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旅游 / 正文

你欠狮门大桥一个约会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小月撰写】每当开车经过那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看到有人在路边走,心里就一百个问号,猜想这个奇怪的人是从哪来要到哪去?难道是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的?终于有一天,我就成了这个奇怪的人。
去年6月第一次来温哥华,就去史丹利公园,在这个闻名世界的公园里看到狮门大桥,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我问Peter,能上桥走走吗? 他说,这桥是连接北温和温哥华市中心的交通要道,是车过的,估计人不能走。他在这里呆了十几年说的一定没错,心中小火苗被无情浇灭。

今年2月再来,骑着自行车在史丹利公园又远眺大桥,还是想上去走走。那天晚上,一个朋友发了他在温哥华的照片,立刻打电话给他,他兴奋地讲起这次一个人的旅行,蒸汽钟,史丹利公园,还步行穿过狮门大桥到北温,走去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并走回来。从他开始说我的嘴巴就再也没有合上过,直到他说,你一定要走一下那个桥。电话这头的我,能感觉他咬着牙用无形的力量摇着我肩膀说的这句话。

穿越狮门大桥的想法像一个浮出水面的葫芦怎么也按不下去,但天气不好的时候我就把自己劝一下,毕竟90磅的体重敌不过一场狂风暴雨。
四月的一天,还算晴朗,终于在北温把大名鼎鼎的Capilano Suspension Bridge走了一遍,世界最长的吊桥在这里一百多年,据说在这座桥上经过的人很容易一见钟情,桥的历史我那个朋友这样讲:一个女儿对父亲说:爸爸,我想去对面的山谷看看,于是父亲就用毕生精力修了这座桥,被他讲故事的能力秒杀,一句话把父爱诠释了。

走完吊桥集齐六个戳可以得到一个勇敢者证书,我拿完证书就迫不及待问到狮门大桥的路,听说我要走去的人统一瞪大眼睛摇头,复读机似得连说好多个no,太远不可能走去。他们劝我乘车。只有一位巴士车司机在说完不可能之后告诉了我路线,并确认了三遍,are you sure?我点头,他说good luck关车门走了。

大约半小时后我站在桥的这一端,看着空无一人的桥愣住了,这感觉似曾相识,像站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下,罗马的许愿池旁,迪拜的七星帆船酒店里,南非的桌山上,东京的天空树,瑞士的琉森湖边。奇怪的是从没刻意去记,它们却已各自找好位置在心里各占了汕头安营扎寨,在某一个时刻,串联起来给你个温暖的惊喜。

刚上桥三步有一个妇女推着儿童车迎面走向我,用英语叽里呱啦说了一堆,她的意思是出门忘带钱包,希望我给她五块车钱,想装作听不懂说对不起,又看到手推车里有孩子。就给了五块钱,她非常感谢的要我地址,我笑着摇头她却坚持,只好写下。转身上桥,我想如果她撒谎,她就成功骗走五块钱,如果是真的,能帮到她我很愿意。

桥上的路的确没有桥下好走,呼啸而过的车,吹乱头发的风,桥并非一动不动,脚下明显在晃,心也跟着晃,像个旧朋友在带我跳摇摆的舞。不一会儿,天变脸了,大朵云笼罩在头顶,风也急了,此刻我只走了大概300米,可以返回,搭车回家。可是脚步根本停不下来,仿佛听见桥那头守桥的石狮子说:不用怕,继续走。我抓着栏杆怕被风吹进海里,远远看见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人迎面而来,一分钟后他停下来,问了一句我没听懂,他摘下头盔重复道:需要帮助吗?一脸善良简直天使下凡,我奋力拨满脸的头发说我还好谢谢,他微笑着说照顾好自己转身消失了。
云散了,雨没有来,阳光再次洒满桥身和海面,我走走停停,远眺北温山上的房子星星点点,回过头,竟快走到桥头,有些恋恋不舍,这只是一座桥而已,但它是我多年前在画册上说要来看的一座桥。

我看着桥下偶尔经过的船想了一个故事,一个人因为发现自己的女友爱的是他的钱而不是他,伤心欲绝,更可悲的是,他女友跟他的好朋友打算一起骗走他的钱,可他太爱他女朋友竟然不忍心揭穿,于是他决定离开,去世界各地周游并选一个地方自杀,可是每次他打算自杀的时候总有各种无厘头的事情发生,怎么死也死不了,后来他在狮门大桥发生了奇遇记,想明白一辈子会遇到很多人,帮助和被帮助,爱和被爱,相聚离开,总会有个对的人陪你看风景。

故事想完,也走到了桥头,我把故事讲给守桥的两只石狮子,在心里跟它们握手道别,谢谢它们给的勇气,让我完成这场蓄谋已久的约会。Peter听说我真的去走了桥,啧啧称奇说,原来真的可以走啊。他问我是什么感受,我说,这感觉很奇妙,要自己去走才知道。

出品:温哥华头条
微信ID:lahoobignews
来源: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本文发布于: 2016-8-16 11:38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阅读 45110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你欠狮门大桥一个约会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