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美国 / 正文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美国究竟为何突然关闭?

 

“如果美方真的尊重事实,就请开放德特里克堡基地,并就美海外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等问题公开更多事实,请世卫组织专家去美国开展溯源调查,回应国际社会关切,用实际行动给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日前,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回应“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攻击中国阻碍病毒溯源和进行‘虚假宣传’,并指责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及泄露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同军方秘密合作”等言论时强硬表态。


一时间,华春莹口中的这个美国的生物实验室再次受到关注,并登上微博热搜。

 

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持续一年多,确诊人数逼近一亿。但美国一些政客却在新冠病毒源头尚未明确的情况下,一而再再而三地试图将来源强加于中国。

面对“甩锅”,中国一直以来的态度是希望美国个别政客,尊重科学,拿出起码的良知,停止政治博弈把戏,为国际溯源合作和国际抗疫合作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

蓬佩奥再度抹黑中国:病毒是从实验室制造的
需要提醒的是,在新增确诊病例数和新增死亡病例数上,美国都是全球最多的国家。如果真要溯源,美国政府有责任,也有义务回答清楚,给全世界一个交代。

这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问题是,美国敢让专家进入该基地开展溯源调查吗?

 

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

  

2020年3月末,新冠疫情席卷美国,纽约迅速成为“震中”。与此同时,在约240英里之外的马里兰州小镇德特里克堡,美国政府正在开展危险病原体实验。

 


资料显示,德特里克堡是美国生物化学武器基地,从华盛顿的美国陆军医疗司令部出发需要一个小时路程。德特里克堡主要研究可能威胁美国军队或公共健康的细菌和毒素,并调查疾病的暴发 。


2019年8月,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USAMRIID)。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疾控中心指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没有“完善的系统”来净化实验室的废水。但是,美国疾控中心以“国家安全原因”为由,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


报道称,暂停的实验室研究中,涉及某些已被政府认定为“对公众、动植物健康或动植物产品构成严重威胁”的毒素。


马里兰州当地媒体《弗雷德里克新闻邮报》披露的部分检查结果显示,除废水处理系统外,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还存在多项违规行为。


德特里克堡的问题可以追溯到2018年5月,当时,暴雨使得该研究所用来处理实验室废水的蒸汽灭菌设备进水报废,而该设备已有数十年历史,“这使得研究停止了数月之久,直到研究所开发出一种使用化学药品的新型去污系统才得以恢复”。

 


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至。2019年早些时候,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则报告了两起泄漏事件。实验室系统也未能执行生物安全和遏制程序,以充分控制BSL-3和BSL-4实验室产生的选定试剂或毒素。


有实验室员工在清除生物危害废物时,故意撑开高压灭菌室的门,增加了污染空气进入高压灭菌室的风险。高压灭菌室内,工作人员通常不佩戴防护装置。还有一些工作人员在处理生物危害性废物时没有佩戴手套。此外,实验室的建筑物表面没有完全密封,天花板和生物安全柜都有裂缝。


不过,德特里克堡并没有就此彻底偃旗息鼓,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2019年11月宣布,德特里克堡将重启部分设施,该研究所的负责人考克斯上校强调, CDC指出的所有不遵守安全规章制度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


几个月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地暴发,美国也未能幸免。


据“全球生物防御”(Global Biodefence)网站报道,在疾控中心最后一次实地检查之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于2020年3月27日全面恢复运行,并获得了联邦政府高达9亿美元的拨款,以研发新冠病毒疫苗。


这座历史上曾从事过多种致命生物武器研究的神秘实验室,就这样成为美国对抗新冠病毒的前线。


有组织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布了一条请愿帖,要求美国政府公开德特里克堡关闭的真正原因,并且说明是否存在新冠病毒泄露问题。


其实,在美国国内和国际上出现了众多质疑的声音,要求美国政府查清并公布该基地与新冠肺炎疫情之间的关系。对于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神秘“关闭”和迅速重启,也疑点重重。但白宫始终讳莫如深。

曾经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据了解,德特里克堡是美国最大的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建立于二战期间。在二战前是美国的一个民用小机场,后来成美国飞行员培训基地。


作为美军曾经的生物战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在上世纪中期不仅接手了侵华日军731部队沾满数千人鲜血的生物战资料,还曾研究并储存了五花八门的致命生物武器。

  

2020年9月,美国“政客”新闻网刊发文章称:“如今的德特里克堡是一个前沿实验室。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它是美国政府最黑暗的实验中心。”

  

文章称,76年前,美军曾选择德特里克堡作为秘密发动细菌战的地点。多年来,它一直是中情局隐秘的化学实验和精神控制实验基地,基地的大部分活动也都是“机密”。

  

二战期间,德特里克堡开始进行生化武器实验。

  

1942年,美国陆军雇用了威斯康星大学的生物化学家艾拉·鲍德温秘密开发生化武器,并要求鲍德温为新的生物研究综合体寻找适合的场所。鲍德温选择了当时被废弃的国民警卫队基地,命名为“德特里克试验田”。

  

1943年,陆军宣布将其改名为“德特里克营地”,并将其指定为陆军生物战实验室的总部,同时购买了几个相邻的农场,以保证更多的空间和隐私。

  

1949年春,陆军在德特里克营地建立了一支小型且高度机密的化学家小组,名为“特种作战司”,任务是为毒菌寻找军事用途。

  

与此同时,中情局组建了化学特种部队。中情局常驻欧洲和亚洲的官员希望开发新的手段,诱使被抓捕的间谍嫌犯在无意识状态下泄露机密。当时掌管中情局秘密行动部门的艾伦·杜勒斯认为,他的精神控制计划(MK-ULTRA计划)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1951年,杜勒斯聘请了化学家西德尼·戈特利布,希望进一步推进MK-ULTRA计划。戈特利布长期寻找一种能摧毁人类意识的方法。他测试了数量惊人的复方合剂,而这些药物基本都与精神折磨有关。

  

MK-ULTRA计划结束后,德特里克堡于1956年正式定名。此后,它依然被保留为戈特利布的化学基地,用来开发和储存中情局的毒药。戈特利布在冰柜中储存着可能引起天花、结核病、炭疽在内的致病生物制剂,以及大量有机毒素,包括蛇毒和麻痹性贝类毒素。

  

争议不断


围绕这座臭名昭著的“暗黑实验室”,争议从未停止。


《纽约时报》于1975年9月20日和21日连发两篇报道,揭露美国陆军曾掩盖3名德特里克堡平民雇员的死亡原因,三人均在20世纪50年代与60年代蹊跷暴毙。


除此之外,也有德特里克堡的员工在在世时就大放猛料,直言实验室内生物武器杀伤力惊人。


1969年后,尽管德特里克堡的主业从“生物武器研究”转向了“生物防御项目”,成为美国军方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但这个拥有67种高危病原体(包括埃博拉病毒、炭疽、鼠疫等),理应具备最高级别生物安全标准的实验室,却发生了多次污染物泄漏事故,不仅这里的员工每天上班时都要“和死神打交道”,连实验室周边居民也出现了“折寿”。


五角大楼曾回应会与国会一起努力,以确保遵守最佳的安全标准。但情况并未改善,20世纪90年代初,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还曾发生炭疽等致命菌株、毒株丢失事件。


2001年引发全美恐慌的炭疽袭击事件后,美国联邦调查局曾指控嫌疑人来自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这一事件造成22人感染,其中5人死亡,并使2万名美国人服用抗生素,实验室声誉随之一落千丈。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美国究竟为何突然关闭?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