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专栏 / 丁果 / 正文

丁果:美加外交关系爱恨情仇

特朗普主政时期美加关系进入低潮,拜登上任后即致电加总理杜鲁多以修补关系,提出四项重大合作,但美加无法解决孟晚舟案,拜登又再对加国“捅三刀”,加国舆论怨恨重重,难以重建美加忠诚关系。

美国总统拜登进入白宫后的百日新政,外交上就是找回“失去”的盟友,重建美国在自由世界的领导地位。考验美国与盟友关系的最大试金石,不在遥远的欧洲,因为自奥巴马时代起,美国的全球战略重点已经移往亚太地区,因此,在美国与自由世界的关系上,最考验美国的就是身边的加拿大。

在特朗普时代,美加关系可谓是战后的低潮,特朗普除了参加七国峰会到访过魁北克(二零一八年六月),没有对加拿大做过任何正式访问。即使那一次,在离开加拿大前往新加坡参加特金(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的飞行中,特朗普还痛骂加拿大总理杜鲁多是“两面人”。因此,对美国大选结果最上心的是杜鲁多。他一早就押注拜登当选,并在十一月三日美国总统大选后,成为国际社会第一个向拜登恭贺、第一个同拜登通话的领袖,受到广泛关注,而拜登在一月二十日进入白宫后的首个外交电话,也是打给杜鲁多。虽然拜登已经定下第一个北美以外的外访国家是英国,但渥太华正在通过稠密的外交游说,争取拜登上任后第一个外访国家是加拿大,以这个传统恢复来“重启”加美关系。

美加合作的范围

拜登在与杜鲁多的通话中列举了合作的四个领域:遏制疫情、振兴经贸、巩固北约、对抗气候变化。杜鲁多则在日前对《星报》的独家专访中表示,拜登在一九七二年车祸中丧生的第一任妻子,其家人就来自多伦多,而杜鲁多父亲老杜鲁多曾打电话问候拜登,拜登始终铭记。二零一六年拜登结束奥巴马任期时,也专程来渥太华告别,并希望杜鲁多在奥巴马卸任后,继续扛起进步政治的大旗。因此,杜鲁多认为,加美关系的最大基础是双方价值观类似,并投入双方领袖将在本月展开正式会晤。杜鲁多称,“我的首要任务是向华盛顿展示并让其始终明白,加拿大是一个盟友、近邻和朋友,同时也是一种资源”。

问题是,在经历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特朗普的关税战、以及杜鲁多对特朗普前倨后恭的外交表现,美国对加拿大的“传统友谊”要在短期内实现“实质性”的修复,殊不容易。加拿大驻美国大使希尔曼清晰点出与拜登政府打交道的现实利弊。她认为,加拿大会发现与之打交道的将是一个更有可预测性的美国政府,在打交道的方式上也会回归传统。但是,拜登政府在经济政策上的保守主义将超出加拿大的希望。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拜登内阁人事的提名名单上,有一个共和党及民主党都强烈推荐的人,那就是华裔的贸易代表戴琪,正是这个戴琪,在美墨加三国新协议的谈判和签订上,为美国立下大功。而这个贸易协定,可是特朗普用“枪”顶着杜鲁多的脑袋签下的“城下之盟”。戴琪的对手、加拿大当时的主谈判代表是外交部长方慧兰,如今已经是杜鲁多的副总理。从这个插曲来看,希尔曼的担忧并不是无的放矢。

拜登对加“捅三刀”

尽管杜鲁多在国内渲染加美关系在特朗普下台后“苦尽甘来”的氛围,但是,面临美国分裂、国力下降和疫情严重打击经济的现状,拜登很难展现二战后美国援助西方的气魄,他与盟邦的“和解”也暂时只能停留在“口惠而实不至”的表面阶段,实际上他还是要持续“柔性”的美国优先政策。与美国打交道很深的欧盟十分清楚这一点,因此不顾美国的感受,在拜登进入白宫之前,就率先跟中国签署了“中欧全面投资协定”,等于给华盛顿一记闷棍。目前,美国只能暗中施压,期待欧洲议会和欧盟各国政府在投票表决时改变心意。但是,加拿大则没有如此幸运,杜鲁多在对华外交和对印度外交碰壁后,只能从“与美国分道扬镳”(方慧兰在国会的讲话)重回依赖美国市场的老路。然而,虽然对拜登百般示好,但白宫囿于国内困境,不得不对杜鲁多和加拿大捅了三刀。

第一刀:在拜登进入白宫的第一天,签署的总统行政命令中就赫然有一道直接对准加拿大,撤销了价值一百一十五亿元的美加“基石XL”(Keystone XL)输油管道项目的许可,理由是对付气候变化,要积极发展绿色能源。这在加拿大引发轩然大波。加拿大经济的百分之十依赖石油业,对美国输油管道的铺设可谓是加拿大石油大省阿尔伯塔(Alberta)的命根子,以至于该省保守党省长康尼呼吁渥太华对美国进行报复。这个从奥巴马时代起就一波三折的输油管专案,在特朗普给予许可证之后,已经投入建设。一旦取消,数以千计的工人要失业,数以十亿计的已投入成本要打水漂。

第二刀:在拜登进入白宫五天后,就给了加拿大第二刀。总统在一月二十五日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对政府采购行为实施更加严格的规定,那就是“买美国产品”,这些新的规定甚至比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时代还要多。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能源伙伴,也是继墨西哥之后美国第二大交易伙伴,“买美国货”政策对加拿大的打击不会比对欧盟和日本的小。杜鲁多一直渲染“美加是一家人”,在拜登眼里,加拿大显然是外人。

第三刀:由于拜登上台后提出百日内给一亿美国人施打疫苗,这让特朗普在任时签署的新冠疫苗美国优先的行政命令大有“死而不亡”的效应,而欧盟也考虑实施疫苗出口限制,以至于加拿大“疫苗断供”的不安与日俱增,并逼迫杜鲁多终下决心关闭边界,实施入境更严格的隔离指令。

孟案难以解套

从老杜鲁多时代开始,加拿大就要努力开拓北美以外的市场,来减轻经贸上对美国的过度依赖。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不管联邦自由党克里蒂安—马田政府,还是联邦保守党的哈珀政府,都积极与亚洲的新经济体国家、尤其是中国发展经贸关系,避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是,在特朗普与中国博弈的过程中,美方制造了华为副总裁、财务长孟晚舟的引渡案件,而杜鲁多积极配合,在温哥华拘捕了孟晚舟,让这个案子彻底阻碍了加拿大与中国经贸关系的发展。本来,美国断油管,买美国货,加拿大可以向中国市场倾斜,但孟晚舟案子缠身,中国扣留了两个加拿大公民,加判一个加拿大毒贩死刑,加中关系成了难解的结。而北京外交部强调“解铃还需系铃人”,把释放孟晚舟当作中加关系回春的前提。近日,中国更拿出去年四五月间加拿大使馆人员向中国企业定做“武汉蝙蝠T恤衫”事件说事,闹得沸沸扬扬。

正在打官司的孟晚舟团队在拜登确认成为总统后,做了一个试探风向球的动作,就是以避免新冠疫情为由,要求法庭允许孟晚舟外出时取消保安人员陪同。结果,法官以孟晚舟不顾感染风险在豪华饭店聚餐、购物等理由驳回了孟晚舟的申请,而在审理过程中,也披露出孟晚舟接到过含有子弹的威胁信。这就显示,在拜登上台后,美加政府并没有在华为和孟晚舟引渡案上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二月一日,杜鲁多与美国副总统贺锦丽通了电话。贺锦丽向他“深情回忆”了在蒙特利尔读高中(贺的母亲在加拿大工作过一段时间)的时光,并主动提及要与加拿大合作,确保被中国扣留的两位加拿大公民安全回家,但却只字不提孟晚舟引渡案。

加拿大舆论的反击情绪

加拿大舆论认为,美国只给加拿大“空心汤圆”,却在能源和贸易上拆加拿大的墙角,同时又利用孟晚舟案件阻断加拿大与中国和好,在经贸上像欧盟那样“另辟蹊径”,这对加方相当不利。因此,既然美方可以取消铺设油管合同,又用“买美国货”对加拿大搞贸易保护主义,加拿大应该果断由司法部长中断孟晚舟案引渡程序,直接为加中关系解套,并用加中关系来制衡华盛顿对渥太华的予取予求。对此,拜登也未必会对加拿大施行报复。▇

0 0 投票
Article Ratin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非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若有文字、图片及视频等素材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丁果:美加外交关系爱恨情仇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