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加拿大乐活网 / 国际 / 加拿大 / 正文

重温与反省:两个伟大民族在加拿大建国时期的邂逅——百人会华裔与原住民座谈纪实

【加拿大乐活网lahoo.ca 讯】温哥华1月30日,加拿大百人会举办座谈会,邀请了卑诗省的原住民酋长、历史学家、艺术学者,和前负责原住民事务政府官员,与参会的近50名听众齐聚云端,重温并反省原住民和华人移民在加拿大建国时所遭受的不公正和不人道的遭遇。

应邀出席座谈会致辞的嘉宾,有卑诗省斯道罗族群Yakweakwioose 部落酋长伊莱恩•马洛韦(Elaine Malloway)和她的母亲玛丽•马洛韦(Mary Malloway);菲莎河谷大学教授基思•托尔•卡尔森(Keith Thor Carlson);原阿尔伯塔省政府负责原住民事务副厅长的斯坦•伦普博士(Stan Remple)和温哥华美术馆亚洲馆总监郑胜天老师。座谈会由加拿大百人会研究部主任张康清主持,由加拿大生态研究院总裁兼CEO彭家荣(Chris Pereira)担任翻译。

加拿大百人会创会会长丁果在欢迎词中表示,今天有机会与原住民代表和研究原住民问题的学者一起交流,意义非凡。因为,在加拿大建国时期,有两个重要民族所发挥的作用以及所遭受的磨难在主流历史的叙述中有意无意地被忽略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被遗忘的。这两个重要民族就是加拿大原住民和早期的华人移民。

丁果强调说,加拿大的建国历史不只是英、法两个族裔创建的,更重要的是由原来就居住在这片土地之上的原住民,以及其他包括华人在内的各个族裔共同努力的结果。所以,加拿大的多元文化特征,是从加拿大建国之时起就已经存在,是加拿大开国基因的一部分。而且,当时原住民和华人群体之间的互动、互容和互助,也就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个重要开端。

马洛韦酋长说到,从小的时候就听妈妈和长辈们说家族与华人联系的历史,还有亲戚姓华人的闵姓(音:Min),她的曾姥姥就是姓闵。在家谱里也有这个记录,在修建太平洋铁路的时候,家族里有一个女孩与一个姓闵的华工结婚并生了三个孩子。后来,铁路修建完工之后,那个闵姓华工决定带着两个儿子回国,但是留下了一个女孩。所以,家族里在中国的直系亲戚就成为一个谜。不知他们回国以后怎么样了。

马洛韦酋长的妈妈玛丽充满深情地补充道,听叔叔说过,他有华人血统,所以家族里有华人亲戚。所以,她一直很好奇地想探寻华人亲戚的情况。一次她和妈妈一起去参加一个亲戚的葬礼,期间一个姓林的(音:Lam)的年轻人走过来,对她妈妈说,你怎么和我妈妈长得这么象?等葬礼结束后。她们来到林家,看到了年轻人的妈妈。一个原住民妇女,一个华人女性,居然长得一模一样。通过交谈,发现果然是有亲戚关系,从此,彼此就一直保持着联系,相互走动问候。但是,对于在中国的亲戚就至今音信全无,希望有一天能找到他们。

卡尔森教授介绍了他撰写出版并即将被翻译成中文出版的研究原住民斯道罗族群的著作。他表示,在欧洲外来者来到这块土地之前,斯道罗族群一直在卑诗省沿着菲莎河流域居住,以捕鱼耕种为生。但是,殖民者的到来,侵占了大片土地,所以到后来,斯道罗族群就只能散居沿河星星点点的零星区域。

当时菲沙河鱼产丰富,利用自制的捕鱼工具,原住民的生产率很高,一个人一小时可以捕获350多条三文鱼。所以,他们夏天捕鱼、加工腌制供全部落全年食用,冬天就在室内从事各种文化宗教活动以度过漫长的冬季。所以,拥有捕鱼场所是当时最重要的财产权力。

与当时的这种经济生产周期相适应,原住民就共同建造大型的民居建筑,家家户户居住在内集体生活。有记载描述,这样的大房子甚至可长达一公里。这种居住方式,也形成了原住民的共同的使命感。

但是,当时加拿大政府所作的第一个事情之一就是取缔这种集体居住方式,建立以核心家庭为单位的单独居住的民居。随后,政府又通过立法,限制剥夺了原住民的商业捕鱼权力;自治管理的权力;传统的口述财产认可、转让的权力;传统的文化和语言的权力以及各种其他资源。

随着淘金热而纷至沓来的数以万计的淘金者以及原住民寄宿学校办法的施行,更进一步剥夺原住民的祖传资源和传统文化,使原住民的生存环境急剧恶化。

卡尔森教授希望以一个非原住民的角度,用实证研究来引起所有加拿大人对原住民问题的重视,并了解问题产生的历史原因。

伦普博士用他30多年在阿尔伯塔省和卑诗省从事原住民事务工作的经验,尖锐的指出,他自己是一个非常感恩的加拿大人,但同时对加拿大媒体报道的一些原住民问题内心感到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加拿大在关于原住民等问题的一些历史,不是很清白。

问题是很多加拿大人并不是很了解加拿大的历史,特别是涉及到原住民的历史。

在谈到有关原住民问题加拿大面临的义务和挑战,伦普博士强调:加拿大必须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因为有些加拿大已经忘记了原住民也是值得尊敬的人。必须注重给原住民生存发展的机会,因为没有生存和发展的机会,剩下的只会压力和沮丧。必须注重与原住民的信任感,因为很多加拿大人不听也不爱原住民,也就更谈不上了解他们。而且,政府似乎在试图与原住民保持距离、回避责任,而不是试图去解决问题,政府不可能把原住民的问题排在优先考虑的级别,因为选票不够多。遗憾的是,政府至今缺乏正确的可以促使大家采取正确措施的核心价值观,只重经济发展而轻人的发展。

最后,伦普博士提出了四点改善建议:一是要因地制宜,区别对待;二是要保持多元文化须以加拿大核心价值观为基础;三是要认真地承担起对少数族裔的社会责任,跟着选票走不解决问题;四是必须以结果为导向。

郑胜天老师指出,加拿大是一个历史丰富的国家,当代艺术可以使艺术家和社区在表达身份认同和民族性方面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作为温哥华美术馆的宗旨,它非常强调“了解过去,参与现在,塑造未来。”

他介绍说,作为加拿大四大美术馆之一,温哥华美术馆通过增加收集、展览原住民艺术家的作品,来表达本地和世界各地众多原住民的声音,其目标就是通过本地化,来有意义的和持久的和解和改善与原住民关系。

加拿大百人会秘书长朱洲代表百人会对发言嘉宾和所有参加发布会的听众表示真挚地感谢。他强调,今天百人会的座谈会,不仅帮助我们了解了原住民和华人社区各自的文化特点和传统,而且帮助我们了解了当时感人的互动和联系,更重要的是开拓了两个伟大民族之间进一步交流沟通的渠道。

 

5 2 投票
Article Rating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加拿大乐活网 » 重温与反省:两个伟大民族在加拿大建国时期的邂逅——百人会华裔与原住民座谈纪实

订阅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我们喜欢你的想法,欢迎发表评论。x
()
x