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思想 / 正文

马斯克自导自演 社媒大战揭开美自由保守两派战幔

上周象征俄罗斯强权的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遭乌克兰军击沉长眠黑海,大大打击俄国于黑海的制海权,令俄冀图于5月9日宣布胜利收兵的企图已难实现,唯一较令人担心的是俄方会否使用小当量核武器。当俄乌战事逐步朝向长期化,另一场没有硝烟的社媒大战已在美揭开战幔。
自“钢铁侠”马斯克不动声色斥资30亿美元买入推特(Twitter)约9.2%股权,成为推特最大的单一股东,他扬言要改革推特的言论守则,释放其非比寻常的潜能(Twitter has extraordinary potential. I will unlock it.),围绕推特的攻防战由此开展,迄今过程目不暇给,而无论收购成事与否,对社媒平台生态均有深远影响。

老马喜爱发噏疯令其成为推特的风头趸,他拥有粉丝8,100万,比他更多粉丝的推主当然大有人在,但这些政客及超人气歌手一年也没发多少推文,更加少与粉丝深入交流,而且,老马对全球科技、政治及商业等界别的影响已难有人能出其右,一条帖文随时成为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能够与之攀比的只有美国前总统特朗普。

推特祭出毒丸自保 坚壁清野长期作战

马斯克入股推特的消息曝光后,推特董事会随即邀他入局,前提是他成为董事后,持股必须限制在14.9%内,而且言论要以推特最佳利益为依归。要老马沉默是金,相信比死更难受,他先是拒绝入局邀请,随后三日没有发推,一反以往一日多推的常态,仿如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上周四(14日)开市前他宣布豪掷430亿美元“恶意”买断推特,一时间推特的董事会、管理层及员工陷入惶惑之中,最新进展是董事会通过毒丸防御计划(poison pill)作为回应,只要老马持股超过15%红线,公司将大折让发行新股,但这只能是焦土手段,非到公司存亡关头不能乱用,因为首当其冲的是原来股东阵营率先瓦解。

马斯克是以每股作价54.2美元向推特提购,但过去两日推特股价徘徊45美元水平,由于马斯克明示收购条件是不二价,暗示不成功就可能沽货离场,华尔街大行则担心收购只是一出老马自导自演的肥皂剧,最终难竟全功,建议投资者应提早散水,老马的言论给与各方极大的心理压力,预计推特股价短期很难被抢高,然而这也给与他低捞机会,相信这场攻防战会持续至今年底,正好覆盖美国11月8日的中期选举前后时间。

众所周知,推特在一众社媒之中,营运及盈利能力是最差劲之一,它没有如Youtube及Meta(FB前身)精准投放广告的能力,令广告客户难给与推特较大的广告预算,也没有新兴社媒如SNAP及Instagram般吸引年青人,年青人的消费市场已是广告商兵家必争之地,以SNAP今年预期市盈率为63.26倍为例,推特股价一般要较SNAP有两成至三成折让,意味其预期市盈率介乎44.3至50.6倍,但推特现价为45.08美元,相当于今年预期市盈率53.4倍,没有老马的加持,推特股价随时跌回40美元以下水平。

研发投入低于SNAP 推特用户体验差

推特与Meta一样非常倚赖广告收入,去年50.77亿美元的收入中,有九成营收来自广告,但推特掌握用户资讯远逊于Google及FB,Google透过Play Store、Gmail等应用工具,对用户的消费习惯几乎全方位掌控,FB对用户资讯亦了如指掌,相比之下,推特除了对用户的名称及帖文,其余可能了解不多,令其与广告商的谈判处于弱势。

去年推特加大研发投入至12.47亿美元,按年增长43%,占总营收的24.6%,与SNAP作一比较便显得不够积极,SNAP去年研发投入为15.6亿美元,按年增长42%,但占其总营收41.2亿美元高达42%,这解释了推特向用户提供的体验远远不及一些年青化的社媒,例如SNAP及TikTok。

一般人上推特,主要是贪其是全球资讯的大酱缸,能够在平台找到最新最快的资讯,近期有关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最新战况,绝大部分都在推特首见,就好像光顾连锁店的快餐,产品质素并非受众首要的选项,令它很难成为一盘利钱较佳的生意,目前推特市值为350亿美元,在老马入股前,市值更低于300亿美元,推特较Meta的5,836亿美元市值低是没话说,但较SNAP的563亿美元低,这显得马斯克说推特未发挥应有潜能,并非毫无道理。

社媒有审查权但无需履责 成言论无冕皇帝

整体而言,传统社媒平台的总部几乎设在加州,加州硅谷是自由派的大本营,所以社媒员工都以自由派为主,政治上较倾向民主党,令支持共和党的保守派言论受到不同程度的消声及挤压,最典型例子是前总统特朗普在FB及推特的账户被封禁,事件带出美国《通信端正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条的争议,该法案保障社媒平台及其使用者对其他用户在网络发布的内容享有豁免权,只要是“立意善良”,社媒就不会因为移除或审核第三方提供的恶意内容而背负法律责任。

如此一来,社媒被赋与言论自由的守护人,并且享受免费资讯的红利,但却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较美国司法界及国会享有更高的言论审查权力,是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一大讽刺。马斯克扬言要花430亿美元买断推特,营造言论自由的新平台,改变它原来过于倚赖广告模式,是一项神圣任务,但横看竖看都像很难完成的任务。

Netflix能够制作优质视频吸引订户,令99%营收来自订阅收费,成为少数成功的商业案例,Youtube则靠大量具创意的博主制作视频,但部分营收仍然要依赖广告主的贡献,所以要求推特减低对广告收入的依赖,多少有强人所难之嫌。无论如何,这场社媒风波可以说是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争夺话语权的一次预演,为民主共和两党于今年底中期选举先行造势,未来如何走向只能拭目以待。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16381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马斯克自导自演 社媒大战揭开美自由保守两派战幔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