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奥图下台后,这位首个宣布竞选党领的保守党议员,有望击败特鲁多吗?

在当地时间2月5日晚,卡尔顿选区保守党籍国会议员皮埃尔·普瓦里夫雷(Pierre Poilievre)在其推特上发布视频。在这一则长达3分钟的视频内,普瓦里夫雷提到了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提到了眼下的卡车司机游行,以及自己对疫苗护照的不认同,还有最重要的:宣布自己将要参选保守党党领的决定。

事实上,在2020年,普瓦里夫雷原本就准备参与那时的党领竞选,但在最后一刻决定退出。当时普瓦里夫雷给予公众的理由是,自己需要与家庭度过更多的时间。

年轻的职业政客,34岁即成内阁部长 

现年42岁的普瓦里夫雷虽然年龄不大,但已经担任国会议员多达18年的时间。在2004年,普瓦里夫雷成功当选尼皮恩-卡尔顿(Nepean—Carleton)选区国会议员,并在这一选区成功连任六次至今。

在成为政客前,最早的报道追溯到,普瓦里夫雷16岁时便为保守党知名人物杰森·康尼工作,并且在时任加拿大联盟(加拿大保守党右翼部分前身)党领戴国卫(Stockwell Day)担任助理。

在成为保守党党团成员后,普瓦里夫雷成为了保守党的重点培养对象。在时任总理哈珀的带领下,普瓦里夫雷先后担任总理国会秘书,以及国库国会秘书。

在2008年,普瓦里夫雷曾发表过针对补偿原住民及寄宿学校的争议性言论,当时的普瓦里夫雷称,加拿大政府给予补偿的资金并没有发挥其最大的价值,政府应该鼓励推动努力工作、独立、与自给自足的价值。言外之意,便是指责原住民团体不劳而获。普瓦里夫雷随后在国会中为这番言论道歉。

在巴以冲突问题上,普瓦里夫雷坚定地成为以色列利益的维护者,在2009年,普瓦里夫雷在国会当中表示,谴责以色列扩张主义者的激进左翼势力已经占据了加拿大大学的校园。

在2010年,普瓦里夫雷还曾有一次驾车闯入国会停车场。不过这些事端并没有影响普瓦里夫雷的晋升,在2013年,时年34岁的普瓦里夫雷接替其政治领路人杰森·康尼,成为了就业与社会发展的内阁部长。

在2015年保守党变为在野党后,普瓦里夫雷在党内的声望进一步提高:自2017年开始,普瓦里夫雷成为了财政影子内阁,对标财政部长的职位预示着在保守党的阶级当中,普瓦里夫雷已经成为了能够在未来成为财政部长的人选。

当然,如今参选党领的他,已经不满足与将希望寄托在另一名党领身上。参照此前保守党“失败一次就要下野”的传统,普瓦里夫雷已经决定拿出自己的政治生涯进行一次豪赌。

解析三分钟竞选宣言:走奥图老路,恐危及大选前途

普瓦里夫雷三分钟的竞选视频当中,体现了这位保守党党领候选人目前所持的政治问题立场。

在视频开头,普瓦里夫雷针对巨大的政府支出向现任特鲁多政府开炮。普瓦里夫雷将目前的通货膨胀,贫富差距,已经生活成本上升等问题归咎于宽松的货币政策。他提到更多30多岁的人们不得不寄居在父母的地下室里,并指责少数经营阶层的人士大量购买房屋,并且创造了一大群“永久租客”——那些永远无法负担起购房的人们。

普瓦里夫雷随后指责现任政府审查人们的言论(暗指此前自由党政府推行的C-10法案,尽管政府反复强调这是针对网络平台,而非个人用户的监管),并指责特鲁多利用新冠疫情攻击卡车司机、小企业主、以及其他努力工作的人(意为声援眼下的“自由车队”游行,反对疫苗护照)。普瓦里夫雷还指责特鲁多政府对枪支的管控,并称这伤害了合法持枪的人士。

随后,普瓦里夫雷提出了自己主要的竞选纲领:自由。例如小政府、取消针对诸多事务的监管,以自己的价值观养育子女(暗指反对性教育、多元文化教育等等保守派人士不愿见到的内容),以及对个人健康与疫苗的选择(声援拒绝注射疫苗人士),免于恐惧的自由,以及崇拜上帝的自由(暗指支持社会保守派)。

在影片的最后一段,普瓦里夫雷采用了与特朗普类似的话术:政府、特殊利益集团、媒体等等利益团体将会努力让自己能够继续获得权力,并向支持者表示,竞选的道路不会轻松,但只有艰难的努力才能获得真正的回报。

如果将普瓦里夫雷在2022年的视频与奥图在2020年竞选党领的视频比对,我们不难发现,这两位来自安大略的保守党籍议员的竞选策略在初期十分相似:奥图称自己是真正的保守党人(随后在大选中变卦),而普瓦里夫雷利用了一系列议题上的立场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奥图利用例如“取消文化”,“激进左翼”等话语煽动支持者,普瓦里夫雷则使用疫苗、宗教自由等话题以更加隐晦的方式做出同样的行动。

最重要的是,比起例如彼得·麦凯一样推行进步保守主义的候选人来说,奥图与普瓦里夫雷都选择直接与社会保守派站在一起。显然,普瓦里夫雷从奥图的初步成功中学到了这一策略的必要性。

但正因为普瓦里夫雷复制了奥图的道路,这则长达3分钟的视频也成为了特鲁多在未来大选当中对其攻击的最佳武器:枪支、环境、社会议题是保守党在大多伦多城郊地区大败的主要原因。而普瓦里夫雷在这些问题上,目前没有丝毫长进。尤其是其在卡车游行与疫苗护照的立场上,恐怕已经失去了摇摆选民,以及进步保守派支持者的青睐。

面对自己留下的“进步债务”,奥图企图在大选期间改变立场,以搏得905地区的支持。这条道路已经被证明失败。

这是否意味着保守党已经输掉了下一次大选?在还有其他候选人参选的前提下,我们还不能下这样的结论,但显然,保守党今天的样貌暴露了自己最大的弱点:他们依旧活在过去。而活在过去的政党恐怕很难赢得未来的选举。

本文系《加拿大和美国必读》投稿系列,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阅读 27072 评论(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奥图下台后,这位首个宣布竞选党领的保守党议员,有望击败特鲁多吗?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乐活传媒

用快乐拥抱生活

电话

微信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