不过几百人。除了邀请VIP们看秀,品牌还会请客户们去瑞士滑雪、到威尼斯坐船、与王室共进晚餐。
 
设想一下,对于刚刚拥有了大量金钱的新贵(New Money)们来说,还有什么比加入到高定俱乐部更好的接触到顶级圈层的机会呢?

真人秀《璀璨帝国》中,女主之一受高定品牌邀请前往白金汉宫

 

拥有高定线的奢侈品牌,几乎年年都在涨价。除了人工、材料的上涨因素,其实也是顶级富豪圈层在抬高进入圈层的门槛。
 
那么,它对于普通人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专门进行男士高级礼服定制的萨维尔街(Savile Row)上,有一位来自中国的女合伙人全英梅。作为整条街上唯一的华裔,她曾经感慨:英国有全世界最好的面料,但英国面料之上,还有中国的云锦。

云锦中凝结的人类手工艺术技术,是无可超越的。而极度发达的中国纺织业,还产生了蜀锦、苏绣、香云纱、蝉翼纱等等极为卓越的艺术品。

可惜我们并没有像法国的“高定”一样,将它们推广成为世界时尚的风向标。

高定服装是这个工业时代最后一批坚持传承法国乃至欧洲手工艺艺术的匠人们的杰作。
 
我们也许买不起高定,但我们身上衣服的配色、剪裁的风格、搭配的理念都在有意无意中受到高定服装的影响。
 
每年的高定秀场专为VIP而设,他们选择的服装风格,会成为品牌重点打造的方向。

Dior 2020秋冬高定:时装和古希腊神话的碰撞

“高级定制就是时装界的金字塔顶端,它会极大地影响高级成衣和配饰的设计,所有的一切都从高级定制为灵感而出发。”曾担任Dior创意总监的Join Galliano介绍。

纪录片拍摄时担任Christian Dior 创意总监的John Galliano

很多时候,我们惊奇于高定秀场服装的千奇百怪,惊讶于“平时怎么穿得出去”?

 其实,那些奇装异服很多都是设计师设计理念的体现与想象力的放飞。
 
对于真正日常穿着的衣服,他们会为重点客户修改秀服,让他们能够穿得更加舒适、得体。

香奈儿为卡塔尔王室成员Sheikha Moza bint Nasser女士修改了秀服的袖子

堪比一套房的价格,使得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是“买不起高定的观众”。

但我们依旧能在博物馆里感受高定手工艺之美,也能感受T台上的高定设计的灵魂。
 
就让金钱的归金钱,想象力的归想象力吧!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1023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什么 ¦ 北京一套房还买不起一件衣服?!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