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亚洲 / 正文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论辈分,森喜朗绝对是属于日本政坛的宗师。20年前,当时的日本首相小渕恵三突然因为脑梗去世,森喜朗接替小渕出任了日本第85代首相。当了一年辞职后,森喜朗把首相的位子让给了自己的政治弟子小泉纯一郎。后来,小泉辞职后,小泉又扶助安倍晋三当了首相。所以,论辈分,安倍在森喜朗眼里,属于“小安同志”。

日本首相卸任后,没有像美国总统那样风光,昼夜有人警卫,还可以弄一个图书馆玩玩,日本首相啥都没有,交了多少养老金,就领多少养老金,家门口也没有一个站岗的,村山前首相还自个儿骑自行车上街买菜。

森喜朗今年83岁,虽然有过辉煌,但还是属于命苦之人。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他年迈离开政坛的时候,本来想培养自己的儿子接班竞选国会议员,结果儿子喝了一点酒开车去24小时便利店,没想到一头撞上了便利店的门,店员一报警,警察来了一查,好家伙,酒驾!作为现行犯当场逮捕,这一消息瞬间轰动全国。

因为这一件事,森喜朗的儿子只好辞去石川县议会议员的职务,并从此蜗居家中闷闷不乐。2个月之后,突然在家倒下,虽然救过来了,但是没过多久,还是走了,年仅46岁。

森喜朗一下子变得异常的苍老,甚至有一种绝望,因为延续了三代的政治世家,香火就这么断了!

安倍第二次当首相后,看到森喜朗如此落魄,觉得应该让老领导发挥一点余热,于是邀请他出山担任了东京奥委会组委会主席,用他的政治智慧与手腕,辅助安倍操办东京奥运会。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没有想到,上任没几天,森喜朗查出了癌症。从医院里出来,头发全白了,走路也越来越蹒跚。

他举行了一次记者会,说了一句感人的话:“手术动完了,感觉还可以。我希望以自己的余命,能够为东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最后做一点事情。”

5年来,森喜朗坚持到组委会办公室上班,除负责整个东京奥运会的筹划之外,还负责与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协调。

天有不遂人意之时,正当森喜朗迎来人生最后的灿烂时,新冠疫情袭来,原定于2020年7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被迫推迟了一年。

如今,距离东京奥运会举办,只剩最后5个多月的时间。虽然因为疫情,有人期望如期举办,有人期望继续推迟,甚至有人强烈要求取消,但是,日本政府与菅义伟首相,还是铁了心要办,森喜朗更是明确表示“必须举办”,因为这事关日本的国运。

然而,森喜朗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临时评议员会议上说的一段话,不仅将他这几年为东京奥运舍命努力的业绩一笔勾销,更是让他晚年的人生,蒙上了一层抹不去的灰尘,甚至“晚节不保”。

2月3日,森喜朗在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的会议上发言时,说了这么一段话:“假如增加女性理事的话,如果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其发言的时间,会议就很难结束,大家会闹心。”

中国民间也有俚语,譬如“三个女人一台戏”,难听的说“三个女人一群鸭”,指的是女人们凑在一起,总会有说不完的话。森喜朗大概也是这个意思。

这话说了也就说了,老先生嘴巴没停住,又说了一段:“对于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计划增加女性董事的方针,我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现在有电视摄像机,我还不好多说。对于选拔女性理事的问题,文部科学省是很烦人的。事实上,女性多的理事会,开会的时间总是要延长。那橄榄球协会开会,增加了一倍多时间。不管女性是10名,还是5名,我看女性的竞争意识总是很强,如果哪一位举手发言,其他的女性也会觉得自己非说不可,结果大家都发言了。”

森喜朗的话,引起了与会者的一阵哄笑。包括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在内,大家都只是觉得老先生又开玩笑了。但是,这一段话,被记者报道了出去,很快,日本的网络上出现了震天的声讨声:“森喜朗蔑视女性”!

一直使用翻盖手机的森喜朗,刚开始时,还没把这一种声讨声当回事。

很快,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路透社等世界著名媒体也把森喜朗抬了上去,罪名是“作为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主席,森喜朗的发言违背了男女平等的奥运精神。”

仅仅一天时间,森喜朗的发言瞬间变成了世界级丑闻,这一种发酵的速度,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第二天,森喜朗硬着头皮举行了一个记者会,表示自己的发言“是违反奥运精神的不恰当发言,虚心接受大家的批判,并撤回自己的发言。”森喜朗还表示,最近很少有机会听到有关女性的话题,所以并不知道女性们的感受,引起了大家的误解。对于“是否准备辞职?”的提问,森喜朗表示“我没有考虑过”。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作为资深的前首相,80多岁的老大爷,能够在一大群记者面前道歉,也许对于他本人来说,已经做到了极点。但是,日本在野党、媒体和社会舆论是穷追不休。很快,国会讨论年度预算的会议,变成了对菅义伟首相的追责会。

菅义伟首相说:“这一发言确实不妥,但是跟我不搭界,因为森先生不是政府任命的,而是奥委会组委会选举产生的,要他辞职,也必须由组委会投票表决。”

菅义伟这话说的有道理吗?理论上还是有道理的。但是,舆论却不买账,照样天天报道,跟放电视连续剧一样。结果,有390多名东京奥运会志愿者宣布“退群”,她们不愿意在这样一位歧视女性的组委会主席的领导下浪费精力。

8日,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举行记者会,被问到390多名志愿者辞退的问题时,二阶干事长说了这么一段话:“现在大家瞬间有情绪,可以理解,也许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东京奥运会的志愿者有8万多人,300多人也只是0.5%不到。人手不够的话,再招募一些也可以。”

结果,二阶的这一段话,不仅被视为 “拥护森喜朗”的材料,而且还成了火上加油的对象。日本立宪民主党代理主席、华裔参议院议员莲舫口诛笔伐,说“身为执政党干事长,连戴口罩都露出鼻子,说话谁能相信?”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另一位是体制内的人——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她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回答议员质询时也表示:“我不知道二阶干事长说的真意是什么,但是这是不恰当的发言。”

多少有替森喜朗打掩护的还有一位重量级人物、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会长中西宏明,中西会长在8日的记者会上说,日本社会一直有将女性和男性分开来考虑的习惯,在我们公司(中西是日立公司的董事长),只要提到多样性的话题,就会自然地将女性和男性分开来考虑。我自己也是常常如此。

针对网络上对森喜朗前首相的爆发性批判之声,中西会长表示:“SNS(社交平台)真得很可怕”。

森喜朗今年83岁,二阶俊博今年82岁,中西宏明今年75岁,这一代日本男人,一直是生活在大男子主义的时代,夫人与丈夫一起出门,需要延后半步,不可与丈夫并肩而行。而作为权力者,周边的女性议员和职员,多为恭迎奉承者,因此他们很少感知到日本社会已经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多的女性积极寻求平等与尊重,有不少人正在成为男人的上司。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距离东京奥运会所剩时间不多,因为这一个发言,临时换帅是否有这一个必要?会不会影响奥运会的运营?这已经没有人去考虑这些问题。雅虎网站上47万人投票中,有90.2%的人要求森喜朗必须立即引咎辞职。

也许,在野党希望通过逼森喜朗辞职,想进一步打击菅义伟政权,催他早日下台举行大选。

而网络上的舆情,也许更多的是出于对日本老人政治与保守势力的厌恶,女性更多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获得与男性更多平等的权利。

不管怎么样,一生已经多次惹下口祸的森喜朗,如今这一关,恐怕也难过。

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为了奥运会,我一生悬命献身到今,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也许我已经是有害的粗大垃圾,如果大家真的这么认为的话,那就把我清扫出去好了。”

这话从一位身怀绝症依然奉献奥运的老人口中说出,多少有些凄凉。但是,这件事也给整个日本社会,尤其是给男人们上了很好的一堂教育课:要尊重女性,不忘平等,不然会成为粗大垃圾。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日本前首相聊女人聊得晚节不保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