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高度 / 正文

欧洲将会听从中国的“摆布”?基辛格误入中国历史的迷宫

高度周刊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川普和普京高峰会后的第二天,就与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大谈美俄关系和目前的国际格局,带来很多值得深思的问题。

我同意基辛格的基本判断:目前这个世界很糟很糟。因为处于大国博弈的关键时刻,加上贸易战的结果不可预测,世界各国都是忐忑不安,各种猜测甚嚣尘上。美国和中国都面临重大的国内问题挑战,“按着既定目标走”这样的舒适和可预见性已经消失,“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成为普遍的国际心态。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战争的热点在逐渐克服。中东虽然有着动荡,但美国把大使馆迁到耶路撒冷之后,虽然喧嚣了一阵子,却并没有战争的热点出现。叙利亚的代理人战争,也随着川普与普京的高峰会而有所化解。即使走入战争边缘的朝鲜半岛,也因着川普与金正恩的峰会而消弭于无形。美中虽然在贸易战、南海问题上较量激烈,但谁也不会相信,这两个强国之间会发声战争。从这个角度来说,“当今世界很糟糕”,但也没有糟糕到哪里去。

许多人对基辛格博士的困惑,在于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有可能在为川普制定新的“联俄制华”策略,这与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筹划的“联华制俄”恰好相反。基辛格对《金融时报》承认,他见了普京十七次,可见谋划已经很深。迟迟而来的“普普会”,显然也是基辛格博士筹划中的一环。其实,如果顺着基辛格的思维逻辑来走,这样的变化并不奇怪。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冷战进入高峰期,旧苏联是仅次于美国的“老二”,华沙组织与北约组织针锋相对,为了制约挑战美国老大地位的苏联,基辛格制定了“联华制俄”的策略。四十年过去,中国已经变身“世界老二”,挑战美国的老大地位,基辛格改变策略,筹划“联俄制华”,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基辛格感叹,虽然他一直在推动川普与普京的会面,也认为“这是一次必须举行的会议,我已经倡导好几年了,但它被美国的国内问题淹没了“。

基辛格难以复制当年“联华制俄“的境况,乃在于世界形势早已走出冷战的框架。不但美国内部的党派之争让“通俄门调查”不断发酵,让欣赏普京的川普不得不在实际的对俄外交上变成“普京的噩梦”,而且习近平与普京的关系也远非当年北京与莫斯科的关系。基辛格要“联俄制华”,但北京一路都在“联俄抗美”,中俄虽然有内部的博弈较力,但对外却是你应我和,普京甚至提出应该将联合国总部从纽约搬往北京的建议。

所以,基辛格博士的努力,正在让普京更加变得“抢手”,可谓左右逢源。不过,变数在于欧盟。基辛格博士看得很清楚,美国在冷战后推动的北约东扩,让俄罗斯的“帝国自尊心”受到伤害,普京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问题上反弹,只是被逼到死角上的一次反扑。在基辛格博士来看,“北约误认为在整个欧亚大陆会顺利推行西方国家的理念,但实际上并沒有,在俄罗斯遇到了強烈的阻礙。对俄罗斯来说,推行西方理念是对其身份的挑战。”这种情况,中国也遭遇了。可见,川普之前的美国外交,已经推动中俄越走越近。而中国主导的上合组织,正在取代华沙条约组织,在欧亚接壤处的地缘政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基辛格博士有一点说得很对,川普无意中正在结束一个时代。不过,在战后国际关系被推倒重组之前,川普却是在有意结束美国内部的一个时代。从表面看,川普把世界搞得鸡犬不宁(不过,不是军事战争,而是经济战争),但这是川普打得掩护,他要改变的,是克林顿、奥巴马之流发展到顶点的“政治正确”的美国。至于基辛格博士预测的,欧洲将会听从中国的“摆布”,那是他近十年来读中国的历史读得太深,他以为中国会恢复盛唐时代,成为世界的中心。其实,中国无意、也不可能走回那样的时代。

收藏

本文发布于: 2018-7-30 13:47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欧洲将会听从中国的“摆布”?基辛格误入中国历史的迷宫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