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中国 / 正文

现在,一条人命两千块……

现在人命真的越来越不值钱了……

原创|net百晓生

来源|TOP互联网

1. 

外卖员猝死,饿了么人道主义赔偿两千

蚂蚁事件两个月后,饿了么挥舞着资本主义的拳头进场了。

2020年12月21日,北京43岁的骑手韩某某在送完32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3单的送餐途中。

经警方鉴定,系工作途中猝死。

韩某某上有高堂,下有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对这家人来说,顶梁柱轰然倒塌,未来生存成了大问题。

饿了么作为雇主,于情、于理、于法都应该承担责任。

但是,魔幻的一幕来了。

元旦过后,韩家属向饿了么提出赔偿,没想到却被拒之门外。

饿了么态度强硬地回复:死者跟平台并没有雇佣关系,如果可以,愿意提供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余去找保险公司。

我呸!

前段时间,拼多多员工猝死,公司尚且给足了封口费。

到了阿里系,怎么就敢明目张胆耍流氓了?!

2.
饿了么公然挑战《劳动法》
 
2020年初,死者韩某某从老家到北京谋生,入职前做过胸透、内科、便检、采血等多个体检项目,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也就是说,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在饿了么干了一年后,倒在了岗位上。
这种卖命的员工,即使是资本主义公司都会假惺惺地宣传一下爱岗敬业,到了饿了么连他妈的逢场作戏都省了,直接是封锁新闻,2000块人道主义赔偿。
一条人命就值2000块,人道主义尼玛!
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饿了么敢公然挑战《劳动法》?
这就涉及到了饿了么的第一宗“罪”,它设计了一个流氓一样的骗局——
饿了么不跟外卖员签劳务合同,而是让它旗下的蜂鸟众包公司参与策划。
外卖员看到蜂鸟是平台旗下的公司,就以为自己是正式员工,他们把资本家想得太美好了。
这是一个局中局,蜂鸟众包只不过是一个平台,它的协议写道:“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与用户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这意思就是与骑手发生劳务关系的是商家和消费者,商家提供外卖,消费者提供配送费,饿了么只是从中撮合一下。
差点就直接说,谁点的外卖你找谁去了。
穿你的制服、做你的工作、服从你的安排管理,现在出了事就撇得干干净净。
看看,这就是资本家的流氓嘴脸,你还没地方说理去。
他们用最高的薪水请最好的法律专家把《劳动法》里里外外研究了一个遍,最后设计出天衣无缝的用人协议。
当然,还有最牛逼的律师团队等着你。
2019年1月,西安一名美团骑手送餐途中猝死,整个过程和今天韩某某猝死如出一辙。
法院裁定,送餐平台只是信息发布服务平台,平台仅提供网络信息服务,并非劳务用工主体,亦非劳务报酬支付方。
最后法院驳回了骑手父母要求美团赔偿补助金、丧葬费、供养亲属抚恤金的全部诉讼请求。
2020年5月,另一名家属投诉无门,在知乎实名举报骑手猝死,饿了么不闻不问。⬇️
看,你到哪里说理去?
我们上面说过,饿了么还甩了一句话:去找保险公司。
可当家属满怀希望奔向保险公司,最后却只赔了3万块。
一条人命就值3万?
 
饿了么第二宗“罪”来了!
 
一般来说,只要是商业公司,就必须强制给员工交五险,交了五险最高理赔就是几十万起步。
为了节省成本,饿了么悄悄把五险砍掉了,几百万骑手直接在大街上“裸奔”。
更混蛋的是,饿了么自己不给交保险就罢了,它还坑掉了骑手的保费。
圈外的人可能不知道,饿了么每天强制从外卖员第一单里抽取3块钱交意外保险。
按理说,每天3块,一年有1000多块保费,了解商业保险的人都知道,这份保费并不低,出了意外赔个大几十万不成问题。
图:某国字头保险公司保费与保额
 
那为什么保险公司只赔了3万? 
因为这笔保费被饿了么吞掉了大头。
根据饿了么员工发布的保单显示,他们每天真实缴纳的意外险是1.06元,还有差不多两块钱被饿了么巧立名目拿走了。
所谓雁过拔毛,资本家诚不欺我。 
一个人一天两块,一年就是700多块。300万骑手,饿了么每年抽保费就抽走了20多亿。
这人血馒头吃得不要太过瘾!
回过头我们看,韩某某猝死的赔偿不仅关乎家属的利益、外卖骑手的利益,它更关乎资本对老百姓的道德和底线。
 
 
3.
劳动者必须联合起来!
 
2020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里的文章刷屏,揭开了这个行业残酷而血腥的一面。
央视主持人白岩松怒斥外卖平台不把骑手当人,人大教授马亮更是一改学者斯文,痛骂外卖平台是一个流动的血汗工厂!
外卖平台一时间被推上风口浪尖。
在平台规则刺激下,逆行、闯红灯、超负荷工作、极端天气上岗……成为了骑手们的家常便饭。
2017年,上海交警总队统计显示,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
2018年,成都交警部门7个月内统计事故196起,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送餐伤亡。
除了交通意外,骑手猝死率同样是直线飙升。
美团400万骑手,饿了么300万,再加上京东达达,这里面是个千万级别的就业大军,超长工作时间不断拖垮他们的身体。
然而,所有外卖小哥——无论专职还是众包,没有任何一位骑手与平台存在劳动雇佣关系。
他们可能是第三方劳务派遣,可能来自代理商,可能是自由注册。
在没有劳动合同的保护下,一旦出现问题,骑手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
因为美团饿了么可以说,这不是我们的雇员,我们之间并没有雇佣关系,我们只是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
有人可能会说,干不了就别干,平台又不会拿刀逼着你。
是的,平台不会逼你,它从来不担心员工离职,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疫情期间,美团注册骑手猛增33万,“兵源”充足,谁叫中国人口那么多?
割完一波,还有下一波。
但是,这正常吗?合理吗?
这是对中国人口红利的透支,对弱势人口的霸凌。
有谁注意到,资本家榨干人口红利后,随手就把风险与后遗症撒给了社会?
朋友们,饿了么骑手猝死后,没有在网络上掀起半点水花,就连它的对手美团、京东达达也都避之不及。
一条人命就这样凭空消失,这是很不正常的。
为什么各大互联网公司都讳莫如深?
因为它们都像动物园里的猴子,虽然外貌体态各不相同,但都长着同样的红屁股。
在劳动群体还没有联合起来的时候,资本家巨头早已站在了同一阵线。
毫无疑问,外卖员按照平台管理提供服务,工资交由平台分配,虽然平台名义上切断了雇佣关系,但却永远改变不了外卖员为平台打工的事实。
互联网经济,快递小哥、网约车司机、劳务派遣公司……都应如是。
《国际歌》唱得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希望所有劳动者都联合起来,勇敢和践踏《劳动法》的资本家斗争到底。
希望国家的法律更加完善,国家的铁拳更加猛烈,正如《人民日报》所说:《劳动法》得长牙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转载授权联系:百晓生(ID:qiyuedaya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现在,一条人命两千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