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专栏 / 丁果 / 正文

探访奥肯那根,一场与世界顶级葡萄酒庄的共鸣之旅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复制

 
2014年,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将奥肯纳根排名为世界第一的葡萄酒旅游胜地,那里有182家注册酒庄,而闻名全球的加州纳帕谷则排名第八。由此,奥肯纳根在葡萄酒爱好者的世界里,声名日隆。

然而,将历史回溯至150年前,在奥肯纳根谷地,山路上,河流边,农场中,经常可以看到梳著长辫、衣衫褴褛的年轻华工。他们或者淘金,或者挖矿,或者修铁路,或者在农场中种植蔬菜和土豆,以最廉价的工资承担最艰巨的工作,为的是追求传说中的“金山梦”。其中,不少人饥寒交迫、客死异乡,有的仅是草席裹身,埋尸荒山野地。在加拿大建国150周年(2017年)的时候,我沿著当年华工的足迹,在奥肯纳根、卡里布寻根,向受到冤屈苦难的先侨们致敬,也努力为他们找回曾经是“加拿大和卑诗省建设者”的定位尊严。

150年前的加拿大华工

150年前从广东四邑(开平、新会、恩平、台山)来的华工,肯定不会想到,如今的奥肯纳根,已经是加拿大葡萄酒产业的“金山”。150年后,一个来自山西的中国移民——也曾经是一个农民,怀著对土地深厚的情缘,带著对华人先侨“掘井之恩”的无限感激,沿著先侨的足迹,来到了奥肯纳根山谷,买下了不菲的几块葡萄园,以欧美葡萄酒产业的最高标准,经营起如今在奥肯纳根、乃至北美葡萄酒业已经声名鹊起的品牌酒庄——幻影溪酒庄,攀登著葡萄酒品牌的世界巅峰,继续华人作为加拿大建设者的佳美脚踪。

Vernon(图源:Dailyhive)

百年风雨,时代变迁,人事全非,但有一种精神在华人中贯穿依然。这是一种冒险开拓的创业精神,一种义无反顾的寻梦情怀,一种站立在坚实的土地上,一步一个脚印,让人生变成传奇的可嘉勇气。2020年庚子年,一个奇特的年份,一个笼罩在新冠疫情肆虐的年头,我在卑诗省疫情从第一波结束,却还没有展开第二波反扑之间,乘著可以喘口气的短暂空隙,也是葡萄成熟的10月金秋,驱车四个半小时,行程四百公里,途经百年前华人农民集聚的弗农(Vernon),来到奥肯纳根山谷最(东)南边、美加边境历史悠久的度假小城奥索尤斯(Osoyoos)。这个最早是原住民居住的小镇,当年也是靠著淘金潮和皮毛生意兴旺繁荣,如今则是北美闻名的水果之乡和葡萄酒之乡。

Osoyoos(图源:Advanture Awaits)

进入奥索尤斯的第一感觉就是眼熟,仿佛来到了阳光明媚的加州。这也难怪,奥索尤斯奥肯纳根是加拿大唯一的沙漠地带,拥有世界上最小的沙漠,是加拿大最炎热和干燥的地区,适合各种水果的生长,而那些从法国等地“移民”来的名牌葡萄,也很舒适地找到了新的家乡。一路上,那些干草让连绵的山丘宛如涂上了一层金黄色,在下午阳光的照射下,让人有错觉置身“金山”的浪漫感觉。不仅如此,驱车行驶在这个路段,也让人感觉这真的是加拿大的“吐鲁番盆地“。如果说奥肯纳根地区是葡萄酒之乡,那么,奥索尤斯就是“沙漠葡萄酒之乡“,可谓名至实归。

01 走进幻影溪酒庄

车内的全球定位系统告诉我,目的地近了。我们进入了比邻奥索尤斯的小镇奥利弗(Oliver)的地界,在葡萄田环绕的一个山坡顶上,远远就可以看到一座白色的现代化建筑矗立在那儿,阳光下显得耀眼。车子上坡穿过一片硕果累累的葡萄田,就到了幻影溪酒庄。

庄主白计平先生站在酒庄的中轴线位子,微笑著迎接我们。他的身后,矗立著一对引人注目的青铜雕塑,象征著大地之神与自然之神,它们出自世界著名华裔铜雕艺术家吴静茹之手,同样作品全球只有三座。幻影溪酒庄的介绍中如此说:她们像两株拔地而起的葡萄藤,伸展双翼,庇佑著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同时,欢迎著游客的到访。

我到过欧美不少著名酒庄,酒庄的艺术氛围,可以清楚展现酒庄的品牌级别。葡萄酒本来就是艺术的灵感来源及题材的重要元素,顶级的酒庄,自然也要有顶级的艺术品匹配。而选择怎样的艺术作品,甚至制作怎样的酒标,都在在反映酒庄庄主的独特品味,甚至由此可以读出庄主难以言喻的愿景诉求。我以为,幻影溪酒庄百里挑一,选择吴静茹作品作为酒庄的第一地标,不但是因为艺术家的名气和作品的难求,价钱昂贵倒在其次,应该还有庄主对艺术家人生及作品“心有灵犀”的特殊共鸣。

1961年生于台湾的吴静茹,先后在美国、荷兰、英国学艺。在欧洲的时候,有人质疑她,“一个东方女人,竟然敢碰西方的雕塑”?而吴静茹就以此质疑为动力,怀著“为华人争口气”的决心,硬是在雕塑界打响名堂,她的铜雕,成为世界许多地方和建筑的“地标性作品”。我是上海人,如今上海最有名的陆家嘴地标“大地之神”以及新天地入口水池中的“福禄寿”,就是出自吴静茹之手。

对吴静茹的人生境遇,庄主一定心有戚戚。因为,他经营幻影溪酒庄,不是也要在西方的品牌葡萄酒行业,闯出一条东方人登顶的成功之路吗?显然,这对大地之神和自然之神的雕塑,不但显示著庄主感恩自然赐予的谦卑之情,也因著雕塑家的移民背景,成为一种特殊的激励,要让幻影溪酒庄“为中国人争气”。其实,我在看到这对雕塑后,也即刻受到吴静茹艺术的启发,在后续一系列对西方葡萄酒大师们的采访中,问到了一个问题:你认为一个东方人,真的能在如此历史悠久的西方葡萄酒行业,攀登品牌的巅峰?
到酒庄后,我跟庄主进行了一场深入坦诚的对话。印象深刻的是,他告诉我,经营幻影溪酒庄不是为了赚快钱,而是要开拓一个能够延续百年的葡萄酒品牌,把它变成白氏家族的事业延续。所以,他以业内“最高标准”进行全方位投资:最好的葡萄田,最好的种植和酿酒团队,最好的酿酒设备,最好的酒庄大楼,最好的营销服务。

幻影溪庄主——白计平先生

 

中国改革开放后,西风日盛,葡萄酒自然登堂入室,成为上至国宴、下至百姓家宴的酒精饮品。故此,不少商人或者娱乐明星捕捉到其中巨大的商机,纷纷在海外收购酒庄。由于葡萄酒文化底蕴浅,人们对葡萄酒的优劣并无深刻认知,以至于不少华人贸然入行,成为酒庄庄主。但外行式的这种投机性的酒庄经营,不但无法让破坏了历经百年的葡萄酒文化难以真正进入中国的千家万户,也让全球闻名的诸多酒乡蒙受品牌的挫伤蒙羞。这样的酒庄,显然无法进入西方世界辉煌数百年的葡萄酒文化殿堂,也无法提升华人消费者对葡萄酒的品味。

短视,是一切投机商人的特征;而只看眼前暴利的企业家,大都是聪明的平庸之辈,与品牌文化无缘。可惜的是,平庸是一种潮流,尤其在新移民中。偏偏,有人要与平庸作对,在一个只有一个半世纪的年轻国度,打造一个百年的企业品牌,跨越浩瀚的太平洋,延续一个家族的创业传奇。

露天剧场

葡萄酒品牌的建设,需要时间的沉淀和岁月的酿造,没有捷径可走。如何在较短的时间里突破时间的瓶颈,让幻影溪酒庄的葡萄酒走进百年葡萄酒品牌的殿堂,虽然年轻,却有老成持重的品味伴随著青春流动的飘逸?

幻影溪酒庄庄主选择向世界级的大师们取经,向百年的品牌酒庄致敬,以吸收成功历史的精粹,寻找跨越三个世纪的葡萄酒酿造家族的密码,为自己、也为幻影溪找到拾阶而上的攀峰之路,打开隐藏在葡萄酒味蕾深处的殿堂级大门,铺下白氏酒庄世代传承的梦幻之径。

酒窖酿酒处

放下成功企业家的自满与骄傲,怀揣著开拓新事业的激情,没有安排尝试后或许潇洒退出的后路,以必胜的信心展开了向西方葡萄酒业的取经之旅。心,是纯的;眼光,是高的;态度,是谦卑的。幻影溪酒庄庄主清楚知道,在如今瞬息万变的新潮时代,要创立一个百年弥新的葡萄酒品牌,不投机,不取巧,那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见贤思齐,目标定在巅峰,路就可以走远,攀登就有动力。

不到三年,投资1亿2千万加元,招揽来自法国、美国、澳洲、新西兰等地的葡萄酒专家,组成精英团队投入种植、酿造、营销,幻影溪酒庄的葡萄酒已经在世界葡萄酒行业崭露头角,借用《福布斯》杂志的评价来说,如果有人不相信加拿大奥肯纳根也能酿出复杂浓郁风味的世界顶级葡萄酒,那就不妨去品尝一下幻影溪酒庄的产品吧……

酒庄贝克葡萄田葡萄酒特酿

 

02 法国大师

阿尔萨斯是法国白葡萄酒的圣地。法国最著名的酒评家布尔奇(Bernard Burtschy)是阿尔萨斯人,他在介绍故乡世界顶级酒庄的系列文章中,放在首篇的就是辛特-鸿布列什酒莊(Domaine Zind-Humbrecht)。如今的掌门人奧利维耶·鸿布列什(Olivier Humbrecht)正是白计平和幻影溪酒庄的首席顾问。牵动他们合作的缘分到底是什么呢?为何一个拥有300年葡萄酒种植家族历史、也是法国首位葡萄酒大师的奥利维耶,对一个初入行的华人酒庄主倾注了如此大的热情呢?这正是我要探寻的奥秘。
我第一次见到白总,就觉得这个企业家与众不同。沉默寡言,但眼神没有游离只有坚定,有棱角的脸庞,透着韧性与坚毅。我的直感告诉我,这是一个能成大事业的人。不过,涉及到葡萄酒庄,我只能说自己是个门外汉,印象是主观的。为何白总,一个做矿业起家的商人,能够立志开创出具有品牌效应的葡萄酒庄,跻身到西方高端葡萄酒产业的顶端?我需要专家的认证。
幻影溪酒庄首席顾问——奧利维耶·鸿布列什(Olivier Humbrecht)
奥利维耶没有令我失望,这个不会客套、将葡萄酒视为绝佳艺术品的法国人开门见山就为我解惑。他断言,白先生对土地的热爱,远远超出了他自己说的“农民”。在我看来,以白总的实力,就是到阿尔萨斯买下一个品牌酒庄来“玩票”也绰绰有余,何必呕心沥血在奥肯纳根这样一个尚属葡萄酒业“少年时代”的地方拓荒打拼?我没有想到,奥利维耶竟然滔滔不绝,代白庄主回应了我的疑惑,且兼具逻辑和哲理性。

“如果你不住在欧洲,却要想买一个酒庄赚钱,不如把钱投入金融债劵市场。因为法国人常说,你要让一个人赔钱,就让他去买一个酒庄”。“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不热爱这片土地,不热爱这份产业,是不会横跨半个地球来经营这个酒庄的”,幻影溪酒庄是一个长期的项目,“只有当你想生活在这里,有足够的时间泡在里头,用自己的力量来影响这块地方,给这家酒庄赋予强烈的个性,才是经营酒庄的正道“。奥利弗直率地加了一句:“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人给项目注入个性和影响力,我绝对不会接受现在正在从事(对幻影溪酒庄)的咨询顾问工作”。哈哈,我暗中称奇,他的回答,与我之前跟白庄主对话时获得的答案高度一致。白总告诉我,之所以想在奥肯纳根经营酒庄,就是因为喜欢卑诗省这块土地,创立能够延续百年的品牌,就是给儿女们一个在这里可以昂首挺胸继承的产业。

奥利维耶显然是葡萄酒业的“布道家”,谈到幻影溪酒庄的前景,充满激情,仿佛是在谈他自己的酒庄。而在四年多前,白总去法国考察他的酒庄时,他根本不知道白自己要经营酒庄。

很奇妙,随着我跟奥利维耶谈话的深入,以及我之后调查辛特-鸿布列什酒莊的历史,我竟然发现,我强烈感觉到,虽然白总是从年轻时喜爱上葡萄酒和葡萄酒文化的,但他的血液里和他的人生中,早就埋下了与葡萄酒产业的不解之缘,而这个“缘”的最基础部分(DNA),就是对土地和种植以及收获的那种梦魂萦绕的情愫。他和奥利维耶都是那种超越我们想象的“农民”,而阿尔萨斯与山西以及今天的奥肯纳根,在土地这个元素上,是相通的。一个法国阿尔萨斯的葡萄酒大师,跟一个在出生农村的大陆移民企业家,在追寻经营顶级葡萄园、酿制高端葡萄酒奥秘的路上,有了“人生的邂逅”,也有了“事业的邂逅”。

庄园葡萄园

 

奥利维耶举出了一个例子来证明白庄主可以攀登葡萄酒顶峰的“天然素质”。那就是白计平2017年把位于黄金带(Golden Mile)——卑诗省首个认证的子产区——科宝葡萄园收购的举动。奥利维耶透露,白在收购前没有征询过他的意见,而是凭着第六感的直觉,把这个葡萄园买下,然后才来询问如何种植这块可以生产赤霞珠、美乐、品丽珠、维欧尼、西拉等葡萄品种的园地。奥利维耶之所以赞不绝口,显然是他实地考察奥肯纳根之后,对这块得益于复杂、砾石土壤、接受朝阳光晒照却又被科宝山下午阴翳的葡萄园情有独钟,认为就是奥肯纳根酒乡的顶级地块,如果是他,也会下手购买。奥利维耶解释,白先生这种独自判断的直觉和果断,就是与这片土地产生了共鸣。这是他在葡萄酒行业必然会成功的重要标志。其实,奥利维耶的父亲当年并购葡萄园,也是凭着直觉,其过人之处,就是比任何人都先认识到风土以及位置的重要性。令人难以相信,当年阿尔萨斯最好的土地都由于难以耕作而荒芜,因此,农民对土地优劣的“直觉”,就是成功的基础。奥利维耶在激赏白庄主的时候,一定油然想到他父亲和他自己的“直觉”。

白总在2016年两度考察阶段,跑遍欧洲、南美、北美等地最重要的酒庄,见到的专家也不计其数,却选择奥利维耶做首席顾问,而后者也欣然响应,将幻影溪作为他首个、也是唯一的酒庄咨询项目。除了企业家的“惺惺相惜”之外,我也找到了两者之间“心有灵犀”的奥秘。

奥利维耶家族在17世纪中期,就在法国阿尔萨斯成立了种植葡萄的公司,且在他1989年接手酒庄前,一直采用大木桶发酵、使用天然酵母和坚持人工采摘。其实,这就是农民的本色。白总的家族,应该也有百年务农的历史渊源。他告诉我,幻影溪酒庄也将永远采用人工采摘葡萄的传统,他也非常怀念动物犁地的田园景象。要知道,包括阿尔萨斯在内,现在著名的一些品牌酒庄,大规模商业经营,早就采用了器械化采摘、降低成本的工序。两瓶葡萄酒放在眼前,一瓶采用精细人工采摘,一瓶则是机械化作业,真正懂得欣赏葡萄酒的人,会做何种选择?奥利维耶在阿尔萨斯,白计平在奥肯纳根,做的是同一种选择。当我问到幻影溪酒庄如何面对未来成功后的诱惑?奥利维耶马上回答,永远把种植和酿制葡萄酒当成艺术来看待。对此,我在白庄主那里得到了肯定的回应。

奥利维耶家族的葡萄园面积的扩大是循序渐进的,对每一块葡萄园的购入都小心翼翼。从酒庄1960年只有5公顷葡萄园,四十多年后增长了七倍。白庄主何尝不是如此?从购入获奖无数的幻影溪葡萄田和贝克项目、再到科宝,三块葡萄园,耗费了巨额资金,但更多的是没日没夜的心血。可见,他们共同的首先关注,是葡萄园的质量而非生产葡萄的数量,这直接关系到酿酒及销售,显然,他们都把葡萄酒的艺术本质看得比商品属性重,可以这样说,他们都有葡萄酒行业的贵族品格,这也是为奥利维耶愿意帮助白计平成功的内在原因。

 

酒庄酿酒师
奥利维耶是工程师出生的葡萄酒硕士,他对使用新技术没有犹豫,只要技术不伤害酿造葡萄酒的艺术本质,却能触发品赏者味蕾更加多元的享受。辛特-鸿布列什酒莊在1981年就在酒桶中安放了温度监控仪,1986年在瑞士买了第一台可以压榨完整葡萄的布赫(Bucher)机器,来替代平台式压榨机。奥利维耶接管酒庄后,1992年在蒂尔凯姆建造了十分現代化的酒窖,配备了崭新的发酵桶。但是,奥利维耶在1997年向有机和生物动力学种植转化,并担任欧洲著名生物动力学认证机构Biodyvin的主席一职。所谓生物动力学种植,就是摒弃半桶水似的“招牌有机”,而是名副其实的全有机方式。在这方面,幻影溪酒庄走得更快、更彻底。世界最先进的压榨机,现代化的大木桶酿制和传统木桶酿制并列,酒窖的宏伟和精细的温度控制落实到墙上的每一块砖。白庄主告诉我,他对新技术从不排斥,在经营矿山期间,就买了很多科技股票,尽管都赔了。所以,在先进设备的配置上,白庄主不惜工本,操作人员也是聘请世界一流技术人员。然而,在葡萄园的种植上,白总却很传统,他从一开始就引入有机和生物动力学种植,让高价收购的葡萄园空转三年,以达到严格的认证标准。在他看来,200年前的中国农村,不就是最有机的耕作吗?他向往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风光。我说,幻影溪酒庄的有机种植,其实就是跟传统耕作的历史对话,今天的精细就是过去的粗放。在传统和现代的接轨上,白计平与奥利维耶可谓殊途同归。
有机葡萄园

当然,酿制葡萄酒的基础,仍然在土地。阿尔萨斯与奥肯纳根到底是什么关系?奥利维耶对我说,奥肯纳根的地理、气候条件绝对不亚于加州纳帕谷。就是跟阿尔萨斯比较,也各有千秋。在孚日高原的屏障下,阿尔萨斯成为法国降雨量最小的地区,拥有干燥的气候、丰富的日照、复杂的地质。奥肯纳根也是如此。奥利维耶来奥肯纳根实地考察,可谓十分惊艳。他说山谷的每一块葡萄田都各具特色,加上不同的气候,就宛如从德国最北部穿行到西班牙那样的多元气候下酿出葡萄酒,这就像一个浓缩版的欧洲。

很显然,白庄主与奥肯纳根山谷,人和土地的两个因素让奥利维耶答应,成为幻影溪酒庄长期的咨询顾问。而幻影溪酒庄也回应大师的信任,站在大师经验的“肩膀上”,以更快的速度打造奥肯纳根白计平版的“辛特-鴻布列什酒莊”,那不是模仿,而是东西文化碰撞后的崭新品牌。让奥利维耶吃惊的是,在加拿大西岸这样一个缓慢节奏的地方,白先生亲自督造的世界级酒庄新建筑,只用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我笑称这是“白计平速度”。但这七百多天时间里,白庄主是全身心投入,以至于因为无暇接听电话和回微信,让不少朋友们以为他“失联了“而惆怅不解。而这种全身心的投入,正是奥利维耶所称的对“土地”和对“葡萄酒艺术”的热爱以及虔诚,这是一个成功酒庄品牌必须要有的前提条件,也是奥利维耶对白计平青睐有加的原因所在。

 

03团队的目标:追求卓越

中国经济开放后,葡萄酒开始出现在中国人的餐桌上,尤其是法国波尔多的红酒和阿尔萨斯的白酒,成了富起来的一群人的新宠。这就导致从法国,到澳洲、北美甚至南美,凡生产葡萄酒的地方,就有华人入主酒庄,随之,一连串华丽的酒庄故事就蔓延开来,点缀出中国葡萄酒市场上群星闪烁的夜空。在中国,人口数据仍然是品牌产品销量的驱动力,鱼龙混杂则是消费市场的本色。这是日本不及中国的地方,尽管日本是亚洲最成熟的葡萄酒市场。

日本自明治维新时期就“脱亚入欧”,开始了葡萄酒文化的培植,直至今天,人口的四分之一是葡萄酒的爱好者,而且随着葡萄酒市场的扩张,传统的烧酒、清酒消费量就下降,中国则不同,虽然葡萄酒消费紧追美国、法国、意大利、澳洲,成为世界第五大,但茅台、五粮液等烈性白酒照样横行天下。显然,中国市场注重的是葡萄酒消费,而不是蕴含其中的葡萄酒文化,以至于“山寨”与“品牌”可以并行不悖。一瓶“山寨”的拉菲红酒,不管它是大的还是小的,所受到的欢呼鼓掌,一定是超过奥肯纳根或者纳帕的顶级葡萄酒。

在我看来,阅读酒庄的精彩故事,总要有一些客观标准,且不是单纯自我的演绎,而是有公开的横向比较。这些标准,自然涵盖着葡萄园的质量,种植和酿酒的设备工艺,酒庄和品酒中心的艺术内涵,以及让消费者享受的营销策略。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是由团队来带领的。在法国,无论是波尔多、阿尔萨斯、勃艮第,酒庄的级别,是有历史传承、家族口碑以及百年以上的葡萄酒品牌来认定的,这些无法“山寨”。在纳帕谷、奥肯纳根这样的新葡萄酒产业地区(50年左右),这些品牌认定的标准在本质上与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地并无不同,而需要时间累积的历史沉淀,只能由团队的优势和酒评家对葡萄酒产品的评判来加以补充。

手摘及挑选:有机的关键

让我吃惊的是,在幻影溪酒庄除了庄主和它自身传奇般的故事之外,无论从哪一个方面,都可以和法国、意大利或者美国纳帕的顶级酒庄进行横向的比较,所以,我可以大胆地说,幻影溪酒庄庄主打造的百年品牌,除了仍然需要“时间“来给它证明以外,它真的已经具备了世界顶级品牌葡萄酒庄的所有要素。

幻影溪酒庄目前的三个葡萄园:贝克(1993年改种晚熟红葡萄品种,有赤霞珠、品丽珠、美乐、西拉等)、幻影溪(1997年开始种植赤霞珠、西拉、小维多等)这两个葡萄园是北美顶级葡萄园,在行业内得奖无数;2017年收购的科宝葡萄园,立马像前面两个葡萄园一样,开始采用有机和生物动力学种植(种植赤霞珠、品丽珠、马尔贝克、维欧尼等品种),我站在金秋送爽的葡萄园中,看着宛如紫色珍珠般的葡萄从叶子缝里垂落下来,仿佛已经闻到了用它们酿制的佳酿飘逸出来的香味。

酒庄种植的葡萄

 

而在幻影溪酒庄的工作坊,我已经目睹了世界顶级的酿酒设备;在著名设计师John Taft精心设计构建的幻影溪酒庄大楼的品酒处,看到了不逊色于法国顶级葡萄酒庄由艺术布置、自然景观与杯中流动的琼浆玉液汇为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令人陶醉;而在酒窖深处的“创始人酒窖”里,我在四面立地窗外橡木桶的围绕中,在美国著名玻璃艺术家戴尔屈胡利(Dale

Chihuly)制作的“帝王玉”吊灯下,配着米其林星级厨师水准的西菜,品尝2016年幻影溪葡萄园的特酿,这款以赤霞珠(38%)、小维度(28%)为主,再配以马尔贝克(15%)、西拉(8%)、品丽珠(8%)、美乐(5%)混酿的红葡萄酒,感觉一切如幻似影,流连忘返….至于幻影溪的佳酿评价,《福布斯》杂志说,它就是奥肯纳根葡萄酒的典范;幻影溪的葡萄酒也在世界舞台闪耀得奖;不少世界级酒评家,对幻影溪葡萄酒感到惊艳,纷纷打出了高分..……

 

我到过不少酒庄,明明看到了一块小小的葡萄园,确实也酿出了得奖的好酒,但同样年份的酒,同样的酒标,涌到了中国市场,就是成千上万瓶,嘲弄的就是中国葡萄酒文化的浅薄,喝不出哪是葡萄园產的高端葡萄酒,哪是用廉价从智利等地采购来的葡萄酿制的酒。其实,不要说葡萄酒,就像我们上海人醉心的大闸蟹,阳澄湖的正宗蟹就那么些,“山寨货”不也是到处泛滥?
幻影溪酒庄不会这样做,也不屑于这样做。何以如此说?很简单,庄主要创立的是百年中高端葡萄酒品牌,故而不会这样做。但更重要的,幻影溪酒庄的团队构成,已自然杜绝了“张冠李戴”的货不对版。
我从来相信,一个酒庄的团队,是酒庄庄主经营酒庄哲学的一面镜子,可以照出这个酒庄从种植到酿造、出品的一切细节。在幻影溪酒庄,我主要采访了三位团队主干:首席执行官圣雅哥(Santiago Gilley)、种植主任艾米(Amy Richards)、主要酿酒师弗朗西斯(Francis Hutt)。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却在幻影溪酒庄相遇,这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预示。奇妙的是,他们都在葡萄酒业有傲人的经历,比如圣雅哥,曾在加州的杰克逊家族酒业工作九年,而杰克逊酒业是世界十大葡萄酒公司之一,旗下拥有50多座酒庄,涵盖全球葡萄酒产地;来自澳大利亚的艾米,是极少的女性葡萄酒种植专家,拥有博士学位;而弗朗西斯,是出生新西兰的著名酿酒师,在好几个酒庄担当过重任。
顾问与酿酒团队

为何这些在葡萄酒业正值职业高峰期的专家,偏偏来到西方最年轻的葡萄酒乡——加拿大的奥肯纳根?又偏偏投入一个华裔掌舵的新酒庄幻影溪呢?在一对一的采访中,我竟然得到了几乎差不多的答案。归纳起来无非三点,一是酒庄庄主建立“代表加拿大的世界性酒庄”的百年品牌愿景打动了他们,而且庄主一诺千金,投下巨资打造世界品牌;二是庄主充分尊重专业,从种植到酿造,绝不走短视的“赚快钱”途径,采用最好的有机方式,购买世界最好的酿造设备,打造酒乡最好的酒庄大楼;三是幻影溪酒庄有奥肯纳根最好的葡萄园,最好的地理气候环境,在传统和创新的技术支持下,可以酿出最好的葡萄酒品牌。他们丝毫不怀疑,奥肯纳根会在世界葡萄酒产业中快速崛起,而幻影溪酒庄注定是其中最佼佼者。从事幻影溪酒庄的独特项目,让他们兴奋、激动。

种植团队
艾米说,她在白总和幻影溪酒庄,找到了自己职业生涯中一直梦寐以求的“寻求新东西、新挑战的机遇”,参与打造一个新的葡萄酒家族品牌,是人生难得一遇的,这是在法国或者美国的成熟、成名的酒庄中无法获取的机会。我笑问艾米,为何你相信一个华人掌舵的酒庄,可以攀登西方葡萄酒业的巅峰?艾米大笑起来,“谁能想象,一个女性可以在男人占据优势的葡萄酒种植领域独领风骚?白总充满魄力、言必行行必果的领导风格,必将使幻影溪酒庄品牌进入世界前列”。她的深信不疑,也感染了我。
幻影溪酒庄总经理
曾经担任过北京一个酒庄执行总裁的酿酒师弗朗西斯,对中国市场充满期待。但他认为,幻影溪酒庄庄主的人格特性,与其他华人酒庄庄主截然不同,他是一个不亚于任何欧美名酒庄老板、具有世界顶级酒庄庄主视野的“农民”,敢投资,重承诺,在对准的目标上“毫不游离”,这种“一贯性”和“稳定性”,是打造葡萄酒巅峰品牌不能缺少的个人性格和魅力,而且必将成为“白氏葡萄酒家族品牌”的传承基石。弗朗西斯记忆犹新,庄主对他三小时的面试,早就超越了老板对雇员的单项考核,而是一次心心相印的“双向确认”,彼此在追求“卓越”上达成一致,而且两人在对奥肯纳根土地的“一见钟情”上,发现了彼此对酿造出“世界最好葡萄酒”的坚定信心。为此,弗朗西斯很快就将全家移居到奥肯纳根,像庄主一样,把这块谷地视为自己宝贵的新家园。什么是信任?这就是信任。
白总在参观欧州、美国、拉美的数百家酒庄之后,决定经营幻影溪酒庄,并定下百年品牌大计。他与葡萄酒产业过去的辉煌历史和未来的璀璨推心置腹地对话,决意走出一条恢复原生态的葡萄园种植、不计成本的精致酿造、培育具有“中国文化基因”的世界葡萄酒品牌。为此,庄主定下了先欧美、后亚洲的市场营销策略,“要先让西方人也认为幻影溪是世界最好的酒庄”,然后把最好的葡萄酒介绍给中国。首席执行官圣雅哥相当欣赏庄主一掷千金的投入,更惊叹庄主以最短的时间督建成充满艺术氛围的酒庄大楼。圣雅哥毫不怀疑,在世界比赛上屡屡得奖的幻影溪葡萄酒,一定会在很短时间里得到欧美懂行消费者的认同。

毫无疑问,对奥利维耶、圣雅哥、艾米、弗朗西斯的采访,我看到了幻影溪酒庄70多人团队的整体风貌,这难道不就是通向未来成功的最佳保证吗?

左:丁果,右:白计平
对庄主建立世界级酒庄的目标认同,彼此以追求卓越为导向,幻影溪酒庄的“联合国团队”中,就充满了不断创新、挑战自我、精益求精的精神氛围,超越了普通工作坊里老板和雇员的关系。白总自豪地说,他根本没有想到,无论是种植博士还是酿酒大师,抑或轻盈出场的美丽的品牌大使,都可以为了这份共同对卓越的执着追求,满腔热情投入工作而打破循规蹈矩的朝九晚五,自觉加班加点,完全颠覆了一般人对西人工作习惯的成见。仿佛印证庄主的叙述不虚,我走在酒庄大楼的每一处,都感受到团队的工作人员洋溢着明天更美好的自信、快乐,没有愁眉苦脸的忧虑,这在疫情中是相当难得的景观。我在幻影溪酒庄,与离开日本30年后久违的匠人精神再度邂逅,自觉踏入了葡萄酒奇妙世界的边缘,尝到了历经数百年沉淀的葡萄酒文化弥漫出来的香气,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是一种相当独特的体验。
在结束采访之旅后,我坐在二楼的私人品酒处,看着窗外云彩轻曼、如影似幻的山谷,沐浴在红色的晚霞余晖里,挂在葡萄藤上晚熟的葡萄与脚下的露天剧场,还有深秋山顶上隐约飘来的冬天将至的季节旋律,构成了一幅告别夏天奥肯纳根的别致风景画。我再端详幻影溪酒庄每一瓶葡萄酒上相当简约典雅的艺术酒标,抿一口酒,葡萄酒的复杂香味裹着幻影溪特别的文化韵味,加上那些萦绕在我脑海中的种种采访故事,我竟然在舌尖上品出了一种“西方遇见东方”的特殊味蕾,这种前所未有的喝酒体验让我讶异,却又有一种“千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酒?)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惊喜。与价格无关,我知道“属于我的葡萄酒”,不会是拉菲、拉图,而是幻影溪的葡萄酒,这个品牌背后的故事,是幻影溪酒庄的故事,是白总的故事,也是我跟葡萄酒真正结缘的、属于我自己的故事,这是邂逅,也是缘分,更是命定…

 

 

-END-

本文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意见

她乡出品,欢迎转发

 

作者|丁果

责编|林伯宴

平台|她乡LaChic

I D |chicvancouver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探访奥肯那根,一场与世界顶级葡萄酒庄的共鸣之旅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